SCP-CN-108-EX

终于遗忘

评分: +29+x

门终于打开了。

POI-CN-818坐在角落里,看着访客,面无表情。

“POI-CN-818,原项目主管、异常模因学研究带头人,项岢岚博士。”来人显然并不在意房间主人给他的下马威,清越的声音照本宣科。

“涉嫌非法挪用基金会财物,伪造基金会重要文件,故意以异常手段多次伤害平民……”他走一步,便念一项罪名,牢房不大,但从门口来到POI-CN-818的面前,也用了七八步。当他念到“蓄意伤害基金会员工”的时候,人也总算停了下来,扫了眼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床榻,见POI-CN-818没什么表示,便一屁股坐了下去。

“你还真是给我搞了个大新闻啊,小项。”基金会中国分部巡视员老廖双手撑着床沿,直勾勾地冲着POI-CN-818感叹。


文件DECCN108EX001(节录)

关于POI-CN-818的处理意见


2009年11月16日下午,伦理道德委员会中国分部代理委员会巡视组成员针对POI-CN-818所犯案件对其进行了采访问询,经后续整理,现将相关结果呈现如下:

·案情综述·

1、2008年2月29日,POI-CN-818伪装相关组织██████成员,将其父亲,POI-CN-817弃置于██市██县██████养老院,并伪造报警记录,诱使基金会潜伏特工注意本案,并最终对POI-CN-817进行收容。

POI-CN-818对该行为供认不讳。

2、2008年3月4日,POI-CN-818伪托Site-CN-██有关部门指令,并伪造初步观察结果,滥用职权以将POI-CN-817纳入其团队处置。

POI-CN-818对该行为供认不讳。

3、2008年3月6日,POI-CN-818伪称POI-CN-817为一受未知逆模因实体(后称SCP-CN-108)感染之个体,并依靠审查漏洞将其升格为由其控制的C类Euclid收容物。同时在此事件中POI-CN-818涉嫌窃取并泄露基金会███部机密信息。

POI-CN-818对前述项目供认不讳,但否认了窃取/泄露行为。经2、3小组交叉查证,证明其有关“逆模因”概念系其自行推导、杜撰。

……


“说说吧,怎么想的?总得开个头吧。”老廖看着眼前这个曾经被自己看好的后进,抓了抓胡茬。

文件夹在床头柜上摊开,却没有动一个字。

项岢岚也是如此。

“什么时候的事?”老廖最后还是决定打破沉默。

“就去年春节。老爷子有初五去上香的习惯,早上起来的时候摔倒了。”项岢岚答得有些意兴阑珊。

“老年痴呆?”

“老年痴呆。”

“治不好。”

“不好治。”

又是沉默。

“嗯……这个局是你做的?”

“……嗯。”

“……有两手啊。”

“入职的时候我们班教官是老臧。”

“……呵,也就他想得出来这种损点子。”

“然后怎么绕过去的?”

“我那天晚上请了文书部门的蒋三吃了顿饭,跟他说要冲任务指标。”

“好的,记下来了。”

“……什么?”

“不关……没什么。”


……当前,除POI-CN-817外,原SCP-CN-108首任项目助理卢雨泽受创情况最为严重:由于非法使用C级记忆删除药剂的缘故,其当前对在基金会的八年工作经历几乎化为乌有。后续恢复及复健工作或将持续至下年度末期。次任项目助理李巍状况稍好,但也至少需要三个月的康复治疗,考虑到李巍曾经的工作部门的特殊性,这次事件对其造成的潜在损失亦不容小觑。

此外,除却记忆本身,此二人在身体上其他方面受到的损害如下……


“……抽烟吗?”老廖娴熟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烟盒,正要抖出俩玉溪,又旋即拿烟盒敲了敲脑袋,“你不沾的来着,对吧?”

出乎他意料的,项岢岚却抬手抽了两根过去,只看那夹在耳朵上的自来熟模样,显然不是临时装相的新手。

“这两年刚学的。”项岢岚见老廖盯着他,便回答道。

“咋破戒的?”老廖扬了扬眉。

“先前为什么不抽烟……我和您说过的吧?”小项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嗯。”老廖沉吟了片刻便点点头。“老生常谈了。你小兔崽子初中时候不学好,躲在厨房偷你爹的大前门,结果被老头子撞个正着,吊起来三天三夜你妈都拦不住——于是后来你看到我们掏烟就肝颤。”

他三两句说完,见项岢岚还是怔怔的,便又跟了一句,“也和你爹有关?”

项岢岚倒吸一口气,点点头。

“老头子彻底躺床上之前三个月,回了趟老家。先去的祖庙,然后又跑——”

“你等会儿,”老廖把烟蒂磕进垃圾桶,“一个人?”

“……嗯,一个人。”

“那会儿你人呢?”

“……你以为我愿意?!”项岢岚一点儿也不怵老廖那张快拧出水来的老脸,“且不说那会我在跟那个项目压根不知道这回事——就算知道了,老头子那个犟脾气你还不懂?说了那么多次,自己腿上都烂成那个样了也没见过他戒酒——我劝他不去,他会听吗?”

“成,你接着说。”老廖嘴角抽了抽,阴着脸盯着他。

“去完祖庙,他又跑去以前的学校,小学,初中,逛了个遍;再然后是镇子里的蚊香厂子——他有四五个好哥们儿还住那,再然后是族里的土楼,还有——”

“打住,打住。”老廖摁灭了烟,“总而言之,所以你爹一个人,拖着他那双静脉曲张病入膏肓的腿,走遍了你们老家?”

“……嗯,就是这样。”

“所以……”老廖又夹出一根烟,咬在嘴上,没有点燃,“这和又有什么关系?”

“回来的时候,他包里装着大铁皮罐子,还逢人便说,‘这是带给小项抽的’。”

“全是香烟?”

“全是长了霉的香烟。”


……对POI-CN-817周边社会关系的调查证实,POI-CN-817与POI-CN-818的父子关系较为疏远,且在历史上一度紧张,巡视组心理评估专家推断,这与POI-CN-817早年对POI-CN-818的严苛教育、及POI-CN-818成长过程中“母亲”角色的缺失不无关系。

但,在综合此方面的结论对POI-CN-818进行的暗示性问询,却遭到了其强烈否定。同时,POI-CN-818亦在采访中多次强调,其对POI-CN-817的“爱意”以及对POI-CN-817“良苦用心”的感激——尽管其自身也承认,这种感激“迟到了”。

此外,POI-CN-818亦承认其先前曾有意识地以“超出当前限度”的手段处理应对POI-CN-817的病况。但其坚称这是“为了确保治疗手段行之有效,一步到位”。

当前未发现POI-CN-818拥有任何医疗行业相关资格证书、或存在学习过医疗行业相关技术技能的证据。

……


“所以你给小杨他们两个下了那种‘迷魂汤’。”

“嗯,否则去年这件事情就会暴露。”

“所以你还滥用职权从后勤那多领了二十多份各类记忆增强药剂。”

“……是的,而如果它们有效的话整个项目应该早就Neutralized了。”

“所以你还利用行政部门自身的漏洞给你这个Euclid项目开了一堆便宜行事的口子?甚至我们不查都不知道?”

“……这些潜规则一直都有,我不过是把它们挑明了而已。”

“所以你甚至违背了员工基准守则在文档附录里加上模因触媒把你的同事们都洗脑成了言听计从还不自知的傀儡!?”

“……不然怎么样?只靠我一个人缝缝补补……这项目已经寸步难行。”

“所以你到现在,竟然还这么理,直,气,壮,地,我,问,一,句,你,回,一,句??”

“……不然怎么样!?跪下来痛哭流涕求你这个铁面阎王宽大处理吗?!”

“操!你知道巡视组给这事定的性吗?特大事故!最恶劣的那种!——你知道代理委员会又怎么看这件事的吗?!丑闻!极度的丑闻!”

一口浊气吐完,老廖又坐回床上,“你到底明不明白你这是在犯罪啊?”

“我当然知——”

“你知道个屁。”

“——我本来也没打算回头。”

“哟?挺硬气啊?还真打算一人做事一人当?”老廖的那口黄牙上满是嘲讽。

“横竖最多也就划为D级而已。”项岢岚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基金会总不至于叫去赔偿他们财产损失吧?”

“赔?呵,你他妈赔不起。”

“那又怎样……我已经不在乎了。”

老廖这下却没有接他的茬。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项岢岚却反倒渐渐激动起来,“是了,你这种吃别人牢饭的老古董,又怎么可能懂?”

“哈?那你倒是说啊?你不说却怪我不懂你?”老廖甚至笑出了声。

“……我做这些……我做这些!因为他是我爹……因为我爱他。”他的声音打着颤。

“爱?”老廖冷笑着抽了项岢岚一眼,“你这爱的到底是你爹,还是你给你爹做的一切?”


……对于本案的后续影响,巡视组评估认为,POI-CN-818对基金会员工所造成的肉体伤害尚处于次要方面,其对POI-CN-817造成的严重损害、以及因为其与POI-CN-817存在的特殊社会关系而可能导致的该严重损害的特殊性质,必然成为该次案件的重中之重。

这并非因为,其造成的伤害本身,真的有多严重。而在于,该恶劣行为所潜在折射出的中国分部当前规章制度存在漏洞、部分员工精神建设管理不力的问题,一旦暴露,或将引发本部对中国分部自主权利的不信任,并进一步导致本部-分部管理架构中的潜在冲突的显在爆发。

因而,从这个角度来说,应推动中国分部相关职能部门,从如下三个方面进行对中国分部的……


“结束了?”副手走上前接过文件夹,边走边整理。

“结束了。”老廖点点头,示意安保人员重新关闭牢门。

“那,审查意见初稿什么时候交给你?今天晚上还是——”

“老子早弄完了,今天来就不过把资料整理一下,到时候挨个填空而已。”老廖从挎包里抽出几张稿件——从那整整齐齐的铅字来看,他必然早就准备好了电子版。

“……这就直接下结论了?”副手接过纸张,粗略扫了几眼。

“意见,意见。”老廖脚步不停,“我们得说,他们可以听,也可以不听,但是我们得说——也仅仅是得说。”

“当然,有的时候说出来的不一定是我们想说的就是了。”他又补充道。

“这终究不太合规矩,”副手觉得自己毕竟还是要尽到自己的责任,低声提醒道,“上面还没有正——”

“官僚还能干什么?又当又立、瞒上不瞒下的老一套而已。”老廖没好气地从挎包里又抽出一份机密稿件,随手塞给副手。

《SCP-CN-108(-EX)归档记录:委员会巡查员特供版》。

“自个儿对照着咱们那个版本看看就明白了——真正要紧的关要,他们是真的一点没打算往上面报!”他叹了口气,“这都他妈什么事儿啊……”

“那……他呢?”副手回头瞅了眼Area-CN-██那凉飕飕的外墙,灰蒙蒙的水泥建筑之上,明晃晃的天空格外显眼。

他不由得紧了紧衣领。

“老规矩。”

“……就这样?”

“不然还能怎样?”挥一挥手,老廖上了车,“咱们唯一能做的,也还是做好自己该做的而已……”

“这都他妈什么事儿啊……”

他关上门,轻声低喃。


……

……

……

因此,综上所述,虽然在客观上,POI-CN-818的相关行为给原SCP-CN-108-EX研究小组及POI-CN-817(尤其是POI-CN-817)本身带来了极为深重且几乎不可逆的各类负面影响。但究其根本,POI-CN-818于本事件中在这方面的影响范围以及影响程度尚处于可控制范围以内,且(除POI-CN-817以外)本次事件中的受害基金会员工均曾已签署有关保险/抚恤协议,POI-CN-818相关“泄露基金会███部有关情报”的情节亦为虚惊一场。因此,从基金会运作角度而言,POI-CN-818于本次事件中的行动及造成后果之影响应谓微乎其微。

但,就案件事实本身而言,无论是职业素养还是精神态度,POI-CN-818均已不适合在基金会进行其能力范围内的任何工作。出于保密及员工心理健康角度考虑,亦不推荐其担任其他类型职务。

此外,出于人道主义考虑,POI-CN-817的恢复工作中,其直系亲属的陪伴及引导亦是必不可少的。

有鉴于此,巡视组对POI-CN-818的处理意见及建议,最终讨论结果如下:

剥夺其位于基金会的一切职务及相关权利,开革其基金会成员身份,并处以C级记忆删除手段与虚假记忆植入,以掩盖其自身对于“存在基金会这一组织并曾于其中任职”这一事实的认知,并以诸如“意外事故”(如车祸等)的掩盖故事对其解释其父亲当前状况的原因。以确保其配合我方医护人员在基金会下属医疗机构内对POI-CN-817的救治工作。

这并非开脱或巧辩,而是出于基金会、出于中国分部、出于“控制,收容,保护”这一主张的根本利益的深层次考虑,对本事件进一步处理提出的审慎意见。

此致

ECCNAC第八巡视组组长
廖峰
2009.11.18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