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09
评分: +14+x

项目编号:SCP-CN-10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根据SCP-CN-109的要求,SCP-CN-109被收容于Site-CN-91的一标准C1人形收容间内,无需为SCP-CN-109提供水和食物,二级研究员可以在获得三级人员的许可后对SCP-CN-635进行实验。

目前所有已获取的SCP-CN-109-1样品被置于Site-CN-91的有机物品收容区内,对SCP-CN-109-1进行实验同样需要三级或以上权限持有者批准。

SCP-CN-109-2被收容于一标准1m*1m*1m收容箱内,作为对SCP-CN-109的合作态度的奖励,此收容箱被置于SCP-CN-109的收容间内。

所有可能接触SCP-CN-109的二级及以下安全权限人员需经过测试以确保他们不是佛教徒或基督徒。

描述:SCP-CN-109为一高160cm,重约10kg的成年蒙古人种男性个体。其躯体已完全脱水并木乃伊化,且相当脆弱,可以不借助工具徒手破坏。SCP-CN-109的身体完好,但腕部有疑似因长期佩戴环状物品产生的磨损。

SCP-CN-109具备完整的意识与基本的运动能力,神经系统亦保持完好。但由于部分软组织受损,SCP-CN-109的声带损坏而无法发声,行动也较为不便,但听觉、视觉功能依然完好。X光与核磁共振检测显示,SCP-CN-109的肌肉组织尽管已完全脱水但并无萎缩现象,其心肺功能、循环系统功能与内分泌功能已完全停止,但脑波尽管较为平缓却一直保持活跃,目前尚无法得知SCP-CN-109是如何在生命体征完全停止的情况下保持思维与行动能力的。SCP-CN-109无需也无法进行饮食、睡眠、排泄等活动。

SCP-CN-109具备藏文与古汉语读写能力,可以通过手势或书写与他人交流。SCP-CN-109缺乏主动与他人交流的意愿,且习惯摆出莲花座的姿势。尽管如此,SCP-CN-109会尽可能满足研究人员提出的包括参与实验、做出指定动作、接受检查等要求,对研究人员提出的大部分问题也会以配合的态度尽可能回答。在实验过程中,SCP-CN-109表现出了对于痛觉的极大耐受能力,似乎已习惯于切除自己的身体组织。对SCP-CN-109进行访谈的结果表明,SCP-CN-109有着良好的文学、佛学修养且对公元十一世纪之前的西藏、中原地区历史相当了解。

SCP-CN-109仅会在身体受到损伤时要求食用少量乳糜,其受损部位会在SCP-CN-109食用乳糜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通过细胞分裂的方式快速修复。同位素示踪实验表明,被添加在乳糜中的放射性微量元素出现在了新生的部位中。活体解剖发现,SCP-CN-109的胃部共生有一未知厌氧类乳酸菌群,推测此菌群分解了SCP-CN-109食用的乳糜并为SCP-CN-109的自我修复提供了能量与所需氨基酸。此菌群在从SCP-CN-109胃部取出后立即灭活并分解。考虑到对它进行研究的难度与潜在的风险性,针对此菌群进行进一步研究的请求被拒绝。除了胃部之外,SCP-CN-109身体的其他部位均处于完全无菌状态。

SCP-CN-109体表覆盖有厚度约0.5mm的透明软质生物膜,此生物膜具有极高的致密性,能阻止微生物进入与燃烧、切割、钝击、酸液浸泡等各类可能对SCP-CN-109造成伤害的外界侵犯,但会在SCP-CN-109的自主意识下失去防卫能力,在自SCP-CN-109体表脱离后也会快速分解。基于此特性,大部分对SCP-CN-109进行的实验必须在得到SCP-CN-109同意后进行。

SCP-CN-109-1为自SCP-CN-109身体上切除的各类组织,包括肌肉组织、骨骼、头发等。SCP-CN-109-1表面同样被透明软质生物膜覆盖,因此具有极强的物理抗性。不过,部分SCP-CN-109-1个体在室温下被快速揉搓时会自燃并放出颜色不断变换的彩色光芒,对此光芒进行焰色反应测试得到的结果表明,SCP-CN-109-1的元素构成及比例与普通人体基本相同,但氢元素含量几乎为零。由于被表面生物膜隔绝,SCP-CN-109-1自燃所产生的热量并不会传导至外界。SCP-CN-109-1的自燃会在一定时间——时间长短与其质量相关——后结束,并生成椭球形彩色结晶体,会发生这种自燃现象的SCP-CN-109-1个体被称为SCP-CN-109-1a,不会发生的则被称为SCP-CN-109-1b,SCP-CN-109-1a自燃生成的结晶体则被称为SCP-CN-109-1c。

值得注意的是,SCP-CN-109-1a与SCP-CN-109-1b之间可相互转化,被佛教徒持有的SCP-CN-109-1样本均会转换为SCP-CN-109-1a,被基督徒持有的SCP-CN-109-1样本则会转变为SCP-CN-109-1b。

SCP-CN-109-1会对佛教徒与部分基督徒产生认知危害,佛教徒会将SCP-CN-109-1c认定为舍利子,基督徒则会将SCP-CN-109-1认定为圣髑,或将特定部位——如手指骨、包皮——的SCP-CN-109-1认定为圣约翰之指、圣彼得之指、圣包皮等特定的圣遗物。在持有或注视SCP-CN-109-1时,所有遭受认知危害的实验对象均表示安全感与幸福感得到了显著提升,焦虑、紧张等负面情绪得到缓解,暴力倾向、破坏冲动等消失,测试表明,所有实验对象的WSAD值1均大幅下降,这种心理状态的改善即使在失去SCP-CN-109-1之后依然能持续相当长的时间。

无神论者、穆斯林、印度教徒与反偶像崇拜的基督教流派信徒——如聂斯脱里派——等无尸体崇拜信仰者不会对SCP-CN-109-1产生认知偏差,但在持有或注视SCP-CN-109-1时仍会感到安全感提升与压力缓解,但WSAD值的下降幅度较低。

实验表明,SCP-CN-109-1对包括PTSD、抑郁症、精神分裂等精神疾病有缓解乃至治疗作用,对产后抑郁的疗效尤其显著,但治疗的机理与具体疗效不明,利用SCP-CN-109-1对工作人员进行心理治疗的提议正在接受审核。

在Site-CN-91所属MTF丁酉-12“二京赋”于200█在中国青海省进行的一次常规调查时,丁酉-12队员、基金会人类学家徐██得知了“向活佛洞供奉乳糜并祈祷可以求舍利子”的传说并根据传说在青海湖西岸一山洞深处发现了SCP-CN-109。考虑到SCP-CN-109的身体不便且在周边有一定知名度,基金会原计划在周边建设观测站以就地收容SCP-CN-109。但在观测站建成以前,当地发生小规模地震导致SCP-CN-109所在山洞出现塌方危险。在对山洞进行调查时,SCP-CN-109主动以手指在地面写字向基金会工作人员表示:让牧民继续前往此山洞可能有危险,希望基金会能将自己收容并封闭洞穴。随后,SCP-CN-109被移至Site-CN-91收容。

后续调查表示,舍利活佛洞的传说在当地已有约1000年历史,在周边地区发现了数个持有SCP-CN-109-1c个体的牧民家庭,在对这些家庭进行登记之后,基金会决定暂不回收这些SCP-CN-109-1c样本。

SCP-CN-109-2为收容SCP-CN-109时在山洞内发现的一青铜匣及其内部所有物,包括:

  • 大量佛经残卷;
  • 一个转经轮,被编号为SCP-CN-109-2-1;
  • 一个纯银项链,被编号为SCP-CN-109-2-2;
  • 两个样式相同但尺寸不一的银手镯,被编号为SCP-CN-109-2-3a与SCP-CN-109-2-3b;
  • 一对婴儿尺码的布鞋,被编号为SCP-CN-109-2-4;
  • 两张写有文字的布帛,被编号为SCP-CN-109-2-5a与SCP-CN-109-2-5b;

青铜匣本体被编号为SCP-CN-109-2-6。

由于佛经残卷已严重风化且检验未发现任何特殊性质,因此不被分类为SCP-CN-109-2而被视作普通的历史文物,现被收容在Site-CN-91的古文物保管柜中。

所有SCP-CN-109-2均保存状态良好,没有出现锈蚀、虫蛀、风化等现象。SCP-CN-109-2表面覆盖有与SCP-CN-109体表相同的生物膜且表现出了良好的抗氧化、抗高温、防水能力,尽管无法确认这些生物膜是如何生成并附着在SCP-CN-109-2表面的,但所有尝试剥取其样本的实验均告失败。

尽管SCP-CN-109-2-5保存状态完好,但SCP-CN-109-2-5a上的文字部分不知为何磨损严重,仅能发现部分笔画痕迹,无法复原出文字,但推测其上所写文字为藏语。此外,SCP-CN-109上还有数处疑似血迹的污垢。

SCP-CN-109-2-5b则仅出现了部分磨损,大部分文字内容以汉字写成,仍然清晰可读,其内容见附录。

在被问及有关SCP-CN-109-2的问题时,SCP-CN-109始终保持沉默,但有时会以手指在空气中做出类似写字的动作,通过摄像机回放发现,SCP-CN-109手指所写的内容为一藏文名字“仁吉旺姆”。

附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