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094
评分: +61+x

@import url('https://fonts.googleapis.com/css2?family=Zhi+Mang+Xing&display=swap');
@import url('https://fonts.googleapis.com/css2?family=Noto+Serif:wght@300;400;500;700&subset=cyrillic,cyrillic-ext,greek,greek-ext,latin-ext');
@import url('https://fonts.googleapis.com/css2?family=Noto+Serif+SC:wght@300;400;500;700&subset=cyrillic,cyrillic-ext,greek,greek-ext,latin-ext');
@import url('https://fonts.googleapis.com/css?family=Oswald:200,300,400,500,600,700&subset=cyrillic,latin-ext,vietnamese');
 
body {
    background-image: url("http://scp-wiki.wdfiles.com/local--files/about-the-scp-foundation/bg-marble.png");
    background-repeat: repeat;
    font-family: "Noto Serif SC", "Noto Serif", serif;
    font-size: 0.85rem;
}
 
div#extra-div-1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absolute;
    top: 0;
    left: 0;
    width: 100%;
    height: 161px;
    z-index: -2;
    background-image: url("http://scp-wiki.wdfiles.com/local--files/theme%3Aswirling-ashes/skyline-whitewash.png"), url("http://scp-wiki.wdfiles.com/local--files/theme%3Aswirling-ashes/skyline.png");
    background-repeat: repeat-x;
    background-size: auto 111px;
    background-position: center 50px;
    filter: grayscale(100%);
    -webkit-filter: grayscale(100%);
}
 
/* HEADER */
 
div#container-wrap {
    background-image: linear-gradient(rgba(0, 0, 0, 0.25), rgba(0, 0, 0, 0.25)), linear-gradient(to bottom, rgba(0, 0, 0, 0.75) 0, rgba(0, 0, 0, 0.5) 80px, rgba(0, 0, 0, 0.5) 161px, transparent 240px);
    background-repeat: repeat-x;
    background-size: auto 21px, auto 240px;
    background-position: center 140px, center top;
}
 
#header {
    background-image: none;
}
 
#header h1 {
    float: none;
    width: 100%;
    margin: 0;
}
 
#header h1 a {
    display: block;
    float: none;
    width: 100%;
    color: #FFF;
    text-align: center;
    font-size: 80px;
    font-weight: normal;
    font-family: "Oswald", "Zhi Mang Xing", sans-serif;
    text-shadow: 0 4px 0 rgba(0, 0, 0, 0.6);
    white-space: nowrap;
}
 
@media (max-width: 575px) {
#header h1 a {
    font-size: 50px;
}
}
 
@media (max-width: 479px) {
#header h1 a {
    font-size: 40px;
}
}
 
#header h1 a::before {
    content: "SCP FOUNDATION";
    overflow: hidden;
}
 
/* {$deserted}/
#header h1 a::before {
    content: "废年";
    font-size: 80px;
}
/{$deserted} */
 
#header h1 a span, #header h2 {
    display: none;
}
 
#search-top-box {
    right: 0;
    top: 110px;
}
 
#search-top-box-input,
#search-top-box-input:hover,
#search-top-box-input:focus,
#search-top-box-form input[type=submit],
#search-top-box-form input[type=submit]:hover,
#search-top-box-form input[type=submit]:focus {
    background-image: url("http://scp-wiki.wdfiles.com/local--files/about-the-scp-foundation/bg-marble.png");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color: #666;
    border-color: #666;
    box-shadow: 0 2px 0 rgba(0, 0, 0, 0.6);
}
 
#search-top-box-input,
#search-top-box-input:hover,
#search-top-box-input:focus {
    box-shadow: 0 2px 0 rgba(0, 0, 0, 0.6), inset 0 2px 0 rgba(0, 0, 0, 0.25);
}
 
#search-top-box-input:hover,
#search-top-box-input:focus,
#search-top-box-form input[type=submit]:hover,
#search-top-box-form input[type=submit]:focus {
    color: #000;
    border-color: #000;
}
 
/* SIDE BAR */
 
#side-bar .side-block {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important;
    border-color: #000;
    box-shadow: 0 2px 0 rgba(0, 0, 0, 0.6);
}
 
#side-bar .side-block:not(.media) {
    filter: grayscale(100%);
    -webkit-filter: grayscale(100%);
}
 
#side-bar .heading,
#side-bar .collapsible-block-unfolded-link,
#side-bar .collapsible-block-unfolded-link .collapsible-block-link {
    color: #000;
    border-color: #000;
    font-size: 14px;
    font-weight: normal;
    font-family: "Zhi Mang Xing", sans-serif;
}
 
#side-bar a, #side-bar a:visited, #side-bar a.newpage {
    color: #000;
}
 
@media (max-width: 767px) {
#side-bar, #side-bar:target {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background-image: url("http://scp-wiki.wdfiles.com/local--files/about-the-scp-foundation/bg-marble.png");
    border: none;
}
 
#side-bar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opacity: 0;
    transition: ease 1s;
    -webkit-transition: ease 1s;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opacity: 0.5;
    left: 19em;
    width: calc(100% - 19em);
}
}
 
/* MAIN CONTENT */
 
#top-bar ul li:hover a,
#top-bar ul li.sfhover a {
    color: #000;
    background-image: url("http://scp-wiki.wdfiles.com/local--files/about-the-scp-foundation/bg-marble.png");
}
 
#top-bar .mobile-top-bar .open-menu a {
    border: solid 1px #666;
    border-radius: 5px;
    background-image: url("http://scp-wiki.wdfiles.com/local--files/about-the-scp-foundation/bg-marble.png");
    color: #666;
    box-shadow: 0 2px 0 rgba(0, 0, 0, 0.25);
}
 
#top-bar .mobile-top-bar .open-menu a:hover {
    color: #000;
    border-color: #000;
    box-shadow: 0 2px 0 rgba(0, 0, 0, 0.6);
}
 
#page-title, h1 {
    font-family: "Zhi Mang Xing", sans-serif;
    color: #000;
    border-color: #666;
    text-shadow: 0 1px 0 rgba(0, 0, 0, 0.25);
}
 
hr {
    background-color: #666;
}
 
.fancyhr hr {
    position: relative;
    height: 12px;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width: auto;
    margin-left: 0;
    margin-right: 0;
}
 
.fancyhr hr::before {
    content: "";
    display: block;
    height: 12px;
    width: 100%;
    position: absolute;
    top: -9px;
    left: 0;
    border-bottom: solid 2px #000;
    border-radius: 12px;
}
 
.fancyhr hr::after {
    content: "";
    display: block;
    height: 12px;
    width: 100%;
    position: absolute;
    bottom: -9px;
    left: 0;
    border-top: solid 2px #000;
    border-radius: 12px;
}
 
/* RATE MODULE */
 
.page-rate-widget-box, #page-content .creditRate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page-rate-widget-box {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border: solid 1px #000;
    border-radius: 3px;
    box-shadow: 0 1px 0 rgba(0, 0, 0, 0.25);
    margin-left: 0;
    margin-right: 0;
}
 
.page-rate-widget-box .rate-points {
    color: #000 !important;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important;
    border-radius: 0;
    border: none;
}
 
.page-rate-widget-box .rateup.btn,
.page-rate-widget-box .ratedown.btn,
.page-rate-widget-box .cancel {
    border: none;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border-radius: 0;
}
 
.page-rate-widget-box .rateup.btn a,
.page-rate-widget-box .ratedown.btn a,
.page-rate-widget-box .cancel a {
    border: none;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border-radius: 0;
    color: #666;
}
 
.page-rate-widget-box .rateup.btn a:hover,
.page-rate-widget-box .ratedown.btn a:hover,
.page-rate-widget-box .cancel a:hover {
    border: none;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border-radius: 0;
    color: #000;
}
 
#page-content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
    border-radius: 0;
    border: none;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box-shadow: none;
}
 
#page-content .creditRate {
    margin-left: 0;
    margin-right: 0;
}
 
#page-content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creditButton p a {
    display: inline-block;
    margin: 0;
    margin-left: 5px;
    padding-top: 3px;
    padding-bottom: 2px;
    width: 20px;
    height: 100%;
    font-size: 12px;
    text-align: center;
    color: #666;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border: solid 1px #000;
    border-radius: 3px;
    box-shadow: 0 1px 0 rgba(0, 0, 0, 0.25);
    position: static;
}
 
#page-content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creditButton p a:hover {
    color: #000;
}
 
/* DIVISIONS */
 
div.adytoc {
    display: flex;
    justify-content: center;
}
 
div#toc {
    border: solid 1px #000;
    border-radius: 3px;
    box-shadow: 0 1px 0 rgba(0, 0, 0, 0.25);
    background-color: rgba(255, 255, 255, 0.75);
    color: #000;
}
 
div.adytoc div#toc {
    float: none;
    text-align: center;
}
 
div.adytoc div#toc div.title {
    font-family: "Zhi Mang Xing", sans-serif;
    color: #000;
    text-shadow: 0 1px 0 rgba(0, 0, 0, 0.25);
    font-size: 200%;
}
 
div.adytoc div#toc div#toc-list div {
    margin-left: 0 !important;
    font-family: "Zhi Mang Xing", sans-serif;
    text-shadow: 0 1px 0 rgba(0, 0, 0, 0.25);
    font-size: 150%;
}
 
blockquote, div.blockquote {
    border: solid 1px #000;
    border-radius: 3px;
    box-shadow: 0 1px 0 rgba(0, 0, 0, 0.25);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color: #000;
}
 
.blockquote.light {
    background-color: rgba(255, 255, 255, 0.75);
}
 
.blockquote.dark {
    background-color: rgba(0, 0, 0, 0.1);
}
 
.code {
    position: relative;
    border: solid 1px #000;
    box-shadow: 0 1px 0 rgba(0, 0, 0, 0.25);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color: #000;
}
 
.code::before,
.code::after {
    display: block;
    content: "~ CODE ~";
    text-align: center;
    position: absolute;
    left: 0;
    width: 100%;
}
 
.code::before {
    top: 0;
}
 
.code::after {
    bottom: 0;
}

项目编号:SCP-CN-1094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网络爬虫应时刻监管中国境内一切有关“中华武术”的媒体舆论并适当对其加以管控,达成对SCP-CN-1094效应在一定程度上的控制,以此避免SCP-CN-1094-1个体身体素质远超常人并在被曝光后威胁帷幕存续的情况。

基金会应尽快寻找并收容当前的SCP-CN-1094-1个体。SCP-CN-1094-1个体已自愿配合收容,项目被安置在Site-CN-95内的一间标准人形物品收容室内,项目对在该收容室内增添健身设备的请求已被通过。应确保至少三名基金会特工将与-1个体建立公开的师徒关系,保证在当前-1个体死亡后出现的下一位SCP-CN-1094-1具有基金会身份。由此在一定程度上加强该基金会特工的单兵作战能力以便于执行特殊任务。

描述: SCP-CN-1094是一种受世界范围内以汉语为母语者集体意识所影响的异常现象,最早的目击记录可以追溯到明永历四年(公元1650年)。具体表现为一名于传统意义上中国中原地区1的出生的汉族居民(SCP-CN-1094-1)身体机能大幅度提高,包括但不限于:

  • 个体应激能力的大幅度提升。
  • 个体肌肉利用率提升,即个体可运用与正常人类等量的肌肉释放出更多力量。
  • 个体可在一定程度上降低自身密度,进而可长时间腾空并于空中滑翔。
  • 个体的抗打击能力,伤后自愈能力皆相比正常人类有大幅度增强。

研究显示SCP-CN-1094现象对-1个体的作用效果与“中华武术”这一文化概念在汉语文化圈中的受认可程度呈正相关,这一规律的存在使得-1个体的身体素质和战斗能力随时间变化呈明显波动态势。这一发现为寻找未被纳入基金会/GOC/中国政府异常相关部门4监管或收容下的-1个体提供了新思路,相关研究正在进一步开展中。

附录一:异学会于1650年对SCP-CN-1094的初次记载

豫西有壮士,兴兵三百余,南下以讨建州。欲与王师会于湘北,协力以抗蛮夷。尝与女真骑百二十人战于伏牛山南,大破之。遂起三镇之兵,下栾镇5而近洛阳。满夷恐惧,集利兵三千众,被重甲,持锋槊,挽劲弩,聚栾镇外郊,以围壮士。义兵寡而戈矛钝,半日而死伤者半余。壮士遂亲领兵而突围,亲持刀陷阵于前,斩北夷精骑三十有六。诸夷皆震恐而不敢发,壮士遂领余部百人,北走伏牛山。

时女真校尉塔格拉尝以善射称于建州,闻此事,甚奇之。乃复集夷兵千许,入山而讨壮士。诸裨将有历栾镇之役者,尽述壮士之异于众人。是时八旗军中之军士,以善斗而称道者,皆踌躇不定,抚股而缩颈,恐与壮士相博。或告塔格拉曰:“入乱军而戮数人者,不过匹夫之勇尔,相搏不能敌,当以计伏之。”塔格拉听之,乃引兵围义师,数日,未有讯。

戊申日,三鼓,义师众人皆寐,唯有二三斥候留而窥清营。夷人以良弓射之,皆死。塔格拉乃召左右,引火而焚林。当是时也,草木尽焦,黑烟冲天。义军所属,皆为林火所困。须臾,朔风四起,天雨得降,火势渐微。蛮夷以为奇,欲退。塔格拉知退则失良机,遂亲立于阵前,使左右亲兵发矢于丘。斯时,义军死于林火者半余,生者乱未平,利矢忽至,则众溃而不可收。唯壮士及左右不足十余者,独立北夷阵前。须臾,飞驰而入贼阵,速匹骏马,势如雷电。夷兵大骇,攒以利簇,矢未发而壮士至,遂亡走四处。壮士持白刃四斩之,伤贼十余,未几,刃卷之,又复以拳与清人博。夷人夺气,竟四散以避之。至塔格拉马前,侍其左右者皆不知所为。校尉急转马首,欲走而避之,未及发,壮士已至其前矣。急抽刀以刺之,不中。遂为壮士曳于马下。壮士举拳欲击,忽有人掷之以石,闪身而避之。塔格拉得以喘息,乃取囊中之矢刺壮士股,痛之,遂得脱。

时有红毛夷来于海上,呈西洋弗朗机于清主,几复辗转,竟落塔格拉之手。方其脱于壮士,复为之所紧逐,夷有裨将见其困,取此洋统,临高而击之。方其时,但闻声如霹雳,夷兵壮士,一时俱惊。壮士避不及,为其所伤,速趋缓,力趋微。四面夷兵见之,以土统火枪利矢并射之,重创壮士。余者持械围之,几复斗,终为女真所擒。

壮士既败,系于狱中。塔格拉壮其勇武,欲揽之以为幕僚。亲至数次,皆为壮士痛骂以还。遂断其廪食,以酷刑拷之。又数日,竟死狱中。

永历五年四月,余与异学道友二三,游于豫西伏牛山,查其灵异。悉闻壮士抗清之事于乡民。其名者,不可考也,然其为所述甚详,不似为乡人所撰。遣童子问于此地夷兵,答曰确有此事焉。此君以己身之力,当数百众而不败,实奇人也。然创于西洋之统,为巧技之械所败,亦合于情理也。且夫当世之道,循循而前行,肉身之勇,终不可傲世。呜呼!游侠之道,或将衰也。以独人之勇,一夫而当千军者,恐后世将愈稀矣。

五年五月廿四,小雨
异学会██记于洛阳外郊

附录二:基金会对现存1094-1个体的搜寻记录
1999年,就职于Site-CN-02的三级研究员戴知免在整理异学会遗留竹简时,发现了异学会对不同时期出现的SCP-CN-1094-1个体所进行的一系列记载。此事于初期并未得到重视,直至2000年六月研究员戴知免发表《就异学会文献所载奇人异士共通性的研究》论文,才揭示了文件所载异常的共通性,并归纳为一异常现象所为。此现象随后被编号为SCP-CN-1094,既此项目。

2001年八月,在基金会中国分部史学部主任Simon Arran的牵头下,清代异学会的诸多文献得到了系统的归纳和和研究。研究同时基本探明了该项目的异常性质和触发条件,并得出了同一历史时期-1个体数量与该时期中原地区整体社会稳定度呈反比的结论。次年三月,史学部召开临时交流会议,就-1个体于现今社会的存在可能性进行讨论,就该异常现象与社会稳定度的数学建模推出当代中国境内仍有3~7名-1个体未被基金会所发现。同年,对-1个体的专项搜寻组成立,组员为:胡波,李维冰,许锡山,蔡为民,安盛友;组长为三级研究员杜业添。

专项组自2001年起开始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可能存在的CN-1094-1个体进行搜索及追踪行动初期,专项组走访搜寻对象多为各省份武术协会,未有明显成果。搜寻计划遂被重新修订,项目组在新阶段将同各相关组织及政府部门交换有关情报,协力搜寻可能存在的项目个体。搜寻任务的领导站点也随之由Site-CN-02转为中国分部相关组织事务处理站点Site-CN-95。

2001年十二月至2011年八月间,专项组共往返各省市县八十余次,深入农村调研前后一百四十余回。在此期间专项组发现疑似SCP-CN-1094-1个体五人,然经详细调研后发现其皆为普通武术爱好者,五人在记忆删除后被放回。

2011年八月,基金会史学部就SCP-CN-1094现象重新展开研讨。研讨过程中就专项组实地调研情况,重新分析了原有对该异常现象发生频率与社会稳定度关联情况的数学建模的准确程度。验算得出数学建模本身不存在问题,但经此模型计算所得的结论与现实情况明显不符。故推断误差为先前研究人员误将异学会所载蓝型/低级绿型算作项目个体所致。史学部遂再次整理相关文献,重新构建数学建模,得出在误差不小于0.5%的情况下,SCP-CN-1094-1个体数量于当代仅有0.037的概率大于等于2。因其潜在数目较先前估算大幅度减小,对唯幕存续威胁程度极低,且对-1个体的搜寻需在整个中原地区进行,造成不必要的资金开销极大。则于研讨会结束前经史学部及Site-CN-95全体成员表决,通过了撤销对SCP-CN-1094-1专项搜寻组的决定。决定至2011年九月二十日起生效。

2011年九月二十一日,专项组正式撤销编制,隶属于专项组的研究人员被遣返至其原站点/部门。对项目的进一步研究被搁置。

2017年,随着短视频等新型娱乐方式的流行,基金会开展了对中国境内运行的各视频网站的重点监视行动,大量涉及异常物品的短视频被基金会网络爬虫发现,定位并删除。17年12月,由Site-CN-95牵头,Site-CN-82、Site-CN-64联合国安十九局展开“净网2017”专项特别行动,重点侦查遏制打击利用网络危害帷幕存续的异常犯罪活动,取得一系列的成效。在行动进行期间,基金会于视频网站上发现多份描述以一般人类身体素质难以完成的高难度武术动作的视频,通过对视频来源的追踪,基金会发现了当前仅存的SCP-CN-1094个体。

附录三:基金会对现存SCP-CN-1094-1个体的收容记录

视频日志记录

日期:2017/9/23

探索队伍:MTF-甲辰-03“绯色血月”

目标:于山东省济南市██街道发现的现存SCP-CN-1094-1个体居所

领队:3级奇术师,Site-CN-95高级研究员梅萱羽6

远程联络: Site-CN-95客座研究员Dr. Wu(利用小队成员装备的内耳道信息接发装置同各成员进行联络)


记录开始,摄像机记录到MTF-乙未-03“绯色血月”队员正于行进中的基金会车辆内待命,可观测到车窗外降有小雨。

MTF-甲辰-03-2:哎梅子姐,听说这回的异常危险程度不咋高,倒挺能躲啊,连着熬死两个项目负责人,别说咱们站点,放在整个中分也无出其右了吧。

高级研究员梅萱羽:这异常个体倒没有躲躲藏藏的意思,之前没搜出来多半是因为咱们这边情报掌握得不多。我看了下这项目连同咱们要抓的这老头的资料,异常性质挺不明显的,也难怪项目组的那群老前辈们东奔西走十来年啥收获没有,挺不值的。

MTF-甲辰-03-2:确实不值,况且在视频网站上机缘巧合之间把找了十多年的项目碰上了,真就挺……

高级研究员梅萱羽:挺戏剧性的——要我说你会花这么大精力搜索这项目的-1个体就是劳民伤财的荒谬决定——这么说也不对,毕竟史书里面记载的项目个体确实可以说是危系到帷幕存在了。

MTF-甲辰-03-2:谁能想到异学会典籍里记载的武林高手们的直系传人会沦落到今天这样啊……只能说今昔对比多少有点夸张了吧。

MTF-甲辰-03-3:你这话把多少有点四个字去掉能变得准确不少。

车内众人大笑,窗外雨势加大,定位显示车辆已驶入-1个体所居小区。

Dr.Wu:好啦好啦,梅子你严肃一点,车进项目院儿了,大家准备一下后就按计划好的开始行动吧。

高级研究员梅萱羽:行,大家也别讲笑话了,咱这次行动就按计划好的来:我先用掩盖身份与项目个体交谈,试探一波看看那位老先生有没有配合收容的意愿;一至四号你们在居民楼附近警戒;五号你让作战无人机升空,挂载上麻醉枪,看看能不能在谈崩了以后直接从窗户外头发射麻醉弹强制性收容项目;六号七号警戒楼道,防止项目逃跑;八号你负责看守车辆——各单位都明白?

MTF-甲辰-03“绯色血月”成员:明白!

行动开始,高级研究员梅萱羽伪装作武术相关纪录片拍摄人员,进入SCP-CN-1094-1居室对其进行采访。

高级研究员梅萱羽:您好,我是纪录片《都市里的武林》的制作人员,我们拍摄这个纪录片的目的是探访隐居在闹市之间的武术大师,向公众展示他们的影像和事迹,更好地弘扬中华武术文化。请问先生您是近期在████网站上走红的████拳法传承人冯██老师吗?

SCP-CN-1094-1:老师之名冯某实在不敢,鄙人不过武术协会尚且不得入的老骨头一把,要说向普罗大众普及这武术手艺的知识,我真是难以当此重任。再说了,现在的年轻人看那些个什么武侠啊,修仙的小说看得倒是起劲儿,可你真手把手教他那些个架势,又有谁能认认真真跟你学呢?

Dr. Wu:观察到项目有对自身能力的强烈不认同感,这种情绪在我们的考虑范围外。分析组提出的可能性中有一种是项目知晓了基金会对其的搜索行动,以上谦辞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建议梅子你小心应对。

高级研究员梅萱羽:老师傅不必自谦,网站上您展示功夫的视频如今传得火热,您这武术功底之扎实大家都有目共睹——要不咱们节目组还能找您吗。(笑)

SCP-CN-1094-1:姑娘实在过奖,我这身世代传下来的功夫现在差不多是被我自己给败光啦。年轻时我一人能挑上十个办公室里喝茶水的武协会员不落下风,现在两个那号人物说不定就已经够我喝一壶啦。

高级研究员梅萱羽:武术协会……老先生你……

SCP-CN-1094-1:(叹气)过去啦,都过去啦。什么东西到最后逃得开名利二字啊,你说是吧姑娘。有的时候当你自己为在擂台上挥舞拳头把对方打得颜面扫地的时候,你这一辈子就输了,我是这几年才悟出这个理儿。

SCP-CN-1094-1轻笑一声,踱到餐桌附近,拿起水壶。

SCP-CN-1094-1:好啦,说这些也没什么用处,你们拍片子的一不敢播,二也不爱听。来,坐下,喝茶水儿。

高级研究员梅萱羽:茶水不必,毕竟我这边片子赶工期,采访的时间有些紧张。冯老师不妨跟我们谈谈您年少时拜师学艺的经过——瞧我这记性,等会我——我这就把摄像机架好。

高级研究员梅萱羽将摄像器械架起,此过程中SCP-CN-1094-1剧烈咳嗽。梅萱羽身上配备的针孔摄像头拍到对象拿起茶几上的纸巾试图接住咳出的痰液,并顺势将一把水果刀自果盘中取出。

Dr..Wu:情况不太对劲,梅子多注意一下目标的行为。

SCP-CN-1094-1:老了,骨头烂得跟糟糠似的。采访开始了?好,我就说说我年轻时候的那些经历。忘性大了,大事小事都模模糊糊记不清了,下面白话的这些,姑娘大可当笑话听。

SCP-CN-1094-1:我是河北保定生人,但就在那住了三年,没留下什么印象来。当时全国上下奏着跨过鸭绿江的歌,我父母也就带着我去安东——现在叫丹东了——“支援前线”去,在那断桥边儿上我度过我的儿童岁月,挺快活,但现在也想不出那阵到底发生过什么事儿来了。什么都想不起来,国外有那个阿什么莫兹病,我深切地觉得我是中招了。

对象饮茶,目光游移向窗外,固定摄像头捕捉到对象在观测到高级研究员梅萱羽表现出瞬间的不耐烦情绪后状态有所转换。

SCP-CN-1094-1: 扯远了,我孙子说我说话越来越唠叨,我这是不认也得认啊。讲讲我这身功夫是怎么传下来的吧:我祖上便是习武之人,父亲不但继承了祖父的衣钵,更是师从民国时期名噪一时的宗师██7学武。鬼子打过来了,为父的师傅被枪子儿打中要害,临死前传神功给父亲,我这身功夫往上追溯,大概就是这样。打小时候我就跟父亲练功,父亲管得严,不但叫功夫,更教品德。“习武先习德,德正成宗师”是我父亲经常念叨的一句话,对我的影响很大。

SCP-CN-1094-1: 可惜啊,父亲修了一辈子德,却没修来现世的福报。父亲一生慷慨,教城里的小孩儿练武,大家也经常去到父亲那捧场。那阵子也没什么学费一说,祖上的功夫能传下来,父亲也就乐呵。日子红火起来了,大家有盼头了,结果把红卫兵盼上街了。然后是三反五反破四旧,消灭一切牛鬼蛇神,这消灭的牛鬼蛇神是什么啊,可不就指的我那展示功夫的父亲吗!理所当然地——拷起来,带高帽子游街……我连同那些个跟我一起练功的伙伴们,通通打成后进青年,下乡改造去喽,哈哈!

高级研究员梅萱羽:如果先生觉得这段回忆不太舒服的话,我们其实可以直接到下一个环节……

SCP-CN-1094-1:也就那些事,横说竖说都是那个说法。我父亲那个年代放到台面上练武的人,大抵都有这么一个过程——姑娘你要是多采访几个我这样的世代习武的老骨头,应该能发现他们的父辈也有差不多的经历。都一样,大家都一样,只是人有的活了有的死了。父亲一身傲骨哪受得了那帮打着红旗反红旗的虐待,被打了好几鞭子跳进鸭绿江里死掉啦。那阵我在山东一农场插队,有时候也练练武,刚感觉有什么东西琢磨明白了,功夫通了大成了,就听到丹东老家传来父亲的死讯,你不信命运这玩意不行啊,哈哈!

高级研究员梅萱羽:那老师您在改革开放后,又是怎样重操旧业,传承中华武学的呢?

SCP-CN-1094-1:哪有什么传承武学那档子事儿!父亲死去以后不久我母亲也得病死了,当时大革命结束,我也没那个心思回丹东老家,就一直在山东发展下去。认识了老伴,结了婚有了孩子,期间一直在厂里当工人,生活得还不错,就是没想到铁饭碗也有保不住的一天。厂子一黄,日子可又玩完了。儿子去英国读书,不能不拿钱供着,就寻思去武术协会挂个名儿,混口饭来吃,结果如何也无需我多言。新世纪来了,我这新生活在哪儿哇?姑娘你看我在网上表演两套拳法,还算威风,现实中哪里有用得着这套拳法的地方啊?那两年到最后也只能说是勉勉强强地活着,推着小车卖鸡蛋饼鸡蛋羹,赚下了两个半子儿还那一堆的贷款。这么盼着总算盼到儿子毕业了,回国了,老伴还得了心脏病一命呜呼!我这一辈子,会武术,练武术,可是却注定和那老手艺无缘啊。朋友建议我学小年轻儿开武馆,我这一把老骨头又不善言辞,注定做成又一桩亏本买卖。刚才姑娘你问我如何传承中华武学,我心底实在惭愧,活着就够不容易啦,祖上传下来的东西能用到哪去呢?

SCP-CN-1094-1: 好在儿子孝顺,英国回来,又有能耐。老伴死后一年孙子出生了,我孙子长得俊啊,打小就好看,嘴也甜。我喜欢我孙子啊,但我又听说老人带大的孩子思想不开明,没出息,就在儿子提出他们小两口带孩子时候同意了——诶姑娘你不用露出这种脸色,我儿子儿媳可一点没排挤我。说过好几次要把我接到他们身边去,我说你拉倒吧,老骨头一把咳咳咔咔的让你们麻烦照顾不得耽误死你们两口子,况且还影响孙子学习呢。

项目个体嘴角微微上扬,出示手机中照片,照片中显示一少年男性人类实体,该实体立于某滑雪场雪堆上,面带微笑,推测其年龄在13~15岁区间内。实体未表现出显性异常性质,大概率为无异常普通人类。

SCP-CN-1094-1: 怎么样,我孙子,好看吧。我孙子学习也好着呢,姑娘我和你讲,我孙子小学时候,期末考试可就一次没得双百。这孩子聪明,问他什么事他都知道,咱小区有个老尹太太,在他小学一年级时候考他中国那几个朝代的名字,嘿,他全给说出来不打绷儿我跟你讲。

高级研究员梅萱羽:啊,那……确实挺聪明的,先生你是怎么想到上传视频……

[大量与访谈无关的内容,经后期处理已略去]

SCP-CN-1094-1: 可惜啊,一年也见不到几回孙子,知道他学习忙,可是真想让他能多回我这来看看啊,也不知道孙子现在多高了。

项目叹气,固定摄像机观测到项目有眼泪流出。

SCP-CN-1094-1: 我这一辈子,好容易生活有点盼头,就会有一大巴掌扇我脸上,把那些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幸福生活给打没。我不图吉祥如意,我只图平平安安,可这平平安安却也像与我无缘似的。我真腻歪这起起落落的生活了。去年儿子带我去杭州灵隐寺去拜佛,我说就让我安安稳稳地看着孙子长大就行,也不知道这佛祖能不能如我的愿来。

高级研究员梅萱羽欲开口,但并未说出词句,-1个体有意调整状态,试图自沙发上起身。

SCP-CN-1094-1: 怎么说……今天能有姑娘你过来听我这老身子讲这些有的没的,我还感觉挺幸福的。一开始我以为你们有其他的意图,看来是我这脑袋往歪处想了。感谢你们节目组啊,听我讲了半天你们年轻人不稀罕听的。

Dr.Wu:自项目身上进一步获取情报是无意义的。项目对基金会应该有极其模糊的认知,梅子你最好快点用掩盖话术17“政府机关”试探一下项目有无配合收容的意愿。我已经联系绯月特遣队那边,让他们做好战斗准备了,不必担心。

观测到高级研究员梅萱羽在接到命令后有所停顿,显示出一定焦虑情绪,频繁整理头发。

高级研究员梅萱羽:其实……叫我怎么说啊,先生您猜想我的到来另有他意其实也不无道理,我本来是国家政府下属的某保密部门成员,听说冯老师您武功高强异于常人,于是前来调查。日前上头下发文件,聘请武术专家协助国安培养特工人才,因此我这才找上先生您。不过您大可以可以放心,我们部门绝对不会威胁到您的生命和财产安全,请问您是否有意愿和我们走一趟?

观测到SCP-CN-1094-1立于原地不动,沉默,显示出明显的沮丧与紧张情绪。

SCP-CN-1094-1: 想不到是个骗子……姑娘,我这咳嗽没停过一刻钟的老身一个,有什么值得骗的呢?姑且不说钱的问题,姑娘你拿国家作幌子,未免太不地道了些。你走吧,我嘴里说着自己糊涂了,脑袋还清……为什么还不走!你这姑娘,我原本信任你,把你当好人看,现在你竟然跟我说出这些话——为什么还不动弹!信不信我报警告你私闯民宅!

观测到-1个体明显的惊恐情绪,研究员梅萱羽站立于民居客厅空地处不动,左臂有深红色纹路显现。

高级研究员梅萱羽:冯老师您听我解释,可能国家立下这个项目会让很多您这样的老师傅不理解,但您也知道,当今国际局势纷繁复杂,各股势力……

SCP-CN-1094-1: 够了,非得等我把你们那些歪邪心思都说出来你们这群给洋人卖命的才肯把面具摘下来吗!

高级研究员梅萱羽因震惊而略显情绪失控,此时楼下MTF-甲辰-03-5已经根据Dr.Wu的指令放飞了配备“三䂳仑”连射式远程麻醉系统的战术无人机。

高级研究员梅萱羽: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为洋人卖命”这种说辞,自打我干这行起,尚未有任何人对我这么说过。我们吸收招纳武林高手,完全是为了社会的稳定安康,老师您何必相信那些别有用心者的流言蜚语?

SCP-CN-1094-1: 国家是个幌子,别以为这种电信诈骗似的套路能把我唬住。儿时陪我一同练功的密友早在十年前就在私底下聚会时将世上存在搜捕奇人异士的国外组织这事儿告诉我——好家伙,你们可是连打拳练气功的都不放过,厉害!我回他说我这身武功不外露应该就能保自己安全,结果就在武术最火那当儿断了拿一身功夫生财的念想,缩头乌龟缩了十年时间!十年啊十年,当时紧绷的心弦儿可算是松了点,可算觉得那些事不过是老友酒后胡言,拍了个视频学小孙子赚点小钱,没想到却在今个儿把你们本尊招见!

Dr.Wu:基金会存在暴露的稳定性问题日后在进行处理,现在再用掩盖话术已经难以把项目糊弄过去。梅子你直接询问项目配合收容的意愿吧,不过应该没什么希望,做好战斗准备。

高级研究员梅萱羽:老师您和您朋友可能对我们有一些误解,既然您了解到了少部分相关情况,那也没什么向您隐瞒的必要了。我们确实是跨国的异常物品收容组织,宗旨是调查超自然现象及回收科学无法解释的异常物品。先生您的体质以及您掌握的战斗力远超人类理论上身体素质上限的拳法,已经足可被我们判为异常人型个体。希望先生您理解您现在的处境,主动配合收容。我们的人型收容单元经过多次改进,已经相当适合居住,我们将保证您在收容间内不会收到任何生理或心理上的侵害。再一次真诚地,希望您配合我们。

-1个体剧烈喘气,观察到高级研究员梅萱羽左臂处的深红色纹路颜色进一步加深。

SCP-CN-1094-1: 姑娘,可别把我当傻子看,你把那间用来关我的牢房吹得再怎么天花乱坠宽敞亮堂又有什么用呢?我七十岁了,和国家差不多年纪,身体也不好,有什么机会用这对拳头闯出一星半点的事业呢?姑娘先前听我说那么多,也不是不知道我当前的那些状况,我只想安安稳稳的度过这一辈子,看小孙孙长大。姑娘,麻烦你和你那组织网开一面……我求你了好不好!

高级研究员梅萱羽:非常抱歉……收容异常人型是我们的职责,也是我们保护常态与人类的方式。既然您执意拒绝配合收容,那么我们只能采用武力手段了,对不住了先生。

SCP-CN-1094-1转身,意欲自客厅南侧窗户破窗逃跑。大量奇术符文在此时以高级研究员梅萱羽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并迅速覆盖了项目居室超85%的墙面。项目试图破坏窗户时已被符文覆盖的窗户发出红色强光,尝试宣告失败。

SCP-CN-1094-1:什么妖法!你们口口声声说着收容奇人异士,本身岂不是比我还异于常人得多!

居室内除红光以外的其他色光光强迅速减弱至原来二分之一以下,固定摄像机透过客厅南窗观测到天空中出现三个未知的猩红色光源,同一时间居室外部特遣队员配备的摄影设备并未观测到天空出现异常。

高级研究员梅萱羽:整个屋子已经被我施加上了奇术结界,先生不必抵抗。基金会的增援部队随后就会到场,希望您回心转意,主动配合我们的收容工作。

SCP-CN-1094-1:说得冠冕堂皇!你自己就会施展妖术,怎么不把自己关入你那个舒服的收容间里头?

项目个体以超过20m/s的速度冲向高级研究员梅萱羽,梅萱羽的左臂横在胸前,在欲肉教奇术纹路的作用下迅速膨胀为巨大的肌肉-结缔组织复合体,扫向SCP-CN-1094-1。

SCP-CN-1094-1:一群妖人喊着深明大义把刀子举到其他异于常人者的头上……

-1个体避过来自高级研究员梅萱羽左臂的攻击,下蹲闪身自梅萱羽面前,后者右臂紧急格挡项目的攻击,发动波状驱离奇术,退至餐厅,拉开与项目的距离。

SCP-CN-1094-1:……打着人类利益的旗号党同伐异……

项目再度前冲发动攻击,餐厅地面符文频繁闪烁,地板发生形变,在-1个体前进路线上迅速正对项目的斜上方向生长出一骨质尖端。SCP-CN-1094-1向后翻跃躲避,退至客厅地面,骨刺随即收回,高级研究员梅萱羽前进至开阔场地。

SCP-CN-1094-1:……说的可不就是你们!

项目个体保持空翻落地时之姿势,高级研究员梅萱羽将巨大化的左臂举起,砸向项目所处地面。攻击使得项目住所客厅地面瓷砖尽数被摧毁,产生大量烟尘,固定摄像头及高级研究员梅萱羽随身所佩针孔摄像头皆无法捕捉战斗细节。片刻烟尘散去,观测到SCP-CN-1094-1以左手接住攻击,右手制住巨大化手臂的根部。

SCP-CN-1094-1:接!

Dr.Wu:怎么可能——不但正面挡住欲肉奇术增益下梅子的重拳还将其反制——五号你不是说无人机到位了吗?为什么不发射麻醉弹!

SCP-CN-1094-1: 化!

研究员梅萱羽运用奇术使手臂进一步膨大并自其上生成大量骨质尖端,试图使用巨臂本身重力将对方压倒。项目身体主动向下凹陷,局部组织发生形变,同时部分骨骼错位,使身躯以现代生物学无法解释的方式自巨臂重压下滑到攻击范围外。项目在完全脱身后右臂发力,以研究员梅萱羽手臂根部为支点使躯干腾空。

SCP-CN-1094-1:发!

MTF-甲辰-03-5:无人机早就到位了,可是项目一直在和梅子姐近身缠斗……根本没办法瞄准!

高级研究员梅萱羽释放攻击性奇术拦截跃起的SCP-CN-1094-1个体,后者通过锤击天花板反冲加速下落,使奇术攻击未能击中。项目因而到达研究员梅萱羽面前,且用双臂控制住后者巨大化的左臂。研究员梅萱羽尖叫,观测到其面容显著扭曲。项目扭动双臂,将研究员梅萱羽左臂翻转扭曲而折断。

高级研究员梅萱羽:呜啊!

SCP-CN-1094-1:命,都是命,生活一有了盼头就有你们这群狗娘养的就把我摁到地底下!前几次我软下来,现在你们要分开我和我孙子——绝对不可能!这套功夫沉寂了七十年,今个我就要拿它反过来去打命运的巴掌!

Dr.Wu:五号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快发射麻醉弹!六七直接破门增援,你们都在想什么!

项目个体背身,左手手抓住研究员梅萱羽的肩头,右手发力将对方欲肉化的左臂撕离躯体,大量鲜血喷溅。高级研究员梅萱羽因疼痛休克。项目以左手将研究员身体举过背部摔下,右手弯曲发力,将高级研究员梅萱羽沿水平方向以约27m/s的速度击飞。

Dr.Wu:梅子!

客厅南窗被击飞出去的高级研究员梅萱羽击碎,梅萱羽研究员自三楼坠落,重伤。覆盖居室的地板及墙面的奇术结界随之解除。北侧餐厅/厨房窗外配备“三䂳仑”连射式远程麻醉系统的战术无人机悬停,机载“三䂳仑”连射式远程麻醉系统随即开火,十二发麻醉弹头射向项目个体。

SCP-CN-1094-1:费劲巴力拼出来的这份生活,被你们想方设法夺去——什么鸡鸭鹅狗鱼金会,就他妈是宰割我们小老百姓的宴会!

项目挥舞罩于其沙发上的坐毯,将麻醉弹头拦截,“三䂳仑”连射式远程麻醉系统再度装填瞄准,固定摄像机观测到房门外侧有巨大敲击声。

SCP-CN-1094-1:飞机大炮邪门歪道一起上了?真他娘看得起我这老头!

SCP-CN-1094-1个体抓住茶几上先前被其取出的水果刀,向餐厅处窗户加速奔跑。房门在此时被突破,项目无视了突入房内的MTF-甲辰-03-6及MTF-甲辰-03-7,向前掷出水果刀。刀子在“三䂳仑”系统第二次发射前命中无人机的中央控制单元,使其殉爆,项目于同一时间自居室北侧厨房处窗户跃出。

MTF-甲辰-03-6: 报告楼下各警戒单位,项目逃离!重复,项目逃离!

MTF-甲辰-03-2: 大龙和月儿姐8他们照顾摔下来的梅子姐呢,哪来那么多人手!你两个到手的异常抓不住真就俩超级大饭桶——我去那疯老头冲过来了三号开火联放!六七你俩给我滚下来!

1094-1个体出现在MTF-甲辰-03-2随身配备的针孔摄像头检测范围内,MTF-甲辰-03-2,-3迅速对其开火,项目躲闪,向小区西部矮墙处逃离。

MTF-甲辰-03-3: 敌人在开阔场地,简直是活靶子!老二,别错过机会,打!

MTF-甲辰-03-2: 别嚷嚷,三号打准点儿,六七直接绳降下来,老头怕子弹,我们需要密集火力!

枪响,观察到项目并未回头却依然可对子弹进行躲避,推测其可由声音推定子弹方位。MTF-甲辰-03-6、MTF-甲辰-03-7紧急在民居窗台固定锚点,垂下尼龙绳滑至地面。MTF-甲辰-03-7利用枪载小型榴弹发射器向项目逃跑方向发射震爆弹。

MTF-甲辰-03-7: 闭眼!

震爆弹爆炸,发出强光及巨响,项目侧向翻滚,成功避免了由闪光导致的短暂失明。但可明显观测到目标开始以目测方式躲避子弹,推测其听觉系统已经受损,其移动速度随之进一步减缓。

SCP-CN-1094-1:我只想陪陪我的孙子,碍到你们哪条腿儿伸开了!天天抓这个捕那个,稍微特殊一点就变成奇人异士蹲你们的号子,你们可曾把我当过人看!

项目突然加速并以未知手段跳跃,并以高速于空中滑翔,试图直接翻跃小区西部矮墙。因其速度过快导致特遣队员难以有效瞄准,且MTF-甲辰-03-2、MTF-甲辰-03-3的弹匣皆已经打空。

MTF-甲辰-03-2: 完蛋!这都能让他跑了!

西墙处传来枪响,项目中弹坠地。MTF-甲辰-03-8驾驶基金会属装甲车紧急停靠于侧矮墙处,MTF-甲辰-03-4操纵车载机枪,击中项目左肩及双腿,瘫痪其行动能力。

MTF-甲辰-03-4: 根据基金会异常管理守则,人型异常从来就不应被当作人类看待,异常先生。

MTF-甲辰-03-2: 老东西被四儿姐打残了,你们快给他围上,别再给他溜了!

SCP-CN-1094-1爬起,侧身大笑。乌云浓密,天空中有雷声。

SCP-CN-1094-1: 小子你犯不上喊那么大声!我溜不掉!我也不忙着跑了,就算离了这小区,我能跑到哪儿去呢?你们有枪,有装甲车和无人机,还有会妖法的术士——肯定还有比我说的那些厉害百倍的玩意儿。我跑了,你们就抓住我儿子一家三口,到时候我不还是得束手就擒?这辈子过不上好日子是命,被你们给抓着也是命,命,都是命啊!

MTF-甲辰-03-3: 老头儿说什么胡话!二哥,联系大龙那边,问问梅子姐伤怎么样了——你个老鬼给我起来!押上车啊你们给他!

SCP-CN-1094-1: 都没变,都没变。人啊物啊换了个名字本质上一点儿都没变。五十多年前红小将们怎么对我父亲,五十年后我就怎么被你们斥啰。自己的人型都快没了,却说别人不值得当人类看待,车上这姑娘你嘴也忒毒了些。别,别用枪指着我——你们要把我抓住又不是要把我打死。我只是感慨啊,发生在我身上这些破烂事儿都是一个个轮回,生活根本没地儿保卫,只能活着——只能活着!

MTF-甲辰-03-3欲以脚踢打项目,被MTF-甲辰-03-7阻止。雨势加大,项目面容痛苦,无法分辨其是否在哭泣。

SCP-CN-1094-1: 当年我下乡插队的时候,狼跑进田里。我们二十多个下乡青年,拿着镰刀铁耙大火把,就在地里抓那个狼。狼本来就是离了群,迷路才出了林子下了田,一看到我们大队人马过来,连忙逃跑。可它哪里跑得远啊,到了林子边上,早有另一队人守着,一枪,结果了。

SCP-CN-1094-1: 当时我只觉得热闹,现在一想,我这一辈子不就是那狼吗。一嘴尖牙和一身功夫有什么区别,都一样的毫无方向四处乱撞,一样的被人围追堵截,落到别人手里还给冷嘲热讽两句……啊,还有一样的不被当人。

SCP-CN-1094-1:命运这东西坏呀,每次在我生活逐渐变好的时候,都能给我扇上一巴掌。只是这次巴掌扇得重啦,把我最珍贵的东西扇没啦。你说我从小练功,这功夫怎么从来不能供我在命运面前防身呢?算啦,我也老了,无所谓啦,被你们关到死又能怎么样呢,被当成动物看又能怎么样呢?武术协会那群人天天说着死也不能让功夫失传了,我对这功夫可一点感情都没有!这就是一诅咒……我这一辈子可让它毁完啦!

MTF-甲辰-03-2:和大龙那边联系了,梅子姐没什么大碍,欲肉教的改造牛嗷,断了胳膊从三楼摔下来血这就止住了。这雨越下越大,咱也用不着等他们把梅子姐抬过来了,开车去接吧。

MTF-甲辰-03-3:听到没!滚车上去!

天空中雷声加大,SCP-CN-1094-1缓慢起身,MTF-甲辰-03-3于其身后催促。项目双手背后,向车辆跛行而去。可观测到其腿部枪伤已停止流血。

雨势进一步加大,队员交谈声音被雨声掩盖,可模糊听到-1个体低声哼唱70年代风格的曲调。摄像机关闭。

SCP-CN-1094-1:命,都是命,生下来就这样的命啊……

雨声,交谈声,车门关闭声,汽车引擎发动声。

[记录结束]

行动过后,SCP-CN-1094-1已自愿被收容于Site-CN-95,特殊收容措施被改进为当前版本。SCP-CN-1094-1的家人已被妥善安置并植入项目已于2016年因车祸死亡的虚假记忆。

基金会属特型演员将在视频网站上扮演-1个体并承认武术动作为后期合成所致,进而达到以最小成本控制舆论的目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