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095
评分: +22+x

项目编号:SCP-CN-1095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095-a的活动海域内需保持至少有2条基金会管辖下的反捕鲸船活动。一艘装备有基本武装的基金会标准科研船需24小时监视SCP-CN-1095-a个体的位置和观察研究每个个体的行为。若出现SCP-CN-1095-a个体重伤或死亡的情况,该科研船必须立即进行救援措施或回收尸体。

每年的2月15日,以SCP-CN-1095-a聚集地为中心的半径50km的海域需以科研名义禁止任何非基金会人员和设备的进入,该日内所有SCP-CN-1095-a个体的行为都需要被严格记录。任何可能有关SCP-CN-1095的进入公众视野的信息都需要以标准掩盖故事“编造童话”进行掩饰。

任何可能对SCP-CN-1095造成伤害或影响科研船只与SCP-CN-1095-a当前友好关系的实验需要1名以上拥有4级权限的人员批准并严格记录。

描述:SCP-CN-1095-a是由9只7只6只5只4只3只2只座头鲸未知亚种组成的鲸群,根据年龄顺序编为SCP-CN-1095-a-1至SCP-CN-1095-a-9。SCP-CN-1095-a是一只雌性座头鲸未知亚种,体长12.7米体重21吨。该亚种在外表上与普通座头鲸无明显差别,在行为表现上比普通座头鲸社会性更强且拥有目前尚未能完全解读的鲸群内交流语言。对已死亡个体的研究表明,与普通座头鲸大脑对比,该亚种大脑更发达且更近似人类,当前推测这种大脑使该亚种拥有高级的认知能力和记忆力,并可能于该亚种更倾向于浮出水面这一行为有关。目前,没有发现除SCP-CN-1095-a外的该种类座头鲸亚种个体。

SCP-CN-1095-b是一条推测已有至少一百年以上历史且重度破损的无异常小型船只。该船只上保存有一具自然死亡的男性人类骨骼和经检查无任何异常的上世纪生活用品。SCP-CN-1095-b是一块上世纪小型船只自然损坏沉没后遗留的木板。该木板长七米,因长期浸水而重度腐坏。一只SCP-CN-1095-a个体将始终围绕SCP-CN-1095-b活动,SCP-CN-1095-a会以一种类似排班制度的方式轮流进行该种行为。在洄游时,SCP-CN-1095-a 同样会以此种轮换方式轮流推动SCP-CN-1095-b与其一起进行移动。

每年的2月15日,所有成年SCP-CN-1095-a个体将聚集并同时浮上海面进行一次呼吸行为。随后每个成年个体将以SCP-CN-1095-b为圆心组成一种规则的圆形。最年长的个体将领头以[数据删除] 进行有规律的发声,随后其余个体按照年龄长幼顺序加入其中进行较为同步的发声。该过程类似人类进行奇术释放的吟唱仪式过程,如果该过程不被干预,则会造成在规则圆形圈内的海水以一种规则的水柱形式垂直向上流动。随后SCP-CN-1095-a 个体将轮流尝试通过该水柱向上游动。在当前目击记录中,曾有且仅有过一次SCP-CN-1095-a个体游动至███米高度并最终因水柱破裂而落回海中的情况发生。在光照条件适宜的情况下,水柱破裂时产生的水滴并不会造成普通彩虹,而是会产生一种视觉影响,在肉眼观测下该影响为多个SCP-CN-1095-a个体在空中形成的七彩光谱中游动。水柱的高度和宽度与参与该过程的SCP-CN-1095-a个体数量和平均健康水平成正相关。在仅有一个SCP-CN-1095-a个体参与时,91%的概率仅会造成该个体上空形成一团小型积雨云。

附录1095-1:于SCP-CN-1095-b中回收的残损笔记

我之前路过了冰岛,那里的人叫我Hvalaskoðun,我恳求那里的学者教会我这个词的意思和如何书写这个词。观鲸,是的,我是个观鲸人。比起我的同类,我更愿意用我的一生追随这温柔的朋友。听它们那样孤寂的鲸歌,就好像我也能够沉入冰凉蔚蓝海水之中自由游动。哪怕是骸骨沉于海底呢。我想我也义无反顾。

我想我发现了一些特别的鲸。一开始我以为这是普通的鲸群,毕竟它们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些孩子的交流比其他我观察过的所有鲸都更有秩序,这让我想到家族。这些鲸们经常浮上水面,像是在望着无边遥远的天空。他们已经拥有了大海,难道是在期盼更广大的天际吗。

我跟随鲸群已有几个月之久。如果说有什么是我一辈子都想一直注视着的,那就是它们在水下游动的身影。我总是做梦,梦见我也加入了他们之中,梦见我挥动双臂扭转身体,我的身躯被海水托举,它们围绕在我的身边,我在其中沉沉浮浮。那时我脚下的海水是如此的漆黑,冰凉的水贴着我的脸,鲸的歌声是如此的孤寂,仿佛世界上只有我跟我的同伴,鲸群。那样的记忆是如此的鲜明,我醒来时仍然能感受到游动在沉静的孤独之中的那种触感,当我想要追忆,梦却变得更加模糊。我想我能理解那种巨大的孤独。鲸群还在那里,我不知道我在希冀什么,也许是消失在这一切之中……

夕阳将白天与黑夜分割开,黎明又将黑暗吞下,正如鲸的狩猎。除了海水和鲸歌,我的世界是如此的静谧。我开始难以想象世界上还有另一个地方,人声嘈杂喧嚣,那里没有游动的鲸,也没有小鱼和气泡,只有吵闹、脏污和令人作呕的别的东西。鲸,他们是如此的可爱,我的朋友们。他们的歌声,那样令人悲伤的美妙,我听过一次之后就感到天下没有能够与其媲美的歌声。一种用歌来交流的生灵是多么的美丽,我想我逐渐开始能够理解歌声中的含义。假如有一天,我能成为[无法解读]

我逐渐被鲸群所习惯,这也许意味着它们把我当成了一个自然而然的东西,如同海水,如同鱼虾,如同空气。他们是知道一切的,知道我,知道海洋之外的东西,这如此让我着迷。一条虎鲸在我船边游走,我想它的目标并不是我,但我有幸目睹到它们与虎鲸搏斗。我为此担忧,心惊肉跳,但它们似乎没有受到影响。我想他们最大的敌人就是人类,这让我感到痛苦,我不能够理解。我从未怀念过人类社会。

我不是第一次目睹捕鲸人。那些蓝领的渔民为了钱和家人,我想我无法斥责他们,但我还是感到愤怒,好像他们是要杀害我的家人。我要保护我的朋友们,用尽一切办法。我决意如此。我已经能看到捕鲸船了。

我的船有些地方在漏水。我看上去像个野人,是吗。

我第一次在看到船舱里令人反胃的罐头后还感到了庆幸。我有些虚弱,我没有一点力气了。我感觉我的灵魂在离开肉体。它们在我身边,因此我不感到害怕。

海平面无限的延伸出去。它们今天也没有离开我。我不断幻想我成为了鲸鱼。

我的船缓缓被它们推动,我融入了鲸群之中。我先是不解,又感到了高兴,我希望我的船对这些朋友来说并不沉重。我猜它们希望我加入其中,它们即将开始洄游了,这一点习性跟他们的很多亲戚一样。但我相信他们是在旅行。我不断追索我的记忆,怀想很多年前我也驾驶小船,我在海中迷失,也许那是我的幻想,也许那是我在绝望中出现的幻觉,记忆中一对鲸鱼将我送回。他们的鲸歌,那么的熟悉,我此时才想起,我无数次在梦中寻声而去。我想他们爱我,而从没有哪个人会这样爱我。

一起,永远。这是我单方面的约定。

我并不是孤单一人,我与他们一起旅行了多久呢。我已经无法回忆起,时间对我来说是多么不重要的事情。我是自由的。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我开始拿不起笔了。

我属于鲸群。

对我来说,现在我却又这么地缺乏时间。我还想要更多的时间。

我还想跟他们一起旅行。鲸。

不想现在就停下。

如果死后的灵魂可以自由地跟随他们游动。

我不会后悔。

只是不能再注视着他们的身影。

他们在唱歌。我能听懂。

附录1095-2:

关于将SCP-CN-1095归类为已失效scp的讨论正在进行中。目前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唯一存活至今的SCP-CN-1095-a个体的健康状况非常糟糕,我们无法确定这条孤独的鲸鱼是否真的能够坚持到我们得出结论的那一天。但就我个人而言,我希望它作为目前来看的该亚种的最后一只鲸鱼,不要消失。只有目击过那彩虹中游动的鲸群的人,才能明白这一切的壮观和美。——研究员 B. Azure Grayed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