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16
评分: +7+x

项目编号:SCP-CN-116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16中枢个体SCP-CN-116-4、SCP-CN-116-5应被在口中塞入消音器,并被用不透明头套蒙住头部,安置在一完全封闭病房内。作为标准流程,项目每3小时必须注射标准剂量的特定种类高纯度镇静剂以使其保持睡眠状态,项目的生命体征必须时刻被监视以防止其对当前所使用的镇静剂产生耐药性,一旦发现耐药性上升,应当立即更换镇静剂的种类。非致死剂量的高纯度镇静剂喷雾应在任何时候布置在房间内以防止任意一个SCP-CN-116中枢个体苏醒,镇静剂喷雾种类应被严密验证不会与注射的镇静剂种类产生交叉耐药性。SCP-CN-116中枢个体的营养和水分供应由静脉注射方式执行,标准的急救措施应在任何时候随时待命以防止任意一个SCP-CN-116中枢个体生命体征恶化。

描述:SCP-CN-116-4与SCP-CN-116-5为SCP-CN-116的中枢个体,其是否保持休眠将直接关系到整个地区SCP-CN-116的活动状态。

SCP-CN-116-4为一名亚裔少女,年龄约14岁,身高155cm,体重40kg。在SCP-CN-116-3死亡16天后于████地区被发现并收容。

SCP-CN-116-5为一名亚裔女童,年龄约12岁,身高141cm,体重36kg。在SCP-CN-116-4对高纯度艾司唑仑产生耐药性导致短暂收容失效后于█████地区██市被发现并收容。

SCP-CN-116是一种精神现象,具有高度的传染性。初期感染SCP-CN-116的个体将变得异常乐观,脸上始终维持微笑,对任何事物持积极乐观态度,对陌生人物及事物的友好程度大大提升,会做出把脏污的街头乞丐接到家中当作亲人对待,或轻轻抚摸令常人感到厌恶的蜘蛛、老鼠等动物并试图将其喂养、或无缘无故看好一支实力较差的球队并付钱买该球队赢等行为。该感染阶段通常持续███至███天不等。

当SCP-CN-116进入中期感染阶段,感染个体将无法再感知任何负面感受。诸如亲人去世、被侮辱歧视、失业、被背叛、以至于被拷打等任何行为都无法给感染个体带来痛苦。感染个体会始终面带微笑地接受一切使常人痛苦的事物。该感染阶段通常持续██至███天不等。

当SCP-CN-116进入最终感染阶段,感染个体将会把所有正常的身心痛苦当做积极快乐的体验来对待。并最终以自残的形式死于对这种积极体验的追求。其已知的自残形式包括但不限于刀割、触电、绝食、相互伤害等。

目击记录116-CN-1:
时间:████年██月██日 6:22
地点:██市郊一片空地
事件:一名SCP-CN-116严重感染个体燃起火堆,很从容地走进去,不停自言自语“多么温暖的火……这感觉棒极了……我好开心啊……多烧一会吧多烧一会吧……”,之后死于严重烧伤。

目击记录116-CN-2:
时间:████年██月██日 13:11
地点:██市医院住院部楼顶
事件:一名SCP-CN-116严重感染个体用锐利刀具持续割伤自己的身体,并看着留出的血液自言自语类似“这红色的液体是多么赏心悦目,多挖一挖吧,刀子在身上搅动的感觉也好开心哦……”的内容,之后将伤口越挖越大,流血过多死亡。

目击记录116-CN-3:
时间:████年██月██日 21:32
地点:██市██区的一处高地
事件:一名SCP-CN-116严重感染个体愉快地哼着小调,举着约3米长的自制铁针走进雷雨中,始终对冰冷的雨淋表示赞美,直到被雷电击中身亡。

目击记录116-CN-4:
时间:████年██月██日 16:55
地点:██市██区的一处居民小区车库内
事件:三名SCP-CN-116严重感染个体互相用菜刀、砖头以及等各种武器互相攻击并口头互相赞美,始终认为对方的行为令自己相当满意,直到死亡。

 
部分最终感染阶段的感染个体也会倾向于对其他任何人或物作出一定程度上的伤害行为,并自认为是与其他个体分享积极体验。

SCP-CN-116的传播途径被确定为视觉或听觉传染,目视SCP-CN-116感染个体的笑容或者与其交谈并受其积极情绪影响均有一定可能导致被感染。

SCP-CN-116现象并不会时刻支配感染个体,当SCP-CN-116的中枢个体处于休眠状态时,SCP-CN-116的所有感染特征将被无效化,所有感染个体暂时恢复其原有的正常行为,直至中枢个体苏醒。当中枢个体处于休眠状态时,任何SCP-CN-116感染个体不会对未感染个体产生传染。

收容记录CN-116:早期的观察表明,在每天的夜晚和中午时间段,任何感染阶段的SCP-CN-116感染个体均会恢复正常,并对所造成的的怪异行为表示出符合正常人性质的歉意或恐慌。在[数据删除]之后,SCP-CN-116-1被找到。SCP-CN-116-1是一名亚裔女童,年龄约13岁,身高150cm,体重39kg,体貌特征及身体检查并未发现任何异于常人之处。对任何人的态度均十分友好和顺从。SCP-CN-116-1对SCP-CN-116现象的影响体现在,当SCP-CN-116-1进入睡眠状态时,当地所有SCP-CN-116现象即暂时消失,感染个体全部恢复原有性格,直至SCP-CN-116-1睡醒。SCP-CN-116-1随即被基金会控制。研究员██提议处决SCP-CN-116-1,理由是“如果她睡着了,SCP-CN-116现象的症状和传染就都会停止,那么干脆处决她,让她陷入长眠好了。”

████年██月██日,经████同意,SCP-CN-116-1被处决,所有SCP-CN-116现象停止。但2小时过后,SCP-CN-116现象再度出现,研究员██被处分。

██天后,SCP-CN-116-2被发现。SCP-CN-116-2是一名16岁少女,就读于当地███中学,体貌特征与体检结果亦无异于常人之处。被发现与之前被处决的SCP-CN-116-1具有相同的特性,即当SCP-CN-116-2睡眠时,当地所有的SCP-CN-116现象暂时消失。SCP-CN-116-2随即被基金会收容,并维持标准剂量的地西泮注射,以使其维持睡眠状态。SCP-CN-116现象被停止了61天。

████年██月██日中午11时6分,SCP-CN-116-2苏醒,表示自己已经慢慢适应了注射,█天来只是在装睡,因为“试着保持睡着不动更长的时间是种很有意思的自我挑战,而且针头扎到手腕上感觉好舒服喔。”并表示想出病房逛一逛给大家一个惊喜。安保人员██持枪威胁SCP-CN-116-2躺回去等待研究员前来处理。SCP-CN-116-2用身体顶住了安保人员██的枪口,用礼貌的语言劝说其笑一笑不要害怕,并伸出右手试图为安保人员██擦汗以安抚其紧张情绪。慌乱中枪支走火,SCP-CN-116-2死亡。116分钟后,██地区大量感染个体重新被严重的SCP-CN-116现象所支配。

SCP-CN-116-1与SCP-CN-116-2被███博士定义为“中枢个体”。研究证明,当中枢个体休眠时,SCP-CN-116现象停止支配全部感染个体并停止继续传播。目前初步发现中枢个体与普通的SCP-CN-116感染个体的区别特征在于,中枢个体仅表现为对其他任何人类个体具有母性般的关心和爱护,但对人类以外的其他事物则不表现出爱护特征。中枢个体不具备任何伤害及自残倾向,也不会成为任何SCP-CN-116末期感染者的伤害目标。尽管此特征并不易与初期至中期感染的普通SCP-CN-116个体区分,但从高死亡率的SCP-CN-116严重感染地区幸存者中搜寻中枢个体已被证实具有更大可行性。初步推断,当一个SCP-CN-116中枢个体死亡后的116分钟左右,半径约███公里范围内将重新形成一个SCP-CN-116中枢个体。SCP-CN-116中枢个体对镇静药物将以常人███倍的速度形成耐药性,必须准备多种镇静药物来维持所收容的SCP-CN-116中枢个体始终休眠。

经过严密的[数据删除],对[数据删除]进行了██████的调查,历经16天,在损失了[数据删除]之后,新的中枢个体SCP-CN-116-3被发现并收容。SCP-CN-116-3依然为没有任何特殊特征的学龄女性。SCP-CN-116现象被停止了216天。但因为研究员未做药敏试验,第216天更换的新品种镇静剂在SCP-CN-116-3身上出现严重药物过敏现象。████年██月██日下午15点03分SCP-CN-116-3因抢救无效死亡,116分钟后,██地区大量感染个体重新被严重的SCP-CN-116现象所支配。

████年██月██日,新的中枢个体SCP-CN-116-4被发现并收容。SCP-CN-116现象被停止了1158天。但在████年██月██日SCP-CN-116-4对所注射的镇静剂艾司唑仑短暂产生完全耐药现象。5分钟后苏醒的SCP-CN-116-4被重新控制。但█天后当地零散报告了几起市民梦游敲邻居家门声称梦到了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并很想和邻居分享的事件。███博士推断这可能是SCP-CN-116在缓慢复苏的迹象,并派出特工搜寻新的中枢个体。25天后,新的中枢个体SCP-CN-116-5在距离███公里外的██市被发现并收容,SCP-CN-116现象完全停止。至今未发现新的复苏迹象。对于可能新出现的中枢个体的暗中排查工作也始终在进行,并将男性个体包括在内,已知的5个SCP-CN-116中枢个体全为女性暂不作为SCP-CN-116中枢个体必定为女性的依据。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目前已有的收容措施是绝对稳定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