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210
评分: +210+x





根据监督者议会的命令

以下文件为4/CN-1210级机密。

任何未经4/CN-1210级授权试图访问该文件的行为将被记录,并且查阅者将被处决。



.
.
.
.
.
.
.
身份验证中,请将视线对准图片中心
.
.
.
.
.
.
.

shinto%20SCP.jpg

.
.
.
.
.
.
.
未检测到视线反应,请输入4/CN-1210级安保证书
.
.
.
.
.
.
.
验证通过,初级模因抹杀剂解除
.
.
.
.
.
.
.
欢迎,您正在浏览的是:SCP-CN-1210
.
.
.
.
.
.
.


项目编号:SCP-CN-1210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210-1被收容于日本██县██神社内部,神社伪装成维修状态禁止游客进入。MTF-い-02“执剑巫女”将于收容区域内随时待命。MTF-い-02成员的初步选拔标准包括:

  • 女性。年龄30岁以下者优先。
  • 有武装训练和冷兵器格斗训练经验。
  • 听力健全。

有意加入MTF-い-02的成员将被告知项目的危险性和可能受到的伤害。特遣队成员将每日进行仪式“vairocana”的预演和在完全黑暗中行动和战斗的训练,并在服用W级记忆强化药剂后浏览一次SCP-CN-1210文档。

与SCP-CN-1210-3的联络需每小时进行一次。一旦SCP-CN-1210-3失联,收容区域附近10km范围内的平民应被疏散,且MTF-い-02应立即执行仪式“vairocana”以产生新的SCP-CN-1210-3。新任的SCP-CN-1210-3将立刻成为MTF-い-02的指挥官并负责机动特遣队的日常训练。SCP-CN-1210-3有权根据情况对仪式“vairocana”的执行细节做出调整。

在每天日落之前,SCP-CN-1210-3应在SCP-CN-1210-1附近待命,推荐配备一把冷兵器和一支速射枪械。SCP-CN-1210-3应使用武器攻击从项目内部出现的SCP-CN-1210-A个体直至所有SCP-CN-1210-A个体均被消灭。逃脱的目标应被追击,被目标袭击致死的人类应按照标准人类安葬程序处理。

描述:SCP-CN-1210-1为一只由白桦木制成的长方体匣子,大小约为33cm*22cm*10cm,外表嵌有珍珠装饰。项目被固定于收容设施(██神社)的本殿内,所有试图移动和摧毁项目的尝试均宣告失败。持续观察神社内的建筑和陈设可导致轻微的精神恍惚。在使用了W级记忆强化药剂的情况下,可在设施内发现大量的白色涂绘。

SCP-CN-1210-2为一张放置于SCP-CN-1210-1内的“能面”1面具,面具双眼的部位被两枚钢针替代。历史记录表明SCP-CN-1210-2是由蒐集院制作的仪式道具,用于执行仪式“vairocana”。“vairocana”为一个具有多种神道教元素的复杂仪式,需由5名巫女主持,在日落时开始执行并在次日日出时完成。执行仪式的巫女应分别选拔自伊势神宫,热田神宫,出云大社,严岛神社和东照宫,并在收容地点长期待命,接受来自蒐集院的考察和训练经过层层考验后,每个神社一次只有一名巫女有机会参与仪式2

仪式大体由以下三个要素构成:

  • 对“捉迷藏”游戏的模仿,以及沿一条或多条既定的复杂路线在神社内移动。其目的为尽可能逃离SCP-CN-1210-A,将仪式执行过程中的人员伤亡降至最低。
  • 一段用于祭祀“天照”的“天宇受卖之舞”3。仪式执行时,应将八咫镜4朝向正东方太阳升起处摆放,以模仿众神利用镜子朝向天照大神以吸引她离开屋子,让世间重回光明的传说。其目的为通过具有太阳神要素的仪式,获得对SCP-CN-1210-A造成伤害的能力。
  • 一名执行者将在日出时刻佩戴SCP-CN-1210-2。执行者(编号为SCP-CN-1210-3)将因眼球破损而完全失明,其毛发将在3-5日内变为白色。其目的为通过献祭术者的视力,获得观察和记忆SCP-CN-1210-A的能力。

历史记录表明,SCP-CN-1210-2以及其对应的仪式,均为由蒐集院成员设计用于收容SCP-CN-1210的特别措施。

SCP-CN-1210-A为在每天落日时刻,从SCP-CN-1210-1内部出现的一个或多个不定形实体的总称。所有实体均具有强烈的敌意和攻击性,并倾向于使用伪足和触肢贯穿和撕裂受害者的躯体。所有死者的眼球均因不明原因丢失。

多种试图禁锢和控制SCP-CN-1210-A的尝试均被证明无效。虽然项目具有躲避日光直射的行为倾向,但经过反射的日光(如月光)和人造光不具备同等效果;项目似乎不存在空间意义上的体积,故可无损地穿透任何障碍物(包括实弹武器的攻击)。与此同时,SCP-CN-1210-A具有较强的逆模因性质。SCP-CN-1210-A和被其杀死的受害者,以及与这两者有关的全部信息均无法被记忆和理解;W级记忆强化药剂可抑制这一效果,但所有信息仍将在3小时内被全部遗忘。

SCP-CN-1210-3是有能力长期记忆SCP-CN-1210-A并对其造成伤害的唯一实体。尽管所有的SCP-CN-1210-3均已失明,但她们仍可在视觉上感知到与SCP-CN-1210有关的全部信息和记录。在新的SCP-CN-1210-3产生时,旧的SCP-CN-1210-3(如果存活)将失去其异常性质。

附录:历代SCP-CN-1210-3更替记录(节选):
姓名 在任时间 退任原因 仪式参与人数(含巫女本人)
早季(さき) 1772-1788 [数据丢失] 2人
铃(すず) 1788-1788 死于伤口感染 2人
阳菜(はるな) 1788-1789 [数据丢失] 4人
佳子(かこ) 1789-1816 死于意外伤害 1人
源 美惠 1816-1844 [数据丢失] 5人
晶(あきら) 1844-1850 [数据丢失] 2人
日奉 菊 1850-1877 遇刺身亡5 3人
小林 绚子 1877-1901 死于意外伤害 4人
清水 萤 1901-1945 死于战争6 5人
和田 雪 1945-1949 被罢免 1人
月岛 佳织 1949-1967 [数据丢失] 5人
Margaret·Randall 1967-2003 自然死亡 4人
佐佐木 爱恋 2003-2019 年老退休 5人

附录:历代SCP-CN-1210-3留下的信息:

    • _

    成为巫女的第一件事,便是知晓自己姐妹的死。不,我不是在说我们这些写下留言的前代巫女们全都已经死去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你没有发现吗?历代仪式的执行者之中,总是少了几个。

    仪式的执行需要五位巫女。她们必须每日训练,变得足够灵巧而机警,以确保在怪物出没的长夜里,总有一个能活下来并且完成仪式。而那些消失的人,她们或许曾是你最亲密的同伴;或许就在前一天的夜里,她们为你挡下了致命的一击——但你已经不记得她们了吧。

    如果你现在走出门,或许还能在神社的地面上看见她们横陈的实体,空洞的眼窝下是熟悉而又陌生的笑容,这就是她们在这世上留下的最后一点痕迹。你可以选择在心中永远怀念她们。或者,就此遗忘她们。

      • _

      对不起,前辈,明明已经到这种地步了,我却还是下不了决心。拜殿里到处都是鲜血和尸体,前辈的身上也全都是血,自己的还有敌人的血。我很怕黑,我总感觉在黑夜的阴影里潜伏着猛兽,每天晚上的时候,我都必须点起灯来吓退它们。不,我害怕成为巫女,我害怕失去视力以后无边无际的黑暗。

      我真没用呢,明明除了我以外,就没有合适的人了。

      “前辈,失明的世界是怎么样的?”我这样问,因为我感觉容我犹豫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她让我低下头,然后闭上眼睛。“你看到了什么,绚子?”我仔细地感受着透过眼皮的朦胧光线,还有眼球上传来的压力和血管脉动的感觉。“一片黑暗”我摇了摇头,一副不懂的样子。“不要害怕,因为这并非黑暗的尽头,”前辈抚摸着我的脸颊“当你闭合你第二层眼睑的时候,你会看到光。”

      谢谢你,前辈。我做到了。我想我看到光了。

        • _

        我不得不特别提一下绚子的事情。天赋的好运教她在与怪物的死斗中存活,却没能保护她免于意外的灾难。她走路太急,从台阶上摔下来……当我找到她的时候,她的胸口正插在盆栽的支架上,眼看就已经不行了。

        眼部感染,战斗,意外伤害,巫女常常会死于各式各样的原因。如果把时间拉到一二百年前,这个清单上还要添加许多项,变成长长的一列。

        我必须得我的后辈们做点什么。于是我撤掉了神社里所有的锐器,然后开始绘画。我要让每一面墙,每一样家具上都画满怪物的肖像。这样的话,巫女便能通过自身独特的感知力辨认这些物体的轮廓,再也不会磕碰上去了。

        这或许会花上我十年二十年甚至是更多的时间。但我相信这一切都是有价值的。

          • _

          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为什么啊?

          我每天都能听到飞机划破天空的声音。有时候我会想象,

          那些座舱里的面孔到底是什么样的。

          呐,ほたる,你能听见吗?塌掉的鸟居已经被我修好了哦。我在上面画满了神明的图案,就像你当年做的那样……

          你能看见吗,我用白纱盖住了你的脸,我将你放在盛满樱花的木盒子里……你能感觉到吗?

          我又要见那个无名的家伙了,它朝我伸出了好多好多只手,或许它只是太孤单了吧?

          呐,我叫雪,Yu-ki,在我出生的那一天,下了好大好大一场雪……我很孤单,就像你一样,从来都是一个人……

          但又有人说,天上又开始下雪了,是黑色的雪,纷纷扬扬,无休无止的大雪……

          呐,为什么不接过我的手?为什么?因为我是坏人所以要杀死我吗?是呀,是呐,我果然是坏人吗……

            • _

            GOC的那些人来了,他们带来了枪支,火焰喷射器和抗遗忘药物。前一任的巫女因为太过软弱拒绝配合实验而被废黜。那些人承诺动用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的技术来治好她的眼睛,并且他们真的做到了——这让我真切地萌生出了一丝从这可怖恶神之中解脱出来的希望。他们士气高昂,装备精锐;当他们将子弹上膛的时候,清脆的响声宛如一阵密集的雨点。

            不,我不应该过多地褒奖他们。他们的子弹只是穿了过去,然后怪物被激怒了。它把他们撕了开,它把他们撕了开,然后太阳从东方升起。幸存的士兵用颤抖的声音咒骂着,我却提起木剑走进阴影,把剑插进怪物的头。然后过了三个小时——仅仅过了三个小时。恐惧和愤怒从他们的脸上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困惑和遗忘。当他们再次提起枪,四处寻找怪物的时候,我喝止了他们。

            蒐集院终于还是被并入了基金会,福利比我想象中的好。我在夏日祭上碰见了雪。雪看上去很欢快,穿着浴衣和她的新朋友们一起嬉闹。她大约丢失了几年,或是十几年的记忆,似乎也不记得我了。多少有些怀念她。

              • _

              我在神社外一公里多的地方建了一座墓地。路标被我做了记号,顺着走下去就到了。

              那里埋着历代巫女和受害者们的尸体,有男人女人老人和孩子。如果你运气足够好的话,说不定还会亲手葬下我的尸体。它们粗糙干瘪却毫无腐烂的迹象,因为连蚊虫都将它们遗弃而细菌将它们遗忘。附近的居民会问我,为什么家里会有多余的碗筷和婴儿的摇篮,从没结过婚的男人又为何会有亲生的孩子。

              好消息是尸体已经不再增加了,因为我们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资源来加固收容措施。坏消息是我却根本没法回答他们。因为其实我是个美国人,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当一名巫女啊。

              我总不能回答说,那是你遗忘掉的亲人,他们已经得了主的救赎,升入天堂什么的吧。这太奇怪了。

                • _

                这不是你第一次阅读这篇文档。或许你关于这一切的记忆早已流失殆尽,但我可不会就这么遗忘。你们是我亲眼看大的孩子,数十年如一日的训练早已深深地烙印在了你的脑海深处,再强烈的逆模因也无法夺走属于你的这份本能。

                我们要感谢这个时代,让异常的收容能在周密的程序和重重的保护之下执行。得益于长期的训练和冲锋枪的配备,自我上任直至今天为止,SCP-CN-1210还未发生过哪怕一次收容失效。

                这是你第16013次浏览本文档。不要担心,不要害怕,因为你已经准备好了。













  • keter
  • scp
  • 容器
  • 宗教
  • 仪式性
  • 不可摧毁
  • scp基金会
  • 蒐集院
  • 逆模因
  • 无形
  • 敌意
  • 掠食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