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213
rating: +27+x



根据监督者议会的命令
以下文件描述了一具有次生异常的地点类异常威胁,为3/CN-1213级机密。
禁止未授权的访问。
CN-1213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1213
等级等級3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secondary-clas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keneq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警告

%E6%9D%91%E8%90%BD

SCP-CN-1213。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213目前被保持原地收容,收容工作由Site-CN-261负责。尽管在5年内该项目将自我无效化,前哨站仍需保持观测警戒。应将该项目由地图上抹除,并以疫病管控为由禁止平民进入。不少于2名基金会特工应伪装成政府工作人员进入该项目进入巡查。不应与SCP-CN-1213-1开展任何交谈。

SCP-CN-1213-2应被持续监测,广播站内工作人员应被替换为伪装后的基金会特工。其播报的每1则异常内容均应被记录于数据库。伪装成清洁工的基金会特工应在每日早晨和傍晚对该项目进行搜查,以回收出现的SCP-CN-1213-3。

更新收容措施:驻扎于SCP-CN-1213的特工应每月轮换,轮换的特工应首先进行心理评估。禁止特工进入SCP-CN-1213。

%E5%B0%8F%E5%B1%8B

SCP-CN-1213内部一住宅。

更新收容措施:已用铁丝网将SCP-CN-1213与外界隔离。任何试图进入SCP-CN-1213的人员,应被实施4级镇静措施。若该人员为基金会工作人员,则需要立即进行轮换和评估。

描述:SCP-CN-1213为一位于天海市郊区的一异常村落,占地面积约1.3公顷,人口为73人。该项目内部包括耕地,占地面积约0.5公顷;46座私人住宅;1座村委会办公用砖房;1座广播站水泥制房;25座电线杆及喇叭与电线1;4条主要土制道路;约40条次要土制或石制道路,大多数通向私人住宅。尽管无人对其进行定期维修,上述建筑物使用状况仍然均为良好。该项目的主要异常为其本身与SCP-CN-1213-1正在缓缓消失,这种现象主要体现于个体逐渐变得透明。唯一影响该作用的因素为个体于2010/10/7时2的年龄。

下表为不同类型的个体受该异常影响的时间差异以及受该异常影响后的表现。“表现”一栏均为在SCP-CN-1213研究团队举行的访谈中由SCP-CN-1213-1个体本人描述,有待确认是否准确或是存在故意隐瞒的现象。

年龄 彻底无效化耗费的时间(预估) 表现
10岁以下 50年 正常生活,无异常变化
10岁(含)~20岁 37年 焦躁,发怒
20岁(含)~30岁 24年 焦躁或是遗憾,开始使用大部分时间独处
30岁(含)~45岁 10年 疑惑,除此之外均在正常生活
45岁(含)~60岁 1年 正常生活,无异常变化
(住宅)N/A 25年 抗损害能力有显著提升

对象在变透明的过程中整体体积大小不会发生改变。据对象本人描述,其不会感到不适,而是会感到舒畅,且该感受会随着无效化程度加深而愈发明显。目前确信无任何措施可阻止该影响发生。

SCP-CN-1213-1为SCP-CN-1213内部住民的统称。除其正在如前文所述的异常外,无其余明显异常。

SCP-CN-1213-2为SCP-CN-1213内部广播站及所有喇叭的总称。其本身可以正常使用。每隔一段时间3其会用一男性机械音自动播出一段随机中文内容或非人声,例如雨声。播出中文内容时机械男声会根据语境调整语气。目前基金会仍未知晓这些内容与SCP-CN-1213的关联以及其来源。

SCP-CN-1213-3为会因未知原因随机出现于SCP-CN-1213内的人类尸体的统称。SCP-CN-1213-3没有固定特征,且并非真实存在的人员。该个体在出现于SCP-CN-1213后也会受SCP-CN-1213的异常影响,即逐渐消失。该过程一般持续10~15分钟。经询问,SCP-CN-1213-1早已知晓SCP-CN-1213-3的存在。

更新描述:当人员长期4停留于SCP-CN-1213,其可能会受到一定的精神影响。更多实验仍在进行中。

更新描述:人员会误认为SCP-CN-1213-3为自己所熟悉的[编辑未完成,已强制退出。]

更新描述:当人员长期停留于SCP-CN-1213,其会受到一定的精神影响,具体表现为试图强行进入SCP-CN-1213。一般情况下,个体不会在与外界的接触中表露出该欲望。

SCP-CN-1213-2播出内容节选

喂?有人在听吗?我不确定这能不能——靠,断线了吗?喂?听得见吗?这里出现了血——还有一些不知道啥玩意的东西,我觉得那是一个人,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喂?没人听吗?喂?喂?we——


腐烂——天,它在爬吗?


你的手?Jack?你的手?我发誓它越来越透——


(29秒的纯雨声。)


我见到鬼了。我就这么告诉你吧,我他妈的见到鬼了!我从正门出去,左转,一具尸体!他妈的一具尸体躺在路上!没有血,没有刀子——但是它就是死了!苍蝇围在上面使劲转,都快发疯了,你明白吗?回头又是一具尸体!最恐怖的是,那些尸体的脸,我总觉得——嗯?不对,你人——


很安静的嘛。


雨下的很大,你还是先不要走了。就在我们家住一晚吧。虽然我明白你还需要——但是没人会发现的,你放心。


(27秒的蜂鸣。)


你他妈绝对是疯了。你疯了!你疯了!我真他妈不知——你彻底疯了。我不明白有必要吗?把人这样子——你不如直接杀了痛快。你疯了。非要搞这么麻烦吗?啊?明明都知道完事后你我都捞不到钱,你何必这样,我是说——操,别——你疯——


(1秒的相机拍摄时的咔嚓声。)


是警察局吗?是——啊,我要报案,我的妻子她在我眼皮子底下消失了!什么?不是失踪!我该怎么描述——你看过水蒸气慢慢挥发吗?


但是故事快结局了啊。这只是一个轮回,一个圈套另一个圈罢了,我以为你知道的。那些人你都认识。你记起来了吗?


(88秒的尖叫声。)

回收到的信息

以下信息来自于派遣于SCP-CN-1213的Angus J. Smith的日记。

2011.4.3

第一天到这个鬼地方来。看起来很冷清?

还没有正式进入[一个表示右的涂鸦]。如果在里面遇到什么巨大怪物之类的是不是会老掉牙啊?

是真的很冷清。一整天下来没有任何人往这边来。从外面不太能看得清里面的人在干什么。我猜他们都是在正常耕地啊那些,就像农民一样什么的…

没啥好说的了反正?晚安?[一个表示月亮的涂鸦]


2011.4.5

今天正式进去了。路是用土和石头做的,四周都是些树啊…房子啊那些,如果那些房子不是有些透明的话,我会纳闷为什么要到这种旅游胜地来——但是为什么那些树没有受到相同的异常影响呢?如果离得这么近的话。[一个表示思考的涂鸦]

先从正门进去,然后沿着大路往下走,到第一个路口左拐,周围是一些耕地。继续直走,到另一个路口再左拐,直走(周围是草丛、房屋、一些通往房屋的小道),继续左拐直走就回到了出口——大概是一个口字型结构?下次可能会考虑画一个俯瞰图(草图)之类的?

路上遇到了一些-1。透明的人总让我有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2011.4.9

说起来我发现那些-1都有些…害怕?他们在怕些什么呢?怕自己哪一天就突然消失掉了吗?

现在…倒还没有突然消失的记录呢…但是异常嘛,谁也说不准啊。


2011.4.15

咦,这都十多天了吗?

可能是太无聊了导致我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之类的吧…头有点痛,先这样了。


2011.4.19

今天进1213的时候正好碰上了-2自动播音频…不得不说,这个村子的广播系统很全面啊…我在一条小道上都能清晰地听到内容呢——好像是一起…报案?那个机械的声音说得也太像人声了吧…完全就是身临其境的感觉。

回来的时候正好好奇就查了一下-2播的内容的合集,分一下类大概是:

  • 报案;
  • 纯声音;
  • 一些私人对话,意义不明。

还有就是声音这么大,照理说在村外是听得到的,但是在村外真是完全听不到,只有一些噪音。这是异常的一部分吗?P. S. 头痛加剧了,是不是这个导致了我的耳鸣?明天得请一天假去开一点药。


2011.4.30

这药不见效果啊。而且我发现了规律,每当进入1213的时候,耳鸣就会加重,几乎听不清其他人在说什么。这会不会是1213的影响?但我怀疑一个村子能对人造成这种影响吗?

再等一段时间再报上去,我猜就算报上去他们也不会当回事。我的搭档似乎都没这种问题。我怎么这么多事。[一个表示微笑的涂鸦]


2011.5.10

今天我巡逻快完的时候,我脑子里莫名其妙地闪过一个念头,我不应该离开1213。然后…然后我也记不太清了(?)只记得我的搭档跑过来在口罩底下说:“你没事吧?出了什么问题吗?”我当时到底怎么了?[未知液体痕迹]

还有,我…我怎么回答的来着?

妈的,怎么回事?怎么感觉…我明明都记得但是写不出来?

[未知液体痕迹]头又开始痛了。

这真的是异常影响,操,明天我就得报上去。我怀疑我明天还能不能报上去——我怀疑我会记不起来。我得把这篇日记挂起来,挂到墙上——显眼的地方都行吧哎。


2011.5.15

[未知液体痕迹]情况好些了,我指的是不再头痛了,耳鸣也减弱了——但是我最近一直想着进入1213,每次巡逻时更多的念头也不在确认是不是存在异常上,而是一种…快感(?)在1213里面时我什么也不知道,但每次我出来时我才会意识到刚刚我又陷入了异常之中。

妈的妈的妈的妈的妈的。

我上报的申请什么时候才能批下来。这都5天了。[一个表示不耐烦的涂鸦]


2011.5.30

今天的巡逻我看到了一具-3。[未知液体痕迹]有问题。

我的申请一直显示上报失败?

有问题。有问题。我快疯了。别别别。我需要一点一点药。一切正常。只是我敏感——别说了。

我。我需要休息。


2011.6.1

[未知液体痕迹]我放弃了。[未知液体痕迹]


2011.6.7

我愈发想要进入那座村子。

这是幻觉吗?

我看到那些尸体,每一张脸我都认识。它们是我的亲人,或是朋友,[未知液体痕迹]或是同事。它们被草草埋进火葬坑里。一把火烧掉了。

我看见有一些尸体甚至等不到火葬,它们直接消失,消散进空气里。

它们在呼唤我回去。

我需要回去。

我早该想起来的——它们在呼唤我——我需要回去回去回去回去回去回去回去回去回去回去回去回去回去回去回去回去回去回去[未知液体痕迹]回去回去回去回去回去回去回去回去回去。

我不相信你。


2011.6.9

为什么我所熟悉的每一个人,都在死去。都在失去温度。都在流血。都在。

都在变成尸体。

都在变成我们所呼吸的空气。


2011.7.4

村子里没有河。下雨的时候,村民们都会出来用水缸接水。

我无法忘记。

那些尸体上没有伤痕。他们是怎么死的?他们怎么会死的?我需要行动。我需要回去我需要回去我需要回去我需要回去。

他妈的,我疯了。我需要。

我需要镇静。杀了我,快。模因。1-6-3-8-4-0-0-5-0-4-3-6-2,反制代码。明白。好。我。我看见人们在我眼前慢慢消失。他们在变透明。他们在变成气。

我需要回去。


我要把它们找回。我要踏上回家的路。我要把它们救回。[未知液体痕迹]


[接下来的内容为长达14页的空白以及2页的无意义涂鸦,已删节。]

访谈记录

此为由Kearns K. Ray对Angus J. Smith为确认人员受影响后的症状而于Site-CN-261进行的访谈。

[记录开始。]

Kearns K. Ray:录音机开启了吗?好,特工Angus Jacob Smith,可以听见吗?

Angus J. Smith:这里是…?

Kearns K. Ray:Site-CN-261,3级人形异常收容室。你工作于Site-CN-261,你原本是这里的3级特工。今天找你来是为了询问SCP-CN-1213相关信息。据我们所知,你于执行SCP-CN-1213监守任务时遭到了模因影响。接下来会向你提5个问题,请如实回答。明白了吗?

沉默。

Kearns K. Ray:如果你继续保持沉默,我们会考虑是否将你直接带离,在服用镇静剂后再次接受我的提问。

沉默。

Kearns K. Ray:我再次重复——

Angus J. Smith:我需要回去。

Kearns K. Ray:抱歉?

Angus J. Smith:我需要回去。你不明白?所有的人我都认识。它们不应该离开。我不应该离开。我需要——

Kearns K. Ray:镇静。

拍桌子声。

Angus J. Smith:——回去。把它们找回来,找回来,找回来。然后一切都会结束一切都可以结束我原本这么认为但是一切开始失去颜色我——

Kearns K. Ray:保持镇静,Smith!

Angus J. Smith:——不能呼吸了。

Kearns K. Ray:你失去了理智。下面是第一个问题:你是如何被影响的?你有没有进行一些私人的与SCP-CN-1213相关的行为,而有可能这些行为招致了你被影响?

Angus J. Smith:我不能离开。我不能离开!我——

重物钝击声。吸气声。不耐烦的敲桌子声。

Kearns K. Ray:回答。

沉默。

Angus J. Smith:我回答,我回答。但是让我回去。

Kearns K. Ray:嗯…如果你如实回答,我们会考虑。

Angus J. Smith:好。好。

沉默。

Angus J. Smith:没有。没有。我不认为有…我记不起来了。

在纸上记录的沙沙声。

Kearns K. Ray:第二个问题,你感受如何?你有没有感到疼痛?你能否正常活动——换言之你的四肢、身体部位有没有受到异常影响?

Angus J. Smith:我——我认为没有。我只是需要回去。我需要回去。其他的…我不知道。

Kearns K. Ray:你不知道?是不记得了,还是其他情况致使你无法将它表达出?

Angus J. Smith:我想得起来。我只是无法忘记。它永远无法从我的脑海里散去,你明白吗?它在流血。但是一个想法…不,是一段记忆,是不可能流血的啊。

沉默。

Kearns K. Ray:老实说,我不明白。进一步说明,如果可以。

沉默。在纸上记录的沙沙声。叹息声。

Kearns K. Ray:下一个问题,据我们所知你成功的进入了SCP-CN-1213,随后你在那其中做了什么?你没有出现在监控里,这是故意的吗?你作为派遣于该处的特工,你显然知晓监控分布位置。你为什么会考虑到这些?

Angus J. Smith:是我的大脑在指挥我。我只是在奔跑。我在水里看见我的倒影——我在笑。然后我拐过弯,是死胡同,但是一具尸体出现了——我认识它,它站起来,然后——

沉默。

Angus J. Smith:然后…

沉默。

Angus J. Smith:我应该知道。我应该知道的啊。我不明白。

Kearns K. Ray:这是什么意思?

Angus J. Smith:这——好吧,这——我…我不能解释。

沉默。在纸上记录的沙沙声。

Kearns K. Ray:第四个问——

重物钝击声。

Kearns K. Ray:你——

Angus J. Smith:不,你不会——你们不会让我回去的。不行。不行!

重物钝击声。枪击声。玻璃碎裂声。呻吟声。

Kearns K. Ray:安保!

连续的枪击声。咒骂声。高声尖叫声。

Kearns K. Ray:把他带走。带到…带到3级人形异常束缚室那边,联系药物部那边,开点镇静药,还有抵御模因的那些,以及找到1213的负责人,把他叫过来。快去!

[记录结束。]

探索结果

以下为对SCP-CN-1213进行了进一步探索后发现的异常情况5

  • 位于各路口处的多处血迹,新旧不一,最早的血迹推测可追溯至4个月前;
  • 多处住宅墙壁具有毁坏过的痕迹;
  • SCP-CN-1213-2上出现水痕,但SCP-CN-1213内自被发现以来未曾下过雨;
  • 凭空出现在一路口处的天文望远镜,可以正常使用;
  • SCP-CN-1213-1均闭门不出,且SCP-CN-1213内除特遣队发出的声音外无任何声音;
  • 多处电线遭到损坏,损坏处附近具有鸟类爪印;
  • 多处住宅墙壁上使用红色颜料写有“不应该消失”;
  • 多处住宅窗户被打碎;
  • 1条主要道路塌陷,经检查后确认为人为;
  • 草丛中有焚烧过的痕迹。

目前尚不能确认上述发现与该项目的异常有何关联,值得注意的是,参与了上述探索任务的6名特遣队成员中有4人受到了异常影响,但症状不明显。剩余2名特遣队成员分别因任务需要在5天前和7天前进行了C级和B级记忆删除。

文件更新

2011/10/3日,派遣至SCP-CN-1213的特工以及观测站被发现具有与SCP-CN-1213同样的异常性质。目前所有受影响个体已均被带回Site-CN-261以进行进一步研究,受影响建筑被摧毁。值得注意的是,在摧毁建筑时,80%的参与人员报告称头部疼痛。在完全摧毁受影响观测站后,该状况有所减轻。但次日,这些人员身上也出现了与SCP-CN-1213同样的异常性质。基金会正在调查造成该现象的原因中。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