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213
评分: +3+x

项目编号:SCP-CN-1213

项目等级:Euclid Safe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被发现的SCP-CN-1213目前均收容于基金会位于中国南京安全区内的临时站点Site-CH-05,B2-次要异常物品储存区内。安保收容程序依照该区常规程序实施。待当地政治情况稳定后,需转移至美国本部另行研究。对可能制造了SCP-CN-1213的异常个体,POI-9322的追查/收容工作当前由站点安保副主管Dr.███████负责。如遇因本地冲突导致可能威胁站点安全的突发情况,在应对期间,如有必要,持有2级及以上权限的基金会成员可以依据1213-CJII程序食用SCP-CN-1213以帮助行动。

当前剩余的SCP-CN-1213均收容于Site-CN-25的次要异常物品储存区内,对项目的存取及实验应用需征得至少2名2级人员的书面许可。如非特别实验目的,基金会员工禁止食用SCP-CN-1213。

描述:SCP-CN-1213是共233袋净重在422克至1250克之间的异常袋装大米。截止收容为止,所有的SCP-CN-1213均未出现可探测到的霉变或生虫等不良迹象。小剂量喂食动物实验亦未见有不良反应。SCP-CN-1213是共记的异常大米。截止文件更新为止,仅有约2.4%的SCP-CN-1213出现了可观察到的霉变或生虫等不良迹象1。尽管推定的SCP-CN-1213出产时间最早可追溯至1903年。

SCP-CN-1213的实际制造者未知,但基金会认为与相关组织[数据删除]之成员POI-9322存在重要关系。对后者的追查工作正在进行当中。POI-9322目前失踪,并再未暴露于基金会情报网中,推测对方大概率已经死亡,追查工作转入次要优先度。

SCP-CN-1213的异常性质在于,当一个标准人类个体以符合程序1213-CJII的方式食用了项目之后,将会于一定时间内获得一定程度的异常性质(此类个体下称SCP-CN-1213-A)这包括不限于:

●SCP-CN-1213-A的耐力、力量、速度、协调性、反应力等身体素质得到大幅提升,一般为普通人的1.3-2.4倍;
●SCP-CN-1213-A的逻辑思维能力与沟通能力得到显著提升,这可以表现为(包括但不限于)极强的反侦察技巧、可以使用多种语言交流2、善于快速使用周边材料制作精巧物品(例如土制炸弹)。
●SCP-CN-1213-A对极端环境的耐受性得到较大提升,包括不限于低温、高温、缺氧以及██;
●SCP-CN-1213-A对进食、睡眠、排泄等常规生理需求的需求度降低,甚至可以连续二十小时完全不进行上述活动,此类极端案例,在SCP-CN-1213的异常效应结束之后,往往都产生了较为严重的不可逆性生理损伤,个别案例甚至出现猝死;
●对SCP-CN-1213-A的进行的有意识的敌意性攻击均被转移为由施行者承担,此异常效应未见有明显的不良反应3

SCP-CN-1213的异常效应,正如上文所说,是非永久性的,一般在服用后的24-72小时内消失。结合对SCP-CN-1213的发现历史及相关研究推断,该异常系由相关组织███成员于1937年临时开发,以达成在第二次中日战争期间拯救当地平民/抵御日本军队的目的。

基金会第一次注意到SCP-CN-1213与SCP-CN-1213-A是于1938年█月█日,当时基金会同时在远东华东地区日军与IJAMEA(大日本帝国异常事物调查局)的通讯频道/间谍报告信息中截获了“在南京及周边地区、遭遇国民党异常部队抵抗”以及“支那异常门派███已介入本次战争”等的内容,由于这些讯息与基金会掌握的已知情报不符4,故很快引起了基金会驻远东地区观察员们的注意,在排除掉通讯经过二次加密/日方已获悉通讯泄密故散播假情报等可能后,当地基金会员工确认了这是一起由███成员引起的目的未知的异常事件。随后,基金会位于中国南京使馆区的临时站点Site-CH-055确认了南京当地民间流传的“吃了以后就能不怕日本鬼子的米”“道爷给的救济神粮”等传言属实,并发现了一名带有一定逆模因效应6的,不定期派发SCP-CN-1213的异常人员(被编为POI-1892)。由于基金会所处的环境限制(尤其是IJAMEA的“负号部队”和“妖怪大队”对对方的追捕以及对基金会的干扰),基金会当前并未能对POI-9322进行有效限制或收容。有关SCP-CN-1213的最优先任务为尽可能的排查及消除异常大米所造成的异常影响。在日本投降后,基金会收缴了所有SCP-CN-1213并清洗了所有可查相关涉事者的记忆。

更新日志-1:最后一次被基金会记录到的POI-9322活动记录为1945年7月30日,其目前处于失踪状态。尽管长期被日军干扰,但数据预估认为他派发的SCP-CN-1213在[数据删除]期间拯救了至少1████人,在整个二次日中战争期间至少拯救了南京3████人。

更新日志-2:于19██/█/█,在基金会组织的对该组织另一成员POI-9322的一次未能成功的突袭时,发现了8袋SCP-CN-1213实体,以及一份被POI-9322遗落的、推测为POI-1892所撰写的书信。原文的繁体中文已被翻译为简体字,原件请向Site-CN-25申请。

致老赵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收到这封信,我打算告诉你,现在这会,我就把那玩意儿做出来给乡亲们。

是,我知道,我这半条烂命已经不能这么折腾了,我也知道门子里是不允许对平民暴露法力的,但是我希望你原谅我这一次——反正也没有以后了,哈哈哈哈。

但是我希望你原谅我这一次。我不知道我还能跑到哪去了,更不知道我还能不能跑得掉。我现在就像生活在鬼门关中,你知道是哪里人,7我一次次逃离,但他们依旧会打来。什么大义大道,家国兴亡,我不懂,听了也烦。但这些事情那是人做的吗?!那是畜生都做不出来的!而这一切什么时候结束也许永远没有答案,比起去做明天被枪杀的对象,我还不如去搏一次。

总之,不管你们怎么想,我已经老了,我不想跑了,我也不想再看到第二个旅顺,即使我能做的只有这些。至于山里那些连个卵子都没有的师叔伯们,管他去死!

如果哪天如果我们还能见面,就一起再去城阳酒楼喝壶酒吧。

老李


1937年12月[后续部分被血渍掩盖]

附录:

笔记:我有时候会反思我们做的事情,我们喊着“控制,收容,保护”的信条去收容异常来保护人类,但当收容异常并不能保护人类,相反,可以用于保护呢?介入抗日战争的异常组织并不少,比如说某间医院,但我们没有,想想伦理道德委员会556号决议,想想南京的那死去的至少30多万人!而我们原本可以改变这一切的。看看基金会在20世纪里亏欠了多少人,我们不仅欠了南京,我们还欠了圣彼得堡卢旺达凡城。我们做的这一切真的是必要之恶?——伦理道德委员会委员[数据删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