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250
评分: +21+x

项目编号:SCP-CN-1250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250被收容于Site-CN-06中5cm*5cm*5cm的高级别档案室内,室内装饰为一个舒适的起居室,一般情况下,尽量满足SCP-CN-1250的需求。未知情况下,没有任何手段可对SCP-CN-1250进行有效收容。只需对SCP-CN-1250每日进行“齐讷计划”,便可保证SCP-CN-1250的绝对稳定。

在一般情况下,4级以下人员不可查阅SCP-CN-1250,不可对SCP-CN-1250投喂咖啡果冻。为防止SCP-CN-1250从高纬度坐标对SCP基金会成员发起袭击,所有D级人员将被分批次释放。

在SCP-CN-1250进入步骤1时,基金会探员需密切关注附近1000m范围内全部ATM机的具体情况,一但出现巨型蟾蜍,需立即对其进行封锁。

描述:SCP-CN-1250是一名被称为覆灭女巫的16岁亚洲男性,其锁骨长度63.2cm,鳍长度43.3cm,复眼直径6.43cm。覆灭女巫是来自于B-16444宇宙的跨纬度假面骑士,其泡泡枪能够不断射击出球形筷子与巨大尘埃。SCP基金会目前无任何手段对其展开收容,只得等待其自我毁灭并重生。

SCP-CN-1250毁灭并重生后,将更名为康帕斯面包,并以6km/s的速度进入位于英国德比郡玛特洛克东部的十七世纪古堡。飞行棋游戏开始于古堡二层的卧室内,并同一时间开始惩罚。失败者能够获得天空的控制权与否定权,由于现在未知其是否为真实存在的,只能默认其为真实存在的。

康帕斯面包与覆灭女巫为同一人,其真实姓名为翰凌,22世纪最著名的色情片主演之一。其父亲为奥利维尔爵士,其母亲为代号“美粟”的基金会特工。翰凌母亲在怀孕期间被制成奶油蛋糕,导致其童年时期极度孤独,成为SCP-CN-1250的奠基者与创始人。

古堡地下室内保存有一颗恒星,正在以70件/S的速度向外释放防弹背心与热狗。防弹背心具有高纯度文字窜改功能,且使人阅读时存在模因障碍。以至于在多数情况下,无人能看懂这篇文档的内容。

古堡二层书房内,保存有古堡内部全部成员的名单与卫生纸,在古堡中生活的人共有七人(1250-1至7),其中包括:奥利维尔爵士、女主人凯瑞尔·奈特莉、儿子维克多·奥利维尔、保姆王文慧、家庭教师小慕沙希、花和尚莫斯雷德、迭代女主人-覆灭女巫美粟。

古堡三层中间位置,保存有古堡的直肠与心脏,高中女生蒲瑶芸(1250-8)经常位于此处进行风景写生。蒲瑶芸,女,17岁,山东省潍坊市人,现为潍坊七中高二四班学生,擅长绘画、舞蹈,学习成绩优良,性格温柔,乐于助人,对同班男生王明耀暗恋已久,但一直不敢表达。

注意:经Site-CN-06工作委员会一致决定,由财务部门实习会计Dr.Mo负责SCP-CN-1250的考察与研究。需每日向工作委员会提交研究报告。

附录1.SCP-CN-1250研究报告-Dr.Mo

报告编号:1250-001      报告时间:2018年5月16日      研究员:Dr.Mo

内容:很抱歉,作为一名财务部门的实习会计,我对科研方面的东西实在是不懂,也不是很明白工作委员会为什么会让我来负责这个项目,我连研究报告该怎么写都不清楚。

在对SCP-CN-1250的档案进行阅读后,我感觉一头雾水,在我眼里,这就是一堆充满前言不搭后语和混乱辞藻的废话,从收容措施到描述都是如此。在我有限的认知中,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东西,也没见过这样的文档。

由于技术水平与经验的原因,我感觉自己无法担此重任,恳请将我调回财务部门,请派遣更有经验和能力的研究员代替我进行研究。

委员会回复:报告已阅,申请驳回,继续进行研究。


报告编号:1250-002      报告时间:2018年5月17日      研究员:Dr.Mo

内容:在06站点地下5层的高级别收容室内,我亲眼见到了SCP-CN-1250,并对之前文档的内容有了一定的理解。虽然在阅读文档时,我完全看不懂文档的意思,但在我亲眼目睹之后,反而感觉文档对SCP-CN-1250的描述非常贴切,这让我感觉很不可思议。我不知道为什么委员会执意要我完成这个任务,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该怎么展开SCP-CN-1250的研究。

我需要时间制定计划。

委员会回复:报告已阅,继续进行研究。


报告编号:1250-003      报告时间:2018年5月19日      研究员:Dr.Mo

内容:经过我思考和观察后,我决定以1250-8作为突破点。在整个SCP-CN-1250中,1250-8的被认为是最稳定的一部分。它不会对我们的认知和理解造成过多的影响,也不会改变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至少,至少对于我来说它是可以理解和接触的一部分。

委员会回复:报告已阅,继续进行研究。


报告编号:1250-004      报告时间:2018年5月19日      研究员:Dr.Mo

内容:与1250-8的谈话

Dr Mo:你好,我是本次谈话的采访者Dr.Mo,希望你不要紧张,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

1250-8:你……你好。

Dr Mo:与档案中描写的一样,从我的调查结果来看,你的真实身份只是一名普通的高中女生。那究竟是什么,让你和SCP-CN-1250联系在一起的?

1250-8:不知道……我从小就对神秘和奇怪的东西着迷,它身上有我特别喜欢的气味,在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不知不觉成为了它的一部分,就像我们天生便生长在一起一样。

Dr Mo:可能是我描述的不准确,我的意思是,你第一次见到SCP-CN-1250是什么时候?

1250-8:应该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奶奶放学后接我回家。她牵着我走在人行道上,我低着头,在一朵蒲公英上见到了它。

Dr.Mo:可以描述一下吗?

1250-8:你……有没有见过长翅膀的巧克力球?它就是这个样子。

Dr.Mo:巧克力球?好吧,下一个问题。为什么你对王明耀的暗恋,会成为SCP-CN-1250的一部分?

1250-8:可能……是因为寂寞吧,在它眼里我就是一台灌满辣椒的柴油发动机。而在我眼里,它就是一个窝。它需要我为它带来温暖,和源源不断的创意与能量。我需要它为我带去黑暗,和躲避现实的快乐。各取所需,对吧。

Dr.Mo:那你有想过脱离SCP-CN-1250吗?

1250-8:我有想过,但它那些好似卷尺一般的头发围绕着我,每天督促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它很恐怖,但离开它更恐怖,我做不到。

Dr.Mo:作为SCP-CN-1250的一部分,是什么感觉?

1250-8:我不知道,我能够在它身体中获得我不曾拥有的快乐。但是……但是我无法满足,我总觉得一直与它混迹在一起是不对的,而且我能感觉的到,我真正想要的东西并不在它这里,可我又舍不得它。就像……就像一只烤糊了的土拨鼠。

Dr.Mo:那,覆灭女巫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个词汇在文档中出现的频率极高。但我没有找到与之相关内容。

1250-8:一条飞龙创作的充气娃娃。

委员会回复:报告已阅,继续进行研究。


报告编号:1250-005      报告时间:2018年5月20日      研究员:Dr.Mo

内容:昨天与1250-8的谈话,结果很失败。虽然从外表来看她形态极度的稳定,但它好像也受到了SCP-CN-1250的许多影响。我很难从她的语句里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也根本无法理解她与SCP-CN-1250之间的联系。

委员会回复:报告已阅,继续进行研究。


报告编号:1250-006      报告时间:2018年5月25日      研究员:Dr.Mo

内容:这些天,我把自己关在SCP-CN-1250的收容间内,企图通过观察理解它的原理。我可以确定的是,它对周围的环境,至少对我是无害的。它们互相分散,又确实是一个整体,互相之间有某种奇妙联系。可是太复杂了,我感觉以我的能力根本无法理解这个项目。

委员会回复:报告已阅,继续进行研究。


报告编号:1250-007      报告时间:2018年5月26日      研究员:Dr.Mo

内容:我直到现在对SCP-CN-1250的性能没有任何头绪,希望委员会能派遣专业的研究员同我一同进行工作。

委员会回复:报告已阅,申请驳回,继续进行研究。


报告编号:1250-008      报告时间:2018年5月27日      研究员:Dr.Mo

内容:我直到现在对SCP-CN-1250的性能没有任何头绪,希望委员会能派遣专业的研究员同我一同进行工作。

委员会回复:报告已阅,申请驳回,继续进行研究。


报告编号:1250-012      报告时间:2018年6月01日      研究员:Dr.Mo

内容:这几天,我调查了SCP基金会可能与SCP-CN-1250相似的文档,依旧没有头绪。当然,可能是我还没有找到真正有用的文章。还有,感谢委员会给予我如此高的权限,能让我阅读本不能窥探的文档与资料。

委员会回复:报告已阅,继续进行研究。


报告编号:1250-021      报告时间:2018年6月07日      研究员:Dr.Mo

内容:在现阶段,SCP-CN-1250的稳定性并不确定,可观测条件下并未有任何异常。尝试对1250-1至8分别进行研究,并对其进行分离,但最终失败。可确定的是,SCP-CN-1250并非现实扭曲造成的,而SCP-CN-1250的出现原因至今未知。

委员会回复:报告已阅,继续进行研究。


报告编号:1250-022      报告时间:2018年6月08日      研究员:Dr.Mo

内容:抱歉,对SCP-CN-1250的研究实在是令我一头雾水,我并非这个专业的研究员,与之相关的研究文档看着就跟天书一样。我无法理解委员会为何要直接命令我作为SCP-CN-1250的研究者,恳请委员会能派遣专业性更强的研究员来执行任务,而不是继续让我做这些无用功。

委员会回复:报告已阅,继续进行研究。


报告编号:1250-023      报告时间:2018年6月08日      研究员:Dr.Mo

内容:天天就这一句,我他妈这是在跟个机器人汇报工作吗

委员会回复:报告已阅,继续进行研究。


报告编号:1250-024      报告时间:2018年6月08日      研究员:Dr.Mo

内容:

委员会回复:报告已阅,继续进行研究。


……

报告编号:1250-102      报告时间:2018年6月16日      研究员:Dr.Mo

内容:好吧,好吧。是我理解错了,看来这个异常我是非研究不可了。

整个事件的起始点应该是5月份初期,虽然我不是很肯定,但我觉得那应该是SCP-CN-1250刚刚来到06站点后不久开始的。那时候我还在财务部门工作,应该是……好吧具体是那一天我也忘了,我们办公室的Fenty跟部门主管请产假,说是没几天就要生了,要回去修养。

说实话我当时还是蛮奇怪的,06站点就建在石菖蒲医院医院底下,你在这里和在医院里有啥区别。还有,我也没记得Fenty有结婚,甚至我都没记得她有男朋友。

总之吧,很奇怪的,主管同意了,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Fenty。

然后没几天,我就被调到这个鬼地方,研究这个我他妈看都看不懂的异常项目。可能是我太激动了吧,毕竟我从没想过自己会真的接触异常。虽然我一直在推脱,尝试离开。但我真的非常努力学习和研究与这个项目相关的内容。

我一直很投入,以至于我没有发现身边的变化。直到后来我发现委员会根本没有关心我的研究,我才从中解脱出来。

我第一次意识到问题是在6月9号。那天我很郁闷,因为我搞不明白为啥工作委员会那帮高层,会闲着没事干耍我一个实习会计。然而当我走进06站点后,突然感觉有些奇怪。

那天的基金会,很空。

地下一层作为06站点的枢纽,一般工作时间都是人满为患。然而那天人很少,可那天明明是工作日。我只在大厅里见到一个人,研究员Dr.Eule。说真的,我和他不熟(我和除财务部以外的人都不熟)。我上去问他06站点发生了什么,但他什么有用的话都没告诉我。貌似在他眼里,06站点并没出什么问题。

然后那整天,我实在无事可做,我不想再看到那个异常项目,只能在06站点闲逛。我的权限被提升了,具体多高我也不清楚,但是很高。我确定的是,那一天整个06站点不超过十个人,加上保洁阿姨。

时间推移,此后每一天,来到06站点的人在不断减少。我又回到过财务部,哪里一个人都没有,包括刘主管。我看了下出勤表,貌似整个财务部的人都离开了,有的是请假了,有的是辞职了。

我后来给Rudolf打过电话,问他为什么辞职。但他什么有用的都没告诉我,他……貌似在上课还是什么的。

其他几个财务部同事也这样。真的,莫名其妙。

到了后几天,06站点来的人更少了,可能还不到第一天的一半。我当时直接疯掉了,整个06站点绝对在做些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他们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我当时直接跑到科研部去找Eule,质问他发生了什么。但他好像并不知情,甚至说……好像没什么事情发生一样。他说现在的06站点和往常一样,非常正常,没有任何问题。

他绝对是疯了,我努力尝试让他注意身边的不同,提醒他整个06站点已经快要没人了,然而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为此我差点和他打起来。

害怕,我当时真的很害怕,我完全无法理解身边这些怪事。

直到今天,一切都结束了。整个06站点一个人都没有了,连保洁大妈都走了,虽然头顶的医院还在运作,但地下的站点已经空了。而我,是现在06站点唯一的一个活人。

06站点现在就像我家院子,我可以在这里做任何事情,任何任何事情,但我一点心情都没有。困惑,恐慌,我已经快疯掉了。但有一点我确定的是。

这一切,一定和SCP-CN-1250有关。

我貌似被赋予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使命,我不清楚。妈的,我最讨厌被人耍了,结果现在全世界的人都在耍我。好吧,来吧,来吧。我倒要看看你们到底再做什么打算。

委员会回复:报告已阅,继续进行研究。


报告编号:1250-106      报告时间:2018年6月18日      研究员:Dr.Mo

内容:一个坏消息,SCP-CN-1250不见了,就在今天,就像蒸发了一样。可能这也是它异常性质的一部分,毕竟我们也没完全搞懂这个异常。

我正尝试向其他站点发起求救,如今以我的权限,我几乎可以随意调动06站点内部的任何设备,当然,前提是我会用。

委员会回复:报告已阅,继续进行研究。


报告编号:1250-107      报告时间:2018年6月19日      研究员:Dr.Mo

内容:别的站点一点反应都没有,我都已经把危险级别提升到绯红了,他们也没派人过来。可能是06站点被放弃了。

但这个可能性太小,那就只剩一个解释。其他站点也遇到像06站点一样的问题,它们的人也都全部蒸发了。

委员会回复:报告已阅,继续进行研究。


报告编号:1250-108      报告时间:2018年6月20日      研究员:Dr.Mo

内容:我在档案库里找到了Eule的电话号码,还顺便给他打了个电话。听声音他好像在室外,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好像很急。他甚至都没问我是谁,就急匆匆的把电话挂了。

还有,我貌似找到了点有用的东西。我在后勤处的资料库发现了一个文档,里面记载了SCP-CN-1250的运输记录。SCP-CN-1250应该是从Site-CN-99内部一个名为演绎部的部门运来的,运输过程很复杂,前后花费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今年五月份应该是最后一批SCP-CN-1250到达06站点,包括1250-8,康帕斯面包和恒星。

这个演绎部和06站点有过合作关系,但我调取了一下站点内部人员的信件记录,大家好像对这个叫演绎部的团体很反感。貌似他们建立的时间并不久,但自从建立后就一直给其他分部添麻烦,而且都是大麻烦。

我觉得有必要去一下99站点。

委员会回复:报告已阅,申请通过,继续进行研究。


报告编号:1250-111      报告时间:2018年6月30日      研究员:Dr.Mo

内容:我来到了99站点。

情况和我想的差不多,整个99站点一个人都没有,地板上桌子上全是灰,貌似他们消失的时间要比06站点更早。很明显,他们也受到了SCP-CN-1250的影响。

我感觉自己的权限有点高的离谱,不单单是在06站点,即便是在99站点我也基本上畅通无阻。

从演绎部的资料上来看,SCP-CN-1250出现也很突然,最早他们以为这是混沌分裂者制造出来的现实扭曲装置,因为在最初的SCP-CN-1250现实态性质中,有明显的分裂基金会倾向。但在后来的研究中,他们发现这个项目有着非常明确的高叙事层特性。

然而和以往的叙事结构不同,SCP-CN-1250表现出了极度的混乱不确定与统一。这是在以往的异常项目中没有发现过的。这个异常并没有在叙事结束的叙事点完结,而是进行了跨系数延伸,但延伸后的结果就像是一片混沌,让人无法理解。

至于为什么要将SCP-CN-1250运往06站点,我并没有查到相关资料。貌似这些内容的权限已超过我现有等级。

委员会回复:报告已阅,申请通过,继续进行研究。


报告编号:1250-112      报告时间:2018年6月30日      研究员:Dr.Mo

内容:我在演绎部的工作室内发现了一些机器,貌似是之前用来研究SCP-CN-1250的工具。我正在尝试启动它们,看看里面有没有保留什么可利用的数据。

委员会回复:报告已阅,申请通过,继续进行研究。

欢迎来到演绎部

正在启动请稍等

……

启动-墨菲斯跨叙事拟态机

注意:本机器将导致跨叙事活动,请配合新贝克协议使用。


报告编号:1250-201      报告时间:2018年7月16日      研究员:Dr.Mo

内容:SCP-CN-1250的危害正在进一步扩散,至今还未找到任何阻止方式。莫小军,基金会代号Dr.Mo,是迄今为止唯一确认的叙事层抗体,即“配角的配角”,可免疫SCP-CN-1250的相关影响,但无法对SCP-CN-1250造成的“PK级”存在性万魔殿情景作出有效阻止。

目前已知情况为,Site-CN-02站点已覆灭,Site-CN-03站点已覆灭,Site-CN-03站点人员消耗量达99.9%,Site-CN-16站点已覆灭,Site-CN-21人员消耗量达75%,Site-CN-22人员消耗量达97.4%,Site-CN-99已覆灭,其他站点情况未知。

为实现对SCP-CN-1250的收容任务,正准备重启爱蒂塔计划1

委员会回复:报告已阅,申请通过,继续进行研究。


报告编号:1250-241      报告时间:2018年7月28日      研究员:Dr.Mo

内容:爱蒂塔计划委员会开展重启工作,筛选仍可以利用的爱蒂塔科技Knowledge from Aidita ,正尝试与其他平行世界基金会取得联系。

委员会回复:报告已阅,继续进行研究。

……

KFA-62“爱蒂塔超现实投影仪” Aidita Surrealism Projector

第六十二号爱蒂塔科技,名为爱蒂塔超现实投影仪,简称ASP
KFA-62的使用方式与运行原理不可用语言文字方式进行记载,只能由使用者在运行装置时自行理解并实施。
KFA-62能够将使用者所在现实环境与一标记性存在现实进行连接,其具体表现为跨叙事连接。配备KFA-62的人员将进入双叙事层叠加态,周围环境为KFA-62通过莫雷斯编码与唯心主义投影系统所创造的叠加叙事宇宙,具体场景由使用者的阅历与心智决定。
使用者在叠加叙事宇宙内的一切举措将同时影响两个叙事层,不同叙事层内的一切也将反作用于叠加叙事宇宙。若使用者在位于叠加态宇宙时与KFA-62断开连接,使用者将被现实抹除。


附录2:执笔之人计划

概述:本计划成功率仅为12.35%,计划执行者由B-10075宇宙,B-21045宇宙,M-21511宇宙,M-C2144宇宙,A-D-341-141连体宇宙,CT-14177宇宙,CT-14544宇宙,F-AC11A宇宙,B-11454宇宙,M-011544宇宙,B-61544宇宙,A-01宇宙,B-01宇宙,SDCC-AA宇宙,B-61154宇宙,B-01543宇宙,B-61031宇宙的Dr.Mo共同担任。

在利用墨菲斯跨叙事拟态机对SCP-CN-1250进行进一步梳理后得知,异常主要形成原因已潜伏10-13年。其事件最初为SCP基金会于200█年的情报泄密事件,美国基金会本部部分文档遭到异常黑客窃取,并投放网络,造成极大损失和不良影响。基金会在第一时间展开补救,于互联网投放安全型记忆删除模因,并逮捕涉事黑客。但由于涉及公众过多,且为今后达到一劳永逸的效果,经O5议会决定,启动莎士比亚计划Project Shakespeare

莎士比亚计划具体相关内容已不得知,其直接结果导致现有叙事层分裂,SCP基金会整体堕入下层叙事。现有叙事层诞生初期,与上层叙事差距约P0.04至-0.30。随时间推移,伴随不可控原因,SCP基金会与上层叙事差距拉大,最终达到P4.74-6.60。

莎士比亚计划相关文献

接受者:Dr.Mo
传输者:O5-7

说真的,在我第一次看到那本篇名叫《血字的研究》的小说时,我真的很惊讶,毕竟福尔摩斯先生帮助过我,算得上是我半个恩人,能看到一个以自己熟识的人为主角的小说,怎么想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第一次觉得事情不对劲,应该是在1891年的8月6号,当时我和一个来自约克郡的客人无意之间谈起哪部作品,我跟他聊我当时和福尔摩斯先生第一次见面,委托他帮我寻找丢失的William Powell Frith的油画。当然,里面添加了很多我的杜撰和夸大,毕竟他究竟怎么找到那副画的我并不知情,就像魔术一样。

我的客人在听到一半时就打断了我,他笑着跟我说福尔摩斯只是一个小说角色,只存在于那一页页纸张上,虽然现实里可能真有像书中那么厉害的人,但毕竟都是虚构。我当时只觉得他是孤陋寡闻,福尔摩斯先生帮助过我,怎么可能只是一个书里的人物。

然而,后来我发现,不单单是他。每个人,我身边每个人都认为福尔摩斯先生只是个书里的角色。他们不相信真的有一个名叫福尔摩斯的侦探,有着绝佳的智慧与推理能力,正在与伦敦的罪犯们做着斗争。不得已,我带着我的一个朋友去了贝克街,以证明我说的一切。

可是哪里变了样子,至少和我印象里的贝克街差了好多,我差点以为伦敦的地图都出了问题。然而,确实变得不一样,那条街上没有了221B,更不见福尔摩斯先生的踪影。

此后的日子,我就像是变成了一个疯子,我疯狂的寻找着福尔摩斯先生的踪迹,但我能找到的,只是一个停留于纸面上的虚构角色。现实与虚假渐渐重叠,最终在我的脑海里混为一团。我越来越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可能福尔摩斯先生真的从未存在过。

偶然的机会,我在一个聚会上遇到了Conan Doyle先生,福尔摩斯的创作者。我跟他谈起了我的疑惑,我感觉自己好像真的认识这么一个人,但是在现实世界里找不到他,福尔摩斯就像是我一个失踪了的老朋友,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Conan Doyle表现出一丝诧异,他并没想到自己创作的人物,竟能对我造成如此大的影响。然而在沉默片刻后,他笑着对我说。

福尔摩斯,他逃到书里去了。

                           ——摘抄自约瑟夫·柏克莱·艾伦的日记

可以确定的是,在莎士比亚计划启动初期,罗伯特·斯克兰顿所提出的叙事层相关理论并未获得重视,管理层仅将这一现象理解为某种可传播的模因危害,最终导致严重的决策失误。为防止更加严重的伤亡与损失,各平行宇宙基金会Dr.Mo将利用爱蒂塔科技与一切SCP已有技术,弥补已经发生的错误。

本计划开始执行后仅在以下两种情况发生后停止:

  1. 错误解决,SCP基金会将不再受上层叙事威胁。
  2. 多元宇宙范围内Dr.Mo彻底死亡,且无其他叙事层抗体加入本计划。

注意:以下事件组成时间线由各平行宇宙Dr.Mo提供,由于计划成功率仅为12.35%,所以以下事件可能发生/不可能发生/一定发生/可能以另一状态发生/可能部分发生/可能永不发生。


事件-2018年

编号更迭为SCP-CN-1250

覆灭女巫SCP-CN-1250首次出现于中国分部Site-CN-99站点,后被移交到Site-CN-06站点。在此事件之前,未发现过其他任何与覆灭女巫有关的信息。但对古代文献资料的调查与推测后得出结论,覆灭女巫的历史可能追溯到公元前3000年左右。

公元2018年覆灭女巫正式抽象化为一范围内不可知固定实体,对其描述上将会出现混乱与不可理解,且无能力对其收容。覆灭女巫具有明确的毁灭基金会倾向,并包含强烈的模因入侵效果。

经调查,覆灭女巫与地域性组织“05议会”有部分联系。

覆灭女巫导致SCP基金会中国分部81.3%以上人员流失,9成部门瘫痪,66.4%异常项目处于无收容状态。并成功诱导中国分部与日本分部的矛盾,以及2018年11月4日的“日本海血地狱战争”。

听说这次事件后,写和演绎部相关的东西都会被Down爆,哈哈。——05-Y,Y代表“Y(◦'ωˉ◦)~”

SCP-CN-1250失效于2018年12月13日上午10时31分,并同一时间开始形变,最终化为1074只秃鼻乌鸦(Corvus frugilegus)和84枚假牙,以及Site-CN-06站点实习会计Dr.Mo的尸体。



事件-2019年

编号更迭为SCP-5141

覆灭女巫SCP-5141出现于美国威斯康星州,由混沌分裂者与破碎之神教会共同创造。外观上为一巨大的不规则块状实体,高17.43米,宽16.62米,表面覆盖有机械鳞片与逆梦境反射板。其核心区域包含有自我意识与抑郁症,并具有强烈的攻击性与自卫倾向。

覆灭女巫在2019年4月15日凌晨3:00,于沃托马镇西北部3公里处向汉考克镇移动,在活动4四分钟后消失。在活动范围内1公里,全部有被文字记载过的事物均湮灭,包括道路、车辆、物品、动物、人类等。根据破碎之神教会相关典籍记载,覆灭女巫的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6000年欧贝德文化时期,曾造成过人类早期文明遗失与断裂。

此后四个月时间内,覆灭女巫曾七次出现于美国东北部与澳大利亚南部地区。直接导致纽约市包含其一切内容全部湮灭,阿第伦达克山脉包含其一切相关内容全部湮灭,伊利湖包含其一切相关内容全部湮灭。同时间,超强负面模因开始释放,基金会全球71.3%成员受到影响,O5议会全数死亡。

她纵身一跃飞过天空

成了飞鸟抓住云彩

化为风 飞向远方

              ——《生きていたんだよな》

SCP基金会在7月3日彻底陷入瘫痪。8月16日,D·C·P(Destruct·Collapse·Perish)委员会与SCP基金会脱离,宣布效忠覆灭女巫。无光之冬计划启动,基金会战争开始。

2019年9月1日13时12分,覆灭女巫失效并开始变化,化为一场由少女泪水组成的大雨,18时的夕阳,和一封由Dr.Mo手写的情书。在MTF-Upsilon-81(“忧伤之歌”)抵达时,情书已经被泪水浸湿,文字无法辨认。



事件-2022年

编号更迭为SCP-3200-JP

覆灭女巫SCP-3200-JP2022年3月14日化身为SCP基金会史上最严重的收容突破事件,日本、中国、泰国境内所收容的全部异常项目同时突破,并集体向香川县进行迁移。在移动途中,若异常发生相遇,各异常之间会进行融合或摧毁,直到其中一方彻底消失,后继续进行移动。

不要天天躲在家里写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好歹出门走走啊。——Dr.Mom

在2022年6月27日,8441件SCP异常项目融合后产生的最终异常即覆灭女巫,抵达香川县首府高松市。日本分部采取紧急措施,对覆灭女巫进行封锁回收,机动部队ろ-16(“黑色弹簧虾”)、机动部队に-21("蜜鸣之蜂”)、机动部队け-16(“腐女之神”)、机动部队け-33(“无导航地图”)同时参与收容行动,在距离覆灭女巫130米范围时所有机动特遣队成员湮灭。

此后3年间,覆灭女巫一直停留于高松市中心区域,未有任何变化与活动。同时,在北美洲,非洲等地出现了四起与覆灭女巫类似的异常事件。为争夺覆灭女巫的收容权利,SCP基金会与全球超自然联盟爆发七日战争。导致覆灭女巫的存在被公开,引起世界范围的骚乱与动荡。

2025年7月11日上午10时21分,覆灭女巫开始变化并失效,最终化为一张A4打印纸,纸面上写有“再见”字样,三十分钟后,A4纸张自动折叠为一朵边长5cm的川崎玫瑰,随后燃烧消失。当天夜里21时18分,全日本分部成员收到一条短信。

抱歉,我们又搞砸了。——Dr.Mo



事件-2035年

编号更迭为SCP-4101-FR

覆灭女巫SCP-4101-FR于2月15日化为一种名为孤独的情绪于法国加普市开始蔓延,通过孤独病毒在人群之间传播,传播方式与流感病毒相同。临床表现为:行动力下降,语言能力下降,焦虑,痛苦等。由于特殊原因,法国分部未能在第一时间对覆灭女巫作出反应,导致覆灭女巫的危害进一步扩大。

祂是覆灭自身

是从有到无的须臾之神

全法国境内发生CK级现实扭曲,SCP基金会从未在法国境内成立过任何站点,法国分部不复存在。混沌分裂者与光明骑士团对法国境内现存异常展开争夺,并爆发多次战争。此后10年间,覆灭女巫的效应以传播至世界各个角落,97.1%的人类感染病毒且无法治愈,世界范围内人口生育率下降,自杀率上升。

你知道吗,如果你想逃避什么,可以到我这里,让我来把你写成一本小说。当世界上的人都相信你是虚构的时候,你真的会变成虚构的。           ——一位作家(Writer)发布的广告

2048年12月16日,覆灭女巫开始变化并失效,最终化为1只无法飞行的光明女神闪蝶(Morpho Helena),和一张沾满血迹的Alexylva大学录取通知书。



事件-2041年

编号更迭为SCP-1-2101

覆灭女巫SCP-1-2101以一个外星文明的形态出现,覆灭女巫成员形态类似于球形甲壳状软体动物,两侧长有管状触手,触手末梢可接受光线与震动。文明内部无阶级差异,但具有超强协作能力与默契。覆灭女巫科技水平已远远超越人类文明,可在仙女星系对地球文明进行精准打击,但覆灭女巫并未作出彻底毁灭人类的举动,且具体原因未知。

2041年4月11日凌晨,覆灭女巫正式入侵地球,各国政府启动紧急防御措施,SCP基金会各部门启动“垂天之矛”计划。36小时后,“垂天之矛”计划失败,SCP基金会韩国分部、日本分部、中国分部、法国分部、德国分部依次覆灭。基金会美国本部伤亡人数达87.7%,O5议会仅剩O5-4存活。

当你想加入他们的时候,他们会不停的告诉你,基金会是假的,这个组织根本不存在,这就是个小说里的东西,不要像个中二病一样什么的。这表面上是在告诉你基金会的真相,但其实是在想尽办法的给你灌输一种观念——基金会只存在于下层叙事中,而我们才是基金会的主宰。
                                    ————Dr.Mo

4月17日,全球超自然联盟、SCP基金会、UIU、伊斯兰物品回收办公室、破碎之神教会等36个相关组织位于突尼斯签署《梦王之沙协议》,组成联合同盟军,正式向覆灭女巫发起反击。此后同盟军发动“潮汐行动”,成功夺回法国控制权,但此行动导致格陵兰岛30%沉没。

覆灭女巫在全球范围内投放模因武器,导致同盟军内部发生分裂。地球70%生物灭绝,生态环境遭到极度破坏,人类已彻底无法居住。

各位,黑月不想叫了,黑月累了。

2048年10月21日,覆灭女巫开始变化并失效,一切异常对世界的破坏在瞬间恢复如初,SCP基金会开始重组,基金会存活人员仅剩先前的6.2%。基金会领导层重新洗牌,并着手准备重建计划,但由于SCP-2000被破坏导致计划受阻。覆灭女巫化为一道围绕地球的黑色光芒,并传来弥漫天际的哭嚎声,持续10分钟后消失。



事件-2063年

编号更迭为SCP-1-6201

覆灭女巫SCP-1-6201化身为一片紫色的星空,阴暗的纱幔飘向空中,最后遮盖住目所能及的一切。祂渐渐升起,照耀大地,群星闪烁。覆灭女巫位于星空中心,俯视人类,深红之王、牡鹿、破碎之神、亚大伯斯、Mary Nakayama、相啸魔、银河联邦大总统、缢王、千指之星与一切可知与不可知之神围绕于此,俯首称臣。

雷霆闪过,世间一切的罪恶与痛苦,混杂着多元宇宙无数Dr.Mo的尸体划过天空,化为流星血雨坠入地面。一切恢弘古老而又伟大的城市纷纷燃起火焰,一切文字记载与未记载之事全部湮灭。SCP基金会被连根拔起,绑在黑曜石山顶那歌斐木铸成的十字架上化为雷霆闪电。世界开始颤抖,死亡的哀嚎与悲伤漂浮于渺小尘埃之中,听不见一丝声响。

各位,怎么说呢,我应该是整个中国分部待得时间最久的人了,SCP基金会仿佛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几十年了,从未变过。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对啊,基金会它那特殊的写作方式,就注定它不可能只是一个单纯的平台。

来的久了,什么破事也都见过了。什么管理层分裂啊,突然冒出来的混蛋捣乱啊,还有36年中美关系交恶,导致中国分部宣布脱离基金会啊……真的,啥破事都有,你们可能都想不到。但是啊,这些事都过去了,这个平台依旧正常运作着。毕竟啊,这里是SCP基金会,一个以收容一切不可能之物为目标的组织。

可惜啊,一切就要结束了,明天之后,SCP官网就要关闭了,永久的。大家可能觉得消息有些突然,但应该都有心理准备,毕竟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东西是永不毁灭的。一个普通的小说平台,能莫名其妙的坚持几十年,已经够久了。

各位,SCP基金会,覆灭了。
                                  ————Dr.Eule

2061年██月██日,覆灭女巫开始变化并失效,最终化为漆黑无光的世界和浓厚的忧伤。一个个人于幽暗中爬起,顺着覆灭女巫的指引,走向新的道路。他们被巨轮碾压,化为齑粉,再无声响。













































事件-2085年

编号更迭为ISBN 978-7-15-103301-5

覆灭女巫ISBN 978-7-15-103301-5化为一本17cm*25cm共433页的书籍,在此之后,覆灭女巫的形态趋于稳定,再未做出其他改变。

书籍名称为《世界幻想文学发展史(下)》,作者莫小军,广东科技出版社。书籍纸张为普通凸版印刷纸,均使用9pt大小文字印刷。书籍无法被任何手段摧毁,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异常特性。

在书籍112页处有折痕,并对内容进行了标记,以下为本书中所标记的内容。

除去之前我们所提到的新怪谈运动小说外,一场全新的运动正在网络世界中悄然凝聚。在21世纪最初的那些年,整个世界正处在前所未有的变化中,互联网与智能手机的普及,彻底影响了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在哪之前,人与人的距离从未如此接近,而自那之后,世界也真正成为了一个紧密相连,无法分割的整体。网络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也改变着人的灵魂。

在2007年,一篇名为《SCP-173》的文章于网络上突然出现,并在此后的几年间以好似流感一般疯狂扩散与成长,最终形成了迄今为止世界范围内最大的自由众创文学——SCP基金会。SCP基金会脱胎于新怪谈运动与传统惊悚文学,但带有更为明确的网络时代印记。以网络为基本平台,不提供任何资金支持且无盈利,成员无明确门槛,可以随意加入或离开,作品带有明显的反叙事特征。以上种种特点,均是在此前的幻想文学,乃至文学中所不存在的。

大量的创作者的吸纳,并借助投票机制保证其质量。作品极高的更迭速度与群体特征,使其整体水平以惊人速度成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这一场创作游戏,并被吸引其中,其中不乏后来享誉世界的著名科幻作家弗雷德里克·麦库尔(Frederick McCool)、塞缪尔·康德(Samuel Conde)等人。这场幻想游戏渐渐脱离虚拟,开始影响现实世界的方方面面。

2024年一场名为“Are We Cool Yet?”的艺术展在法国巴黎举办,这场艺术展的灵感来源,便是SCP基金会世界观下,一个由异常艺术家们组成的组织。次年6月,塞缪尔·康德(Samuel Conde)基于SCP基金会世界观下的长篇小说《墨石旅徒》获得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将SCP基金会的影响力推向巅峰。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哪里,加入哪里,成为游戏的一员。

直到如今,SCP基金会对于奇幻文学的影响依旧在持续着。无数作家、编剧翻阅着几十年前的文章,试图从中寻找灵感与想象。虽然在2061年,由于新型虚拟网络的冲击以及网站管理人员变动,导致长达五十年的SCP基金会官网关闭,象征着这场文学游戏的结束,但是现在世界各地由粉丝与写手们建立的网站与社区,仍在有条不紊的运作着。

                        ————摘自第二十三章 新时代的曙光-网络文学


委员会回复:报告已阅,你已独立完成SCP-CN-1250的研究工作,恭喜你成为SCP基金会的正式员工。





2085年11月21日,天气晴朗,覆灭女巫正式失效并开始变化,我们也不知道祂会变成什么,我们也懒得关心祂会变成什么。就像我们不知道,Dr.Mo为了阻止祂到底死了多少次。那个叫蒲瑶芸的女生到底有没有表白。Eule身上到底装了几只圆珠笔。

所以,管他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