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277
评分: +5+x

项目编号:SCP-CN-1277

项目等级:Apollyon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项目的异常性质,任何以正常逻辑描述或理解SCP-CN-1277都会导致人员不存在,因此关于SCP-CN-1277的描述须由超现实部1人员全权负责。直属于超现实部的MTF-丁丑-777“Crazy汤姆鼠”将于逻辑之外观察SCP-CN-1277的活动;直属于炼丹学部的MTF-丁丑-67“留取丹心囚龙道”将部署在SCP-CN-1277与现实的临界处,稳定现实,任何人员未经批准尝试进入SCP-CN-1277都应就地处决。

描述:SCP-CN-1277为一处一般性思维之外的所,浸染满滴答滴答作响的血透在里面,其上存在践踏着的池。万变不离其宗的,血池不可被理解性思维分析,如同他等一般性思维之外的所。由于SCP-CN-1277的异常性质,尽管项目一直端坐在世界正大光明处,没有哭声因它而表现在正大光明处。稳定的精神尝试进入其中会被破坏,这是由于形式谬误的存在是不可被正常理解。

SCP-CN-1277内部存在一个生命窑子。受到猫衔着的思维白绫2(一般通用正常态唤作“Ward”)作用而痴呆的语言使用者们挖出的自身松果体与造物器械被围绕着窑子放置。一般地,小小的刺激这些稳定现实之污垢将会触发造物器械的启动,白色/透明的粘稠液体会迸发出来,顺着不太道德的缺口注入到窑子。畜牲的粪被扎起来,于造物器械流下的子孙溶于别的生命污垢。它们腌制后的结晶你可以看做丑陋的Takwin3,但用它们炒熟后做成的第五元素(哲人的破石头)也是不错,让本就鲜艳的颜色更加鲜艳或者不褪色。这将使得绯色回不到吊死的颜料罐。

但是请务必注意,让生命律动的来源不单一。除了夹杂孩儿的思维白菜,有时也有其他渠道得到的更直接的肉食4。这是健康的绘画必不可少的上色工序。此外,胃其实也会捕食。项目的牙口在现实中参差不齐,因此被迫导致不存在载体的思维终为粪便。我们的家,盖亚,为祂提供了足够的甜点。害羞的逆态性质含义(或称模因)经常性地拒绝外部正常的邀请并将更多的存在含义思维拉出载体成为新的害羞含义,而这类带有活性的具象思维会被现实的洪流推向SCP-CN-1277的缺口,最终仍然是一种颜料添加剂。

炼金学部的园丁们用被邪神诅咒过的思维探究到了现实外的超现实,而被灵智往反方向拉动的研究有所成效让超现实主义者有些恼怒,但是还得写下这属于正常一类,异常的荒谬之结论:雅努斯之门内曾经翻到的颜料罐顺着血之大都会与外界的动脉流出,部分正常之思被戴上了颜色的面具,这等被污染血液的后裔更加适合被刮刀倒入颜料——也可减少杂色,是的,促进一般性质永生。

鉴于SCP-CN-1277是离开颜料罐的大红的刮刀,有必要阐述颜料罐是什么:祂空空如也的无限内在,置放在颜料海洋(超现实的观测表明他是多元化的立面);外界的颜料流入吊死的颜料罐,这会导致海平面的下降——所以外界存在现实的倒退,一切层面上;而绳子上方是红色的颜料在跳舞,提取出颜料罐中能够保持不褪色的先进,让不落深红不落后在现实尾巴外;绳子头头绑死了塑料盖,只要颜料不被红色颜料拐走后交配,灵智的分量将牵扯着盖子下坠,最终密封住深红,成为主义者的早餐罐头。

这样的行为是危险的,同样的,查看贴在颜料罐上的简介也会变成颜料。保持不可知剂5的使用可以帮助你摆脱这种稳定的破坏,缘由是不固定的脑子能够在逆流中如鱼得水(如果你被脑沙6所固定,你会被现实的重量压倒,红色的推力会把你推下瀑布,现实密度最大的地方)。

以上,疯子。

另外,提议让逆态含义造就的非存在思维收拾画架的,是蠢驴,嘿!

附录-炼丹学部主管塞恩•纱兜与超现实部主管[N/A]的通信记录:

主题:致超现实部:基于伟大封印无效化SCP-CN-1277的可能

From:赛恩•纱兜


鉴于SCP-CN-1277与阿拉卡达的关联,常态的无效化手段对于项目造成的影响微乎其微。在此,望超现实部能对SCP-CN-1277无效化工作提供支持。

我们唯一明确的能够影响到项目的方式只有伟大封印。但这没用,只能起到压制作用。托鲁斯拉夫主管的福,王(无论哪个)已经停止了基于我们这个宇宙的成长——也就是说,祂于此处的侧面之一将永恒停滞不前:伟大封印成功加强了躯壳的重力,祂如今所得到的一切只能刚好平衡在永生,难以继续膨胀。这是好的,但是另一方面,如今的祂已经有能力在一瞬之间毁灭所有——尽管祂很大可能不会这么做,但等到我们拥有足够的能力,或者说其他什么东西拥有足够的能力威胁到祂时,难以预料会有什么风险。

发现项目存在的且能够指引路径的只有超现实主义者,虽然我们仍然难以完全消除疑虑,但关键时刻,我选择相信你们。

我们的计划大致如下:使用逆模因抹除某些人的存在(我们会实现将其存在证明镌刻在真理之门上,行动成功后我们将会以Takwin的方式复生他们),接着,交给你们,给予他们指引。超现实之所只有硫磺能够抵达,而你我皆被汞和盐所束缚,只有他们,他们不复存在,只有隐约的硫磺火在燃烧,震动在维度之外,现实之外,常理之外——也只有你们,能联系维度之外,现实之外,常理之外,并且能完美地以错误的逻辑将深红之王的概念封存在松果体本应存在的位置。

详细方案、时间、执行人员人选已通过附件方式发送。

以上,塞恩•纱兜。

主题:OK可以肯定没问题配合配合

From:nothing


了解,爸爸。我们尝试不以我们的逻辑理解这似乎不错的度假方案。

不过孩子,我的无智脑瓜子告诉我我现在像个傻逼,过几天还要擦屁股。

最后,咱们要不要先试吃一下?这份糕点未必味美。你个废物哦不。

以上,疯子。

附录-超现实部主管[N/A]于行动中所作记录:

Elena~Elena~是个酷酷的名字,噗——嘿我看到这个伙计还一脸懵圈的样子真是太不超现实了。我要试下改变它的颜色,这样调起色来才方便,而不会搞到最后变成陈旧的皮夹克,恶心的精神污染了我的光头。


它差点把我们当正常人了,可怜的老鼠,真是废物,作为学生我要教导它基本的行动准则。说起来哥哥还真没挑错人,这只老鼠不会随地大小便,像个笨蛋莲藕。


它想让我向脑子里充满污垢的常规内的生命学习怎么当个废物。


干七点才开门,来早了。


你们知道看见一个人送死有多——愉悦吗?看,嘿,明明没有了脑子,可思维总是透露出令人作呕的灵智。可苦了这孩子,却不知道自己被当马桶塞,去通万年老茅坑恶臭熏天——我说的是阿拉卡达的四色屁眼。


看见它的表情,哦操不对这里不是真实,应该是,通过它口臭的浓度,我推断出它现在很开不对它是正常废物,应该是,它很伤心,以及无用惊恐。这里是各种颜色的口水,我是说,以白色为主的乙醇。一个个脱离脑子的污垢连接着造物器械,就是能生产正常废物的东西,一排排的围着中间的口水仓库,像是要把红色的蛋壳绞碎;值得注意的是,这里还有一一些存在性废物,他们如同无头黑洞一样到处乱飞,最后不小心来到了高级的世界(当然也回不去了)。它们的脸上我窥探到了裂隙,一种难以用非超现实言喻的本我似乎想冲开白色的面具。那是糟糕的含义,锚是那么的重,脑沙终于打破了脸上正常存在的面具。从里面可以清晰窥探到丑恶的松果体。接着那整个人都变成了糟糕的碎片,内部的丑陋思维从面具那拉了出来,就跟流口水一样。我能感受到一种糟糕的东西从它们身上流失,涌到了上层思维的心脏中(那玩意好红红火火)


你懂了吗?你懂了吗?你懂了吗?Elena,我亲爱的Elena,你的所作所为毫无意义。我看见你手里紧握着狗子拉在你精神上的Ward,这在超常中存在,正常中因为被诅咒而不存在的枪。嘿,我就在一旁看着呢。你再也不知道我现在的心情了。那是糟糕的,狂笑而悲伤至死亡。你是一个废物。彻头彻尾的废物。你的所作所为毫无意义而我帮助你只是为了让猫猫明白,红色的颜料会吃掉一切的正常。废物们将会亲身感受到绯色的时间跑回家喝奶,而他们的逻辑也一点一点地土崩瓦解。你明白了吗?不,我说的是你,妈妈,不是Elena。我要用废物的廉价逻辑让陛下明白,拉屎后要盘算着擦屎。糟糕的血会拉扯着灵智后退,可知的含义将会与祂同质化,祂是风声,最终把你吹向颜料罐的底部,伴随着引以为傲的知识、道德、价值观。逻辑会碎成七块,就和面前的这思维碎片一样,然后被拉入牙龈出血的大嘴巴子里。注定的现实已经顺着逻辑而存在,失踪人员不存在,过去不再存在,现在不在存在,未来不存在,它于万物之外存在,它于谬误之中存在,它尸体最终于向后拉扯的引力源内存在。


溜了。


七号门关上了,存在思维之外。最后提醒,祂跟上来了,含义的藏獒,吞咽着一路上的现在与未来,过去的假设颠覆了现存的社会。“跑”着瞧,我的boss,你若不把脸上的面具裹紧,你若不把让可悲的正常暴露在堕落下的文字密存,红色的上吊绳就会顺着网线搅碎诅咒王庭之下,人人所覆假面。






文档已阅读完毕

请于三分钟内注射记忆删除药剂或不可知剂。


这是我的对手Elena ColiElena Coli于本轮(第二轮)的参赛作品:http://scp-wiki-cn.wikidot.com/oct-2-elena,点此进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