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313
评分: +70+x

根据监督者议会的命令

以下内容涉及XII级现实威胁,查阅需拥有4/CN1313级权限。

任何未授权的访问行为将被自动定位并交由内部安保部门处理

The-Tang-Cane-I.jpg

SCP-CN-1313-1影像,拍摄于2009年8月,当时该项目收容于Site-CN-618的F-H-D收容翼区。

项目编号:SCP-CN-1313

项目等级:Euclid Keter

威胁级别: ●橙色 ● 黑色

特殊收容措施:

特殊收容措施C

SCP-CN-1313-1与SCP-CN-1313-3应分别被收容于Site-CN-34地下13层11内,完全仿照原法门寺地宫修建的收容翼区34-Ν-Ω中的Akiva辐射滤过型奇术水晶收容柜中和Akiva辐射增幅型水晶壁龛中,任何情况下SCP-CN-1313-1与SCP-CN-1313-3之间的直线距离须始终保持在8m-25m之间12。SCP-CN-1313-3不得被从当前壁龛内移出。需每月更换至少一件壁龛前的“供物”,所有“供物”均须来自存放有其他“佛骨舍利”的寺庙或博物馆13并经过不少于三名高僧的“开光/祝圣”。

任何时刻,至少5名来自MTF-庚午-42“雾影梦花”14的成员需在站点内保持待命。前往34-Ν-Ω收容翼区巡逻/执行任务的人员须由至少两名MTF-庚午-42成员陪同15,未经基金会宗教事务委员会和考古部门共同批准,禁止任何变更34-Ν-Ω内布局的行为。所有可能出现的扰动状况须在3日内恢复原状。

每年须在距离收容翼区不超过12.3km的特定佛教寺院16内组织至少一次由超过108名具有坚定佛教体系信仰的高僧17出席的法会,法会须持续7日18,期间的累计集体诵经时间不应少于504分钟19

须保持收容翼区周边半径12.3km范围内年均居留的平民20人数维持在840万人以上,在此前提下无需组织任何平民前往站点参观项目,亦无需确保任何人员定期与项目产生目光接触。如遇不可抗因素导致该范围内年平均居留人口达不到最低阈值,须在经CN分部管理委员会批准并报备O5议会核查后,立即通过[数据删除]将SCP-CN-1313-1和SCP-CN-1313-3转移至位于北京市的Site-CN-██或广州市的Site-CN-██或重庆市的Site-CN-██中对应的备用收容设施。

持续与SCP-CN-1313-3保持视线接触超过5小时且拒绝离开的人员,无论其具有何种安全等级或是否为基金会员工,将由MTF-庚午-42带离收容翼区,并实施A级记忆删除。禁止测量有关SCP-CN-1313-3的任何数据,本站点不保留相关记录。未经CN分部管理委员会批准,禁止将项目用于测试。任何情况下均禁止将SCP-CN-1313-1用于与其他异常实体的交互测试。

所有于2013年1月1日后参与过SCP-CN-1313-1交互测试的人员将被安置于高危放射性人形实体收容隔间中进行长期观测、监控,其遗骸(如存在)将被视同“高放射性废物”进行处理。


描述:
SCP-CN-1313-1在稳定状态下的外观呈一根典型的金属质佛教法器“锡杖”形态,其在唐代文献中的名称为“迎真身银金花四股十二环鎏金锡杖”,基金会考古部门则将之命名为“唐银鎏金双轮十二环锡杖”。其长度为196cm,丈头部分轮状物直径为25.5cm,十二枚圆环直径均为6.8cm,杖杆直径为3.25cm,质量为2390克22。无损金相分析和金属材料光谱分析表明,除项目表层鎏金装饰部分材质为99.99%的金和0.01%的秘银Mithril外,构成该项目主体部分的物质成分为90.2%的银,7.2%的金,1.3%的汞,0.5%的钇,0.3%的铍,0.09%的秘银以及数种未知元素。

该项目表层使用的银鎏金簪花装饰技艺与唐代将作监使用的常规供御金银器装饰技艺并无可观测到的区别,其金属晶格结构也符合典型奇术合金中常见的体心立方晶格特征。但自其表层100μm之下的结构,则呈现出一种无法在三维空间内进行建模的异常拓扑形态,经基金会超维几何部研究认为,该结构属于由多种金属元素原子构成的六维立方体晶格23,其异常结构可能表明该项目是通过未知的技术手段和/或在更高维度空间内制造的24。该项目内的六维晶格与表层的三维晶格间存在一层呈现出高度惰性状态的能量场,推测该能量场是由高度致密的Akiva辐射粒子与收束在其间的维度裂隙组成,这一结构致使其表层不会因与六维空间接触而转化为等效六维物体的投影,从而确保了项目外观的稳定性。尽管该项目最初由唯识宗创始人玄奘法师发现于唐贞观二年(628年),但金属同位素测年表明,据75%以上置信度的结果区间显示,该项目的制造时间早于公元前████年,亦不排除项目内层的异常结构导致其表层的痕量级同位素在一定程度上加速衰变的可能性。

SCP-CN-1313-225是一根微缩版的佛教法器“锡杖”模型,考古部门将之命名为“唐纯金单轮十二环锡杖”,推测是参照SCP-CN-1313-1外观制造的。其长度为27cm,质量为211克。金属材料光谱分析表明其由100%纯度的金构成26,无损金相分析和超空间学透视分析表明,其金属晶格结构并无异常。有明确文献记载其铸造于唐贞观二十二年(648年),由唯识宗首任宗主玄奘法师亲自设计,由时任中华异学会天枢的尚书左仆射房玄龄和时任天玑的将作大匠阎立德亲自督造。

IMG_1140.jpg

SCP-CN-1313-2影像,拍摄于2009年5月,Site-CN-618扩建设施落成后不久。

SCP-CN-1313-3的外观为一呈现出典型高温烧灼结晶化特征的象牙白色中空不规则圆柱形骨节状物体,依照异学会相关文献记载将之命名为“佛指骨舍利”,其尺寸和质量保持着在小范围内无规律变化的状态,但多人分段观测表明,该变化具有明确的阈值,测试证明,该阈值的具体参数具有强烈的认知危害效应,并会导致尝试记录全部四组数值的相关电子设备出现严重故障,故仅允许将之存储于物理书写材料。该项目持续释放出高强度但尚未观测到有害效应的Akiva辐射,尽管其辐射力场半径存在不规律的涨落现象。但既有观测表明,其Akiva辐射的粒子浓度始终在距离其6.6312m至28.7352m27的范围内保持相对的最高水平。尽管该物体在文献记载和当代佛教高僧的“观想”中均被认为是来自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28的本体经火化后产生的遗留物,即“舍利”。但经基金会考古部、生物学部、人类学部、宗教圣物部的分别独立检测后,证实其微观结构与任何已知的人科物种、其他智能生物乃至其他任何生物骸骨经高温烧灼后的产物均不同,任何尝试从其表面提取痕量物质进行分析的行为均因所提取物在数纳秒内消散而无法进行,相关痕迹同样会在数纳秒内复原,无损型DNA分析亦受项目的Akiva辐射阻碍而无法进行。上述部门联合举办的“法门寺佛指骨舍利性质研讨会”得出的结论称:该物体在遭受高温烧灼前,可能属于某个顶点型多功能实体29的三维空间投影之物质具现化形态的组成部分。

The-Buddha-relic-II.jpg

SCP-CN-1313-3影像,由宗教圣物部在使用异常物品短暂屏蔽其99%的Akiva辐射后成功拍摄。


附录CN-1313-Α:

附录CN-1313-B:

附录CN-1313-C:

附录CN-1313-D:

附录CN-1313-E:

    • _
    身份验证通过 ,尊敬的5级人员,欢迎您的查阅

    再次警告:以下内容涉及XIII级存在威胁

    任何未经授权之人员访问以下内容将立即被YAVANNA-KEMENTARI模因抹杀触媒处决。在未接种合适模因疫苗的情況下向下滚动页面将立刻导致心脏骤停死亡。

    您已经被警告过了。

























































































































































































    the%20code.jpg

    模因抹杀触媒启动


    检测到生命迹象


    如您不是监督者议会成员,请立即离开此页面,并等待接受MTF-Alpha-1“红右手”的定位和处理

      • _
      验证通过 ,尊敬的监督者,欢迎您的查阅

      SCP-2634研究副主管Jonathan Mabry博士的私人笔记节选

      你们好。还是我,Jonathan Mabry博士。2018年05月22日,嗯嗯,现在是上午11:10。就像你们知道的那样,今天早晨它又来找我了。

      当时我正在员工宿舍里对着镜子刮胡子,时间大概是早上七点半左右。然后就像上次一样,在脑内听到同一个声音说“准备好”,吓得我赶紧扔下了剃须刀,还没来得及冲干净泡沫,就传来了那种被“如来”拉进它维度的熟悉的“拖拽感”,是的,很熟悉,过去三年里我已经历过六七次了。我不知道你们通过镜子上的摄像头是不是再次看到我的身体像被从内部开始折叠一样凭空消失了。

      正如上次和上上次旅程一样,如来直接把我拽进了六维空间,省去了慢慢提升维度的环节。六维空间依然和我第一次看到它时一样美丽。我在那里再次见到了如来,它看起来和之前几次不太一样,不再是一个在波动平面里的球体或多面体之类的,而呈现出更加难以描摹的美丽分型结构。但是还来不及欣赏这种美丽,我就感应到了几分前所未有的压抑,是的,没错,是感应到的,如来似乎在向我传达着某种紧张的情绪。

      之后,上帝啊,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我看到了更多的“如来”,它们形态各异,它们散发出足以令人忘掉一切烦恼甚至自我的美丽光辉,如果能用“光辉”来形容的话,它们纷纷向这边聚拢而来,或许在一个三维生物的感知里,那是一种逐渐靠近的状态,那种感觉,就宛如独自站在无灯无月的夜空下,浩瀚银河、漫天繁星一齐向你涌来。我的朋友说,这些同胞来自很多的平行宇宙,很奇怪,对吧,但是它告诉我,各平行宇宙在六维空间中以一种人类无法理解其形式的“通道”连接在一起。

      今天似乎对它们来说有某种特殊的意义,我“听”最熟的那位如来说,今天是它们中的一位成员化成人形降临到三维空间并开始启发当地人类的纪念日。但是我一点也感觉不到它情绪里有哪怕一丝的欢喜,它们聚在一起似乎议论着什么,你们知道的,那种“窃窃私语”是我无法听到的,但是我能感觉的出来,它们普遍都很紧张。

      我问如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它告诉我,它和同胞们在遥远的过去耗费了无法衡量的时间,牺牲了比恒河里沙子还多的成员,才最终收容了的(嗯嗯,我猜它的意思是“收容”,尽管它是通过某种可能类似早期印地语的词汇来表述的)一个威胁,用不了多久可能就会脱困了。那个威胁曾经从无限高远的维度(我猜他也可能表达的是“叙事层”,但我不太理解那群超形上学部的狂人们经常念叨的“叙事层、叙事块”是什么东西)跌落下来,它们位于更高的六维空间(不太能弄明白是什么意思,也许它想表达每个“叙事层”都有对应的六维空间和对应的“如来”们吧)的同胞在陨落前,层层向下传递了关于这个威胁的预警。在历经不计其数的牺牲之后,当那东西即将跌落到它们这里时,它们通过分析同胞们逐层传递下来并渐趋完善的信息,终于掌握了“收容”那个威胁的方法。即便如此,它们还是牺牲了“那由他”(我猜是指10的108次方,耶稣啊,这意味着如来们比三维宇宙已知的基本粒子总量还多出若干数量级,真不敢想象)那么多的同伴才办到了这件事。它们似乎把那个威胁关在了一根棍子里,也许就是电影里少林武僧用的那种棍子,或者意思是老和尚的法杖吧。它好像还提到了什么“信标”,似乎是它们那位在久远时代前降临尘世的同胞最终通过自我牺牲转化成的物品,这些“信标”散落在我们维度的地球上,共同构成了一张持续从六维空间中抽取能量来稳定它们那不太牢靠的“收容”。

      但是,正如我们在基金会里见证过无数次的那样,没有任何收容措施是万无一失或牢不可破的。即便如它提醒我的那样,警告我的同胞:无论何时都要保证至少有一个“信标”在三维尺度上始终离那个威胁很近什么的,那东西也终究会有突破收容的一天。似乎它们对此已经无能为力了,如今只能靠我们这些稚嫩又弱小的生灵来想办法解决,唉,该怎么办呢。我又问它离那东西彻底失控大概还有多久,它告诉我“末法之时,未可知也,末法之世,只在眼下。”

      我写下这些,只是希望你们能有所警惕,我猜那些神秘的O5大人物们应该知道如来说的“威胁”是什么东西吧。哎,哎,但愿你们不会觉得我的“疯病”比以前更加严重了。


附录CN-1313-F: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