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354
评分: +21+x


2/CN-1354 LEVEL 2/CN-1354
CLASSIFIED
classified-lv2.svg
项目编号: SCP-CN-1354
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354应被安置于Site-CN-10标准人形收容间内。收容间应安装两扇窗户连通外界,以保持充足的阳光照射;阴雨天气时,应保持收容间内亮度满足SCP-CN-1354的需求。得到批准的情况下,允许SCP-CN-1354离开基金会自由活动,但必须由数名特工跟踪其以确保其人身安全。

描述:SCP-CN-1354外表表现为一名10~13岁的男性。根据对SCP-CN-1354的身体检查,其细胞结构与向日葵细胞结构相同,当其细胞被破坏时,将迅速产生大量新细胞。SCP-CN-1354生活习性方面与向日葵相似。此外,SCP-CN-1354患有先天性中度近视,近视程度与其心情以及外界环境有关。

日出到日落期间,SCP-CN-1354将进入活动状态,并且继承了向日葵的趋光性;日落到日出期间,SCP-CN-1354将完全进入深睡眠状态,外界影响无法使其苏醒,除非其再次接触到阳光照射。此外,任何接近SCP-CN-1354的实体生物,眼瞳会变为深棕色;接近距离定为半径3m。

访谈记录CN-1354/1:

时间:2020/3/1

前言:第一次收容SCP-CN-1354时,Dr.Atkin与其进行了首次访谈。

受访者:SCP-CN-1354

采访者:Dr.Atkin

[记录开始]

Atkin:让我们聊聊你的事吧。你记得你的名字吗?

SCP-CN-1354:当然,虽然一开始……我并没有。小时候我被收养在孤儿院中,里面的人帮我取了个名字:阳葵。

Atkin:很不错的名字!我很好奇那个收养你的人是谁。

SCP-CN-1354:孤儿院的院长。用你们的话可以描述成“老人”,但我更喜欢叫他“爷爷”。他是个……很善良的人,但是……在几年前,我不得不离开孤儿院,然后我就一直住在一所郊外的空房子里。我听说你们这里叫基金会,既然能从那么大片向日葵丛里找到我,一定能帮我找到他的,对吗?(SCP-CN-1354瞪大眼睛,表现出期盼的样子。)

Atkin:不不不,基金会可不是专门找人的。但是,我们会尽力帮助你的。

SCP-CN-1354:嗯,谢谢!(SCP-CN-1354高兴地回答。)

……

Atkin:我听说你的眼睛看不清东西,是吗?

SCP-CN-1354:是的,尤其下雨的时候,我感觉就像盲人一样。

Dr.Atkin拿出一副眼镜,递给SCP-CN-1354。

SCP-CN-1354:这是……什么?对!孤儿院也有人有这个东西。

Atkin:叫“眼镜”!它能让你看东西舒服点,只是不会清楚到看到每一粒灰尘。

SCP-CN-1354:(戴上眼镜。)谢谢!真的很清楚。

……

Atkin:说说你在孤儿院的事吧。

SCP-CN-1354:我有很多朋友,他们都和我一样,没有家人。他们知道靠近我的时候,眼睛会变颜色,但并没有远离我。我们每天都很快乐,爷爷也会陪我们。我们每天很早就睡觉,他们有时候还会说我睡得太熟了,而且我每次都是第一个起床的。现在,他们过得怎么样呢……(SCP-CN-1354向窗外看,不再说话。)

Atkin:那么,你还记得孤儿院在哪吗?

SCP-CN-1354:就在[已编辑]。

Atkin:好的,我们会过去帮你问候他们的。

[记录结束]

后续:事后,基金会人员对SCP-CN-1354提供的信息进行分析,并了解到该孤儿院于1年前遭到袭击,无幸存者。根据警方提供线索,于废墟中发现了如下信件。


给孩子们:

或许,当你们看到这封信时,我或许已经不在了。我只是想说一件我迫不得已而为的事。就在不久,一帮劫匪盯上了这里,他们的人强迫我交出孤儿院给他们“安身”。你们知道的,如果我反抗他们,他们就会发疯一样,使你们遭到失去一切的痛苦。所以我才狠下心来做了个决定,抽空写了封简短的信,然后夜里把你们赶离孤儿院。很抱歉欺骗了你们!

孤儿院院长

访谈记录CN-1354/2:

时间:2020/3/18

前言:在调查完孤儿院后,Dr.Atkin再次与SCP-CN-1354进行了访谈。

受访者:SCP-CN-1354

采访者:Dr.Yuwen

[记录开始]

Yuwen:很抱歉……有个不幸的消息。

SCP-CN-1354:(正在欣赏向日葵的SCP-CN-1354笑容突然消失。)什……么事?

Yuwen:那个孤儿院……在1年前,已经成了废墟。

SCP-CN-1354:你在说什……么?不可能,不可能……Yuwen博士,别再对小孩子开玩笑了!

Yuwen:我也希望这也是个玩笑,但这不能使任何人哈哈大笑。

SCP-CN-1354:爷爷……他怎么样了!(SCP-CN-1354声音里带着点哭声,焦急地问。)

Yuwen:很遗憾,他已经去世了。他还留下了一封信,在这里。(Dr.Yuwen将该信件递给SCP-CN-1354。)

SCP-CN-1354:(SCP-CN-1354抢过信件,眼里含着泪。)为什么…为什么…

[记录结束]

后续:自那以后,SCP-CN-1354拒绝接受一切访谈,并且其身体状况逐渐变差。Dr.Atkin等基金会人员对其进行了约1个月的心理治疗,SCP-CN-1354状况得到恢复。

日记记录:
以下为SCP-CN-1354外出时,在其收容间内发现的日记。

2020/3/1,天气晴

最近我来到一个新地方,叫“基金会”。还遇见了许多有趣的大人,比如Atkin博士和Yuwen博士。Atkin博士还送了我一副漂亮的眼镜,我们大笑了好久。Yuwen博士送了我许多好吃的和好玩的,还帮我在房间了种了几株向日葵。这里的大人不像外面的大人,他们很和善,并不会因为靠近我,发生的奇怪事情而远离我。

这里是从孤儿院以来,第二个让我很开心的地方!


2020/3/19,天气阴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发生些坏事,简直坏透顶了!

昨天,Yuwen博士告诉我,孤儿院已经没了…这让我很伤心,那里记着我和其他朋友的欢乐时光,和爷爷。但是…他也不在了,为了保护我们,他宁愿让我们误解他。我不敢再想下去了,每次这样想,我都会用掉许多纸擦泪。

而且,我的眼睛看不清任何东西了。就算带上一副眼镜,窗外还是黑压压一片,这让我很难受。这是我第一个睡不着的晚上,因为每快要闭眼时就会惊醒,却发现床边并没有他们。

现在我要试着睡觉了,晚安,日记。


2020/4/24,天气多云

Atkin博士他们似乎很担心我的状况,他们已经试着与我沟通许多次。但每次他们都失望地回去。

但在这段时间里,我似乎明白了一些道理。我想爷爷如果知道我们很安全,一定会很高兴的。我也不会再让Atkin博士他们担心我了。最近我变得坚强了点,我觉得我也快变成大人了。我一直提醒自己要笑着面对新的生活,我也不那么伤心了。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谢谢你!谢谢你们!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