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373

评分: +31+x

项目编号:SCP-CN-137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373被安置于Site-CN-91一间配备了50dB90dB级别隔音屏障的标准人形收容间中。由于其总体而言的低威胁性与良好表现,SCP-CN-1373被给予了一台没有联网功能的计算机、书本、电视机等文娱用品以供日常消遣之用。SCP-CN-1373的餐食由传送带送达,除非出于健康原因且经过营养师的批准,否则不得向其提供乳制品、萝卜等易造成胀气的食物,详见清单1373-L31。

由于收容初期的无心之举,目前包括SCP-CN-1373之亲属与同学在内的所有感染者均已坚信SCP-CN-1373已出国前往“一个全封闭式机密精英项目深造”而无法联络。经情报部门讨论,认为进一步的身份掩盖措施是无必要的。应删除任何新上传的SCP-CN-1373的演奏视频(若有),以防止其他平民产生怀疑并进行调查。

在实验1373-E7之后,严禁SCP-CN-1373与感染者接触或进行任何形式的交流。任何同类型实验均被无限期暂停。由于感染者除了不合逻辑的信念之外不具备实质性的异常或传染性,因此仅需保持监控状态,而无需采取过多措施。基金会内的感染者员工仍可正常工作,但应被调离SCP-CN-1373所在站点,并避免接触与SCP-CN-1373相关的信息。此外,为避免激发感染者的抵触情绪与不配合行为,与感染者的对话应遵循文件1373-M13中建议的措辞和礼仪指南,除非另有实验需求。

在非实验情境下,如非经过标准防护措施1373-Alpha,不得使任何人在能够直接听到其发出的声响的情况下接触SCP-CN-1373,所有交流应当通过对讲机或文本聊天进行;亦不得使SCP-CN-1373离开收容室。1373-Alpha为目前SCP-CN-1373在进行一切对外直接接触前需采取的标准防护措施,系其因长时间缺乏与他人的面对面沟通而展现出轻微的抑郁倾向后,由项目组与伦理道德委员会在会议EC-20319中制定,并基于自愿原则实施。SCP-CN-1373可以在提出请求后在其收容室卫生间佩戴排气阻隔设备,并通过金属探测安检门由收容人员确认后,方可离开收容间或与他人当面互动。SCP-CN-1373已获准在佩戴防护措施1373-Alpha的情况下在站点公共区域自由活动,但禁止进入健身房与自身收容间外的任何卫生间,以防1373-Alpha蓄意或意外脱落。

目前仍在调查有关“tmxyl”的任何可能有价值的信息。

描述:SCP-CN-1373为一名20岁的亚裔男性人类个体,原名为███,在被收容前就读于████大学并担任该校交响乐团的长号首席。SCP-CN-1373的异常性质在于所有直接听到其肛门消化道排气声响1的人类个体(下称为感染者)会立刻狂热地相信SCP-CN-1373为一名水平高超的长号手,并异乎寻常坚定地相信SCP-CN-1373告知感染者的有关于长号的一切信息。通过录音设备间接听到的声响不会导致感染。由于SCP-CN-1373在被收容前陆续告知身边感染者的内容,以及基金会在收容早期的数次轻率的实验,目前感染者会坚信SCP-CN-1373:

  • 是一名水平高超的长号手;
  • 自3岁起学习长号,师从知名演奏家█████████ ████████;
  • 10岁时在ARD国际音乐大赛中获得冠军;
  • 15岁时被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录取,并在18岁时完成学业;
  • 可以通过吸气吹奏帕格尼尼No.24随想曲;
  • 曾因为准备考级,每天练习长号40小时;
  • 可以在吹气的同时吸气,因而不需要换气;
  • 拥有一把镀金并镶嵌钻石的长号、一把碧玉制成的长号和一把“托古”(原文如此)长号;
  • 现已前往海外参与“一项全封闭机密精英项目”;
  • 可以通过大力吸气的方式将长号中的冷凝水全部吸出和风干,并饮用;
  • 曾在一次练习中不慎头部脱离身体并飞出,后使用未知方法接回。

实验1373-E7显示,SCP-CN-1373告知任一感染者长号相关的信息,均会导致所有感染者表现出对该信息的知情,这也包括仍处在常态社会中的平民;因此SCP-CN-1373与感染者的交流目前被严格禁止。尽管这些信息表现出了明显的不合逻辑之处,访谈显示感染者会自行做出合理的解释,或者干脆避而不谈。进一步询问显示感染者会愈发频繁地谈及一个名为“tmxyl”的人物或实体。关于该实体的详细信息是未知的,因为感染者拒绝做出更多说明。

附录:回收记录

20██年██月██日,多个发布于████████视频网站的系列视频引起了基金会特工的注意。这些视频均为████大学交响乐团的演奏视频,但其中的长号首席似乎明显不具备相关技能。另一引起怀疑的现象是每当长号首席做出动作或者发出一系列杂音时,便会有十数人发送充满溢美之辞的弹幕,并对质疑者进行猛烈攻击;弹幕区与评论区亦有大量有关于该长号首席之水准的争吵,一个名为“tmxyl”的实体亦被多次提及。

这起初被认为是一些网民的取乐行为,但行为分析和基金会特工试探性的交谈显示这些赞同者的发言应是出自真心。一个快速的背景调查显示长号首席为该校学生███,亦即后来的SCP-CN-1373;其在长号演奏方面获得过多个校内奖项。这一明显反常的现象使得基金会人员决定前往调查。

基金会特工谎称自己是某音乐学院顶尖人才培养项目的招生人员,因SCP-CN-1373的才华而希望与之接触,并对其进行面试。由于人员在接触初期缺乏对其异常性质的了解,特工们在通知到会面的间隙没有限制SCP-CN-1373与外人进行对话。SCP-CN-1373随即并告知了一名好友兼感染者自己“将前往一项精英项目深造”;在好友试图上网查询后,又声称该项目是“全封闭式、机密”的。这在无意中形成了当前的身份掩盖措施。

出于谨慎考虑,特工们没有立刻允许SCP-CN-1373接触乐器,并将其带至Site-CN-91以待进一步测试。据特工回忆,SCP-CN-1373在车上进行了多次排气,使他们不得不开窗通风;后续的审讯证实SCP-CN-1373每日均有意食用大量能造成胀气的食物。在抵达站点后,这些特工已经开始滔滔不绝地赞美SCP-CN-1373的长号水平,而调查组的其余人则试图将他们送去隔离。在争论进行时,SCP-CN-1373又进行了一次排气,这使得在场所有人员立刻转变态度。配备隔音耳塞的驻站SWAT赶到现场并强制将在场人员押送隔离;随后的测试很快揭示SCP-CN-1373的异常由排气触发,收容措施因此制定。

附录:访谈记录

前言:该次访谈旨在揭示感染者对SCP-CN-1373演奏水平的认知。访谈对象为陈██,系████大学一名乐团常驻听众,也是视频中夸赞SCP-CN-1373的用户之一。

<记录开始>

特工Asriel:首先我想要你听一下这段音乐,然后说说你的感受。

特工播放先前被发布于网络的一段SCP-CN-1373之演奏视频的节选。在交响乐团的演奏中,能分辨出来自长号的断断续续的、显得漏气的音色。并没有明显的旋律可被辨识,在第12秒可听闻拉管撞击乐谱架和乐谱架倒下的声音。

陈██:这……这个我太熟悉了。这是█神吹帝国进行曲那一段,那个视频我都看了十几遍了,一听到就认识了。真的,长号起来的时候头皮都炸了,那个神仙音色直接撩到心脏了。太帅了吧,tmxyl粉要是听到绝对会被打脸。好听到哭,太有气势了。特别是那个乐谱架哐当一下,这真的就是音乐理解,演绎到了极致。

特工Asriel:嗯……好……现在请你听听第二段音频。

特工播放在基金会录制的一段SCP-CN-1373试图吹奏长号的录音的节选,但没有展示该视频的图像部分。能听到持续不断的吹气和嘶鸣声,有时能听到长号被吹响,但明显气息不足,音色嘈杂且飘忽,持续时间十分短暂。能够勉强辨识出《帝国进行曲》的节奏和大致走向,但音准十分糟糕。

陈██:……你说是放屁我都信。

特工Asriel:嗯……你能对比一下两者的异同吗?比如说,他们的演奏具体来说有什么差距?

陈██:新手跟大神没什么好对比的,根本没有意义。但你非要我对比……两者的音色和节奏乍一听是像的。但新手只是乱吹,根本没有办法驾驭乐器,发出的声音是不受控制的。而█神的最大区别就是注入灵魂,表现了自己的演绎和乐感,而且最主要的是,好听啊。这里面每个音都是精确的计算和恰到好处的气息才能吹出来的。他把曲子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特工Asriel:如果现在告诉你,这两段音频都是他演奏的,你会怎么评价?

特工展示包含了第二段录音的视频,可见SCP-CN-1373正在努力试图吹响长号,显得涨红了脸,并且十分疲惫、困惑。

陈██:神情敬畏。)█神还是会勉强自己啊……(停顿。)但其实是的,第二段是需要细品的。再听一遍就能够发觉精髓所在了,但一个肤浅的听众恐怕欣赏不到这么深层的东西。(再次看向屏幕,露出心疼的神色。)你看看他,是真的在把自己的灵魂往里吹……表面上轻描淡写,显得那么随意,但实际上却有一种深藏的摄人心魄的音色,一段掩埋了很多年的经历……这就是大神,顶流。我承认之前第一遍听有些草率,有些误导。实际上第二段也相当优秀。

特工Asriel:就是说……我是否可以理解为,某种程度上,你会觉得[SCP-CN-1373]的演奏和初学者的练习很难区分?

陈██:沉默。

特工Asriel:你的想法是什么?

陈██:敢不敢自己吹一段来听听?比不上别人就少酸。█神这水平还有人质疑,不知道是耳朵没长还是脑子没长。

特工Asriel:不不,我无意质疑,只是希望探讨他的……风格……

陈██:冷笑着打断。)你穿着蓝色纽扣啊,那没事了。

特工Asriel:困惑。)什么?

陈██:陈██显得十分恼怒。)蓝、色、纽、扣。你就不觉得挺眼熟?这个颜色?

特工Asriel:抱歉,我不能理解——

陈██:拍桌并起立。)tmxyl派你来的吧?本来两家粉丝井水不犯河水,你穿着你家主子应援色的纽扣出来跳我们█粉的脸是不是恶心人?还故意拿█神的这段……欣赏门槛很高的演奏来,来,引诱我说一些负面的话是吧?我现在告诉你,你是不可能挑拨我和█神的。黑子可以省省了。

特工Asriel:tmxyl?能否告诉我tmxyl是——

陈██:还装呢?tmxyl的粉丝已经这么不要脸了吗,恶心完人就装傻?█神的█站视频也是你们出钱下架的吧。这就是资本吗?爱了爱了。

特工Asriel:不,抱歉,我确实不了解……

陈██:你就是tmxyl派来的。我不和对家疯狗说话,你自己吠去吧。

<进一步的沟通均得到了类似的回应,无法获得有效信息。>

<记录结束>

附录:访谈记录

前言:该次访谈的对象是SCP-CN-1373,对话通过文字媒介进行。SCP-CN-1373被告知自己因精神障碍而需接受封闭式治疗;同大多数人形SCP项目一样,它起初拒不配合,但最终基金会人员完成了其思想工作,并说服它接受访谈。

<记录开始>

特工Asriel:你现在的配合程度将决定之后你会得到什么样的待遇,这台测谎仪用的也是最顶尖的技术。所以我希望我们能进行一次坦诚的对话,这是为了你自己好。

SCP-CN-1373:思考片刻。)好吧。

特工Asriel:能说说你是什么时候察觉到你的这些能力的呢?

SCP-CN-1373:应该是成年那会,或者上大学那会?反正最开始差不多就是高三,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开始,就老有人问我是不是吹长号特别厉害。我就觉得很奇怪。我高中从来没跟谁提过我会什么乐器。当时觉得可能有谁搞混了还传开了。

SCP-CN-1373:结果上了大学之后,居然大学同学也一个个问我是不是会长号。我当时就想,如果我跟他们说我会呢?反正也都是刚认识,也没人能证明对不对。我就说我确实会长号,还跟他们说我老师是谁谁,几岁开始学什么的。他们居然也真的都信了。

特工Asriel:关于同学们说的你15岁时被柯蒂斯音乐学院录取,读到18岁毕业然后参加高考这些事,也是你告诉他们的吗?还有什么国际比赛冠军之类的。

SCP-CN-1373:我觉得我让人相信自己的能力还是很不错的。毕竟一直有人问我关于长号的东西,你也看到了,他们很崇拜我,也想了解我。我肯定要很耐心地回答他们的问题。

特工Asriel:你在大一的时候加入了学校的交响乐团,能详细说说吗?你是如何参加面试,以及演奏的?

SCP-CN-1373:是交响乐团的指导老师来邀请我的。老师来的时候我紧张得要命,就怕他们发现……但他们都没让我面试,直接就让我进去了。老师还问我有没有带长号,我肯定不能说没有啊,对吧。我就说有把镶钻的,但是在家里。老师也信了。我说服人的能力还是很不错的。

SCP-CN-1373:后面排练的时候从乐团借了把长号,本来想找个理由,比如说乐团不行或者乐器太差之类的,然后赶紧溜。那天真的是我最紧张的一天,就怕被人发现吹得不好。但结果排练完之后每个人都过来夸我神仙,我就不再担心了。

特工Asriel:我们听你的同学说,你经常会有意地吃一些会导致胀气的食物,然后在人多的地方放屁。你是知道放屁可以让人们更,怎么说,信任你吗?

SCP-CN-1373:不是,我的肠胃不好。

测谎仪闪灯。

SCP-CN-1373:好吧。某种意义上你说得对。但一开始不是这样的。

特工Asriel:一开始是因为什么?

SCP-CN-1373:一开始是……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发现,每次我放了个很响的屁,周围的人就会有些反应,比如说看向我,或者喊好臭啊之类的。我觉得这样很好玩,所以我就经常憋个大的屁然后上课时放。要是有别人出风头,我就也放个大的屁,然后他们就都来注意我了。我觉得这样很好玩啊。

特工Asriel:但是,关于长号的现象是在成年左右才出现的?

SCP-CN-1373:没错。

特工Asriel:最后一个问题:你知道tmxyl吗?或者听说过类似的东西吗?

SCP-CN-1373:不知道。别人老跟我提这个人,但我真的不知道。

<记录结束>

附录:实验记录1373-E7

前言:本次实验是在基金会尚未完全明晰SCP-CN-1373之异常性质时进行的。目前,所有同类型的实验已被禁止。在本次实验中,SCP-CN-1373被允许与一名有基础长号知识的感染者(D-1284)对话,且被允许任意讨论长号相关的话题,以测试感染者对于SCP-CN-1373所提供信息的接受程度。

<记录开始>

D-1284在见到SCP-CN-1373后显得十分兴奋和紧张。SCP-CN-1373主动与其握手。

D-1284:大师好久不见。上次有幸听您的长号演奏,非常震撼,没想到今天又有机会见面。

SCP-CN-1373:很高兴你能记得我。大师愧不敢当,能让你喜欢就好。我也记得你。

D-1284:您真是太谦虚了……基金会这阵子也在教我学习长号,已经大概一个月了。我还在起步阶段,有许多疑问……当然,对于大师来说可能显得太幼稚了。但还是希望能得到指点。

SCP-CN-1373:微笑地)怎么会幼稚呢,学无止境。这是我的荣幸。

D-1284:大师平时是怎么清理号管中的冷凝水的呢?我发现这些水很难倒出来。

SCP-CN-1373:嗯……我……我会把它们吸出来。

D-1284:显得十分惊讶。)吸出来?那需要很大的力气吧。

SCP-CN-1373:是的。如果你像我这样从3岁开始刻苦练习,你就能吸气如同呼气一样控制自如。

短暂的停顿;SCP-CN-1373似乎在观察D-1284的反应。后者露出崇敬的神色。

SCP-CN-1373:……甚至还可以用吸气演奏帕24。当你达到那个境界的时候,这就是基本功了……把冷凝水吸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就算剩了一点点水,只要你的吸力够强,也可以风干。水吸到嘴里之后,直接喝掉就好了。

D-1284:我只知道您的演奏技艺高超,但没想到基本功也到了这样的境界。果然天才不仅是天赋超群,还需要比任何人都辛勤的练习。

SCP-CN-1373:是啊,练习是非常苦的。但坚持下去才能看到进步。我曾经为了考级每天吹几十个小时,吹得我头都飞了。

D-1284:露出敬畏和担忧的神色。)您……您的头都吹飞了?一定很疼吧!后来没事吧?

SCP-CN-1373似乎因D-1284的反应而困惑并迟疑了片刻,但随即恢复自信的神情。

SCP-CN-1373:是的,当时真的很疼。不过老师马上就叫了救护车,及时接回去了。

D-1284:太……太惊险了。脖子断了是怎么接回去的?这很难做到吧,我记得还有动脉……

SCP-CN-1373:具体我也不知道,我当时疼得昏昏沉沉的,醒来已经在病床上了。因为这件事太惨痛了,所以后面也一直没有问父母,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接的。刚出院没几天就得继续练,这就是想成为大师要吃的苦啊。我现在有时候还会脖子疼,但好在再也没有掉下来的迹象了。

D-1284:应该用到了很高精尖的技术,我想……这样的治疗一定很需要勇气吧。您的毅力值得作为每个人的榜样……我很惊讶这么久以来,别人始终看到您光芒万丈的那一面,您却一直没有和人提到过这些……很难回忆的过往。

SCP-CN-1373:低调嘛。

D-1284:原谅我冒犯,您不应该总是这么低调。我认为您应该公布更多的您的刻苦经历和演奏,比如今天您告诉我的这些……让大家更好地了解到真实的您。抱歉和您提起这些令人不愉快的人,但您不知道有些tmxyl的粉丝现在多么猖狂。

SCP-CN-1373:噢,没必要管他们。都是些宵小之辈。

<记录结束>

后记:随后的调查发现所有的感染者均对本次实验中SCP-CN-1373所告知D-1284的信息表现出了知悉与绝对的相信。这种超距作用的原理未知,但由于其包含的信息明显不符合常态认知与科技水平,故任何进一步的同类实验均被禁止,也不允许SCP-CN-1373再与感染者发生交流。

附录:事故记录

在2022年3月10日,SCP-CN-1373在返回其收容间并取下标准防护措施1373-Alpha时,忽然进行了一次音量最高达78dB的排气,持续9.7秒。这使得位于收容间附近的2名研究人员与4名守卫遭到感染。这些人员已在心理评估后调离站点。

随后的调查显示SCP-CN-1373在此期间因饮食与免疫问题而出现了轻微的肠道菌群失调,且由于佩戴防护措施1373-Alpha时间过久,而导致其一次性积攒了大量的肠道气体。3人被追责,其收容间的隔音屏障被替换为90dB级别。将安排消化科医疗专家定期佩戴隔音耳塞为其进行评估和诊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