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401
评分: +58+x

基金会记录与信息安保管理部通知

本文档内容和相关事件涉及零次/一次/多次现实改变情景。部分的文档内容已遗失或损坏。以下为被恢复的记录。

项目编号:SCP-CN-1401

项目等级: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

+ 第一代收容措施[数据丢失]

+ 第二代收容措施[数据丢失]

描述:





+ ██年██月██日,追加的描述[数据丢失]

他们便喝了,唱着诗,前往橄榄山。

附录CN-1401-A(SCP-CN-1401实验记录):
以下为成功恢复的实验记录数据,实验主持者为Dr.Abigail。






附录CN-1401-B(SCP-CN-1401相关文件):

以下为被恢复的提案/报告/通讯记录。内容严重损坏,仅标题部分完整。

+ 点击阅读相关文件记录

以下为被恢复的Area-CN-42相关记录。文本内容可能来自多个站内员工。

    • _

    关于新收容进来的异常,SCP-CN-1401已经基本研究完了。这是一个只要输入搜索内容就能得到相关视频的暗网网址,只不过这些视频……多少有些血腥。

    某个未成年女性会在视频里一遍一遍被杀害,是按照给出的关键词杀害的。虽然没能找到受害者存在的直接证明,但是在事发地点能找到少女的尸首。而且在事发现场检测到了现实扭曲效应。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拍摄者还是受害者都很听话,他们从来没试图违背网站中输入的关键词。

    听起来就像工厂的产物一样。被批量地生产,分级,制定措施然后丢进仓库里吃灰。一个低价值物品收容室能塞下三四百个这样的异常。

    我有个大胆而不切实际的想法。既然这个东西能被我们指使,无限地死亡和复生,就拿这个东西替代D级人员试试。不过这种异想天开的提案十有八九会被驳回吧。

    马太福音26:47-49

      • _

      服从性测试,又是服从性测试。[数据删除]的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我不是一个基金会员工但是他们需要我来进行测试,因为他们说只有现实扭曲者才能在那个异常面前保持足够的自制力。别[数据删除]的搞这套现代奴隶制,就是因为你们把绿型杀光或者关起来了才找不到合适的人。活该。

      当安德鲁斯拒绝亲自动手的时候我真想往她脸上来上一记老拳。

      昨天我看见你们命令SCP-CN-1401在死之前剜出自己的双眼,她在挖第一个的时候就疼昏了过去,接着醒来又挖出了第二个。今天你们让D级们把钢笔圆规自行车辐条之类的刺进她的身体,把她插得像个刺猬。明天呢?听说是SCP-120的交互实验。那个多数时候都是深黑色的游泳池,会把人送上太空。

      我一次一次地问她,为什么不反抗?你明明是个V级的现实扭曲者,你几乎无所不能。但她没有回答。在她的脖子被扭断之前她吭都没吭一声。

      这简直是一场猎奇死亡秀。我要退出。我[数据删除]的快要你们这群[数据删除]搞吐了。

      你们表面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心里其实是在害怕她吧,所以才会用这种病态的方式宣告自己的控制和征服?还是说,你们平时就是这么对待D级的吗?

      马太福音26:51-54

        • _

        脱掉全身的衣物,用丝带绕过手臂,下乳,腰际,如果够长的话再加上腹股沟和大小腿,用力收紧直到勒出淤青为止。接着就这样把自己挂在房梁上,踢掉脚下的凳子然后挣扎。

        Abigail死成了我心目中理想的方式,她身上只穿了一件SCP-CN-1221,布带是从SCP-CN-1401身上拆下来的。纠缠交错的丝带在她的小腹位置汇聚,打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

        她的电脑开着,上面有通知她升迁的电子邮件。

        死人身上的淤青是不会恢复的,那些伤痕被她一直带进焚化炉里,像是被许多手握着。

        焚化炉外面是陈列整齐的SCP-CN-1401。

        D级人员不见了,而越来越多的站点开始使用它们。听说我们不是用得最多的,像是Site-19那种地方,尸体会堆积如山,最后只好用卡车装运埋进垃圾场。

        马太福音27:3-5

          • _

          启动一次SCP-CN-049需要70秒。SCP-120需要50秒。SCP-2121则需要100秒——为了节省时间,研究员们会在她的脚腕上缀满重物,直到听见“咔”的一声。

          即便没有得到心理专家的确认,随便一个人都能看见这孩子的精神状况正在急剧恶化。人们商议着,记忆删除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在没有“任务”的时候,她只会直直地盯着镜头,像只被掐住脖子的鸽子。

          换谁来都早晚会精神崩溃的。

          沙漠的天气永远晴朗。夜晚的时候将望远镜对准地月拉格朗日点,就能看见无数的尸体被万有引力聚成球形,如同一座冰冷的太空坟墓;她的尸体和D级人员的混在一起,每一具都顶着同样的面容;还有那金鱼一样突出的眼睛,残渣沿着食管逆流而出,每一滴血液都在身体里沸腾然后冻结。

          据说当深海的鱼捞上岸时,连鱼鳔都会从口腔里吐出来。

          到目前为止,她吐了约有170次。

          路加福音23:33

            • _

            我给SCP-CN-1401准备了她最喜欢吃的食物,糖果,还有整整一天的休假时间。至少在这段持续24小时的视频结束前,疼痛和死亡都不会来打扰她。

            她吸溜着意大利面,吃相很难看。她充满好奇的样子就像一个15岁的孩子。她去戳墙上的钟,推动表针,她读桌上的文件还有报纸。照片里的她署名是Evelyn。

            她好像不认得Evelyn。她好像什么都记不得了。

            马可福音15:23

              • _

              那一天站点里所有现实稳定锚都停止了运作。有新员工转进来,他是个有些神棍的特工,有时候会喋喋不休地列数自己的战功,自己是如何单枪匹马深入Keter异常,又如何牺牲一位小女孩的心脏找到怪物的巢穴的。

              如果他是个正常的虔信者他就不该宣扬上帝是个小女孩。

              但是为什么员工数据库里没有他的资料?
              为什么他讲的故事令人如此耳熟?
              为什么他胸前别着基金会之星?

              从那天开始,越来越多的人回到站点,芷兰鱼,果冻鱼,设施里一天比一天热闹。

              伴随而来的是越来越多的尸体,好多时候视频的输入记录会在没人察觉的情况下自己增加,好多时候我看见曾经是SCP-CN-1401的东西横在走廊的地板上。

              我们没有一个人将事情上报,因为我们不敢。心照不宣的迷惑和恐惧正在酝酿,因为我们每个人都隐隐约约知道在未经扭曲真实的世界里到底发生过什么。

              身为一个专业处决现实扭曲者的特工,这是我第一次害怕某种异常现象会在某天突然消失。

              我好害怕。害怕某天醒来的时候,回来的同伴,朋友,前辈,全部都不见了。只剩下我自己。

                • _

                Abigail也回来了,她对我说,记住这个感觉吧。接着掏出手枪顶着我的脑袋扣动扳机。

                那感觉一点都不痛。空气中弥漫着火药燃烧的气息,子弹将SCP-CN-1401的皮肤撕裂,伤口的形状好像一只舒展的海星。

                我愣了一秒,也反手掏出手枪对着Abigail回敬过去,地板上又多了一具尸体。我们拥抱、尖叫并且笑得像疯子一样。

                接着,人们一个接一个加入了盛宴:Legion主管正在品尝硫酸的滋味,安德鲁斯提着厨刀想要尝果冻鱼的麻辣鱼头,恋将水果刀对准自己的手腕一刀又是一刀。

                我们杀人,我们处决所有的人和所有的scip,我们拧断魅唇鱼的头并且将SCP-CN-049摔死在磐石上,那个新来的家伙喊着含混不清地口号然后用枪尖刺穿每个人的心脏。

                如果你问我永生的滋味如何,我肯定会回答这是无底的深渊和无尽的狂欢。

                没有更多牺牲者了,再也没有了,再也不会了。

                我们将尸体彼此抛掷,仿佛在一遍遍庆祝新生的解脱和发泄对死亡的恐惧。液体从里面渗出来,化为溪流和瀑布,一路流进大漠里,变成殷红的血田。

                粉色的海洋在我们的脚下汇聚然后我们被粉色的海洋淹没。我们身处粉色的海洋之中。

                路加福音23:34

                  • _

                  距离潮水褪去之后又过了两个月。因为之前的胡闹行为,我们每个人都被处分了;但是处决已经成为不可能,那些高管们还亲自对着自己的身体试了一下。

                  这种效应总会也只会在出现致命伤害时发生。接着出现的是无端出现的记录,比如某个人当时在网站上键入了相似的关键词。

                  好消息是以后没有更多需要填埋的尸体了。上面的人说尸体是宝贵的资源,尤其是现实扭曲者的尸体,只要对休谟进行引导,就能重构DNA免除排异反应等等。残疾的员工也有了再次健全的可能。

                  只是我一旦想到基金会说不好也会对其他绿型抱有同样的态度,比如说蒲公英或者安德鲁斯女士,就会感到没来由的一阵恶心。

                    • _

                    日常仍在继续,代价仍在继续,沉默仍在继续。

                    马太福音27:39-40

                      • _

                      我曾不止一次张开口说点什么,却发现所有人都好像已经习惯了,就像是这一切发生得天经地义一样。

                      我也曾不止一次想象过那个幕后拍摄者的形象。身高170左右,行事冷酷并且精确,手稳得像是安了三脚架一样。熟悉基金会的每一个异常,会很“贴心”地剪掉所有涉及信息危害的片段,有时候还会附上文字或者涂鸦描述缺失的环节。

                      它所想要的究竟是什么?试探基金会的底线,看它究竟能压迫一个无辜者到何等地步吗?或者展现生命的渺小与无意义,故而铺设了一场漫长而宏大的行为艺术吗?

                      我确实听说过那种绿型,会在死前的一刻把时间反转,留下一个结。老鹰吐出麻雀,蚂蚁因为流浪汉踩了一脚活了过来,犹太人或者吉普赛人什么的倒退着走出充满齐克隆B的澡堂子就像是被从闪电和泥土里造出来的一样。

                      只不过这一回他们被替换成了SCP-CN-1401。如果她是戴眼镜的,她的眼镜肯定能堆成一座小山。

                      不,我忘了这一回的异常只是对于基金会的,它甚至都不是什么K级情景。我甚至还差点忘了这个方案还是我亲自提出来的。天啊,我当时只是想搞个能引起争议然后被毫无疑问地驳回的疯狂想法,借此骗一点奖金。

                      现在这笔奖金变得更多并且每个月寄到我的账户里。我真他妈的是个魔鬼。

                        • _

                        到这个时候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我的手里仿佛托着一个沉重的天平:天平的一端是基金会的员工,是我朝夕相处的同事和下属,是在异常阴影下的无数平民;天平的另一边是一个纯洁的孩子,是三十万条属于同一个无辜者的性命。在我说出这段话的时候,这个人数还在增加。

                        年度总结已经下来了,是和前一年一样的冰冷的“零”。0收容突破记录,0人员损失。

                        就好像SCP-CN-1401早已被排除在外一样。她们如羔羊一般被驱赶屠宰,代替人们死去;尸体被消耗肢解,变成器官、激素、血清、Eve粒子以及别的你一切能想到的什么东西。对于人类而言,用子弹击穿脑干是最具效率的处决方式;在发动传送奇术的时候,常常需要一连干掉12个。

                        我们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无法回头了呢?或许从一开始就无法回头了吧。

                        因为我们无法忍心让自己重新习惯死亡,回到那个牺牲仿佛不是一件事情的时代里去。

                        我们无法放弃幸福。

                        路加福音23:39-41

                          • _

                          SCP-CN-1401,不,我是说Eve,她的精神状况已经达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即使一次次地去做记忆删除,她的眼神还是一天天黯淡下去。

                          那些人竟然在计划使用SCP-CN-301……她将会失去一切。从记忆到人格到灵魂。

                          那个一直没有现身的拍摄者,我一定要和她见上一面。我必须亲口问问,为什么要亲手把一切变成这样。

                          我给自己注射了X级记忆强化药,从Abigail那里偷来的。我不能再等了,我不想再等了。

                          我必须见到她。

                            • _

                            我看见CN-1401了,她的皮肤很白,有着纤弱的身材和深绿色的眸子,我第一次发现她竟然长得这么像我自己……

                            她竟然笑了,那个站在墙角的人也笑了,拿着摄像机,一模一样的金发和绿瞳,就像是一对双胞胎姐妹……

                            不,那就是她,那是她自己,那个人就是她自己啊……

                            马太福音27:46-50

附录CN-1401-C(SCP-CN-1401无效化记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