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408
评分: +4+x

项目编号:SCP-CN-1408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现已将该项目 所在林区进行全面封锁,其周围设置高约3m的铁质围墙,每隔1km设置一检查站,每个检查站由至少三名3级员工轮流值班,对接近该项目的人员进行A级记忆删除。

对所有曾接触该项目人员进行F级记忆删除现已禁止任何人员进入该项目内部,停止所有对该项目进行的实验,所有接触该项目人员必须被强制隔离并监管,必要时处决。

描述:该项目 为位于中国南部一座森林中心,一条宽约2m的水泥路通往该项目,每月10,15,31日位置随机变换,变换地点距原地点不超过200m。

该项目占地约300m²,分为地上,地下两层。地上部分高3.0m,地下部分深3.55m,两楼层被平均直径为0.6m的齿轮组成的隔断层分隔。建筑表面被钢化玻璃所覆盖,内部装饰物均由齿轮,钢筋,电线组成。内部设施均可自行运转,其运行机制及能源提供尚不明确。

SCP-CN-1408-A于该项目范围内活动,外形与犬类相似,对人类无攻击性,拥有与人类相当的智力和语言交流能力。其头部及躯干部分由320个大小不一的齿轮构成,且能够灵活运动,头部和颈部由10根电线相连,四肢由齿轮咬合组成。

已知其对进入该项目人类产生持续的精神影响,并对带入项目内的录像,录音设备进行干扰或破坏。接触该项目人员的记忆会逐渐被更改,离开该项目1小时后出现畏光症状,并且对灰尘,土壤感到轻微的恐惧。3小时后表现出对植物及所有天体的严重恐惧。5小时后该人员记忆完全被新记忆覆盖,试图脱离返回SCP-CN- 1408并攻击其他员工,该人员成功返回该项目后会尝试与该项目进行交流,随后于项目内部失踪。

探索记录:

视频探索记录副本:

日期 :2235年2月19日

目标:SCP-CN-1408


[记录开始]
[Erica打开了SCP-CN-1408的玻璃门]
SCP-CN-1408-A:[微微向Erica点头]欢迎光临,这里很久没有客人了。需要茶水或咖啡吗?

Erica:[踩在了一个松动的齿轮上,趔趄了一下]谢谢,不用了。请问你是这里的主人吗?

SCP-CN-1408-A:不,我不是,我只是这里的侍者而已。请小心慢行,地上的齿轮会转动,不要踩中空隙掉下去。

[Erica走近吧台,SCP-CN-1408-A示意她坐下。]

Erica :那么,请问这里的主人是谁?

SCP-CN-1408-A:我由他而造,对于他的姓名我从来不清楚,也没有想过要询问,这是我的职责所不允许的。

Erica:他建造这栋建筑物多久了?

SCP-CN-1408-A:它的历史有些长,粗略估计150年了吧……这一切都由他亲手完成。

Erica :这么长时间了,里面的设施竟然还能正常运转。嗯……我想问问关于设施的能源供给……

SCP-CN-1408-A:[打断Erica的讲话]我已经说明了,我只是他的侍者,我并没有资格去了解这些。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了解它们,我有我的规矩和本分,非常抱歉……如果还有什么我力所能及的要求,尽可能地提出。

Erica :我想了解一下你的主人。

SCP-CN-1408-A :我虽然不知他的姓名,但我可以向您介绍一下他与他的杰作。

Erica:请讲。

SCP-CN-1408-A :有几种说法,第一种是他在城镇上做生意,生意兴隆,可惜遭人暗算,最终倾家荡产逃往山林。

Erica :请继续。

SCP-CN-1408-A :第二种说法是,他从来脾气古怪难以捉摸,有一天突然厌弃世俗逃往山林。这种说法相对靠谱,他的一段日记中可以体现。

Erica :我可以看看日记吗?

SCP-CN-1408-A :给。
[ SCP-CN-1408-A 把日记本递给Erica,日记本突然发出耀眼的蓝光,随后消失。]

SCP-CN-1408-A :看来他不想让你看见。

Erica :谁?

SCP-CN-1408-A :主人。他不想让别人看见日记,于是拿走了。

Erica :那……日记现在在哪里?

SCP-CN-1408-A :化为和我主人一样的形态。

Erica :你的主人……还健在吗?

SCP-CN-1408-A :他一直都在。建筑内一切设施都由他维护和打理。

Erica :他是否有时间?我想见见他。

SCP-CN-1408-A :你其实已经见着了。

Erica :难道你就是这里的主人?

SCP-CN-1408-A :我不是。他一直就在这里,他与他的杰作融为一体,他掌握着这里的每一个零件的运转……可以说,他无处不在。包括这里的外来设备,也在他的管控范围内,他一清二楚。

Erica :您的主人不是人类?

SCP-CN-1408-A :

由于设备故障,记录中断


1992年11月28日
设备恢复正常

Erica :嗯……那么第三种说法呢?

SCP‐CN‐1408‐A :[数据损毁]其实……说法还有很多种,要继续听吗?

Erica :继续讲吧。

SCP‐CN‐1408‐A :第四种说法:他曾经爱上一个姑娘,可惜遭到父母的极力反对,和她一起逃往这里。后来她去世了,他就没有离开。
第五种说法:他疯狂地迷恋一些呃……奇奇怪怪的实验,有一天试图想让自己长生不老,他就[数据损毁]。于是就成了现在这样子。

Erica :我觉得第五种更可靠。

SCP‐CN‐1408‐A :还有一种说法:第四种和第五种的结合。她连同他一起变成了这样,您有没有发现室内陈设明显适合二人居住?

Erica :发现了。嗯……也许他们这样永远生活在一起,是个好结局。

SCP‐CN‐1408‐A :不,可不是……
设备损坏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