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415
评分: +43+x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1415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ark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险

特殊收容措施:因SCP-CN-1415不可移动的特性,又因SCP-CN-1415地处城市较繁华地段,SCP-CN-1415所在社区应被基金会严密监控。目前尚无可行方式迅速驱逐全部社区住户,所以作为短期措施,应以检修名义阻止任何人靠近SCP-CN-1415。

此后作为长期措施,应尽快以拆迁为由驱逐并安置SCP-CN-1415所在社区的普通民众,并入驻基金会员工,驱逐手段优先使用预算范围内的经济方式,行政与暴力方式的驱逐应在采用前向站点主管申报。

因SCP-CN-1415的异常性质尚未查明,应时刻监控中国政府对于《上海市可回收物回收指导目录》及相关法律法规的修改。

针对SCP-CN-1415的实验应暂时搁置,集中精力尽快清空SCP-CN-1415所在社区。

描述:SCP-CN-1415是位于中国上海市的一处空间异常。

SCP-CN-1415存在于上海地铁大华三路站█出口外██小区██单元楼下的“生活垃圾定时定点分类投放点”中,其外观与上海市的其他大部分投放点几乎一致,为10平方米的混凝土建筑,正面设有干垃圾、湿垃圾、可回收物、有害垃圾与员工休息室五扇铝合金门,材质为无异常效应的铝合金。

尽管SCP-CN-1415与普通投放点别无二致,但与大部分投放点不同的是,普通投放点的铝合金门上用于投放垃圾的正方形投放口挡板是向内单向开启的,而SCP-CN-1415则是内外双向开启的。

SCP-CN-1415的外部结构无法通过任何已知手段破坏,铝合金门也无法从外侧开启。SCP-CN-1415的内部空间远比从外部看上去要大,囿于探测手段,尚不知其内部空间的实际大小。

SCP-CN-1415的异常属性会于一名人类个体将物品置入投放口中时显现。如果此物品被放于合成树脂材质的包装物中,且投放口与被投放物符合《上海市可回收物回收指导目录(2019版)》的规范,一个无法观测的人形实体(定义为SCP-CN-1415-1)将会用青年女性的声音感谢该人类个体。但除了感谢以外,SCP-CN-1415-1不会回应任何提问。

如果此物品并未被放于合成树脂材质的包装物中,且投放口与被投放物不符合《上海市可回收物回收指导目录(2019版)》的规范,SCP-CN-1415-1将会发出笑声,同时伸出右臂,将该人类个体拖入投放点中。无论该人类各自的重量或体型大小,都将被迅速拖入其中,目前并未有躲避或抵抗成功的记录。如果个体的大小大于投放口,个体周围将发生肉眼可见的空间扭曲现象,并折叠成可以进入投放口的大小。值得注意的是,在陷入空间扭曲时,该人类个体是将会是存活且完全清醒的。

使用人类外的动植物、高等级人工智能、机械臂或其他方式远程投放物体,将无法推开投放口挡板。任何通讯设备都会在进入投放点内部的瞬间信号中断,从残存的影片分析来看,SCP-CN-1415内部近似于一篇凝固的黑色雾状物质,即使在SCP-CN-1415-1伸出右臂时也无法看清。

SCP-CN-1415-1的声音符合15-25岁女性的声音特征。目前唯一可以观测到的部分是SCP-CN-1415-1的右前臂,从肘关节到指尖长约35厘米,肤色为蒙古人种的常见肤色,肌肉状况看似偏瘦弱,但至少可移动2吨重的物体。SCP-CN-1415-1右前臂的运动方式符合人体解剖学,推测其与人类具有相同或类似的肌肉•骨骼结构。在实验与观察中,SCP-CN-1415-1的声音往往被描述为“声音温和且引人想入非非”,而录音设备所采集的声音则并无此种效果,目前认为SCP-CN-1415-1具有一定程度的认知污染能力。

基金会组建了一支专案组长期调查SCP-CN-1415-1的身份,截至目前,一无所获。

探索记录SCP-CN-1415-A:

基金会采取了多种方式,依然无法成功获知SCP-CN-1415内部的情况,而一些奇术学家们建议尝试使用魔素共振器的原理,采用原始的奇术学通讯手段来获取信息。这一策略在实验中获得了成功,魔素共振器的确采集到了SCP-CN-1415内部的声音,但几乎被合成树脂塑料袋的噪音盖过,只能听到一些难以辨识的脚步声,随后魔素共振器便遭破坏。

基金会选择了一名D级人员(D-300011)进行初次探索活动。他曾是一名混沌分裂者间谍,拥有优异的体能与异常相关知识,这让他成为了此次探索活动的不二人选。

D-300011携带魔素共振器通讯装置、一支强光手电与一把QSZ92式半自动手枪,于2019年6月19日向SCP-CN-1415中投入了一卷胶带。SCP-CN-1415-1被激活,D-300011随即对SCP-CN-1415-1开枪,但依然被拖入了SCP-CN-1415内部。

<记录开始,19 Jun 2019, 13:26>

(一阵嘈杂的噪音,似乎是D-300011在坚硬的地面上奔跑,SCP-CN-1415-1的笑声逐渐远去后戛然而止。随后D-300011减慢脚步开始整理呼吸。值得注意的是,背景中从始至终都有另一个脚步声存在。)

D-300011:我挣脱了。很奇怪,我以为自己死定了,但她力气没那么大。

站点主管孙██:D-300011,你听得见吗?

D-300011:良好。听着老孙,我不指望活着出去,但你最好信守承诺,让她拿到钱。

站点主管孙██:请你专心于任务,D-300011。你能看到什么吗?
D-300011:不能。雾很浓,白色的浓雾,手电筒作用有限。有一股烂香蕉的味道,很恶心,但不影响呼吸。老孙,给我个保证吧,求你了,我现在必须保持移动,因为有个东西一直在向我走近,但我一点也听不清它的来源。不行,算了吧,我要是相信你的保证,一开始也不会加入分裂者。

站点主管孙██:不必相信基金会的保证,你只要相信基金会不差那些钱照顾一个老太太。

D-300011:好。不说没用的了,你那边能听到脚步声吗?

站点主管孙██:你有办法分辨脚步声的方向吗?

D-300011:不能。脚步声像是从四面八方来的,但……越来越靠近我。我不敢停止移动。

站点主管孙██:听得出来。保持移动。你能把握这里内部的大小吗?

D-300011:不能。目前为止我还没有遇到任何一堵墙,怪得很。我来时的那扇门大概会在一堵墙上?我不知道,找不到来时的路。还有,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我觉得我逃不开了。

站点主管孙██:了解。抓紧时间调查一下周围的环境。地面的材质,雾的质地,能给多少信息给多少。对了,还有头顶,看看头顶有没有天花板,是什么材质。

(D-300011似乎停下了脚步,另一个脚步声变得更加清晰可辨,以和缓的速度逐渐向D-300011的位置靠近。接着D-300011咳嗽了几声,继续移动了起来。)

D-300011:地面是粘的,像是水泥地,但上面生了一层湿粘酸臭的薄膜。非常酸臭。雾气是刚才说的烂香蕉味,对眼睛没有明显的刺激性,深呼吸时对呼吸道有刺激性,尝不出味道。看不到天花板,要不然是天花板特别高,要不然是雾太浓,要不然是……

站点主管孙██:……你根本就是露天的。

D-300011:对。但依我的经验来看,这里比起单纯的空间扭曲,更接近于现实扭曲者制造的理想乡。这很难判断。这你应该也懂,患有某些精神疾病的现实扭曲者往往会倾向于制造一个堡垒。

站点主管孙██:谢谢你的建议,我们也许会考虑投放现实稳定锚。现在请你尝尝地面的味道。

D-300011:我料想到你会这么说了。尝过了,酸且辛辣,应该没有剧毒。我觉得现实稳定锚作用不大,这个空间异常形成后已经……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站点主管孙██:有多近?

D-300011:就在雾的对面。我不知道它在哪个方向,它像是在每一个方向。我不知道如果前进是会逃开,还是会和它撞个满怀。它的速度一直并不快,我走得更快,但它就是在一点点接近我,一点点接近我,一点点接近我。

站点主管孙██:冷静,想办法看清楚对方的形态,并尽可能准确地汇报给我们。

D-300011:照顾好老太太,她那时候对你不好,但你要照顾好她。你答应我了,老孙。

站点主管孙██:我知道了,我答应你了,D-300011,现在给我把注意力回到任务上来。你看到它了吗?

D-300011:马上来了,脚步声都快要踩到我了。

站点主管孙██:准备尽可能形容对方的形态。

D-300011:它……它……我操……

(所有脚步声都停住了,背景中响起了类似SCP-CN-1415-1的笑声。)

站点主管孙██:它长什么样?

SCP-CN-1415-1(疑似):你是什么垃圾?血肉可回收,内脏湿垃圾,骨头干垃圾,大脑有害。来,我给你分类一下。

<信号中断,19 Jun 2019, 14:40>

这次探索中基金会初次也是唯一一次记录到了SCP-CN-1415-1的其他发言,据此可判断SCP-CN-1415-1可能具有一定智能。事后,根据D-300011的情报,在SCP-CN-1415附近设置了3台斯卡兰顿现实稳定锚,并未得到预期成效,SCP-CN-1415的异常性质依然会被触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