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419
评分: +40+x

项目编号:SCP-CN-1419

项目等级:Safe Euclid Safe

miao

SCP-CN-1419-R的外包装

特殊收容措施:根据《月面战争协议》1,SCP-CN-1419应当收容于Site-CN-09(Armed Site-CN-09)的514号丙型人形SCP收容室中。除非得到5级人员授权,任何情况下不得主动唤醒SCP-CN-1419。

目前,SCP-CN-1419-R被收容于Site-CN-09的223号安全储物箱中。仅允许4级及以上人员或有三名4级人员批准的3级人员存取SCP-CN-1419-R。

SCP-CN-1419-S目前位于Site-CN-09的3号实验室。

描述:SCP-CN-1419的外表类似于二十岁左右的东亚女性,其毛发均为白色,瞳孔呈红色,耳廓修长且有绒毛覆盖。经检查,SCP-CN-1419的生理构造与人类基本一致,其基因组与人类基因组相似度达到99.8%。

SCP-CN-1419最早在1980年代的“星球大战行动”2中被收容3。当时SCP-CN-1419处于休眠状态。由于SCP-CN-1419-R透露的部分信息表明对象与中国的高度关联,SCP总部于2007年将SCP-CN-1419转交中国分部。SCP-CN-1419于2013/03/14苏醒并在随后的访谈中展现出熟练的汉语能力、较高的军事素养。

2020/08/10,林登博士违规释放SCP-CN-1419等17名人形异常项目,引发了大范围的收容失效。事件中,SCP-CN-1419为保护丁启博士而遭受重创,进入休眠状态4

总部在SCP-CN-1419随身携带的《█████(███)》第258页与第259页之间发现了SCP-CN-1419-R。SCP-CN-1419-R是一个7.5cm*13.4cm*1mm的异常智能设备,其内部架构由MSITA5实现。由于总部的暴力破解,目前SCP-CN-1419-R内资料已经完全损毁。但在近期(2020/03/27),奇术部CN-1419小组(“爱我苏联”)成功修复SCP-CN-1419-R的部分数据,有望在未来5年内修复大部分数据。

SCP-CN-1419-S是一个长3.00米,直径2.50米的小型航天器,外形与东方1号返回舱相似,但缺乏隔热层与各类精密设备。SCP-CN-1419-S内外有大量复杂的奇术阵列,可能是该航天器实现各种功能的手段。由于阵列缺乏注释且高度复杂,奇术部对这些阵列的功能分析进度停滞不前。总部在SCP-CN-1419-S舱内发现了SCP-CN-1419与两具人类尸体(即SCP-CN-1419-S-1与SCP-CN-1419-S-2)。分析指出,SCP-CN-1419-S的表面有137处由UIU太空武器造成的损伤,其中有1处使SCP-CN-1419-S的玻璃破裂,导致SCP-CN-1419-S失压并击伤了SCP-CN-1419-S-2,致使二人死亡6

    • _

    受访者:SCP-CN-1419

    采访者:林登博士

    前言:这是对SCP-CN-1419的第二次访谈,使用视像传输的方式进行。南依博士旁听。

    与其说是访谈,不如说是套话。——南依博士

    <记录开始>

    林登博士:(正襟危坐,手持问题板)早上好,SCP-CN-1419。

    SCP-CN-1419:嗯。早上好。博士。(双腿盘在床上,抚摸着耳部)

    林博士:感觉如何?

    SCP-CN-1419:还可以。但可以把我头上这个东西拆了吗?(指向监控摄像头)感觉在看着我。

    林博士:这个不行。它可以保护你的安全。

    南依博士:(装作不耐烦)所以你可以开始问了吗?你还要浪费多少时间?!

    林博士:咳咳。今天我们也要问你一些问题。

    SCP-CN-1419:没问题。前提是…(眼神投向南依博士)

    林博士:南依,你还是出去吧。别忘了把门锁上。

    南依博士:[已编辑](装作愤怒而又无可奈何地走出屏幕)

    林博士:好了。可以说了吧?

    SCP-CN-1419:…你是党员吗?

    林博士:(轻声)是的。你可以相信我。

    SCP-CN-1419:…你想知道什么?

    林博士:我想要知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SCP-CN-1419:我叫汶仙,望舒人。中国共产党党员。

    林博士:望舒是什么地方?

    SCP-CN-1419:你先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

    林博士:你现在在中国。具体的我也不知道。

    SCP-CN-1419:…(双耳高竖)我姑且相信你。因为你不是他们的人。不过,我也不知道望舒在哪。

    林博士:嗯。那么,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你会在这里面?(展示SCP-CN-1419-S的照片)

    SCP-CN-1419:我们是去救人的。

    林博士:救谁?

    SCP-CN-1419:阿波罗13号。至于原因,我不能说。

    林博士:那另外两个人是谁?和你一起的那两个。

    SCP-CN-1419:那是白振华和昌建国。振华是奇术专家,而建国是火箭专家。(停顿,深吸一口气)他们,牺牲了吗?不,已经牺牲了对吧?

    林博士:是的。我们在舱内发现了你,以及两具尸体。

    SCP-CN-1419:…干枯的是建国。不知道什么东西打穿了玻璃,在他胸口挖了个洞。我本能地想要憋气,结果肺…应该是炸了。我还看到振华帮建国捂伤口。但那血就像是沸腾了,不断涌出来。没多久,我就…失去意识了。

    林博士:然后基金会把你救下来了。

    SCP-CN-1419:基金会么…其实你们应该去研究“雷锋2号”,而不是我这个啥也不知道的老兵。

    林博士:这么说来,你以前还打过仗?我们给你做检查的时候,你的体质比普通人还要弱一些。

    SCP-CN-1419:我六岁就参加长征了。后来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以及…(稍稍停顿)…我都有参与。至于说体质虚弱…我应该也睡了很久了。这么久,当然虚弱了。

    林博士:这样啊…

    SCP-CN-1419:话说起来,今天是哪年哪月哪日了?

    林博士:今天是2013年3月16日。

    SCP-CN-1419:(仰头)…都43年了啊。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冷仙教过我这首诗。

    林博士:冷仙又是谁?是你的亲属吗?

    SCP-CN-1419:不。伊是月兔,我的室友。可惜再也不能见面了。

    林博士:节哀。

    SCP-CN-1419:你也不用这么假惺惺。

    林博士:你没有必要这么敏感。

    SCP-CN-1419:这不是敏感。我不相信你。你既不是基金会的人,也肯定不是共产党人。

    林博士:就算真是这样,你除了我,还有谁可以信任吗?

    SCP-CN-1419:现在没有,但很快就会有的。但凡是人类,无论他的心灵看上去如何污秽,他们本质里,也依然怀有解放人类的心。

    林博士:但你连人类都算不上。

    SCP-CN-1419:我是人类,而你绝对不是。我不是智人,但我依然是人类。因为,在这里…(指自己的胸口)流淌着人类这个集合独有的“善”。而你…没有。你没有心。你是想象力的怪物。和普通的妖魔没有区别。

    林博士:如果你真要这么不配合,我可帮不了你。(摇头)

    SCP-CN-1419:我也不想把敌人搞得多多的,把朋友搞得少少的。但有时候,敌人就是敌人。

    林博士:那今天到此为止吧。

    SCP-CN-1419:别了,林登博士。

    <记录结束>

    结语:本次访谈后,SCP-CN-1419拒绝进行访谈。该情况一直持续到2014/02/25,SCP-CN-1419与丁启博士缔结友好私人关系为止。此后SCP-CN-1419通过丁启博士获取了大量现代史材料并得到观看CCTV的权限。丁启博士在遭受“同情异常”的质疑后主动要求进行忠诚测试,并成功通过。



    • _

    完整内容的纸质版本见CN-DF-17系列文件。此外,由于技术原因,破解所得的资料有一定程度的损失。影响范围涵盖文本、照片、音频等多个方面。本文档最后更新于28 Oct 2021 15:01

    日志.一九六五年八月二十日

    人民万岁!


    十二时三十分

    我叫汶仙。我是中国人。我是月兔。今年三十七岁,相当于智人十八岁。

    今天是我第一天来到望舒。也是第一次使用这个。如果未来有一天,我们把这些“异常”都搞明白了,像是共产党把我们从“兔妖”变成“月兔”那样,把“异常”全都变为了“正常”,那么,所有人也就能用上这么方便的工具了。在那时候,我们的生产力想必也已经非常发达,说不定我们的共产主义事业在那时就能成功了!


    [数据丢失]

    我和冷仙

    二十时十三分

    这是冷仙,我的室友!伊这淡蓝色的头发绝对是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


    二十二时〇七分

    我听见他们讨论说“社会实验”之类的事物。我现在突然想到,也许,我们这里是作为未来决策的试验田的。毕竟,“大跃进”对我们来说实在是太可惜了。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成效却是那么的小。如果用我们四千多人换来四万万人的光明未来,那想必是天底下最值得的事了。

    注:明天早上八点,齐政委有一次演讲。

    日志.一九六五年八月二十一日

    打倒苏修社会帝国主义!


    〇六时零九分

    一天的开始。冷仙已经出门了。


    〇八时二十八分

    演讲之后,我和齐政委说上了话。我请求他让三妹也来参与望舒的建设,可他告诉我,伊没能通过测试,只能留在地上。不过,他也和我说,组织找到了我们的父亲,现在三妹已经送到了父亲身边去,叫我不要担心。

    今天上午要上技能课。要学会做“自行板”,一种踩上去就能靠异力之类的东西漂浮在半空的大平板。我记得小时候长征的时候见过。有人受了伤,站不起来,邓先生就拿一个平板,把中间削凹陷,在另外一边画上图案,然后这平板就能稳稳当当地飘在空中,随便一个人都可以带着伤员前进。

    下午也有文化课。先生叫白振华。


    十八时十三分

    文化课思考题:一、人工演化技术是科学还是异学?二、试着用自己的方法证明勾股定理。

    人工演化技术的原理是科学能解释的,可是实行的方法却是异学才能解释的。所以究竟是哪一种呢?果然还是很难分辨。

    gougu

    勾股

    勾股定理的话,这样应该就可以证明了。

    文化课真的挺有意思——尤其是先生也是学生这一点。以前部队里也是这样,识三教二。这么说,说不定以后我也要带学生,就像是以前在135团里带2排“打活靶”那样。如果这样的话,我未来要学的还有很多。


    二十时〇〇分

    在公告栏看到了“夜学”的通知:下周一开始,逢工作日就有夜间课堂。这些课从识字课到基础奇术阵列设计都有。

    冷仙说伊准备去[数据丢失]。我也应该学多点知识,也认识多一些朋友。虽然这里没有敌人,但我也应该“把朋友搞的多多的”。

    日志.一九六九年〇五月十六日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〇五时四十五分

    一天的开始。冷仙已经出门了。

    翻了翻以前自己做的笔记。四年前我连人工演化技术是科学还是异学都不清楚,现在却是对“雷锋号”的驾驶系统哪些用奇术哪些要手动都了如指掌。

    看来政委说的那句“我们都是天才”9并不只是玩笑。

    这四年里,不时地,我的热情完全盖住了理性,火一般狂热。又或者理性又完全熄灭了热情,像个石头那般冷漠。若非冷仙懂得如何稳定我的情绪,我恐怕已经成为了麻木的无线傀儡了吧。


    十二时四十六分

    政委通过屏幕说,苏修准备对中国发动核战争。还给我们展示了那份电报。

    旁边有个可能学俄语没多久的,说那份电报释放了友好信号。友好个屁。我是不懂英语之类的鸟语,但真当我不懂俄语了?

    我们在珍宝岛还没把他们打怕吗?还是说,苏修根本不在乎死了多少子弟兵?

    他妈的苏修。

    十四点半还要开会,给中央政治局做建议。

    要我说,它敢打核弹,我们就敢把下命令的炸成渣。

    他妈的苏修。


    十四时十五分

    也许刚刚太激动了。现在反而激动不起来。

    政委和我说,他想到了一个计划。他说:“这也许是世界上最有理想主义色彩的计划。但是,从马克思到我们,谁还不是个理想主义者呢?”

    “勃列日涅夫就不是。”冷仙回答。

    一九六九年〇五月十六日•齐东海在会议上的发言(节选)

    ……

    如果直接拿我们的核弹打回去的话,那地球就真的要完蛋了。以根据地现在的情况看来,我们现在四千多人自给自足是完全没有问题了——下个月的水循环系统建成的话,那么我们连食用水也不需要输入了——但也最多容纳五万人左右。也就是说,将望舒作为“大后方”是绝对不现实的。

    况且,我们的本土离莫斯科太远了。射程能到他们那里的核弹也就五六个。还都不一定能撑过去第一次核打击。我们无法让他们付出不可接受的代价,他们却可以轻松地对我们造成毁灭性的精确打击。

    所以,核报复,是没有什么用的。对我们自己来说,意义不大。

    有人就说了,要不我们答应他们的要求?这个,我们叫做投降主义,根本没有必要考虑。第一次是让步,第二次就是投降,第三次就得俯首称臣,第四次就要完全被吞并了。大家都看到了捷克斯洛伐克的命运了吧?没看过也至少听说过吧?这就是他妈的社会帝国主义。把你吃干抹净了还要你感谢他。

    有的同志可能就很伤心了,觉得我们没别的选择了。这就不对了——我们还有第三个选择。

    要是苏修那群狗娘养的真的动用核武器,我们就立刻用地面部队反击他们——凭借我们的奇术装备,全线全面与苏军直接开战,用闪电的速度打穿纵深,全面破坏他们的的军事设施与机场设施,占领他们的国土!同时,发动我们国内的群众从核弹污染区域撤出来,全部搬到苏联去!家没了可以再建,土地没了就抢回来!我们中华儿女是绝对有这个魄力的。何况,苏修它再怎么修,它也绝不敢往自己的土地上扔核弹!要是我们够快,莫斯科的朋友们说不定还以为我们是来参加阅兵的呢!10(哄堂大笑)

    至于我们的核弹,就全部喂给美军包围我们的基地!不够的话就用代替!这就能摧毁美国在我们周边的侵略力量,防止他们趁机攻击!同时,我们的[数据丢失]、日本朋友也都会得到他们宝贵的窗口期,得到争取国家独立、民族独立的机会。

    ……

    日志.一九七〇年〇一月三十一日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〇五时四十五分

    一天的开始。冷仙已经出门了。

    月夜还要很久才会过去呢。


    十九时二十六分

    我们遭受了袭击。妖魔的袭击。它们长得和影子一样。我们现在还不清楚它们哪来的。但我们迟早会知道的。

    冷仙第一个发现了妖魔。伊吹哨警告,因此被杀害了。


    十八时四十八分

    我收敛了伊支离破碎的遗体,然后在伊旁边发了好一会儿呆。

    什么都想不了。

    永别了,冷仙。

    日志.一九七〇年〇二月〇五日

    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


    〇时〇一分

    一天的开始。伊已经走了五天。

    总想着什么时候补上一号的日志,但我就是什么也不记得。别人和我说那天的事,我都感觉是别人的事。


    〇六时十六分

    昌建国说今天是除夕。这些玩意真他妈会挑日子。

    要么这是偶然,要么就是以为我们除夕会放松。放松个屁。

    今天的袭击规模没上次的大。上次有三四十个,今天也就十来个。不过我比较担心发射基地那边。他们和我们的通讯中断好一会儿了。当然,不排除只是信号不稳定。


    〇九时整

    我们必须赶紧到发射基地去。哪怕是只穿轻型太空服、脚踩自行板,我们也要尽快和他们取得联系。通信已经停了快3小时了。断通讯之前他们还报告了陨石子弹11的库存不足。

    我记得白振华之前还设计了主动防御阵列。是时候派上用场了。

    蛛网阵列又坏了。报错说是循环溢出的问题。我只能自己去找政委和振华了。顺带在奇术部换一个蛛网。


    〇九时二十八分

    来找振华,刚好遇见政委在和他学习人工演化技术。他许可了我的计划,让我带二连去,要振华听我指挥。

    振华说主动防御阵列还要等一等,缺了内置能源阵列。可是时间紧迫,他也只好复印了几份适配阵列,把外置能源阵列复合上去了。

    我有些担心这玩意的稳定性。但现在人命关天,没那么多时间考虑了。


    十时三十分

    准备完毕,该出发了。

    希望他们没事。哪怕是“雷锋号”被砸了,我也不希望再多一个人牺牲。


    十五时十五分

    十二点我们就到了。果然妖魔都集中过来攻击发射基地了。在腹背受击的情况下,我们的火力覆盖一下就把他们解决掉了。靠近一看,基地的帷幕都几乎要被打个破洞。如果晚来一些,恐怕基地就得沦陷了吧。

    现在一排正修复帷幕,二排在保护奇术加强班进行阵列布置。

    通讯中断的原因也搞明白了:妖魔发现了通讯线路,然后把它挖断了。

    我觉得不太妙。有一就有二。我们必须赶紧找到新的通讯方法,否则以后寸步难行。

    日志.一九七〇年〇三月十八日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〇五时四十五分

    一天的开始。伊已经不在了。

    坚守发射基地的第41天。大刘受了重伤,到现在仍在抢救。


    十三时十七分

    振华又捣鼓出新的奇术阵列来了。这次是分散型的超小型阵列,四个一组,遥控触发。据说可以引来陨石重轰炸,制造杀伤。这个创意实在不错。


    二十三时二十分

    有些东西,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回忆起来当然是苦涩的,但也不需要悲伤。

    伊是为了保卫革命而牺牲的。伊是伟大的。

    警报响了。它们来了。

    日志.一九七〇年〇四月十三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


    [数据丢失]

    补给车队到了。还带来个消息:政委要求我驾驶“雷锋2号”,带振华和建国去地月L2和L4布置通讯阵列。

    由于[数据丢失]的缺失,这很可能是我们和中央重新取得联系的唯一一次机会。

    机不可失。

    阿波罗13号音频日志记录(节选)12

    发射日期:1970/04/11

    任务成员:吉姆•洛威尔(指令长);杰克•斯威格特(指令舱驾驶员);弗莱德•海斯(登月舱驾驶员)

    目标:登陆弗拉•毛罗高地


    Part A,A for "Accident".

    [记录开始]

    阿波罗13号进入陨石区

    吉姆•洛威尔(JL):休斯敦——我知道我现在说的像是天方夜谭。我们现在周围都是陨石。他们与我们同向而行——比我们快。

    休斯敦(H):冷静点。那只是你太紧张了。你所在的那片区域不可能有密集的陨石。

    杰克•斯威格特(JS):休斯敦,洛威尔并没有…

    二号液氧罐的气压表读数异常,发出警报

    弗莱德•海斯(FH):休斯敦,二号液氧罐指针读数异常。它现在的示数超过了100%。

    H:只是液氧分布不均匀而已。不过,安全起见…请对飞船的液氧罐进行搅拌。

    JS扳动相应开关。

    JS:好的,完成了。

    H:嗯,坐回原来的…

    发生陨石撞击

    JS:噢…休斯敦,我们这里砰了一下,声音很大,不过警报没有响。可能是陨石撞击。

    H:明白。请检查机体损…

    二号液氧罐发生爆炸

    FH:休斯敦,我们有麻烦了。又是砰的一声——这次警报响起来了。窗外有碎片。很多的碎片。一些闪着光,还有很多是蓝色的。

    JS:蓝色的应该是固态的氧气。我们液氧罐爆炸了。

    H:听上去有点不妙。

    JL:杰克!你动开关之前就没看看仪表吗!

    JS:这是休斯敦叫我搅拌的,我怎么知道会这样!

    FH:吉姆,现在可不是吵架的时候。况且,这应该是陨石的问题。

    H:奥德赛13,燃料电池和氧气读数是多少?

    FH:0和2。全都是0和2。氧气…氧气没了。

    H:好…

    JL:燃料电池全他妈没了。

    H:冷静。我们这边已经搞明白了。不要瞎猜,我们得保证整个任务的顺利结束。…….你们最好考虑一下进去登月舱,又或者启用登月舱的系统。因为你们那里已经断电了。

    FH:休斯敦,那边的二氧化碳过滤器只能供两个人使用33小时。

    H:我们会在12小时内为你们找出过滤二氧化碳的方法。坚持住,好吗?

    JS:收到。…兄弟们,看来我们要挤在那个小地方里头了。

    [记录结束]


    Part B,B for "can't Breathe".

    [记录开始]

    H:宝瓶座14,能听到吗?

    JL:收到…

    宝瓶座内三人均有轻微头痛,且在喘气

    H:撑住,宝瓶座。我们这边已经找到方法了。

    JS:休斯敦…冷…

    H:听着。接下来我这边的每一句话都会关乎你们的生死。你们去指令舱,去拿那里的方形过滤器,飞行计划的硬纸板,塑料袋,以及布基胶带。

    FH:我在指令舱了…要什么?

    H:方形过滤器,硬纸板,塑料袋,以及布基胶带。至于宝瓶座…请在宇航服上剪一段呼吸管。

    FH:硬纸板…硬纸板…在…

    H:飞行计划的硬纸板。

    JS失去意识

    JL:杰克!清醒…他妈的…

    FH取得飞行计划,并发现舱外的不明飞行物15

    FH:休斯敦,我看见了…东方一号?

    H:什么?

    FH:东方一号。外面有一个东方一号返回舱!

    未知1:[汉语]他们不应该穿过陨石区的。

    未知2:[汉语]真是惨不忍睹。

    未知3:[汉语]我比较好奇,为什么有这么多陨石?

    未知2:[汉语]怕不是你搞的。记得那些阵列吗?召唤陨石的。

    FH:它好像在…说话?

    H:什么东西在和你说话?

    FH:东方一号。

    未知1:[汉语]所以,你们确定要帮这些家伙吗?怎么说也是美帝国主义…

    未知3:[汉语]通讯阵列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启动。在这之前,我们可以借他们的口变相地向中央报平安。

    未知2:[汉语]况且,这对我们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对他们来说却是性命攸关。如果就这样见死不救,我们和那些妖魔有什么区别?

    FH:他们刚刚又说话了。你没听见吗?

    H:…没有。那应该是幻觉。你应该加紧速度了。把硬纸板弯曲起来,形成拱形,卡在过滤器上…

    H指示FH对方形过滤器进行适配化改造,期间FH注意力多次溃散。

    未知2:[汉语]好了,我现在要靠过去了。振华,准备好了吗?

    未知3:[汉语]准备就绪!

    不明飞行物向阿波罗13号接近

    FH:男人…和女人的声音…它在向我们靠近…

    FH失去意识

    H:…奥德赛?能听到我说话吗?

    没有回复

    H:…宝瓶座?有人听得到吗?

    没有回复

    H:13号?有人能听到吗?

    没有回复

    H:操。

    [记录结束]


    Part C,C for "help from Chinese".

    [记录开始]

    FH苏醒

    FH:啊…

    未知2:Ты проснулся?

    未知1: [汉语]这里边是美国人。他们可不懂俄语。

    未知2:Хорошо.

    未知1:感觉还好吗?

    FH:你们…是谁…

    未知1:中国人。我们是中国人。

    FH:中国人…这是…

    未知1:这不是幻觉。看见了窗户的两个管子吗?我们正在给你们输送新鲜的空气。

    FH:这…

    未知1:赶快改造好你的过滤器吧。我们“雷锋2号”没有隔热层,没法跟着你们入大气层的。

    FH:那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未知1:某种意义上,算是路过吧。

    FH:太感谢你们了!

    未知1:举手之劳。你们只要告诉尼克松,是中国人救的你们,这就够了。

    FH:明白。谢谢你们…

    未知1:我们会继续护送你们,直到确认你们能回到大气层为止。现在,我们要断开气体交换管道了。

    [记录结束]


    Part D,D for "the murder of Deliberate"

    [记录开始]

    JL:那就是家了。

    FH:是啊…要到家了。谢谢,中国人。

    未知1:我们是时候分道扬镳了。我们现在需要更改轨道,否则就会跟着你们进去大气层,然后被烧成灰。

    JS:再见。

    FH:再见!

    JL:有缘再见。

    不明飞行物开始远离阿波罗13号

    FH:…他们救了我们。

    JL:我以前还以为,他们永远只会当我们当敌人看呢。

    JS:我想到个问题。如果共产主义真的像那些人说的那么…

    FH:等下,那是什么?

    不明飞行物遭受UIU的太空武器攻击

    JL:休斯敦!你们在他妈的干什么!

    H:什么?

    JS:你们这群傻逼在攻击东方一号!他们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快停止攻击!

    FH:你们之前一直说他们是幻觉,现在你们看到了,知道他们救了我们,却要杀了他们!?

    H:不,我们这边从来没有下令攻击任何的航天器,包括你们所说的“东方一号”。何况,休斯敦直到现在也没有监测到所谓的“东方一号”。16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