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430
评分: +33+x

项目编号:SCP-CN-1430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基于SCP-CN-1430的临终关怀制度现已建立,可直接投入使用。在人员使用SCP-CN-1430后,相关人员应立即停止对被执行人任何形式的抢救,必要时可介入以加速使用者的死亡,擅自使用SCP-CN-1430的人员应被即刻处罚。现SCP-CN-1430有关副本及研究记录均储存于Site-CN-143历史资料保存库内,相关研究由Site-CN-143模因部下属实验室全权负责。

SCP-CN-1430相关研究团队的所有成员不得离开Site-CN-143,仅允许通过书信与站外人员交流,必要时可申请递送快件。2027年3月17日修订: 现无需对SCP-CN-1430异常性质进行进一步探索,禁止研究人员进行宣传部计划外的研究。

描述:SCP-CN-1430为一I级认知危害,可对暴露者精神造成影响。具体表现为经历内容特定的梦境,使经历者认为自己在梦境中实现了自己的所有愿景。SCP-CN-1430最早被四级研究员郑江羽制造于Site-CN-143模因部。

研究员笔记:……从理论角度来讲,所谓“实现理想的模因”并非不可能,但仍需要通过至少一个月的微调协调模因与接种者本身……由于远景目标的缺失……使用于低智能动物或收容物效果不明显……现阶段仍面临泛用性不足等问题……仅能限量供应……仍需进一步研究改进。

——研究员郑江羽

附录:相关信件

来自模因部短讯: 致各位基金会员工,据不可抗拒因素影响,SCP-CN-1430仅能限量供应。现高层人员及伦理道德委员会一致审议决定,建立基于SCP-CN-1430的临终关怀分级制度,综合各员工日常考勤,研究成果,收容成果等表现进行评定。

——2021.1.19

致Dr.Wed:真是令人惊喜,我被调去了一个大项目,我记得叫SCP-CN-1430来着,就是最近与你讨论过的新临终关怀方式,想必会很受欢迎。想象一下吧,用定量的努力换取完美的一生,这是多么吸引人的交易。

最近我也在想一些宣传方式,你知道梦境解析仪吗,我们站点刚进了5台,我用过,是可以把人的梦境转成视频,很直观的宣传方式,不过会卓有成效,这我是可以打包票的。不少员工都知道自己同事的梦想是什么,看着他人美梦成真肯定会让他们更加相信这一切,对吧。

以你的才华,不久后应当也会被调来,真是件值得庆祝的事,不是吗。

——Dr.Matyr

致Dr.Wed:看来事情并不会像我们想象的那般顺利发展,提案失败了,他们采用了比较绕远路的手法,不得不说,仍然有效,但我无法承认。站点里也是很奇怪的,完全借不到梦境解析仪。我去后勤试了一下,他们说我没权限,要先报上级,拿了条过来才给批,真是奇了,我原本还没参与SCP-CN-1430研究时就可以借到。

最近过得简直就像个电视推销员,每天做些宣传部给的无聊实验,面对着摄像机,和死者一样比划出整齐划一的微笑。真是够了,我是个研究员,我现在应该在研究异常的一线才对,谁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宣传片?那只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而已。

我需要去探索它的异常性质,就像以前一样,这描述简直不像话。

——Dr.Matyr

实验A

对象:濒死的张特工

结果:张特工微笑,张特工幸福,张特工死亡。


实验B

对象:D-1433

结果:D-1433微笑,D-1433幸福,D-1433被赶到的研究员郑江羽处决。


实验C

对象:一只狗

结果:狗微笑,狗幸福,狗被研究员郑江羽处决。


后记:相关人员已被警告处分,研究员郑江羽受到模因部内部表彰,研究员郑江羽拒绝SCP-CN-1430配额。

致Dr.Wed:不对劲,非常不对劲,这和前辈在笔记里写的完全不一样。站点里也开始流传出一些传闻,说是基金会的动机不纯之类的。但实际上,我更多在想的是SCP-CN-1430究竟是什么。这个东西绝对不止我们想象中那么简单,实际上,它的泛用性很广,功能也很强。

我们需要仔细研究一下它,但是我带不出来。SCP-CN-1430是否对人类有潜在的危害,以及为什么使用者要在使用后处决,这都是急需解决的难题。来Site-CN-143吧,我相信在你的帮助下,我们很快就能找到这一切的真相。

——Dr.Matyr

致Dr.Wed:听说你的客座很快就能批下来了,还是慢,虽然我已经催过他们了,是不顶事的。最近我仍是想问题,我们又是如何知道死人幸福与否呢?我们又是如何得知他人情感的呢?我在站点中时长会去观察身边的,看他们的喜怒哀乐,但我又是如何得知这一切的。这仿佛已经成为了我,或者说我们一个不需要多思考的技能。

无法想下去了,我又回忆起了使用者的微笑。现在已经无需假笑了。他们的微笑有一种无比的感染力,我无法拒绝,因为这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温暖笑容,好像自己的梦想也同时实现了似的。我无法拒绝,但我感到害怕。

要趁早行动了。

——Dr.Matyr

事故时间:2021/6/10

事故概述:以三级研究员Wed为首的一行共15名研究员在未经模因部相关人员批准的情况下,擅自潜入模因部数据库底层储存SCP-CN-1430原型处,试图将之盗取。后由Dr.Matyr揭发,被发现时研究员Wed及其同伙已上吊自杀,但仍然保持微笑,疑已接触SCP-CN-1430。事后已加强相关安保措施。

致新来研究室的同仁:欢迎来到这间模因部下属实验室。首先要说声恭喜,你能看到这份守则就已经说明你成为了模因部中少部分有能力参与这项异常研究的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将会是你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办公的场所。我叫Matyr,是SCP-CN-1430目前的负责人。

相信你们中不少人已经听说或亲眼目睹过SCP-CN-1430,是的,这是个奇妙的发明。但它也给我带来了灾厄,大家或许都或多或少听说过7年前那场大丑闻。我不否认,但只要遵守规则,你就不会重蹈覆辙。

常有人问我在历史资料保存库里看见了什么,我向来避而不答。但现在我想告诉你们,我没进到深处。我是一个懦弱的人,现在我感谢这懦弱,我在房间门口掉头就跑,像一个逃兵,像一个无耻的叛徒,但这样是智慧的。我们在房间外看见了尸体,各式各样的尸体,残缺的,完整的,陈旧的,新鲜的。无一不冲我们微笑着。我看见蚊蝇把他们的尸体蛀空,我看见蛆虫从他们的身体中爬出,但微笑是不朽的,似乎永远要刻录在我们脑中。我在恍惚间认为这似乎是天堂,天堂中天使的微笑又能比他们的微笑幸福幸福多少呢?下一秒我转身逃遁,我预见到了他们的下场,我似乎已经窥见它性质的一角。

2年以来,我原本认为自己明天会活在自责与怀疑中,事实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没有出现,生活一如既往,我承认我在装,但假笑有一天也会成了真笑,装睡也会有一天变成安眠。什么都没有发生,我知道这一切不再需要置疑,而应该去相信。

欢迎你,新同事,我叫Matyr。如果感受到有任何有关SCP-CN-1430的心理压力请来找我,相信吧,你还要在基金会度过漫长的一生,有些事是不值得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