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451
评分: +17+x
项目编号:SCP-CN-1451 3级
项目等级:Euclid 机密
%E5%BE%AE%E4%BF%A1%E5%9B%BE%E7%89%87_20190601202815.jpg

由Eule "N" Lau持握的SCP-CN-1451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451被放置在Site-CN-02低价值物品收容区内的一个由心灵遮断合金制成的10*10*10cm的收容箱内。机动特遣队丙寅-18“九洋捉鳖”被部署在LoI-CN-1451-2以回收可能出现的SCP-CN-1451-1个体。当事件SCP-CN-1451-α发生时,机动特遣队CN-Epsilon-06“亡灵法医”应立刻出动并使用波长为214nm的紫外线照射项目以营救被卷入项目的SCP-CN-1451-1个体。一旦被卷入SCP-CN-1451的SCP-CN-1451-1个体死亡,基金会应密切注意被媒体报道的海难生还者,并使用波长为291nm的紫外线对其进行照射,以防止SCP-CN-1451-2个体进入人类社会并导致SK级支配转变情景。若发现SCP-CN-1451-2个体,应立刻将其处决,并在公共媒体上将其死因解释为循环系统衰竭。此外,基金会应注意反常识的失踪事件。一旦失踪事件被确认为未被发现SCP-CN-1451所引发,机动特遣队CN-Epsilon-06“亡灵法医”应立刻出动对项目进行回收。机动特遣队CN-Delta-06“靶向治疗”被部署以追踪SCP-CN-1451的制造者(编号为PoI-CN-1451)。一旦发现PoI-CN-1451,应立刻将其处决。

描述:SCP-CN-1451是一块由环氧树脂制成的,具有玻璃质感的正方体,三分之二的部分为蓝色半透明,存有大量气泡,底部为黑色,体积为5*5*4.4cm,内部包裹一乔戈里峰主峰的微缩模型。项目制造时间无法确定。

项目的异常性质为,当一名血型为O型Rh阳性,且心率高于100次/分钟的人类靠近到距离项目5.14米的球形范围内时会触发SCP-CN-1451-α事件:受影响个体(标记为SCP-CN-1451-1)会使用一切手段碰触SCP-CN-1451个体,并从原地消失。根据幸存者描述,在碰触SCP-CN-1451后,SCP-CN-1451-1会进入一个未知空间:该空间布局与触发SCP-CN-1451-α事件的地点相同,但时空相对独立。在进入该空间后,一条横幅会出现在SCP-CN-1451-1面前5米的位置,横幅的内容为欢迎体验恋爱冒险游戏《这是我的世界末日》封闭式内测。在横幅出现5秒后,SCP-CN-1451-1会进入另一个未知空间。在绝大多数案例中,该空间布局为一座被摧毁的城市。游戏具体内容以及城市具体布局与SCP-CN-1451-1的经历相关(详细描述见实验记录)。SCP-CN-1451-1必须在空间内的人形个体的提示下完成一系列任务方可选择离开或继续进行游戏,造成游戏中的女主角死亡或角色本身死亡会被视为在现实中死亡,SCP-CN-1451-1的尸体会在马里亚纳大海沟内深度10,000m的位置(LoI-CN-1451-1)出现。如果SCP-CN-1451-1在确保女主角及本人存活的情况下成功完成所有任务,便可选择离开或继续游戏。选择离开者会出现在天津以东10公里的海面上(LoI-CN-1451-2)。使用波长为214nm的紫外线对项目进行照射可以中断这一事件。

当SCP-CN-1451-α发生后的120秒,在天津以东150公里的洋面上(LoI-CN-1451-3)会出现一个5*5*5m的由二氧化硅组成的立方体,内部包裹着与被卷入异常的SCP-CN-1451-1一致的人形个体(标记为SCP-CN-1451-2)。如果SCP-CN-1451-1幸存,该个体会分解为大量白色粉末并消失。如果SCP-CN-1451-1在游戏中死亡,SCP-CN-1451-2会离开立方体并游到距离最近的有人类居住的陆地上,同时SCP-CN-1451-2会被各大媒体宣传为海难幸存者。SCP-CN-1451-2会完全复制SCP-CN-1451-1的所有信息,包括DNA序列及记忆。使用291nm波长的紫外线对SCP-CN-1451-2进行照射可以将SCP-CN-1451-2杀死并转化为10L的环氧树脂液体。

SCP-CN-1451-3是SCP-CN-1451内部未知空间内的人形生物,根据Dr.Eule的回忆,SCP-CN-1451-3与正常人类没有区别。

收容记录:SCP-CN-1451在2017年5月首次被基金会注意。基金会驻扎在喀喇昆仑山脉的哨站-CN-67收到了多起登山者失踪的报告。具目击者称,失踪者都是在登顶后突然消失在所有人的眼前,且周围未出现滑坠的痕迹。失踪者通常在失踪后2-3天出现,并被各国媒体报道为海难生还者。基金会秘密控制了所有的被发现的失踪者,并与中国政府及巴基斯坦政府沟通后暂停了乔戈里峰的攀登活动,同时派出了机动特遣队乙丑-8“极地探险家”的六名成员(编号为乙丑-81到乙丑-86)对乔戈里峰进行调查。当特遣队员攀登至顶峰时,两名血型为O型Rh阳性的特遣队员消失1,携带的定位装置也失去了信号。其余特遣队员登顶后,在峰顶发现了SCP-CN-1451。担任临时指挥的乙丑-82决定使用随身携带的心灵遮断合金将其包裹并携带其下撤。在下撤途中,乙丑-83发生滑坠,其遗体在7天后被机动特遣队CN-Epsilon-06“亡灵法医”2的成员回收。幸存特遣队员将SCP-CN-1451移送至Site-CN-06进行研究。被卷入SCP-CN-1451的两名特遣队员在三天后以SCP-CN-1451-2的形式出现,并被基金会回收。

实验记录:
在获取SCP-CN-1451后,基金会对其进行了多次试验。

Test-CN-1451-1

实验对象:D-71635

备注:D-71635的血型为O型Rh阳性,实验时心率为88-92次/分钟。

实验进行时间:-

实验结果:D-71635未被卷入异常。

Test-CN-1451-65

实验对象:D-71635

备注:D-71635的心率在药物作用下达到了101-114次/分钟。

实验进行总时间:3天

实验结果:D-71635被卷入异常,并在实验开始三天后以SCP-CN-1451-2的形式出现,被基金会收容。

Test-CN-1451-103

实验对象:D-71636

备注:D-71636的血型为O型Rh阴性,心率为96-104次/分钟。

实验进行时间:-

实验结果:D-71636未被卷入异常。SCP-CN-1451仅对血型为O型Rh阳性的目标有效。

Test-CN-1451-106

实验对象:D-71637

备注:D-71637的血型为O型Rh阳性,心率被基金会使用仪器控制在98-100次/分钟。D-71637被植入了定位装置。

实验进行时间:2天

实验结果:D-71637被卷入异常时的心率为100次/分钟。确认SCP-CN-1451会对心率为100次/分钟及以上,且血型为O型Rh阳性的目标起效。原因未知。此外,D-71637携带的定位装置的信号在马里亚纳大海沟深度10,000米的位置被捕获。

Test-CN-1451-109

实验对象:基金会研究员Eule “N” Lau3

备注:本次实验未在计划中。Eule “N” Lau的血型为O型Rh阳性,在进入SCP-CN-1451五米范围内时因私人原因导致心率快速上升并被卷入项目。

实验进行时间:18天

实验结果:Eule “N” Lau在实验开始18天后出现在LoI-CN-1451-2。附近的海族个体根据“Aqua协议”4将其救起并送往Site-CN-06。被发现时,Eule “N” Lau身上有多处贯穿伤及机械性损伤。对Eule “N” Lau的访谈见访谈记录CN-1451-1。

Test-CN-1451-128

实验对象:D-71638、SCP-CN-1451

备注:D-71638的血型为O型Rh阳性,心率被基金会使用仪器控制在100次/分钟。基金会在D-71638被异常卷入后使用多种波长的紫外线对SCP-CN-1451进行照射。

实验进行时间:10分钟

实验结果:在使用波长为214nm的紫外线进行照射时,D-71638重新出现在实验区域内。

Test-CN-1451-130

实验对象:SCP-CN-1451-2-1

备注:基金会使用多种波长的紫外线对SCP-CN-1451-2-1个体进行照射。

实验进行时间:1分钟

实验结果:在使用291nm波长的紫外线对SCP-CN-1451-2-1进行照射时,SCP-CN-1451-2-1死亡并转化为10L的环氧树脂液体。

访谈记录CN-1451-1:

受访者:Eule "N" Lau

采访者:Lillian Griffin

前言:Eule "N" Lau被救起后在石菖蒲医院接受治疗。基于基金会内部纪律,Site-CN-06的成员被要求回避,对Eule "N" Lau的访谈由Lillian Griffin执行。

<记录开始>

Lillian Griffin:Eule,现在感觉怎么样?伤好点了吗?

Eule "N" Lau:好些了……毕竟也不是第一次中枪了。

Lillian Griffin:那就成。说起来,之前在山西5那次麻烦你们了。

Eule "N" Lau:没有的事,职责所在。

Lillian Griffin:好的,说一下……你在里面的经历吧。失联18天,我听说你们站长差点把死亡通知书给签了。

Eule "N" Lau:我也听说了。

(五秒的笑声)

Eule "N" Lau:不开玩笑了。你……玩过Galgame吗?或者那种大型冒险类游戏,比如老滚56一类的。

Lillian Griffin:这算职场性骚扰吗?

Eule "N" Lau:不不不,这个问题很严肃,关系到我的陈述方法。

Lillian Griffin:多少了解一点,怎么了?

Eule "N" Lau:好的,在里面的经历就像是两者的结合。我意识到我被卷入异常是因为我发现本来在走动的人都不见了,整个实验场地里只剩下我和那个蓝方块。我前面还有一个横幅,上面写着……我想想……说的是‘欢迎体验恋爱冒险游戏《这是我的世界末日》封闭式内测’。我当时就想到了《我和她的世界末日》7那款游戏。过了差不多五秒,我就被卷入了另一个未知领域……怎么描述呢……就跟现在的普里皮亚季8那边差不多。不,比那边还惨,我可以看到明显的交火痕迹。然后的话……那边倒也没有人物设定什么的,你就是你自己,知识水平啊技能啊身体素质啥的都是原来的水准。但那边的设定……我想想……哦对,丧尸危机后被一颗特殊炸弹没完全炸平的城市,反正我是没见过丧尸一类的东西,人类组成的帮派倒是满地爬。

Lillian Griffin:政府呢?

Eule "N" Lau:貌似是被赶到南方去了,清缴完丧尸准备反攻的设定,而且也有对沦陷城市进行空投啥的。然后,我刚刚跟你提过这个异常的里面跟游戏很像是吧,因为它有任务系统,就是那种……类似于全息投影的方式让你看见,但我估摸着那个……我就管它叫游戏吧,那个游戏里的NPC,也就是SCP-CN-1451-3,是看不见的。我是完成了所有系统给的任务才出来的。

Lillian Griffin:能给我详细讲一下吗?

Eule "N" Lau:ummm……好吧。我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去一个刚结束帮派交火的地方救助幸存者,并把幸存者送到我的暂住地。我还在想我该咋去找呢,就看见地上有那种……亮着的路标那类的东西引导我过去。我去了,也就找到一个幸存者,我对她进行了救助,毕竟身上带伤,然后再跟着路标去找到我自己的暂住地。我很意外的事那个地方居然有全套医疗设备。然后,我就在那里一边照顾那个女孩子一边完成各种任务,就出来了。

Lillian Griffin:女孩子?额……能……再详细点吗?

Eule "N" Lau:是的,女孩子,不然我怎么说是个Galgame。再详细的话……你今晚就别想走了。我会向基金会提供文字版报告的。

Lillian Griffin:好吧,好好养伤吧,我先走了。
<记录结束>

SCP-CN-1451的探索报告
作者:Eule "N" Lau

首先,非常抱歉,因为我目前的精神状态,以及我的经历的特殊性,我无法用标准格式完成这份报告,但我会尽可能清晰的完成它。相信你们已经看到Lillian Griffin上交的报告了,所以我的这份报告会从我进入那里之后讲起。

除去第一个任务以外,我的眼前其实没有出现过任何提示,任何行为只能凭借我自己的直觉和经验去判断。我想,这就是那些人没有成功走出去的原因。我的确按照指引去了那个交火地点,但我只是在寻找遗留的弹药——我的经验告诉我,像这种两个派别的火并却落得两败俱伤因此没有人打扫战场的局面,千年难求。为了我能活着走出那里我必须这么做。我看到了一位重伤员。胸腔有一处开放性损伤,从肩膀一直到腹部。肠子耷拉在外面,一群群苍蝇落在了上面。我蹲在他的身边,为他打了一针吗啡,我的医药箱里的。他的嘴在动。我用手暂时封闭了他的胸腔。

他对我道了谢。他还让我保护他的妹妹。

所以我放弃了我原本的目的,让自己活下去。我选择去保护他的妹妹……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吧,我这么做了,也许不是一个很理性的行为吧。除此之外,我也在对那里面进行调查。我本来想的是,作为一个游戏,肯定会有地图刷新机制,或者区块刷新机制。很显然,我还是把这个世界的常识带入了那个世界,我没有意识到那个世界与这个世界的电脑上的游戏有本质上的差别。我在那个世界时间的5天,对应的应该是这个世界的3天之后,在利用我自己是一名外科医生的便利,找到了一个帮派。在他们的营地里发现了被遗弃的氧气罐,登山常用的款式。我本来以为,这只是那帮人的收藏而已,但后来我在另一个帮派的营地里发现了被遗弃的,最初几个失踪者的服装。我问他们了,那群人也不知道那些衣服是怎么来的。我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在那个世界,那些人形生物,或者叫NPC可能会刷新,但是地图不会,所以我能找到以前被暴露于异常的个体的遗物。这个猜测在我在那个世界找到以前被暴露于的D级以及特遣队员的遗物以及部分肢体的时候得到了确认。除此之外,我没有获得更多情报。所以在剩下的时间里,我一直在保护那个女孩还有我自己。我得到的,应该可以算是攻略吧,就是,在那个世界要想活下来,需要枪法,需要体能,还需要相当好的医疗技巧。就算是这样,我也在里面受了不少次伤。两次枪伤,五处刀伤,至于磕碰伤那就数不清了。我在里面撑了……按那个世界的时间算是30天,然后,等到了所谓联军。然后,我被传送到了一个未知空间,我看到有两扇门,一扇上写着退出游戏,一扇上写着进行下一场游戏。我打开了退出游戏那扇门,因为我没有把握在下一场游戏里活下来。

所以,我出现在了海上,被海族人救到了这里,回归了现实世界。不是现实世界又怎样呢?分不清的真实和虚幻,也无所谓何为虚幻何为真实,只要,还能在这里,与我的朋友在一起,与我的家人在一起就够了。

仅为个人建议。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块石头是一块筛选器,让那些原本不完美的人类变得完美,只不过方法是杀死一个人,在造出一个“完全一样”的新个体。

2017.8.12

附录I:在对LoI-CN-1451-1的搜索中,基金会发现一张字条。

愿高山与大海的神明,能够辅助我,涤荡人类的灵魂。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