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453
评分: +31+x

项目编号:SCP-CN-1453

项目等级:Thaumiel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CN-1453-1已经死亡,当前的主要工作为整理项目研究过程中获取的资料,并调查SCP-CN-1453-4的身份,在其出生之前保障相关人员安全并在出生后及时将其置于保护之下。对项目的进一步收容或控制被认为是不必要的。

描述:SCP-CN-1453-A是一段长度为1534个碱基对的外源DNA片段(或称异常人类基因),通常位于人类的12号染色体上。若您需要该基因的测序结果或更多信息,请联系SCP-CN-1453项目主管。当前项目携带者主要位于东亚地区,该地区的携带者占总人口比例为0.0021%左右(2017年调查结果)。约每6.4万名SCP-CN-1453-A携带者中会出现一个具有异常效应的个体,称为SCP-CN-1453。即:平均3.0×109名人类中会出现一个异常个体。因此,生活时间最为接近的两名SCP-CN-1453个体出生时间差异一般位于80-150年之间。

SCP-CN-1453个体之间被认为存在通感效应:一名SCP-CN-1453个体可以将自己的知觉(目前确认视觉、听觉、触觉、味觉和嗅觉均适用于此效应,思维和情感不适用于此效应,其他感官未知)向其他个体进行传递。接收消息的个体通常将这种感觉描述为类似电影画面的沉浸式幻视或幻听,而其身边的观察者或观测设备则无法发现异常。这种通感效应以出生时间作为参考点,即个体只能向同一年龄时期的其他个体传递信息。因此,个体之间的交流通常被描述为长时间反常的自言自语或奇怪举动,此事得到了部分历史文献和SCP-CN-1453后人的验证。

SCP-CN-1453个体被认为可以通过此过程获取较晚时代的相关知识,从而表现出超前于时代的思想或者知识水平。对已确认SCP-CN-1453个体的生平调查也显示出其常能获得超乎常人的成就。同时,由于SCP-CN-1453可将个体所获取的信息向较早的时代进行传递,因此项目被认为具有巨大的潜在应用价值。对该方面的应用研究最终产生了星引计划,即通过SCP-CN-1453的信息传递获取超前于本时代的知识,以避免危机或收容失效。相关内容请参见附录CN/1453-2。

目前基金会对SCP-CN-1453的第一手材料主要来自于SCP-CN-1453-1(前三级研究员Mica),该个体在注意到自己的相关异常感官之后向基金会通报了相关消息,历史异常部随即抽派人力对其所汇报的历史事件进行了验证。在确认其异常效应属实后,SCP-CN-1453被正式赋予编号并被加以研究。由于其异常效应所限,对其接收信息的记录必须由SCP-CN-1453-1本人进行。考虑到SCP-CN-1453-1此前在忠诚测试中一直表现良好,因此授权其本人负责SCP-CN-1453的研究,仅安排一支安全小队负责保障其人身安全,或防止SCP-CN-1453的潜在收容失效。由于在星引计划中,项目经常需要接触高级机密文件,因此授予SCP-CN-1453-1四级权限以方便日常工作。应当注意异常效应可能会导致项目情绪的不稳定,出于保密和预防潜在的收容失效起见,项目的日常记录和实验记录应当被上传至SCiPNet,经过审查之后归类分析处理。

SCP-CN-1453-1在星引计划和常规研究中留下了为数众多的记录,此处仅列出部分较为重要的内容。若需查看更多信息,请联系项目主管。

附录CN/1453-1:对SCP-CN-1453-1进行的采访

受访者:SCP-CN-1453-1

采访者:研究员Diorite

前言:在SCP-CN-1453的异常效应被确认之后,研究员Diorite对SCP-CN-1453-1进行了下述采访。

<记录开始>

采访者:[进入收容间并在对象面前坐下]录音设备正常…那么开始吧。第一个问题,你是在什么时候察觉到SCP-CN-1453的异常现象的?

SCP-CN-1453-1:从我的角度来看,这更像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事情。你知道的,日常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同。真要说的话…小时候并不清楚这是什么,也并不明白听到或者看到的东西有什么意义。只是觉得好像有几个同样年龄的朋友在脑子里聊天。有时候聊天的人多,有的时候少。有的时候感觉自己真的和其他人站在一起,在昏暗的油灯下阅读竹简,或者是站在几千公里高的空间站上看着地球,总之是相当丰富的体验,也算是经历了别人的一生吧。

采访者:那你是怎么来到基金会的?[翻动项目的简历]

SCP-CN-1453-1:我想想。最初应该是刚毕业那阵子,工作不太好找…然后她告诉我有个什么研究所正在招收与我专业对应的研究员。你应该能猜到那是基金会的前台组织[笑声],然后我就稀里糊涂的通过了测试。接下来的事情都写在简历里面了。

采访者:你说的“她”是谁?

SCP-CN-1453-1:记得应该是1453-4?我总觉得她似乎在隐瞒什么…不过她倒是个好人。

采访者:对于她试图隐瞒的事情,你应该能猜到这是保密协议的缘故吧?

SCP-CN-1453-1:没错。在正式加入你们之后和她的联系确实多了一些。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应该算是她的前辈?但在工作的方面她确实是我的导师。她甚至救过我的命,就在昨天——你知道的。

采访者:还有什么能回想起来的吗?

SCP-CN-1453-1:应该没有了。或许我再问一问他们会更好一些。

采访者:好的,那么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再见。

<记录结束>

附录CN/1453-2:星引计划内容节选

概况描述:在SCP-CN-1453的特性被确认之后,星引计划Project Starlight得以被提出和实施。通过安排生活在不同年代的SCP-CN-1453个体进行阅读和转写,我们可以在时代之间传递信息,而这些信息则可以在有朝一日成为拯救我们的关键。

应当注意本计划并非由当前时间段的基金会主动发起,而是由SCP-CN-1453-4(此前已经成为E级人员并为本计划工作)在SCP-CN-1453的异常特性被发现之后主动告知当前时代的基金会。出于此原因,讨论本计划的提出者是没有意义的。

计划目的:本计划的目标主要分为两部分:

  • 与未来的SCP-CN-1453个体取得联系,以获取超出本时代的相关技术与知识,用于应对高危险级异常或灾难事件。
  • 组织曾经生活于人类历史重要时间点的SCP-CN-1453个体,有意识地传播相应的技术、思想或模因,以确保人类历史的稳定和发展。

参与组织及部门:SCP基金会时间异常部、历史及文化异常部、伦理道德委员会。

主要参与异常:(按所处年代排序)SCP-CN-1453-7,SCP-CN-1453-22,SCP-CN-1453-1,SCP-CN-1453-15,SCP-CN-1453-4,SCP-CN-1453-11,SCP-CN-1453-5。

预期困难:受于SCP-CN-1453的异常效应所限,传递信息的速度较为缓慢且易于出现错误。除此之外,若在传递对当前历史的描述时出现不慎,可能会产生祖母悖论,触发历史的自修复特性,严重时会导致事件树的破裂。因此,经由项目传递的信息应当严格限于经过伦理道德委员会审查的相关技术文献和历史资料。禁止使用项目传递对史实的确切描述,禁止项目接触非必要的历史资料,违者将予以严惩。

实行方案:(略,更多信息请询问SCP-CN-1453研究组)

附录:SCP-CN-1453项目主管的记录
数万年以来,人类文明一直在黑暗中苦苦摸索。我们并不清楚前方的艰难险阻,是否有暗礁激流,只能小心翼翼地前进。而现在,至少我们有了一点小小的依靠。历史上,人类的航船常常使用星辰在夜晚指引方向;而现在,星光导航技术也为太空中旋转的卫星提供了定位的基石。这便是本计划的意义:为每一个时代点一颗星,让星光照亮黑暗的前路。繁星闪烁,正如人类永存。

附录CN/1453-3:已确认的部分SCP-CN-1453个体生平概述

性别女,出生于1996年10月9日。在注意到自己所面对的异常现象后,项目于2013年前后主动与基金会进行了接触,事后的调查认为这是由SCP-CN-1453-4(星引计划主要参与者之一)所促成的。由于年代较远,项目声称已经难以回想起相关内容。在项目本人初次加入基金会时,由于其难以确认相关内容的真实性,项目并未主动说明异常现象的出现。在2014年8月29日收容失效事件发生前数个小时,SCP-CN-1453-4向SCP-CN-1453-1说明了相关情况和应对手段。该个体随即使用相关内容对逃脱的高危实体进行了有效压制。在此次事件之后,SCP-CN-1453最终被确认并给予编号。

2018年11月17日,Site-CN-91发生收容失效事故,SCP-CN-1453-1在事故中意外死亡。遗体经检查无额外异常效应。此次事故后,基金会暂时失去了与其他CN-1453个体的联系。


警告:下列文件为3-CN/1453级机密


无3-CN/1453级权限下访问将被记录并立即处以纪律处分,请确认你的用户权限。


.
.
正在进行虹膜识别…
.
.
.
.
.
.
认证完成,欢迎,研究员Diorite。

以下由SCP-CN-1453-1上传的记录被认为并非重要内容,因此未予公开,当前仅限3/CN-1453级权限(SCP-CN-1453研究小组成员)查看。

附录:记录2018-06-13-1820

所以…我终于出来了。如果说让有钱人上天堂比让骆驼穿过针眼还要困难,那么让基金会批准一个人形SCP外出一定比这困难的多——即使这个人形SCP曾经是基金会自己的忠实员工(而且现在仍然是)。但不管怎么说,伦理委员会那帮糟老头子总算在经过考察研究之后认定这个SCP外出并不会造成地球爆炸世界毁灭█K级世界末日。不过他们仍然坚持让一整个加强连的火力跟在我后面,说是“为了保障你的安全”。实际上,我们都知道完全没有这个必要:我的小朋友1完全可以坐在空调房间里翻翻最近两年的CI突袭记录卷宗,然后来一句“今日不宜外出”…但我总算是走出了站点。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此次我应该是来寻找那个早熟小姑娘的踪迹。2但是当我站在那个无比熟悉的村庄路口时,我从未感到像这样茫然无措。

在我面前的俨然是那个村庄。基金会的考据者们确认过这一点,不会错。村口有玩耍的小孩,在杨树荫下摇着蒲扇闲聊着的妇女们对我这个外人似乎有些警惕,但此情此景却显得无比阴冷和陌生。我向她们打听一个叫做顺芝的女子。如果一切顺利,这里应该是她的娘家。几位阿姨交头接耳了一阵子,然后回答说,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我在尴尬的沉默和人们的无语目送中离开了村庄,一无所获。而回来的路上我总算是有时间嘲笑自己的幼稚和天真:一个1915年出生的女子,在1937年的时候正好二十余岁,青春年华——而我们都知道那年在她的家乡发生了什么。无数人流离失所,人间蒸发者也并非少数。至于一个腿脚不便的人可能会遭遇什么,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我不愿意再次回忆或考证这些细节。如果一切顺利她本可以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甚至还有可能成为将知识带给那个小村庄的人,那个时代的一盏星。不够明亮也不够闪耀,但总归是比现在要好。

仅仅是有可能而已。

附录:记录2018-10-04-1548

孔庙之中人声鼎沸,而我夹杂在人群当中,作一个揖,放上一瓣柚子。他3曾经说过喜欢这种香甜可口的水果,这种原产岭南而他一生无缘的植物。

我和他只有一面之缘。或许应该说我和他处于整个计划的两个极端。我整天蜗居在站点深处,听写冗长繁杂的技术文献;而他则奔走于天下,听从两千余年后的指挥将光明遍布世间。人们夸奖他是天才,先知,早慧之人,开平民教育之先,用自己的思想将破碎的中国聚于旗下。但没有人知道他只是个奉命行事的,曾经有过梦想的少年。

我对他印象最为深刻的一次交谈来自一个有着微风的下午,当时他正在吃晚饭,一如既往的高粱窝窝头。而我用半生不熟的文言文加上连比带画的手势再加上从文献里描下来的古文字问他:如果你知道自己的名字会流传万世,但人们只会把你当成一个高高在上的符号,一个信仰一个圣人,一个用于沽名钓誉的幌子,而非一个如饥似渴听着心理学讲解,空有超前几千年的一腔热血无人理解的理想主义者,那么你还会选择做这一切吗?

我没有听懂那天他说了什么,但我记得他笑得无比灿烂。

当然,事情的结局是我的小朋友偷听到了这一切——我忘了屏蔽她的信号。于是第二天我因为违规传递史实吃了一发处分。

我后来再也没有联系上他,跨过几千年的通信本来就是断断续续。但我们的历史总归是没有改变,站点的康德计数器也总归是没有传来CK级重构的消息。我想他应该还是去做了罢。

附录:记录2018-10-04-2325

我又想起我的小朋友4

我想起二月的春风吹过她的发梢,带来暖洋洋的气息恰若生命和世间的一切美好。新时代的站点远比当下要美观雅致,而她正慵懒地坐在天台上,数着黄昏升起的繁星。或许是因为接受过特殊教育的缘故,她比同岁的我要远为成熟——尽管我固执地叫她“我的小朋友”。我曾经问过她能否透露有关我一生的结局——在我自己因为类似的事情而被处分之后。她只是笑笑,说我会长命百岁,会有一个可爱的孩子。我说那是不可能的,基金会的工作要远比外面来得危险。她继续微笑着搪塞过去,随后不再说话。

我仍然不知道她冰霜般的外表下是怎样一颗被压抑而仍然炽热的心。她生长在庞大而冷酷的科研院所,生而注定要行于黑暗保护光明。但,没有人生而愿意在异常间保护世界。可能很多人的梦想是做一个拯救世界的英雄,有万人拥戴在高堂之上受人瞻仰,但从未有人愿意隐姓埋名为素昧平生的人付出此生——而当我见证了那个少年的故事之后,我甚至不由得怀疑前一种皆大欢喜的结局到底是否有意义。

我想起他们曾经在计划的启动仪式上说过的。让下一代人成为天穹的明星,如同北斗为上一代指明前程。但星辰并非亘古不变,它们会逐渐燃尽,留下的痕迹在漫长的岁月中被掩盖湮灭,正如个人生命的光明难以在历史上留下光芒。所以有了这个替代的解决方案。为每一代点一颗星。让受到光明指引的人最终成为光明。

我不知道这样做是否有意义,我们甚至不知道组织这个计划的基金会本身是否会在某一天面对它自己的结局。在研究员之间有个流行的玩笑:“试一下,然后看看会发生什么”,但反过来说,不去试一试的事情,怎么会有结果呢。

附录:记录2018-11-17-0407

在与SCP-CN-1453打交道的这半辈子里,我们总认为它是某个神明又或者说某个不知名的异常事件给予人类的馈赠。它让我们得以掌握超前于我们时代的知识,让我们不再面对着原本应当超乎我们认知的暗处瑟瑟发抖。但我们忘记了一件事:信息的传递是双向的。它将科技带给过去,将历史——或者不如说千百年来的智慧,人的意志,明知山有虎的悲壮——带给未来。而藉此过程,我们得以窥见我们的同伴:那些在光明中或黑暗处,在风高浪急的无尽之海上为文明点亮灯火的人们,无论他们是我们的前辈抑或追随着我们的脚步。它即是触手可及的传承,它让我们得以知晓,每一个举灯者,每一颗微小的星辰并非孤独。

而曾经仰望星空的孩子,也最终决定成为另一点星光。

即使她知道星光啊,本来就是将自己燃尽的火焰。

附录:事故2018-11-17-0345

2018年11月17日凌晨3点45分,Site-CN-91东侧第四翼区发生Keter级实体脱逃事故,并导致了站点电力和通信的中断。驻站MTF和全体3级以上员工均先后在事故中殉职。SCP-CN-1453-1因事发时位于自己的收容室中而得以幸免。4点07分23秒,项目将记录2018-11-17-0407上传至SCiPNet。4点07分27秒,项目使用四级权限启动了站点地下的核弹头。

增援的战术反应小组于当天凌晨的晚些时候赶到。核弹头爆炸被掩盖为小型地震,目击者被给予了记忆删除,SCP-CN-1453-1和该Keter级实体被确认在事故中无效化,其遗体按照标准处理协议被焚毁。此次事故中的伤亡者及其家属已得到妥善安置,并对做出杰出贡献的研究员或安保成员给予了相应的荣誉奖励。

您正在将 附录:记录2018-11-17-0407 的权限从 3/CN-1453 级更改为 3 级,是否确认要继续?警告,该权限更改将使本文对所有 3 级及以上基金会员工公开。[Y/N]

错误:您没有更改本文的权限。

错误:找不到对应的指令。

系统提示:请您注意文明措辞。
.
.
.
.
终端检测到您已 15 分钟没有进行过操作,为确保安全将自动登出。

正在登出…

晚安,研究员Diorite。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