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479
评分: +16+x

据监督者议会命令
以下文档描述了一组能造成HK级情景的异常实体,为5/CN-1479级机密。
禁止未授权访问
CN-1479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1479
等级等級5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keter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secondary-clas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ekhi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急

指派站点 项目主管 首席研究员 站点主管
Site-CN-10 Dr. Columba Dr.Williams Dr. Darry

指派机动特遣队1 指派机动特遣队2 指派机动特遣队3
MTF-己亥-01“烈仁” MTF-甲亥-02“末日星云” MTF-甲亥-09“无神论者”[已解散]

特殊收容措施:

  • SCP-CN-1479被收容于Site-CN-10的一个高空独立收容单元内,其离地高度不小于200m,并配有一台基金会标准货运电梯。通往该收容单元的路径有且仅有一条,并被水泥封死。收容间走廊内安装有三道安保闸门,并安有闭路电视摄像头。
  • SCP-CN-1479被放在一8m×8m×8m的标准收容室内,收容室地面必须为整块白色瓷砖并使用一只二寸长狼毫笔蘸取由澄泥砚磨出的墨汁绘制出[数据删除],SCP-CN-1479被放置在图案中心处,并保持悬浮于其上。禁止对SCP-CN-1479的一切进行进一步实验。
  • SCP-CN-1479所处收容单元应保持电力供应以保持其门禁系统和闭路电视摄像头开启。该收容区域门禁系统应不再识别任何人员权限,以保持无任何人员接触到项目。

更新:原SCP-CN-1479特别应急收容部门已作为Site-CN-10史学部重新建立,全权负责对SCP-CN-1479的收容。任何史学部人员1将被授权阅读本文档及获得启动K-T-1479应急预案权限。将保留史学部部分权限2,所有史学部相关信息仅供三级及以上授权人员访问。



描述:SCP-CN-1479是一卷由未知材料构成的纸张。长18m,宽30cm,两侧均有卷轴。受试者坚持认为有金色强光从项目正面发出,但监控画面未显示有任何异常光线,项目关闭时则无此效应。

SCP-CN-1479正面为象牙白色,有黑色绢质边缘,宽约5cm。黑色绢质表面绘有由金色线条构成的不明符号,受试者坚持认为这些符号在低亮度环境中会发出黄色荧光,监控画面未显示有异常光线发出。

项目的异常性质表现为:仅有软笔能在项目表面留下笔迹,且大部分情况下字迹会快速褪色直至消失。当一位华裔人员使用一只二寸长狼毫毛笔蘸取由澄泥砚磨出的墨在该项目上书写自己的名字时。无论书写时使用何种颜色的墨水,项目表面的字迹均呈现黄色并具有金属光泽。

若受试者的名字保留在该项目上,该受试者会出现头痛,疯癫,呓语等症状,持续约3天,大部分名字保留下来的受试者在此过程中因突发脑溢血而死亡。在此过程中进行记忆删除可以终止该症状,但受试者姓名会从该项目上消失。再次书写则无此效应。

当一位受试者的姓名保留在项目上,且受试者没有在发病过程中死亡时,该对象将获得现实扭曲者的能力(此后将对象称为SCP-CN-1479-2),在部分案例中,SCP-CN-1479-2个体会于约3天后获得一不定种类5的疑似神话生物,已知有[已编辑]等。

stars-345902_1920.jpg

SCP-CN-1479-2制造的现象。

当一名华裔人员朗读SCP-CN-1479时,其声音会转变为一种模糊的吟唱声。在该过程中朗读者不会受任何外界影响。在朗读者朗读之前让其服下药物也无法导致朗读者在朗读期间受到影响。在朗读者附近的所有华裔受试者坚持认为听见了“一种虚无缥缈的类似伴奏的声音”,此现象将给他们一种“神圣的,庄严而不可侵犯”的安全感。同时受试者将观察到朗读者的身后有金色光线发出。在朗读结束后,朗读者和受影响者都均无有关所读内容的记忆,录制的音频将被白噪音替代,SCP-CN-1479的内容无法被拍摄。SCP-CN-1479-2个体似乎不受上述影响,根据某些SCP-CN-1479-2透露的信息,SCP-CN-1479上并非只记载了人名,但是并没有透露具体内容。所有朗读者和倾听者被编号为SCP-CN-1479-3。所有SCP-CN-1479-3个体会对SCP-CN-1479-2表现绝对服从,未有表现出任何反抗行为的案例。

部分SCP-CN-1479-3个体会获得部分现实扭曲者的能力,未知其获得途径。大多获得此能力的个体同时患有重度躁狂症,对这类个体的心理评测显示个体的心理出现了极其严重的扭曲,并对基金会充满了敌意。通常会使用其能力去破坏基金会的任何收容措施,所以一旦发现任何SCP-CN-1479-3获得类似能力时,必须将其处决。这类个体只需要一台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就可以使其现实扭曲的能力无效化。

SCP-CN-1479-4为一暂时被名为“启卷人”的异常实体,该实体将会取代在SCP-CN-1479关闭后第一位开启其的人员(此后称为SCP-CN-1479-4-1),与-4-1个体保持有关系的人员将会将对于其的一切记忆替换为一名其他并不存在的人员的信息,该不存在的人员信息将为SCP-CN-1479-4的个人信息。的使用记忆强化剂可以暂时恢复对其的记忆。使用记忆强化剂同时也可以使SCP-CN-1479-4个体恢复一定对-4-1个体的记忆。尽管对于SCP-CN-1479-4个体的检测发现其与-4-1个体的生理状态无异,但是其可以表现出大量[数据删除]的特征。推测当SCP-CN-1479处于关闭状态时,SCP-CN-1479-4个体消失。任何对于SCP-CN-1479-4的外貌描述均会被替换为“一个和蔼的耄耋老人”,栖衣着被描述为“一身发灰道袍”以及“拄着一根龙头拐杖”,任何人员及无法对SCP-CN-1479-4进行进一步描述。



附录CN-1479


附录CN-1479.1 实验记录CN-1479-A [仅限5/CN-1479权限人员查阅]


允许访问

机密

实验-1479

实验目的:
验证记录是否准确

实验负责人:
Dr. ██████

对象:
D-12778

日期/地点:
19██/5/21/Site-CN-█

实验过程:D-12778被要求打开并朗诵SCP-CN-1479,并对D-12778进行以下实验。

001:使用钝器击晕对象。

结果:对象不受影响,似乎没有发觉,攻击者被不明力量击晕,事后并没有对此事的记忆。

笔记: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这真的有作用,记录表示朗读者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去阻止其朗读。——Dr. ██████

002:使用手枪射击对象心脏。

结果:对象不受影响,攻击者手持手枪的手失去小拇指。

笔记:看来记录是可能是真的,如果我们不使用物理攻击呢?——Dr. ██████

003:用火焚烧对象。

结果:对象不受影响,火焰逐渐熄灭,攻击者点火的手似乎在一瞬间被烧成了一颗钻石。

笔记:似乎所有手段的攻击对朗读者都没有用,且所有的攻击对攻击者都有某种程度上的反馈。——Dr. ██████

004:使用一颗小型核弹。

结果:对象不受影响,所有直接参与实验的人员在短时间内因强辐射而死。

笔记:无论如何,我没批准做这个实验。——Dr. ██████

005:在朗读者朗读前让其服下安眠药。

结果:对象在结束朗读后立刻陷入深度睡眠。

笔记:似乎药物也无法在对象朗读期间起到作用。 ——Dr. ██████

false


附录CN-1479.2 访谈记录CN-1479-A [仅限5/CN-1479权限人员查阅]


采访者:Dr. Brown

受访者:D-12778

前言:D-12778在朗读完成后被调查其感受。


[记录开始]

Dr. Brown:D-12778,你好。

D-12778:博士,你好。

Dr. Brown:D-12778,请说出你在你在朗读时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

D-12778:啥?啥异常?

Dr. Brown:比如,你有感觉周围有人员走动吗?6

D-12778:没有,我连个人影都没看见。

Dr. Brown:那你看见了什么?

D-12778:那卷纸啊,你不让我去读吗。

Dr. Brown:你确定什么都没有看见?

对象陷入沉思

D-12778:我确定,我什么都没看见。

Dr. Brown:那你在朗读时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吗,或者感受到了什么?

D-12778:感受吗,我感觉就是,就是,你去过那种特别大的寺庙吗,就是那种时不时就有和尚撞钟,敲木鱼,或者念经的寺庙。我感觉我是一个方丈似得人物,正在向其他人念叨着某种特别神圣的东西,而一尊[已编辑],或者一尊[已编辑]就在我背后,你知道吗,我真的能感受到,[已编辑]就在我身后,在监督着我的一言一行,我的每一个举动。

Dr. Brown:那你还记得你读了什么吗?

D-12778:我读了什么。

对象再次陷入沉思

D-12778:对不起,博士,我好像想不起来了。

Dr. Brown:那么,呃,你还记得你小学最亲近的朋友是谁吗?

D-12778:记得,这个我记得,是██████,博士你为什么会问起这个?

Dr. Brown: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访谈结束]


笔记:看起来记不住SCP-CN-X的内容并不是D-12778记忆力的问题。应该是SCP-CN-1479本身性质的缘故。——Dr. Brown


附录CN-1479.3 访谈记录CN-1479-B [仅限5/CN-1479权限人员查阅]


采访者:Dr. Brown

受访者:陈██警卫

前言:在D-12778朗读期间,该警卫被Dr. Brown指示在D-12778周围走动并监视D-12778行动,但是其在D-12778朗读时失去主观意识,导致其撞向墙壁并瘫倒。并保持该状态直至朗读结束,推测为听见朗读声音而受到影响。


[记录开始]
Dr. Brown:你好,陈██警卫。

陈██警卫:博士,你好。

Dr. Brown:你为什么撞上墙了?

陈██警卫:嗯?我撞上墙了?我就说我脑袋这么疼呢……

Dr. Brown:所以,你并不知道你撞上墙了,是吗?

陈██警卫:嗯,我想应该是的。

Dr. Brown:那你在你失去意识前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什么?

陈██警卫:不就是那个D级在那读个不知道什么东西吗。

Dr. Brown:你还能记得他读了什么吗?

陈██警卫:那,我不记得了。

Dr. Brown:凭你最后记住的几段声音,你有感觉到什么异常吗?

陈██警卫:博士,让我想想。

对象30s无进一步行动,期间几次试图发出一些音节,但是每次都没有发出声音,在每次失败后,对象都会摇头,并叹气。

陈██警卫:博士,我想是因为我从小音乐就不好,好像就在嘴边,但就是出不来。

Dr. Brown:那你还能想起来那段配乐给你什么感觉吗?

陈██警卫:好吧,博士。那段配乐给我的感觉就是,我在法庭上,但是法官在对我笑,是一种 和蔼的,充满善意的笑,不是那种奸笑或者其他什么的。而且法官的背后在散发着某种柔和的光,似乎,法官后面是一个[已编辑]。

Dr. Brown:好了,你可以回去工作了。

[记录结束]


结语:在此次访谈结束后,朗读者和倾听者正式统一编号为SCP-CN-1479-3。


笔记:看来遗忘SCP-CN-1479内容的效应不只会影响,朗读者,还会影响倾听者。——Dr. Brown


附录CN-1479.4 访谈记录CN-1479-C [仅限5/CN-1479权限人员查阅]


采访者:Dr. Brown

受访者:李██警卫

前言:在D-12778朗读期间,该警卫被Dr. Brown指示在D-12778周围走动并监视D-12778行动,与陈██警卫不同,推测其受到了D-12778朗读声音的影响,但其并未失去主观意识。


[记录开始]

监控画面的边缘略微扭曲

Dr. Brown:你好,李██警卫。

对象表现出紧张

Dr. Brown:你在值岗期间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

李██警卫:博士,我……

对象表现出痛苦

Dr. Brown:你怎么了?

对象捂住头,无进一步行动

监控画面进一步扭曲

警报声,不能确认为何种警报器

Dr. Brown:不好,快跑啊啊啊啊啊啊啊

Dr. Brown的声音开始扭曲,监控画面完全扭曲

[记录结束]


结语:此次事件造成了1名研究员,5名安保人员死亡。因机动特遣队MTF-甲亥-01及时赶到,未造成大面积人员伤亡。


笔记:今后所有SCP-CN-1479-3个体均应被收容,以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站点主管Darry


附录CN-1479.5:通信记录CN-1479-A [仅限5/CN-1479权限人员查阅]



附录CN-1479.6:仪式内容 [仅限5/CN-1479权限人员查阅]


仪式举行在每年除夕夜12:00,由去年的███主持,禁止在仪式进行期间进行监控,也不允许任何人员进入仪式场地。新任的███应满足以下条件,如未满足则会导致仪式失败:汉族,祖先中有宰相之位之人,身为一位管理员或领导者,男性,对秦以前的历史十分精通,非现实扭曲者或奇术使用者,年龄要求50岁以上。经多次实验证明,新任的███身着一件红色衣物时能将仪式的成功率升高,在仪式进行中,会发生██████,██████等异常现象,务必让下一任███所知,仪式约持续██,当仪式完成后,去年的███将███。新一任███必须立刻被授予[数据删除]并前往SCP-CN-1479-2的收容区域前往协助收容,其可以使SCP-CN-1479-2能力在一定程度上减弱,未知该效应原理。此后新一任███将一直██████直至下一任███到来。在此期间,███会通过不明手段获得有关仪式如何进行的一切内容。


附录CN-1479.7:中华异学会记录 [仅限5/CN-1479权限人员查阅]


下面记录选自异学会记录


██元年█月,有雷电降升州7风雨三日,建筑尽损。三日遂晴而有灾于内城。守会集民以水浇沃,嘈扰三辰至旦日,灾乃止。
有李氏,其柴房为火所焚,木灰积地有半尺,打扫之,而寻得一卷焉。脂润帛滑,其上描金线画,烨然光辉。李氏奇之。乃奉之█王,王见之,大惊,此物乃神物也,今竟现于此,遂交之异学。
廿年王薨。三月,社稷倾覆。神物为敌将掠去,后流落而不知其踪也。或闻有方士持之而使诞[已编辑]数尊,荒而无道,为害世间。余幸得幸得███之助,辟邪扶正,使之归回神物之录。此物须[已编辑],方可使保全安身。后辈等切勿再启,切记,切记。
中华异学会于[资料损毁]收录。


附录CN-1479.8 SCP-CN-1479相关事件时间线 [仅限5/CN-1479权限人员查阅]

| 19██/1/3 基金会获得SCP-CN-1479

| 19██/1/19 基金会指示Dr. Williams对SCP-CN-1479开始研究

| 19██/1/20 推测SCP-CN-1479-4个体产生

| 19██/3/11 第一位SCP-CN-1479-3个体产生

| 19██/3/9 第一位SCP-CN-1479-2个体产生

| 19██/4/20 O5议会批准将SCP-CN-1479用于人员强化实验,“██”计划启动

| 19██/5/3 开始有SCP-CN-1479-2个体脱离基金会掌控

| 19██/5/17 大量SCP-CN-1479-2与-3个体脱离基金会掌控

| 19██/5/18 HK级情景“镇压封神”发生,Site-CN-██,Site-CN-██,Site-CN-██被指示联合收容SCP-CN-1479-2及-3个体

| 19██/5/19 损失收容小组1组,反应小组1组

| 19██/5/22 MTF-甲亥-██损失

| 19██/5/24 损失机动特遣队2支,战斗小组5组,收容小组3组,安保人员17名,收容专家9名

| 19██/5/29 损失Site-CN-██,机动特遣队3支,损失战斗小组4组,收容小组5组,安保人员23名,收容专家19名,特工15名,研究员7名

| 19██/6/09 [数据删除]

| 19██/6/13 [数据删除]

| 19██/6/19 于SCP-CN-1479收容单元外部建立SCP-CN-1479应急特别收容部门,该部门由SCP-CN-1479的研究员及项目主管,以及大量对处理现实扭曲者拥有丰富经验的人员组成。该部门应与Site-CN-██,Site-CN-██,Site-CN-██一同负责收容SCP-CN-1479。该部门对MTF-██-██等数支MTF拥有越级指挥权,该部门应配备有大量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用于收容工作。

| 19██/8/31 [数据删除]

| 19██/9/12 [数据删除]

| 19██/11/14 富集现实核心计划启动。

| 19██/11/31 [数据删除]

| 19██/12/12 [数据删除]

| 19██/4/18 [数据删除]

| 19██/5/14 [数据删除]

| 19██/6/21 MTF-甲亥-09“无神论者”成立,用于收容SCP-CN-1479-2,-3

| 19██/7/19 [数据删除]

| 19██/9/23 [数据删除]

| 19██/11/18 观测到SCP-CN-1479-2,-3个体数量开始减少。

| 19██/12/14 [数据删除]

| 19██/12/31 [数据删除]

| 19██/1/12 [数据删除]

| 19██/4/18 [数据删除]

| 19██/5/14 [数据删除]

| 19██/7/10 [数据删除]

| 19██/11/9 [数据删除]

| 19██/12/15 观测到SCP-CN-1479-2,-3个体彻底消失,SCP-CN-1479以闭合状态重新出现在其收容室并保持闭合状态至今

| 19██/12/15 详见视频记录CN-1479-B

| 20██/4/25 彻底封存SCP-CN-1479应急特别收容部门相关信息,不再以任何手段公布给任何人。

| 20██/5/12 统计“屠神”事件存活人员列表

| 20██/5/18 开始对了解/遭遇SCP-CN-1479-2,-3的平民进行记忆删除,但执行中出现大量突发事件使记忆删除无法有效执行

| 20██/5/30 详见通信记录信件CN-1479-A


附录CN-1479.9 通信记录CN-1479-B [仅限5/CN-1479权限人员查阅]




附录CN-1479.10:富集型现实核心计划 [仅限5/CN-1479权限人员查阅]


富集型现实核心计划


计划总负责人:Dr. Columba

负责部门:SCP-CN-1479特别应急收容部门,Site-CN-██深空部,Site-CN-██现实部,Site-CN-██时空部

计划目的:抽取多个宇宙的“现实”临时存储到一口袋宇宙中,通过间断的在SCP-CN-1479-2,-3个体周围一定范围内提高环境休谟指数来达到可控的收容。

计划内容:

1.基金会将在8个将死的宇宙中建立基站,每个基站由8组共208个逆向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和8个用于维持基站稳定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构成。

2.基金会向一口袋宇宙注入全部基站抽取的“现实”来大量提高该口袋宇宙中的休谟值。

3.在口袋宇宙中建立一由64个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组成的基站,一由64个逆向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组成的基站。负责传入传出“现实”。

4.制造大量微型8双向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用于不断跟踪SCP-CN-1479-2,-3个体行踪并修改其周围环境休谟指数。并维持其经过空间内休谟值始终大于等于其内部休谟值并维持到一休谟指数高于其体内休谟值的房间并被处决9或按照《朝圣者协议》(Palmer Protocol )进入无限期的昏迷状态。

5.将SCP-CN-1479-2,-3个体直接投入口袋宇宙中该提案已被伦理道德委员会叫停。

计划成本:约为¥20000000000

计划用时:自开始至被搁置共用时4年零7月

计划结果:由于SCP-CN-1479-4-1个体出现,该计划被搁置。


附录CN-1479·.11:通信记录CN-1479-C [仅限5/CN-1479权限人员查阅]



附录CN-1479.12:事件记录CN-1479-A [仅限5/CN-1479权限人员查阅]


前言:不知为何选D-12967为实验对象,对Dr. Williams的进一步调查已经停止。推测D-12967为一SCP-CN-1479-4个体。


[记录开始]

Dr. Williams:朋友,███博士?想起我了吗?

D-12967无反应

Dr. Williams:看起来记忆强化剂也不好使啊……

D-12967:不,好使,至少我记起了一些███博士的事,他是个好人。

Dr. Williams:那又有什么用,你也不是他。

D-12967:孩子,想知道我是谁吗?

Dr. Williams:你是谁又能怎样。

D-12967: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

D-12967:有一年啊,到现在应该也有几千年了吧,你看看现在的墙,我们那时候的墙,都是黄土混着草盖的。

D-12967:我从山上拜师学艺回来,啥也没学成,只能每天钓鱼啊,砍树啊维持生计。

D-12967:突然有一天,砍树的时候发现了几个像是白帛的碎片,一面白一面黑,黑的那面可以发光。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就带着它们上山问我师傅去了。

对象表示要一杯水,Dr. Williams出门并带回一杯水

D-12967:师傅告诉我那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然后师傅又翻出一大堆大大小小样子各异的碎片,又给了我几个木头橛子,让我给它们拼成完整的一卷卷轴。(Dr. Williams注:值得注意的是,在我们的研究中发现SCP-CN-1479是无法被破坏的)

D-12967:就像现在你们拼拼图一样,我一块一块的把这一堆碎片慢慢拼成一块布,我发现啊,拼成的布越大,它发的光越亮,一直到我把它拼完整,并把它捆上,它才停止发光。

D-12967:拼完的那一刹那,我感觉我身体里瞬间充满了一种什么东西,我感觉,我可以干任何事,任何我想干的事,任何以前我干不了,甚至想都不敢想的事,比如我师哥师姐们都会的飞行,但是我不需要像师哥师姐那样念咒,我只要一想,就直接就能飞起来。

D-12967:我还可以凭空“拿”出一些东西,尽管师哥师姐也会类似的戏法,但是我知道那都是提前把要拿的东西放在哪个地方,然后念个咒语穿送过来,我竟然能凭空创造一些东西,比如长了80条腿的牛等等。

D-12967:我师傅告诉我我现在确实可以干任何我想干的事,只要切记不能把卷轴交给其他人或者借给其他人就好,然后就打发我下山了。

D-12967咳嗽两声,再次喝了一口水

D-12967:当然,我一下山就忘了,按你们的话说就是暴发户心理。我不仅把这卷纸给了其他人看,还纵容他们把名字写在上面,结果显而易见,我相信你们已经发现它的功能了,“大神小鬼”们为害世间,互相比武,百姓生灵涂炭。

D-12967:然后我知道了你们现在所说的异学会,但那阵儿啊,还不叫异学会,叫,叫,叫什么来着我是忘了。我和他们一起把一个个“大神小鬼”杀死,不对,也不能说是杀死吧,异学会是简单粗暴的杀死,我是……嗯,怎么形容呢,算了不跟你说了。我还妄想着瞒过师傅,当然,这么大个事师傅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D-12967:师傅罚我待在这卷纸里,在每一次“大神小鬼”出世的时候负责再把他们收回去。我不服,想要反抗师傅;但是后来,我忘记了发生了什么,反正我被困在这卷纸里了。

D-12967:这卷纸落在了异学会手里,有的时候,是他们为了收容什么妖魔而把我放出来;有的时候,是一个失误放出来的;有的时候,是我的那些心术不正的师哥师姐放出来的,我是一直配合异学会工作的,但是每一次我出来都得到处逛几圈,看看这个世界都变成什么样了,变化是挺大,上次我出来的时候还是██年间呢。(Dr. Williams注:SCP-CN-1479-4提到的“师哥师姐”可能指的是“方士”也可能指的是“岿阳派”)

对象再次喝一口水,并被水呛到

D-12967:你也希望他这么做有些价值吧。

Dr. Williams:谁?

D-12967:███博士啊。

D-12967:我可以,我也必须帮助你收拾你造成的烂摊子。

Dr. Williams:啊?

D-12967:诶,这帮小兔崽子又闹成这样。

Dr. Williams:这是我的错,你并无罪。

D-12967:无论如何,这是我的责任,使命,义务,也算是权利吧。

D-12967苦笑两声

D-12967:那个仪式,以后别干了,效果不好,你们也知道。

D-12967:保重,我走了。

SCP-CN-1479-4突然消失

Dr. Williams:(喃喃自语)在此………退位……对吗?哎……

[录像丢失]


结语:在此之后,“屠神”事件发生。


附录CN-1479.13 音频记录CN-1479-A [仅限5/CN-1479权限人员查阅]



记录一



嘈杂声

D-12967:各位,安静一下。

嘈杂声逐渐减小至消失

D-12967:各位,既然来到了这里,你们就都是一样的身份。

D-12967:你们自己都清楚,你们是很强,但是也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所以也不要想着抵抗我,没有任何意义。

D-12967:我知道,你们有些人已经开始践行享乐主义了,有些人已经住到世外桃源了,但是,这是你们真正想要的吗?

D-12967:你们都是一些年轻人,难道没有属于年轻人的满腔热血吗?

D-12967:我知道,你们都是一些犯了大错误的人,但是,你们不想证明自己吗?

D-12967:证明自己不只是一些犯了错误的罪犯,而是可以凭自己的力量拯救世界的人。

D-12967:你们知道有一些获得跟你们类似力量的人,他们用他们的能力滥杀无辜,难道他们不比你们更应该受到惩罚?你们就甘于和他们相提并论吗?

D-12967:你们的名字也许不会被世人所铭记。

D-12967:但是,你们的丰功伟绩,必会流芳百世,传颂万年!

D-12967:去吧,孩子们。

D-12967:我被困在这卷纸里已经几千年了,我太老了,我已经不能够去管理你们了。

D-12967:那么,再见了,诸位壮士。

[记录结束]


后记:于19██/6/21,52名SCP-CN-1479-2个体自愿参与到SCP-CN-1479-2,-3的收容工作中,MTF-甲亥-09“无神论者”成立。后陆续有56名SCP-CN-1479-2个体加入。



记录三



[记录开始]

D-12967:我回来了。

D-12967:这个世界,又改变了好多啊。

D-12967:尽管有些不舍。

D-12967:但是……

D-12967:该干嘛还是得干嘛,不是吗?

D-12967:师傅果然还是不肯原谅我啊。

D-12967:这个世界现在不需要我们,对吧,我们,无论看上去多么强大,但注定只是棋子罢了。

[记录结束]


后记:于19██/12/15,SCP-CN-1479于其原收容措施中被发现,在其收容室内发现大量属于D-12967Dr. ███的血液,未发现尸体。


附录CN-1479.14 视频记录CN-1479-B [仅限5/CN-1479权限人员查阅]


前记:该视频记录回收于“SCP-CN-1479应急特别收容部门”。



[记录开始]

画面为墙壁上的MTF-甲亥-09“无神论者”特遣队标志

未知男声:我就知道这帮人得整死我们。

未知男声:还好我们的权限还在,够我们提前做好准备的。

画面开始剧烈抖动

记录中断约██s

记录恢复,但是为黑屏

未知男声:都给我撑住,他们杀进来的话我们都得死,你们可是基金会精英中的精英!对面有绿型就怕了?我们有那么多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直接用,都现在了管那么多干什么!

画面恢复,显示其正处在监控室内,其面前的监控画面已有19处失去连接,其余监控画面除去两处无人以外其余监控画面均显示有两队人员正在交战

未知男声:该死。

该男性拿起一疑似话筒的物品

未知男声:把武器库里的所有武器都拿出来!我们的武器足够你们用的!

记录再次中断

██s后,画面恢复但仍有轻微抖动,画面显示一约35岁的男性,背景的墙壁上有数到裂纹,背景声音中有机枪声及炮火声,依稀可见墙壁上绘制的MTF-甲亥-09“无神论者”特遣队标志

未知男声:你好,我是这的安保主管,现在我告诉你,我们不是被(对象回头看向墙壁)……草他妈的,来不及了

画面显示该男性携带一个95式突击步枪从画面左侧迅速离开,2s后,墙壁倒塌

记录中断约█h

未知男声:是他妈的核弹,这帮孙子至于吗。

未知男声:哎,不过幸好,还有人活下去了。

剧烈的爆炸声

[记录结束]


后记:事后于SCP-CN-1479应急特别收容部门废墟中发现大量损坏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枪械,火炮,已使用的W级记忆强化剂,7颗落地但未引爆的基金会制第六代地对地战术导弹及71具机动特遣队队员尸体,SCP-CN-1479应急特别收容部门其余人员据推测全部死亡。根据其特遣队标志确认其来源于MTF-██-██,MTF-██-██,MTF-██-██,MTF-██-██,MTF-██-██10,经诊断大部分死因为[数据删除]。所有死亡机动特遣队队员已授予基金会之星。少部分存活机动特遣队队员出现精神失常症状,已在记忆删除后并入到其他特遣队中。


笔记:是啊,不会张嘴的人。——Dr. Williams



附录CN-1479.15 信件CN-1479-A [仅限5/CN-1479权限人员查阅]



附录CN-1479.16 音频记录CN-1479-B[仅限5/CN-1479权限人员查阅]


前记:该音频记录回收于Site-CN-10站点主管Dr. Darry的手机。


[记录开始]

Dr. Darry:喂,你好,请问你是……

未知声音:怎么,不认识我了。

Dr. Darry:什么,请你再说一遍。

未知声音:(提高音量)不认识我了。

Dr. Darry:你,还活着?

未知声音:我为什么要死?

Dr. Darry:我们可一直以为你死了。

未知声音:没找到我活人就算我死了?

Dr. Darry:那些特遣队队员可都没活下来。

未知声音:他们是拼命去了,我们是逃命去了,能一样吗?

未知声音:你们是被特遣队救出来的,我可不能跟你们比啊。

未知声音:知道我怎么逃生的吗?

Dr. Darry:不知道。

未知声音:富集型现实核心的口袋宇宙。

Dr. Darry:你也是疯了。

未知声音:不,我没疯,你只是不了解而已。

未知声音:帮个忙,把电话给███11

未知声音:你看,我回来了,对吧,我这个人从不说谎。

Dr. Williams:主管……

未知声音:我交给你的任务,我想你已经很好地完成了。

Dr. Williams:不是,主管……

未知声音:我再过一阵子就回来,通知一下部门里其他人人员,我们部门应该要重建了。

Dr. Williams:主管,部门里就活下来11个人,包括您。后来,2个D级在实验中死了,1个警卫在一次收容失效中死了,一个特工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死了,4个研究员都自杀了,因为他们没有被记忆删除,亦或者说,基金会根被没安排他们进行记忆删除。

未知声音:那,真是太可惜了。

未知声音:哎,至于做成这样,我还以为杀几个人就够了。

未知声音:你小子,找到媳妇没啊?

Dr. Williams:你还有心开玩笑,我上哪找媳妇啊,我自己活不活的下来都难说。

未知声音:我不是回来了吗。

未知声音:我们不仅要回首过去,我们还应该瞻望未来,不是吗?

未知声音:回见。

[记录结束]


后记:于20██/8/17,Site-CN-10正式建立史学部。任命原SCP-CN-1479特别应急收容部门主管为Site-CN-10史学部主管。该部门主要负责收容SCP-CN-1479的收容。该部门建立在原SCP-CN-1479特别应急收容部门,对3级以下成员封锁史学部相关信息。



请输入秘钥

为何做如此?

输入秘钥

只因世间不再需吾等



你好,我是Dr. Darry。Site-CN-██高级研究员,Site-CN-██收容专家,MTF-甲亥-27队长,Site-CN-10站点主管。没错,都是我。
我作为“屠神”事件为数不多的几个活下来的亲历者,我确实有很多想说的,但是我得先从头讲起。
话说是异学会先得到了这个东西并且很快就意识到了这是个十分危险的东西,如你说见,那个异学会记录如实的记录了一切,但是那个记录没提到的就是SCP-CN-1479-4,很显然,异学会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异学会专门为收容这个东西建立了一个据点,在黄土高原上。这一切都很好的运行着——直到我们,基金会,作为西方的侵略者,来到了中国。
最开始,奉命看守这个的人并没有发现异学会消失了,后来他找人打听才知道异学会已经被基金会取代了,他以为既然异学会被我们取代了,我们肯定知道有关SCP-CN-1479的知识,他放心的交给了我们。
我们最开始时,没有注意到这玩应有什么重要性,一卷会发光的纸?也不能扭曲现实,除了几个读完SCP-CN-1479变得神神叨叨的D级人员。不过既然是异学会的东西,我们还是对其进行了试探性的研究。
我们对它展开了一系列的进一步研究,当我们发现SCP-CN-1479可以方便的产生4级绿型的时候,我们简直高兴地不能再高兴了,我们沉浸在可以十分方便的收容那些Keter级项目的喜悦中——全然没有意识到其中的风险。
你问我为什么遇到四级绿型不用“朝圣者协议”处理他们,因为Dr. Williams发现,所有SCP-CN-1479-2的大部分力量似乎都被什么制约住了,导致他们没办法完全的施展他们的力量,或者说,只能在某一些方面使用他们的能力,而这个制约的权力归属于谁,我们不知道。这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在他们不能够施展能力的方面去制约他们。
第一个SCP-CN-1479-2逃脱的时候,我们仍然沉浸在最初的喜悦中,我们认为一个跑了应该没事,4级绿型啊,我们也是太傻了。我们不知到,我们无法判断SCP-CN-1479-2是否忠于我们。当时我们还不知道他们中的大多数对模因近乎免疫。
越来越多的SCP-CN-1479-2和-3个体逃跑了,其中的一部分开始在全国到处摧毁基金会的设施,杀害基金会的人员。我们并不知道为什么。而另一部分,则在之后加入了MTF-甲亥-09。
我们开始慌了,基金会指示3个站点去收容SCP-CN-1479-2,-3。我们根据我们所知知识,制定了有针对性的战略,然后呢,一支MTF连着两个小组没了,因为-2个体开始扎堆出现,他们开始用自己的能力互相取长补短,这么做导致一群SCP-CN-1479-2近乎无敌。
根据那个时间轴,你肯定知道那四个站点没了。你发现多了一个站点,那个站点的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那个站点现在负责深空和时空类异常,现在是Site-CN-10-α。很神秘的一个站点,这个站点没有参与SCP-CN-1479-2,-3个体的收容,甚至我们都不知道这个站点的存在。但是好像混沌分裂者对那个站点很有兴趣,鬼知道为什么那个站点对于混沌分裂者那么重要,于是,那个站点就没了。诚然,SCP-CN-1479-2,-3的攻击并不是导致这几个站点被摧毁的最终原因,但是主要原因之一。啊,听说还有一个站点员工造反了。
基金会面对着这一大片的-2,-3个体无能为力。O5议会差点下了致歉书。这时候,一个人突然“及时”的想到了去找异学会的那个老头,他应该知道怎么去应对这些人。
我很容易的找到了他,没错,就在前异学会的设施——“天榜”,我们当时也不知道这个名字啥意思,现在是知道了。当我把情况告诉他后,紧接着我又告诉了他不是异学会变成了基金会,而是基金会吞并了异学会。他脸上的表情,是沮丧?是落寞?是悲伤?还是其他什么,我不知道。你现在看到的全套的收容措施,包括仪式啊,用善意SCP-CN-1479-3去收容敌意SCP-CN-1479-3啊,都是他告诉我们的。
后来,听说他死了,是自杀。
但是直到Dr. Williams找到SCP-CN-1479-4之前,事情几乎没有转机,唔,那个老头一定认为我们不可能找到-4,因为他们异学会也没找到过几次。我们不清楚SCP-CN-1479-4的作用是什么,也许只是糊弄一堆SCP-CN-1479-2去打其他的SCP-CN-1479-2?但是经过事件CN-1479-A后,“屠神”事件就发生了。
我们这群来自西方的侵略者,自以为很聪明,以为自己会更好的利用异学会极力封存起来的东西,以为我们会比这个拥有几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更加智慧;认为异学会愚蠢,不利用这么好的东西,而不去问问异学会为什么这么做,我们反倒差点把自己连带着整个人类亲手灭亡;最后,还是我们认为很愚蠢的异学会帮助了我们。
下面是我整理的一些“屠神”事件的有关数据:

损失站点:4个

损失机动特遣队:8支

损失收容小组:21组

损失战斗小组:13组

损失反应小组:19组

损失研究员:193名

损失收容专家:264名

损失安保人员:357名

损失特工:545名

死亡平民:[无法统计]


忆古往,承先祖之传 望未来,守子孙之常 于今日,践无声之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