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48
评分: +26+x

项目编号:SCP-CN-148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48当前的收容状态为未收容,任何与SCP-CN-148有关的收容或压制行动都应被安排高优先级

任何被发现的未收容SCP-CN-148个体都应由当地的机动特遣队或外勤力量尽快进行捕获或抹杀。出于对相关情报与研究用途的需求,所有被发现的SCP-CN-148-A都应被尝试活体捕捉与收容;为防止项目造成重大危害,任何发现或捕获到的非研究用SCP-CN-148-B应被立刻处决。在例如收容失效的紧急事件中,可对活体收容的研究用SCP-CN-148个体视情况进行抹杀。为降低用于研究的SCP-CN-148个体的威胁性并防止其在可控环境外发出嚎叫,收容人员应对所有已捕获的SCP-CN-148个体佩戴遥控爆炸项圈、面部与手部约束装置并定期确保装置的可靠性。

在进行任何与SCP-CN-148活体个体相关的工作(包括但不限于收容、转移、研究)时,工作环境必须配有至少三名装备约束式防暴叉的武装人员。除此之外,所有相关工作人员都必须佩戴能够隔绝SCP-CN-148-A手部刺丝接触的全身防具以及听觉保护装置并尽力避免与SCP-CN-148-A发生肢体接触。

目前发现且捕获到的唯一一名SCP-CN-148-A被活体收容于研究站点Site-CN-06;任何针对该个体的转移或研究工作都需要取得该站点敏感事务办公室的许可并且在其监视下进行。

在事件CBS-EX-06-Incident_729发生后,为了防止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以及防止项目导致SK级情景的发生,所有与SCP-CN-148个体进行过解除的人员都必须在24小时内接受血液检查。在此之上,与SCP-CN-148个体进行长期接触的工作人员必须每一个月接受一次身体检查以及一次组织忠诚性检查。任何与SCP-CN-148相关的研究样本都必须受到严格管控。

任何人员在发现SCP-CN-148-A的异常表现或疑似SCP-CN-148-B在站点内活动的痕迹时须立刻向站点安保部门上报情况。

描述:

概述


SCP-CN-148为一个由SCP-CN-148-A(以下称“甲类项目个体”)和SCP-CN-148-B(以下称“乙类项目个体”)以及更多潜在的未发现类型个体组成的有性智能动物种群。该种群对人类社会具有强烈的敌意且对人类社会具有直接的威胁。目前该种群中仅有一名甲类项目个体与少量乙类项目个体被收容,此外还有764名1乙类项目个体被抹杀。根据现有信息与研究结果推测该种群仍存在更多个体,即该项目仍处于未收容的状态:对该种群的收容行动仍在进行中。

虽然目前基金会对SCP-CN-148的了解与研究已取得初步成果,但研究人员对该种群的了解仍有许多局限性。

项目接触历史


于2013-11-10,编号CBS06-OP-021的基金会小型前哨与其管理站点Site-CN-06失去联系12小时后,站点Site-CN-06派出了一个特工小组以调查该前哨的情况。调查特工小组在前哨内发现了一名十分配合收容的甲类项目个体,但五名推测已成为乙类项目个体的驻前哨特工下落不明。

此后,乙类项目个体的行动痕迹在天津及周边地区频繁出现,但基金会从未确认过更多甲类项目个体的存在2

甲类项目个体


目前被收容于Site-CN-06的甲类项目个体的外表是一位约为45岁的汉族男性,身高1.8米,体重76千克。在生理构造上,甲类项目个体除神经系统、喉部、手部以及消化系统的构造之外与正常人类无异,并且有着正常的新陈代谢。由于目前甲类项目个体样本过于珍贵,因此关于甲类项目个体生理构造的许多现有观点是建立在“甲类、乙类项目个体身体构造基本相同”的假设以及对乙类项目个体的相关研究结果上的,大多数未经临床解剖直接验证。

由于无法对甲类项目个体进行临床解剖,目前基金会对甲类项目个体神经系统的认知极少。但在事件CBS-EX-06-Incident_729发生后,目前已收容的甲类项目个体的双臂被截下,相关科研团队也因此获得了解剖其手臂的机会。解剖结果表明就手部来看,甲类项目个体的神经系统与乙类项目系统基本一致,但有关两个类型的项目个体高级神经系统间是否存在结构性区别的研究仍在进行中。若想了解更多有关乙类项目个体神经系统的信息,请查阅本档案的“乙类项目个体”一节。

甲类项目个体的喉部拥有着不同于现代人类的发声结构,这使得甲类项目个体能够在保留正常现代人类发声能力的同时能够发出声纹模式类似黑吼猴(Alouatta caraya)的嚎叫声。初步的研究表明该嚎叫声在不同的SCP-CN-148个体间能够起到沟通的作用,并且能够使甲类项目个体周围的人类感到头晕目眩以及反胃等不适症状。最近的研究表明甲类项目个体的嚎叫声对人类可能具有潜在的模因效果,但仍未掌握实质证据。此外,为了能够稳定发出此类嚎叫,甲类项目个体的肺活量常常高于正常人类水平,但截至目前并未发现其肺部生理结构有任何与现代人类不同的地方。

除喉部的特殊结构外,甲类项目个体的双手手心覆盖有一层能够向外刺出刺丝的特殊组织。自甲类项目个体手心刺出的刺丝及微小且难以用肉眼辨认,最大长度约为7毫米。当瞬间刺出时,甲类项目个体的刺丝能够轻易穿刺常规纤维制品以及人体各处的皮肤3。甲类项目个体手心的刺丝上携带着大量代号为“转乙病毒”的特殊病毒4并会将该病毒注入被刺破体表皮肤的生物体内。该刺丝组织为甲类项目个体独有,是区分甲类与乙类两种项目个体的重要依据之一。

虽然多种医学影像表明甲类项目个体的肠道部位有着一个连接到脊神经的复杂神经组织,但由于相关研究团队无法对甲类项目个体进行临床解剖,因此目前基金会对甲类项目个体消化系统的具体生理结构知之甚少。目前的研究推测甲类项目个体的消化系统与乙类项目结构基本一致。若想了解更多有关乙类项目消化系统的信息,请查阅本档案的“乙类项目个体”一节。

虽然现有情报表明SCP-CN-148种群内存在着许多甲类项目个体,但截至目前为止基金会只直接接触过一名甲类项目个体。现有研究推测已收容的甲类项目个体是人类被通过某种方式转化为甲类项目个体的,且质疑是否存在“原生”的甲类项目个体。由于现有实验只能制造出乙类项目个体,因此现在研究团队在试图找出将人类转化为甲类项目个体的方法,即甲类项目个体体内除转乙病毒外可能使其成为甲类项目个体的诱因。

事件CBS-EX-06-Incident_729发生后,目前唯一被收容的甲类项目个体被双臂截肢。

乙类项目个体


由于目前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原生”乙类项目个体的存在,乙类项目个体被定义为感染了转乙病毒的人类转化而成的SCP-CN-148个体。当一个人类个体被转化成乙类项目个体时其身体结构会在转乙病毒的作用下发生许多变化,若要了解更多有关这个转化过程的信息请查阅本档案的“转乙病毒与全异细胞”一节。在生理构造上,乙类项目个体除神经系统、喉部、手部以及消化系统的构造之外与正常人类无异,而新陈代谢则快于正常人类。

乙类项目个体的喉部会形成新的发声部位且拥有较大的肺活量,这一点与甲类项目个体一致。与甲类项目个体不同的是,乙类项目个体不会产生刺丝组织。乙类项目个体的消化道通常会变得更加具有效率,能够在短时间内消化大量的食物。因此,乙类项目个体的新陈代谢速度会稍快于正常人类。

临床解剖表明乙类项目个体的神经系统会被一种代号为“全异细胞”的新细胞所覆盖,由全异细胞所组成新组织会与乙类项目个体体内人类的神经系统结合组成新的神经系统。在乙类项目个体的脑部,由全异细胞组成的神经组织被发现不仅覆盖于脑部表面,还会穿插在乙类项目个体的脑组织内部各处。除此之外,乙类项目个体内部的全异细胞还会在感染者肠道的外表面形成一种直连脊神经的复杂神经组织,在实验中被证明是一个次级的高级神经中心。乙类项目个体会继承大部分自己曾经是人类时的记忆,因此由基金会成员转化的乙类项目个体应被尽快控制或抹杀。

除了会继承大部分记忆外,乙类项目个体还会在转化完成后通过未知方式获得有关SCP-CN-148的社会组织结构以及行动目的等种群信息。研究人员曾认为这些记忆与知识是“镶嵌”在转乙病毒或乙类项目个体新形成的神经系统中的固定信息,但伴随着研究的进行科研人员发现乙类项目个体在转化完成后获得的额外知识会伴随着现实的具体状况发生修改与更新。有些研究人员由此猜测SCP-CN-148个体间存在着某种远程沟通方式。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乙类项目个体的体格与运动能力会明显高于其他乙类项目个体以及正常人类,被称作“特殊乙类项目个体”。特殊乙类项目个体的新陈代谢会比正常人类快二到三倍,并且拥有异常的自愈能力,研究表明其自愈能力很可能来自体内的全异细胞。得益于这种异常的自愈能力,特殊乙类项目个体身体的单个器官损伤通常不会对其造成生命威胁。

在部分实验中,一般乙类项目个体会在脑部受到重创后死亡,但特殊乙类项目个体会在脑部受到严重损伤后保持存活并保留一些基本的行动能力与行动逻辑。研究人员推测是特殊乙类项目个体其肠道部位的次级神经中心在起全身“应急指挥”的作用,并且给其脑部组织的恢复提供时间与机会。此发现不仅为SCP-CN-148个体的抹杀战术提供了新的注意点,同时也为对SCP-CN-148个体的神经系统运作模式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证据。

转乙病毒以及全异细胞


转乙病毒为大量存在于SCP-CN-148个体体液中的一种拟菌病毒(Mimivirus),且被感染转乙病毒的人类将会在该病毒的作用下逐渐转变为乙类项目个体。转乙病毒的物理结构、具体工作机制以及对其他灵长类动物的影响仍在研究中。

血液传播是转乙病毒目前被发现的唯一传播方式,且滞留于体外的转乙病毒会在常温环境中于18小时后失去活性。除了被甲类项目个体的刺丝刺破皮肤,人类也可因为伤口暴露在仍有活性的转乙病毒或转乙病毒感染者体液中感染转乙病毒。到目前为止的实验表明除非有着呼吸道、消化道出血或眼部伤口的情况,人类在吸入、摄入、眼睛暴露于活性转乙病毒时并不会被感染。

截至目前关于转乙病毒感染模式的已知信息已被整理进下表:

表格1 - 转乙病毒人体感染模型(“人类-乙类项目个体”转化模型)


感染阶段 进入阶段时间 持续时间 临床症状 病毒活动/感染者身体变化
阶段0 - - 无明显临床症状 转乙病毒进入感染者体内并开始在感染者体内进行复制与扩散。
阶段1 阶段0完成后 通常长于2.7小时(160分钟) 感染者在此阶段可能会有发热症状 病毒会在此阶段对感染者的免疫系统进行特异性瘫痪,使感染者的免疫系统在正常运作的同时忽视转乙病毒的自身存在与活动。
阶段2 通常为阶段1完成后感染者的第一次睡眠,极少数案例中直接发生于阶段1完成后 通常长于5.1个小时(310分钟) 感染者会在此阶段陷入昏迷;少数感染者会受到脑损伤;极少数感染者会在此阶段变为植物人 病毒会在该阶段于感染者的脑部催生一种代号为“全异细胞”的新细胞并且使其覆盖于感染者的脑部,接入感染者原有神经系统形成一个新的高级神经中心。在该阶段结束时,感染者原本的意识会被新产生的高级神经中心产生的意识取代,且当前实验表明新产生的意识会拥有感染者的大部分记忆与知识。此阶段被认为是“人类-乙型项目个体”转化的初期阶段。在少数的实验案例中,转乙病毒该阶段的感染会失败:感染者体内会留有转移病毒,但病毒不会发生进一步的行动;感染者会受到不同程度的脑损伤。该情况发生的原因尚不明确。
阶段3 阶段2完成后 取决于感染者在该阶段的营养摄入情况;通常长于4天 感染者在该阶段会暴饮暴食,但表现不同于神经性暴食症(不会借助药物或呕吐主动对吃下的食物进行净空行为);感染者在该阶段的肺活量会逐渐升高;部分感染者在该阶段会偶有发热症状;极少数感染者会猝死 病毒会在该阶段进一步改造感染者的身体,具体为以下几个方面:(1)感染者的喉部发声结构将会发生改变;(2)感染者的消化系统会发生尚不明确的变化,但其消化能力会有显著的增强;(3)感染者的肠道外侧会产生全异细胞并生长为一个次级神经中心并直接通过神经连接到脊神经;(4)感染者的神经系统会被进一步改造,全异细胞在最终会从感染者的脑部以及肠道为起始点覆盖到整个感染者原有的神经系统上。由于此阶段感染者的身体需要大量能量, 因此感染者会表现出暴饮暴食的行为。但由于转乙病毒对感染者消化系统进行的改造,感染者所摄入的巨量食物对其身体没有明显的负面影响;在感染者身体营养物质不足时,转乙病毒会减缓对感染者身体的改造。在少数的实验案例中,感染者会猝死。发生这种情况的原因尚不明确,但推断可能的原因之一是转乙病毒的工作机制出现了错误,导致感染者的消化系统改造并不完全。此阶段被认为是“人类-乙型项目个体”转化的过渡阶段,但在此阶段结束时感染者就已经可以被定义为乙型项目个体了,大部分感染者的感染阶段也会停留在此。
阶段4 因个体而异 因个体而异 当该阶段的持续时间过短时,感染者会大量摄取食物;感染者的身高与体重在该阶段完成时会明显升高;部分感染者会在该阶段发生脱发;部分感染者会在该阶段体毛过度生长 此时感染者作为乙型项目个体的身体改造已经完善,但部分感染者体内的病毒会将感染情况推动至阶段4并且对乙型项目个体的身体进行进一步改造。在该阶段,病毒会逐渐增强感染者的身体素质,具体体现在体格的增长以及身体肌肉含量的增加。除此之外,感染者还会逐渐获得异常的愈合能力。
阶段5 阶段4完成后 - 该阶段的感染者新陈代谢速率会显著增加 目前的研究表明病毒在该阶段会基本停止活动,感染者的身体也不再会有大的变化。感染者在此阶段会获得异常的运动能力以及愈合能力。

当前的研究结果表明转乙病毒改造感染者身体结构主要有两种方式:

(1)使感染者的机体产生自发的改变:在研究人员最开始注意到感染者的部分机体会在被感染后自己改造自己时曾认为转乙病毒会修改感染者体内的遗传信息从而使其自发的发生形态变化。但最新研究表明转乙病毒并不会修改感染者自身的遗传信息,相反,转乙病毒是在改变感染者机体的基因选择性表达以利用已经存在于感染者染色体中的部分遗传信息。

科研人员正在试图找出转乙病毒具体停用或激活了感染者各个染色体中的哪些遗传信息,并且判断转乙病毒激活表达的遗传信息都储存在学术界曾一致认为人类染色体上对人类无实际意义或“空白”的区段。同时也有科研人员猜测转乙病毒让感染者的免疫系统无视或接受转乙病毒以及机体上变化的方法也与感染者受影响的遗传信息表达有关。

(2)制造全异细胞:全异细胞也是转乙病毒影响感染者遗传信息表达的产物。转乙病毒会在进入感染模型的阶段2后利用其对感染者遗产信息表达的影响致使感染者的机体产生一种名为“全异细胞”的新细胞。该种细胞在感染者的身体内主要承担神经细胞的作用,但后续研究发现该种细胞具有相当的全能性并且可以产生自感染者身体的大部分区域。

现阶段的研究认为阶段5感染者的异常自愈能力很大一部分就来自其伤口附近产生的全异细胞。另一方面,研究发现全异细胞内部储存着大量特定形态的营养物质并具有相当的离体存活能力:在实验中,由全异细胞组成的神经组织能够在感染者体外存活平均一小时以上并且展现出了一定移动能力。关于全异细胞的深入研究仍在进行中。

与转乙病毒相同,全异细胞也是目前的一大研究重心。由于转乙病毒与全异细胞在SCP-CN-148个体体内展现出的特性与功能,是否应该尝试对这两个研究对象进行实用化改造的争论仍在进行中。

SCP-CN-148的行动目的以及行动模式


SCP-CN-148对人类社会持有强烈的敌意以及不屑的态度,并且似乎致力于以接管人类社会的方式实现“种族的复兴”。

目前已捕获SCP-CN-148个体声称SCP-CN-148才是“真正的人类”或“原生人类”,并且称人类种族为“为了实现自动进化的一种低级机制”。在对已捕获的甲类与乙类项目个体进行了多次问讯或审讯后,研究人员从其口供中整理出了以下信息:

SCP-CN-148为一个人类认知范围之外的史前原生地球物种,曾拥有高度发达的社会与科学技术。在某个时间点,SCP-CN-148社会的科学家预测到了一场其科学水平无法阻止的、且能够把地球的环境进行彻底改变的全球性灾难。

按照SCP-CN-148社会内科学家的预测,仅有最简单的生命形式有可能存活过该场灾难。因此为了保证其种族的延续,SCP-CN-148在被该场灾难“灭绝”前利用自己的生物技术将自身种族的遗产信息以及基本知识(包括SCP-CN-148个体对自己的种族认知、SCP-CN-148的种群知识以及其为了种族延续所做出的努力)压缩存入了制造出的特殊的简单生命形式中。该种制造出的特殊生命形式将会适应新的地球环境并引导新环境中生命的进化方向,以此逐渐“解冻”被压缩起来的SCP-CN-148遗传信息。

由于现代人类(智人,Homo Sapiens)的进化程度已经超过了提前设定的阈值,于是SCP-CN-148开始在现代人类的基础上“解冻”SCP-CN-148的种族基本知识(具体表现为被转化为SCP-CN-148个体的人类的原有意识被替换)并开始主动重建SCP-CN-148种族。但由于关键资源的缺失,SCP-CN-148在目前还无法高效率地将人类以大规模转化为SCP-CN-148个体,因此选择了先进行隐蔽行动以获取关键资源。

研究人员目前无法完全证明或证伪以上来自SCP-CN-148个体的情报,但推断这些信息中至少有真有假。

截至目前,研究人员对“最初的SCP-CN-148个体”仍知之甚少。第一个SCP-CN-148个体究竟是如何产生的仍是现在相关调查工作的重心之一。此外,SCP-CN-148个体在口供中提到的“关键资源”所指代的对象以及其“隐蔽行动”的具体内容同样是重要的调查目标。

目前已知的SCP-CN-148个体共有两类,被分为甲类项目个体与乙类项目个体。研究人员推测SCP-CN-148种群内可能还有更多类型的个体,但到目前为止并未掌握任何实质性证据。虽然由于情报限制以及SCP-CN-148行动的隐蔽性研究人员对SCP-CN-148的社会结构了解极少,但现有的研究结果认为甲类项目个体在SCP-CN-148的群体行动中起指导作用且常常躲在后方,属于某种指挥阶层;乙类项目个体可能在SCP-CN-148的种群人口中占大多数,属于工作阶级。在乙类项目个体中还有着体格与运动能力超出平均水平的特殊个体,推测是用来发挥特殊作用的工作单位。

由于截至目前仅在甲类项目个体的手部发现过特殊的刺丝结构,因此研究人员推测甲类与乙类项目个体在社会阶级以及行动指挥结构中的差异可能取决于项目个体的生理构造差异,即甲类项目个体手部特殊的刺丝结构在SCP-CN-148的社会体系中可能是高贵或权力的象征。

SCP-CN-148了解到基金会的途径未知。目前唯一被捕获的甲类项目个体是自愿被基金会收容的,研究人员在事件CBS-EX-06-Incident_647发生之前始终无法明白其自愿被收容的行为目的何在。事件CBS-EX-06-Incident_729发生后,研究人员认为其被捕的目的是为了进入Site-CN-06并在多名被转化为乙型项目个体的帮助下发动事件CBS-EX-06-Incident_729以试图从内部夺取该站点的控制权。此事件证明SCP-CN-148对基金会有着相当的了解并有能力制造潜伏在基金会内部的间谍人员,对基金会有着极大的威胁。在事件CBS-EX-06-Incident_729后,该项目的项目等级从Euclid变为了Keter。

附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