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498
评分: +8+x
SCP-CN-1498-01.png

SCP-CN-1498(拍摄于收容前)

项目编号:SCP-CN-1498

项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SCP-CN-1498-01目前被整体迁移至Area-CN-07的下设研究场地中。包括D级人员在内的全部基金会人员,都不应进入SCP-CN-1498-01(“进入”的定义为靠近SCP-CN-1498-01周围100米内)。SCP-CN-1498-01周围1公里内需要设立严密的安保与警戒措施,确保任何人不会进入SCP-CN-1498-01周围200米的范围内。对任何试图穿越警戒措施者,安保部门可以使用致命武器。

虽然目前对SCP-CN-1498进行小规模的破坏并不会造成严重后果,但未知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是否会因破坏活动苏醒,故而禁止对SCP-CN-1498采取任何具有破坏性的实验和行动。由于设置斯卡兰顿现实稳定锚有可能对周围的休谟指数造成波动,并因此使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苏醒,因此目前并不获准将其用于压制SCP-CN-1498带来的异常效应。

奇术阵列“龙之梦”应长期处于运作状态,至少10名奇术学专家必须随时待命,以防止“龙之梦”失效。由于应用奇术学的高度不确定性,关于“龙之梦”运作的具体技术细节,应在需要时咨询常设的奇术学专家。
奇术阵列“龙之梦”已被定义为SCP-CN-1498-04。

应随时观测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的活动状况。任何可被视为活动的行为,包括运动、成长、呼吸,以及可被观测的思考1,必须立即上报,以应对可能出现的CK级现实重构情景。

描述: SCP-CN-1498-01是原址在中国██市██区的一处建筑物,占地150平方米。该建筑物混合了传统中式风格与部分欧式风格,共有三层。SCP-CN-1498-01的内外墙壁、地板、天花板、楼梯扶手等表面上都镶嵌着大量陶瓷碎片,这些瓷器碎片的艺术风格横跨整个中国历史,碳-14检测表明的制造时间也各不相同,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130年。但由于SCP-CN-1498具有本质促动的异常性质,这些检测数据被认为是不可信的。SCP-CN-1498-01内部除了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之外,摆放了大量陶瓷工艺品,与其墙壁上所镶嵌的碎片类似,这些工艺品的艺术风格同样多变,甚至有一些表现当代生活的艺术图画。碳-14检测结果亦同,此处从略。

SCP-CN-1498.png

SCP-CN-1498外墙的细节特写。

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是两个蛇形或龙形的异常个体,两者形态几乎相同。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长约400米,没有任何可见的肢体。它们攀附于SCP-CN-1498-01内外,缠绕着整个SCP-CN-1498-01,头部汇聚于SCP-CN-1498-01顶层天花板处,尾部则埋于地下。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的身体结构为混凝土,并在整个躯体上都镶嵌有陶瓷碎片。对陶瓷碎片的调查结果同前,此处从略。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没有可见的肢体,身体末端分为三段,长有三个头。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的头为陶制塑像,符合民间对女娲与伏羲的艺术描绘。在截至目前的观测中,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的眼睛从未睁开过。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在绝大多数情况下,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和它们看上去一样,是两个巨大的无生命的塑像,但它们并不是死物。

SCP-CN-1498-02-03.png

无人机拍摄的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注意红圈内为两者各自的三个头部。

尽管没有任何生物学上的肌肉结构或工程学上的机械构造,但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是可以运动的。在目前的观测记录中,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可以缓慢地蠕动,但可以断言,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拥有更强的运动能力。

即使在被奇术阵列压制的状态下,当一个人类实体进入SCP-CN-1498-01,也有可能触发其异常效应,具体触发条件尚不明确。在异常效应被触发后,该实体会立刻进入快速眼动睡眠,随后该实体将会进入低休谟状态,此时无法对其进行任何物理接触。在15分钟至3小时内,该人类实体将会完全消解。在此过程中, SCP-CN-1498-01、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将会开始表现出不同形式的活动。

这些活动包括但不限于:
1、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的身体长度变长。
2、SCP-CN-1498-01、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的表面出现新的陶瓷碎片。
3、SCP-CN-1498-01的占地面积扩大,楼层数增加,内部的陶瓷工艺品数量增加。
4、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开始做出不同程度的身体运动。
5、SCP-CN-1498呈现出可被观测的思考。
6、SCP-CN-1498整体的休谟指数升高到200-800以上。
必须注意的是,以上这些情况一旦发生,便有可能是CK级现实重构情景的前兆。

SCP-CN-1498-04是26尊塑像,定义为SCP-CN-1498-04-01至SCP-CN-1498-04-26,位于SCP-CN-1498-01背面的神龛当中,该神龛目前已被侵吞为SCP-CN-1498的一部分。SCP-CN-1498-04的材质类似大理石,形象类似25尊无头的佛像,尺寸从15厘米到1米不等,神龛上方有一颗高0.5米的头部雕像。SCP-CN-1498-04曾是代号“龙之梦”的奇术阵列,用于压制SCP-CN-1498的异常效应。但目前当一个人类实体受到SCP-CN-1498异常效应影响时,依然有可能受到SCP-CN-1498-04的帮助而得以幸存。

SCP-CN-1498-04.png

无人机拍摄的SCP-CN-1498-04。注意背景出可以看到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罕见的尾部。

发现记录:在异常性质触发以前,SCP-CN-1498 -01为一幢占地20平米的平房,周围缠绕着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约50米长。从194█年开始,SCP-CN-1498一直是██市的旅游景点之一,作为一处神秘而独特的古迹而长期受到各地游客的欢迎。

199█年10月3日12:16,SCP-CN-1498无预兆地展现了异常效应。这也是迄今为止基金会记录在案的,SCP-CN-1498最严重的一次异常效应。此时正值假日旅游高峰期,数百名旅客在SCP-CN-1498附近及其参观游览,更有近千名市民生活在SCP-CN-1498周围。

SCP-CN-1498的异常效应激活后,当时在SCP-CN-1498内部及100米内的数十名人类实体迅速进入了低休谟状态,而其他赶来援助的市民和游客也在进入SCP-CN-1498的作用范围后被其异常效果影响。与此同时,SCP-CN-1498-01、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呈现出了爆发式的成长,异常效应的作用范围也随之爆发性扩大。基金会紧急派出武装队伍支援,但因不熟悉SCP-CN-1498的异常性质而伤亡惨重,高级研究员Maki成为了唯一的幸存者。此次事件没有留下任何尸体,但根据间接线索推测,死亡人数约为316人。

此后,SCP-CN-1498因不明原因停止了展现异常效应,高级研究员Maki利用应用奇术学原理制造除了奇术阵列“龙之梦”,对SCP-CN-1498构成了有效的收容。随后基金会展开了大规模的信息抹除,对当时的目击者进行记忆消除,并在各类文件中逐步消除了SCP-CN-1498作为旅游景点存在的所有记录。2000年1月10日,SCP-CN-1498正式被整体迁移至Area-CN-07的下设研究场地中。

附录149801:2019年7月3日星期三23:38,高级研究员Maki凭借其身份,在未获许可的情况下秘密进入了SCP-CN-1498-01内部,次日清晨在员工宿舍中被捕。以下为审讯记录。

<记录开始>

高级研究员Maki被带到Area-CN-07的审讯室中,审讯室中只有一位伦理委员会专员。因高级研究员Maki一贯突出的表现,并未设置其他安保人员参与审讯。

伦理委员会专员:陈述你的姓名、职位以及任职部门。

高级研究员Maki:Maki ██████。高级研究员。Area-CN-07。

伦理委员会专员:你为什么在未获许可的情况下进入了SCP-CN-1498-01内部?

高级研究员Maki:这事儿为什么是你们来管?

伦理委员会专员:现在是我在提问题。

高级研究员Maki:SCP-CN-1498-01是Area-CN-07负责收容的项目,我在07犯了事,应该是07的安保部门来抓我。为什么是你们?

伦理委员会专员:我再重申一次,现在是我在提问题。拒不配合伦理委员会的调查可能会承担严重后果。

高级研究员Maki:好好好。为什么我会跑去CN-1498的内部对吧?很简单,因为早期设立的奇术阵列正在失效。

伦理委员会专员:奇术阵列,你是指“龙之梦”?

高级研究员Maki:对,正式名称叫做龙之梦。

伦理委员会专员:在正常运行的情况下,龙之梦应当发挥怎样的作用?

高级研究员Maki:正常情况下龙之梦应当让SCP-CN-1498-02和03在沉睡状态下。

伦理委员会专员:没有任何报告指出,在你进入SCP-CN-1498-01的时候,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有苏醒迹象。

高级研究员Maki:它们没醒,但它们快醒了。

伦理委员会专员:你为什么知道它们快醒了?

高级研究员Maki:我不知道。晚上10点左右,我的检测设备发来警报……龙之梦不再做梦了。相对地,这意味着02和03要苏醒了。

伦理委员会专员:龙之梦……我不太理解。档案上显示,龙之梦的主体是25尊具有神学异常性质的石像,以此架构起的奇术阵列可以有效控制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的生理活动。为什么这25尊塑像……会做梦?

高级研究员Maki:你真得相信我们能搞来25个神性实体,然后用来镇压一个异常项目吗?

伦理委员会专员:这是什么意思?

高级研究员Maki:那25尊石像一直都在那里,一直都在。

伦理委员会专员:我知道。资料上写了,自Area-CN-07开始负责SCP-CN-1498,就一直在使用龙之梦作为控制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的手段。十多年了。

高级研究员Maki:不,1200多年了。

伦理委员会专员:这是什么意思?

高级研究员Maki:1200多年前,这25尊佛像就在这里了。

伦理委员会专员:它们……详细解释你所说的。

高级研究员Maki:1200年前,这里叫是一座庙宇。没人知道这里叫什么。僧人们隐居于此,不收门徒,不立文字,靠以心传心来学习那些无上智慧。他们就像是躲在了历史不存在的角落,自顾自地活着。后来CN-1498-02和03,它们来了。它们很古老,也很邪恶,以无形的姿态入侵人的灵魂。

伦理委员会专员:它们是神性实体吗?

高级研究员Maki:不,不是,绝不是。这一点你要相信我,我和神打过交道,邪神。它们不是神,是……别的,不一样的东西。我很难解释。

伦理委员会专员:你先继续吧。

高级研究员Maki:好。刚才说到哪里了?哦对。它们是无形的,席卷了这附近的每一个村落、小镇与城池,带着噩梦。不是比喻,而是真的带着噩梦。它们让人做梦。

伦理委员会专员:是什么样的梦?

高级研究员Maki:这要看做梦的人是谁。每个人都会做不同的梦,02和03就用这些梦丰满自身,带着更完整的形态潜入下一个梦中。做梦的人会被它们的形态影响,在潜意识中赋予它们形体。简而言之,它们使人深陷梦中,通过梦的力量逐渐获得了形体,所以经过无数年的掠食,我们看到它们长得像人造物。陶瓷质地的鳞片,三颗石雕的头,还长得像伏羲和女娲。它们的形体来自人们的梦。

伦理委员会专员:所以这些僧侣决定出手?

高级研究员Maki:不,僧侣们没有出手,他们只是等待。这附近的猎物是有限的,只要等到食物耗尽,它们自然会找到山上的庙宇中。他们选择牺牲小部分百姓,来维护大部分的利益。所以他们开始在山上……做梦。这个词不准确,但你姑且如此理解吧。至少他们是这么告诉我的。

伦理委员会专员:他们是这么告诉你的?他们从哪儿告诉你的?

(高级研究员Maki沉默了30秒左右。)

伦理委员会专员:回答我的问题。

高级研究员Maki:其实我大概心里有底。

伦理委员会专员:什么?

高级研究员Maki:我知道你们为什么来找我。但还是直接告诉我吧。你告诉我这件事,我就给你你需要的东西。

伦理委员会专员:在你非法进入SCP-CN-1498-01之后,我们的特工调查出SCP-CN-1498-01地下有50名新生儿。你对此知情吗?

高级研究员Maki:啊,果然败露了……知情。是我做的。

伦理委员会专员: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高级研究员Maki:在07地下资料库σ列2197号六层第13个档案柜里,一堆书的最下面有一本《杜诗镜铨》,书里面有一个磁带。里面有你想知道的真相。

伦理委员会专员:你留在这里稍等。

高级研究员Maki:我哪儿也不去。

<记录结束>

伦理委员会根据高级研究员Maki提供的消息找到了其所说的磁带,但高级研究员Maki趁机逃离了Area-CN-07。伦理委员会直属武装部队与自Area-CN-██抽调的安保部门对其展开了追捕。

附录149802:以下为高级研究员Maki提供的磁带内容。对话时间据推测应为SCP-CN-1498初次被发现后,被赋予SCP编号前。对话者为高级研究员Maki与时任Area-CN-07副站长的Kane ███(其人已于2003年在一次收容失效中殉职)。

<记录开始>

副站长Kane:你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

高级研究员Maki:我把录音机打开了。这些事也许记录下来比较好。

副站长Kane:嗯……好。

高级研究员Maki:我和所有那些受害者一样,我睡着了。

副站长Kane:但只有你醒了,那些人发生了什么?

高级研究员Maki:我很难解释……

副站长Kane:那个东西的异常性质到底是什么?

高级研究员Maki:我也很难解释……

副站长Kane:这……

高级研究员Maki:我只能告诉你我知道的事情,以及我的推测。睡着后我做了一个梦,这个梦不像任何那些在醒来后就会立刻被忘掉的梦一样,它是一个极为清晰的……清明梦。我知道我在做梦,我也能控制自己的行为。但我看到的一切都像梦中一样没有逻辑性,或者说,它的逻辑并不是我所能理解的逻辑。

副站长Kane:你梦到了什么?

高级研究员Maki:我只能像你形容我看到了什么……或者说,我对那些……景色,的直观感受,但我相信你不会理解。

副站长Kane:嗯……好,你先讲。

高级研究员Maki:我在一个世界里,天是血,地是雨,空气是钢铁。建筑物们生长在一起,融合了各种不同的风格,庄严的古代中国建筑上涂满了甜味的漆,在屋檐上的方尖塔顶上,有几百个奴隶在背负着尿做的马车。那两条三头龙就在空中飞,它们足有几公里长,像美国的帝国大厦那么粗。我正这么想着,站到了帝国大厦上,而一条龙就贴着我的脸飞了过去。我跌落到一条狗的龋齿上,然后那条龙向我飞来,其中一个头对着我,睁开了眼睛。它眼睛里是蜂巢,蜂巢中的蛆虫足有三米长,顷刻间羽化成蝇,向我飞来。然后一个声音响起,他说:“醒醒!”

副站长Kane:我只听懂了最后一句话。

高级研究员Maki:我明白。但我真的只是按照字面意义去描述我所看到和感受到的东西而已,没有夸张与修辞。

副站长Kane:嗯……好,我也明白。然后你就醒了?

高级研究员Maki:没有,我问那个声音是谁。他说他是一个僧人。大约1200年前,他们在这一带修行。

(高级研究员Maki接下来叙述的内容与审讯记录基本一致,从略。)

副站长Kane:他们等着这些……东西,来获取他们的梦?

高级研究员Maki:对,他们把自己活埋到了寺庙的地下,然后用冥想的方式入睡。那时他们也不确定这两条龙的性质,只能通过观察来推断,它们吸收人的梦境来壮大自身。于是他们用自己多年的修行,达成了一场空白的长梦。

副站长Kane:空白的长梦?

高级研究员Maki:就是,什么都没有的梦。按照我的理解,他们是希望靠这些缺乏信息量的梦境来使得这两条龙……消化不良。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长期将这些东西困在这座庙里。

副站长Kane:看起来并不顺利。

高级研究员Maki:并不顺利。他们修行得再超凡脱俗,也只不过是人类。人类是不会没有杂念的。也许一点杂念算不上什么,但1200年的累积,还是让这些杂念逐渐堆积成了现在的样子。

副站长Kane:现在的样子是指那房子现在的样子?

高级研究员Maki:对,在这次爆发之前,房子已经从一座庙宇变成了风格诡异的小平房不是吗?这就是那1200年的杂念积累出来的东西。现在他们的力量正在逐渐丧失。或者说,现在其实只剩下他一个了。剩下那些僧侣的灵魂都被蚕食殆尽,他只能接管剩下那些僧侣的残存的意识和肉体,避免龙过早地吃光他们。

副站长Kane:接管……这可行吗?

高级研究员Maki:在龙的梦里,我们的意识是相通的。所以为什么在只能救一个人的情况下,那位僧侣选择了我,因为他能看到我的本质,能看到我是处理这种事件的专家。

副站长Kane:那他有提出什么建议吗?

高级研究员Maki:他给了我两个建议,一个我暂时无法理解,一个我暂时无法接受。

副站长Kane:嗯……好,先说无法理解的。

高级研究员Maki:他说他们1200年前的看法是错误的。两条龙并非吸取人的梦境来壮大自身。他们吸取人的梦境,是为了壮大自己的梦境。它自身是它梦境的投影。现在龙的梦境已经非常庞大了,接下来如果没有能将它们有效控制在梦中的存在,它们就会苏醒。

副站长Kane:苏醒以后,就会和上次一样?

高级研究员Maki:不,他的意思是,这次会不一样。龙会将人的梦当做船……“驶过意识之海”,这是他的原话,我搞不太懂。

副站长Kane:那无法接受的呢?

高级研究员Maki:他说他们1200年前想过一个更好的方法,但被他否决了。

副站长Kane:什么方法?

高级研究员Maki:用更为空白的梦境来封印。

副站长Kane:我不明白……

高级研究员Maki:用胎儿之梦。

(5分钟沉默。)

副站长Kane:那我们向基金会申请吧。

高级研究员Maki:说实话,我觉得不太明智。这种事要交由伦理委员会审查,先不说伦理委员会会不会愿意为了一个1200年前的和尚提出的计划而做出这种选择,首先等到这个官僚机构经过无休无止的会议得出结论时,我们搞不好已经在梦里相见了。

副站长Kane:你想直接搞……这个东西?你疯了吧?

高级研究员Maki:先不谈道德层面,只谈关于异常事务的处理,你相信我的判断吗?

(3分钟沉默。)

高级研究员Maki:算了。

副站长Kane:不,我相信你。我当然相信你。

高级研究员Maki:谢谢你。

副站长Kane:但是……首先……

高级研究员Maki:怎么?

副站长Kane:这种事就别他妈录音——

<记录结束>

后续调查结果显示,全部SCP-CN-1498-04个体都由高度硅质化的人体组织构成,并通过未知方式依然保持着极低限度的生理代谢活动。

附录149803:2019年7月5日05:42,高级研究员Maki向Area-CN-07全体员工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发信位置确信为SCP-CN-1498-01内部。

Area-CN-07的各位同僚与战友,早上好。

多年前,Area-CN-07参与了收容SCP-CN-1498的工作。如你们所知,在那次战斗中,我是当时唯一的幸存者。

在那场噩梦之中,我受到了SCP-CN-1498-04的帮助和指点,最终逃出生天。他告诉了我两件事,其中一件是能长期压制SCP-CN-1498的方法。也就是用胎儿真正空白的梦境去困住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这是违反伦理的,常理来说,这种程度的必要之恶需要上报伦理委员会审查。但我担心SCP-CN-1498-04撑不过的冗长的审查会议,于是选择了秘密完成这件事。

五十个胎儿被强行剖出,用维生装置来确保它们生存,再让它们保持化学昏迷。然后要破坏它们的双眼和双耳,因为决不能让它们看到任何事物,听到任何声音。任何杂念都会在漫长的时间中堆积为巨大的灾难,这是SCP-CN-1498-04的失败所告诉我的。

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会不惜一切代价捕捉人类,借以从SCP-CN-1498-04的压制中脱身。这也是SCP-CN-1498初次爆发异常性质的原因所在。只要将五十个胎儿送进去,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就一定会去捕捉它们,然后被困在更加空白的梦中。

结果不出所料,一切都很顺利。接着,我将SCP-CN-1498-04从地下挖出,欺骗人们说这是二十五个神性实体。

然后我告诉人们,这是个奇术阵列,叫做“龙之梦”。但“龙之梦”是我瞎编的名字,这也不是什么奇术阵列。这是一个叫做“胎儿之梦”的压制措施,在SCP-CN-1498-04的力量逐渐消失的十几年间,它极为有效地压制了SCP-CN-1498的异常效应。

但今年,随着我对SCP-CN-1498的研究逐渐深入,我突然想通了一件事。SCP-CN-1498-04曾经对我说:“两条龙并非吸取人的梦境来壮大自身。他们吸取人的梦境,是为了壮大自己的梦境。它自身是它梦境的投影。”我曾不解其意,但现在我领悟了。

我们可以用这样一种方式去理解世界:梦境是我们灵魂的主体和居所,物质世界是梦境渺小的投影。梦境越巨大,物质世界的投影就越巨大。

而两者的位置实际上是可逆的。SCP-CN-1498想要做的,就是逆转梦境和现实。它们想让它们的梦境君临现实——并非那个渺小的投影。

我见识过它们的梦境,所以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SCP-CN-1498逆转了他的梦境和现实,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制定了一个计划。为了实行这个计划,我首先要杀死那五十个胎儿。(在这里向那位伦理委员会专员致歉,我没有脸面对你说实话。我并非看到它们停止做梦的消息才赶去那里,而是赶去那里做好定时关闭维生装置的准备。结果我就被你们抓了个现行,差点整个计划都要泡汤。)

没了那五十个胎儿。SCP-CN-1498-04的力量撑不了多久,而一旦突破阻拦,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就会立刻寻找一个人类,用他的梦境当做船,“驶过意识之海”。这是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期盼了很多年的机会,他们一定不会错过。

我也不会错过。

基金会一次著名的事故带给了我灵感。如果我能用类似的方式,在做梦的那一刻被抛入一个低休谟指数的空间夹缝中,就能将SCP-CN-1498-02和SCP-CN-1498-03的梦境全都抛去那个世界。我知道这个计划很疯狂,也不会有人认同,但我对这个疯狂的计划十拿九稳——如果你们能看到这封邮件,就说明我成功了。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死亡,但和龙之梦一起被困在一个低休谟的空间夹缝中,肯定算是永世不得超生。

我杀了五十个无罪之躯,这也算是我应得的结局。

最后的最后,Area-CN-07的诸君,你们是最好的同僚与战友。能与你们并肩作战是我的荣幸。

控制,收容,保护。

晚安,好梦。

Maki ██████ 2019年7月5日

备注:在10年的观察期过后,将召集O5议会讨论将SCP-CN-1498重新分级为Neutralized。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