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555
评分: +3+x
项目编号:SCP-CN-1555 3级/1555级
项目等级:Euclid Neutralized 机密

特殊收容措施: SCP-CN-1555已使用钢筋及混凝土进行永久性收容措施,异常影响在2019年1月19日后 (即永久性收容措施后)被认为无效化,受到异常影响的公寓及其他建筑已重新开放,参与人员已由MTF-庚-3-厌鬼进行B级记忆清除。原SCP-CN-1555的安保小组与研究小组已解散,出于人员守则C-9922-22231425 “无效化保险措施”,所有曾负责SCP-CN-1555的人员所负责的项目以及所执行的任务必须允许它们在SCP-CN-1555异常再度发生时迅速集结。

描述: SCP-CN-1555由两个部分组成,一栋位于中国██省██市的住宅(SCP-CN-1555-1),以及其中的人形个体(SCP-CN-1555-2)。

SCP-CN-1555-1是一栋面积为250平方米的红白色住宅,从外部无法使用任何手段观测到内部的情况,也无法使用任何手段对住宅的主要结构进行破坏,SCP-CN-1555-1大门的门锁内部结构将会不定时进行毫无规律的改变,即使将大门上锁也将在极短的时间内由于结构变化重新解锁,任何棍状以及条状物体无法被带入SCP-CN-1555-1内部,即使将该物品变形也将会在进入SCP-CN-1555-1后造成SCP-CN-1555-2的异常影响发动,目前尚不清楚原因。

住宅内部的温度时刻保持在15摄氏度,该温度可被外界影响并改变,但在一段时间后会重新回归15摄氏度,该温度的来源尚不清楚。SCP-CN-1555-1的大部分内部房间是没有异常效应的,其异常大多集中在空间以及位于住宅最深处的地下室内,该地下室大门只可被女性开启,男性的触碰会使得SCP-CN-1555-2的异常影响爆发。但一只黑色的猫科动物进入SCP-CN-1555-1的地下室后,SCP-CN-1555-2的异常影响将被阻止,猫科动物会在异常影响失效后死亡,死因经检测为脊椎骨被钝物重击导致的脊椎骨骨折。经过测试,即使是在异常未发生的情况下,位于SCP-CN-1555-1内部的猫科动物也会在1-3小时内死亡,死因相同。

SCP-CN-1555-2是一名高1.62米的中国女性,身体及面部消瘦,手臂和脖颈处有长条状伤痕,腿部也有被重物击打后留下的淤青,身上穿着合身的白色长裙,上面布满灰尘和煤渣。SCP-CN-1555-2在大多数情况下将会呈现跪拜姿势,当一名年龄为40-55岁的男子(从此被称为SCP-CN-1555-3)进入SCP-CN-1555-1后,SCP-CN-1555-3将被SCP-CN-1555-2引诱至地下室内部,该过程经测试是不可逆的,即使受试人员被告知绝对不能进入地下室也无法阻止SCP-CN-1555-2的异常影响。当SCP-CN-1555-3进入地下室后将会关闭大门并不受控制的开始攻击SCP-CN-1555-2,SCP-CN-1555-3在攻击过程中表示感受到强烈的恐惧感和不安感,并会随着攻击时间的延长而加大,若SCP-CN-1555-3未被及时从SCP-CN-1555-1内移除或处决,SCP-CN-1555-2将会站起身并将SCP-CN-1555-2██并吞食其的██。注意,SCP-CN-1555-3在大多数情况下会由于失血过多死亡或精神崩溃,但少数情况下SCP-CN-1555-3会保持清醒并能清晰感受到痛苦。SCP-CN-1555-2在吞食完SCP-CN-1555-3的██后将会重新回到跪拜状态,若SCP-CN-1555-3在吞食即将结束时仍未死亡,SCP-CN-1555-2的异常影响将会扩大到██公里,并出现在所有带有地下室的建筑物内,扩大后的异常影响会在██小时内重置回初始的SCP-CN-1555-1内部。

SCP-CN-1555-2无法从物理层面攻击或伤害,任何施加在其身上的伤害将会出现在攻击方身体上(除非攻击时的身份为SCP-CN-1555-3)。SCP-CN-1555-2不可被直接触碰,当一个活体触碰到SCP-CN-1555-2后体内的水分会迅速蒸发,并且受害者在该过程中无法移动,也无法被任何方式从SCP-CN-1555-2身边移开。

当人数为两名以上的个体进入SCP-CN-1555-1内部的地下室后,最后一名离开地下室的个体将无法移动,SCP-CN-1555-2随后会从地下室内走出,将该个体拖入地下室内,个体的身体会随着进入地下室的过程逐渐消失,去处不明。

由“Supreme Delievery”于2019/1/19日寄来的信封,寄信人为 “老先生”
感谢各位在这段时间内对我女儿的照顾,她有些顽皮,小时候也受过一些创伤,因此总是喜欢报复那些给她伤害的人,我很抱歉她对你们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响,我已经帮你们全部恢复了,祝安康

基金会特工Vertho从医疗系统中截取的信息
“….昨日,一名昏迷十年的重病患者于市医院安详离世,该女子曾被父亲囚禁,因此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创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