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559
98.4%1.5%
评分: +685+x

我还记得我六岁那年过生日,在吹蜡烛时许下的愿望,就是亲眼看看我父亲在我小时候每到春季的夜晚都会讲给我听的、我们家族代代相传的传说之中的青鸟,特别是她传说中如火焰般活跃跳动的蓝色尾羽。

在生日宴之后,我把这个愿望告诉了我的父亲。他只是微笑着摸了摸我的头,说:“等你以后跑到更远的星星上去了,就能看到青鸟啦。”

小时候的我,还不了解天空,但我却十分享受躺在星空下放飞想象的日子。那些年,人类正在进行彻底离开地球之前最后的准备工作。航天领域几乎天天都有令人惊叹的新闻,正是人类的流浪星际时代萌芽时,航天科技发展的黄金时代。

生在星际文明萌芽时代的我,喜欢看与星空有关的传说。我知道满天的繁星,是东方的天上街市、西方的英雄之船1。我知道银河是王母为了分开牛郎织女而划开的天汉,我知道殷红的大火星2在希腊是天后之蝎3的心脏。

但我最喜欢的,还是青鸟的故事。

我在交给老师的作业里画上蓝色的小鸟,在家中的门上画上蓝色的小鸟,每次我都要把她们的尾巴画得很长、很鲜艳。甚至我在中学的叛逆期写的小说,主角都叫做“青羽剑圣”。

我当时还不知道,身为SCP-CN-1559首席研究员的父亲,是全世界最了解青鸟的人,而他对于青鸟的全部知识,几乎无不指向一个残酷的现实——青鸟只是一个美丽的讹传。经历几千年的变化,传说中的青鸟也似乎已经褪去了星辰信使的外衣,而变成了传递思念的使者。这个古老的传说,慢慢地只有包括我们家族在内的少数人记得。

而我自己,最终也不得不走出少年时天马行空的梦想,回到现实中来。在我父亲的鼓励下,我攻读了天体物理学与地球历史学的双博士学位。这两个学科之间的张力如此之大,以至于我在读书的那些年里几近崩溃。但最终,我还是坚持下来了。


这是本档案的过时版本。

该文档是异学九十九的完整记录,最近更新于2060年2月20日。根据相关指令,为满足SCP-CN-1559的描述需要,这一迭代依旧被保留于当前版本的文档中。

yixuehui.png

志号
异学玖拾玖

志类


青鸟,灵禽也。黄昏时起,盘桓星间,至子时而休。


青鸟居楚地,春日至,长庚升,则起而巡天,至子时乃止,夏立则不复出焉,次年春又见。双翼青白,体辉灿若晨星,尾烁明如蓝焰。起则必见紫气,气贯九万里而上,自在游诸星间,欢然若燕雀。楚人异之,以为西王母使,朝辞昆仑,暮宿蓬莱,祥瑞也。每至黄昏,楚人争相望天寻之。尝有善射者养由氏,备强弓劲矢欲击之,然青鸟高翔云上,飞矢力尽而坠,卒无所获。

久之,楚人乃通观星之法,分天星作二十八宿,令左史4司观天之仪。天时流转遂依观星而出矣。问之则曰:青鸟灵使也,青鸟起则天信传。天信者,星象也,节气异则晦明变化异也。

楚怀王四年,屈平子任楚左徒。时年青鸟频现,人皆以为吉兆。

秦王5闻言,曰:“寡人欲立大业以飨六祖之灵。尝闻楚有青鸟,神使也,观之则天命可知矣。寡人得之,则业成岂非指日可待耶?”遂伐楚,寻破楚郢。至长庚起,秦王观天,天色澄明,河汉生辉,然青鸟匿矣,遂不复现。


楚有灵鸟,王母是从,周行列宿,授观星道。秦后德衰,不复现焉。呜呼!青鸟之现已矣。九天轮转,何物示之?日月星辰,何理定之?六气之辨,何道御之?

奔江楚土长庚起,悬宇汉河玉斗明。
青鸟归天难复返,人间安解紫微情?




昔楚青鸟,戏与天极。今我神药,天赐羽翼6。一息太乙,一念千里。思游天外,神观八极。

凌星子7于太康二年8八月十二日






余闻卜星之事,皆始青鸟。青鸟巡殷,殷人得观星之法矣。青鸟巡楚,甘德9察之,《星经》成矣。虽青鸟去而不返,然《星经》传世久矣,何须叹恨?惟愿解日月五星运转之法,以察天时之秘。

10于开皇四年11






混元三清一气化,神陆四海万灵成。
实沈夏破参星降,阏伯殷开辰宿升。12
甘石星经归鸟鸣13,平子灵宪因时晟。14
青羽一巡游碧落,紫烟千里破长庚。
昆仑灵鸟离不返,楚地惟余彩云声。15
天地奇工鼎中铸,古今业力目内耕。
金镯盗得龙王雨,银璧推知箕伯16风。17
浑天机巧圆穹探18,大羿金弓紫府登。19
蟾宫从来凄清地,安得人间桑苎翁?20
今日举身赴紫微,誓寻明皇广寒梦。21

不日将航,游往天宫。此去凶险,故留一赞,以明吾志。
异学会 太尉 开阳 陶成道22






今日无事,闲阅异录,恰逢生元23信至,提及此篇,特此再阅。十年重读,感慨良多。

庚子24以降,欧罗巴诸国愈强,然观中国,发捻25为患于内,西夷肆虐于外。此制器不精之故也!

刘士元论曰:愿解日月五星运转之法,以察天时之秘。欧罗巴之刻白尔26观五星与月之运转,方知其道皆椭圆也。奈端27不解其理,查之,方知重学28可主星辰之运动也。日月五星运动之法,即为人所获矣。自屈子列星安陈之天问始,世间已近两千载矣。

人间千年,神器更易,天数无常。余无他求,独望异日之中国,人皆精于习算制器,以重振华夏之雄风。

李善兰29于同治二年九月朔日






入异学会今七年矣。始读此文,方知巡天之梦始于青鸟。

自远渡重洋至纽约始,凡此四年矣,未尝归国。然学于异乡,研修机械之制器,亦小有所成。

昨闻美利坚有机师名唻特兄弟者,创制一械,可以飞天。吾欲研习此械之制法,以归飨祖国。若可学成归国,则吾族千年逍遥游之梦之成可期矣。

冯如30






我今天听说美国的航天员已经登上了月球。那里没有广寒宫,也没有玉兔,只有浩瀚无垠的灰色沙漠。

但我却认为这样的月亮比广寒宫还要美。我希望中国人有一天也能上去看看。

万户先生,您的遗愿,人类已经实现了。

钱国毅
SCP基金会中国分部 3级研究员
于Site-CN-21






谨以此文献给此篇中诸位先驱:

东方红一号今日成功发射了。中国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人造卫星,而我参与了它的研究!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的兴奋之情。这些年来,我们确实吃了一些苦,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也许在旧异学会的档案上续写是违反规则的,但我真的希望记录下这一刻。

我是一名坚定的无产阶级无神论者,但我此刻却衷心希望各位先驱有在天之灵。我希望你们也能听到这响彻寰宇的东方红歌声。

我们即将走向太空,开启新的时代!

无名的科研人员
于Site-CN-91






我觉得我有必要遵照异学会的惯例,在航天史上有大事发生的时候在这里记录历史。

今天是2011年9月29日。

1989年,SCP基金会中国分部主导设计、制造、发射了第一个自中华大地升空的空间站。它的名字叫做Area-CN-07-γ。

22年后的今天,中国的航天工作者们发射了第一个不借助任何异常力量完成的载人空间试验平台。它的名字叫做天宫一号。

我们不再需要服食金丹飞升来游览天宫了。人类就是天宫的缔造者。

中国的天问始于青鸟。尽管我们依旧不知道青鸟是什么,今天我们已经触及到了太空。我想,距离实现古人一睹青鸟真面目梦想的日子,也已经不远了。

刘华隆
基金会3级研究员
于Area-CN-07-γ






May 6th, 2036

My Chinese friend told me that I can write this record here to memorize the new era of the human civilization, according to the tradition of the Chinese Branch, and I believe that it would be essential.

Today we are preparing for the first cooperative experiment on the surface of an extrasolar planet AKX-099a. We will try to mimic the biological system on Earth and to answer the question whether we could live on other planets without the environment as friendly as planets in the solar system.

Earth is vulnerable towards anomalies. To protect the human civilization, we have started this plan, and we are preparing for the further odyssey to travel within the whole universe.

I have never seen the so-called cyan bird, also I didn't know this legend before. However, we indeed have some similar legends. In ancient Greek mythology, Icarus31 flew to the sun using his own wax-made wings. He fell from the sky and died because of his molten wings, but our ancestors started to look up at the endless heaven.

Maybe this will be the start point of a new great interstellar civilization.

Ad astra per aspera.

Dr. Adam G Patterson
Level 5 Authorized Researcher
The Extrasolar Activities Division, SCP Foundation32






今天是2060年2月20日。我是基金会赴金牛座天区第一考察舰队的中国分部顾问,基金会四级研究员姜家正。

依照中国分部不成文的惯例,在航天史上有重大突破的时候,我们都会更新这篇异学会文档的赞部分来纪念。但这些年没有,因为重大突破来得太多太快了,以至于来不及记录。因此,今天,我将利用开启奇术通信网关的宝贵机会,更新这篇已有两千年历史的文档。

2020年之后,我们的基地设立在了月球33、设立在了火星、设立在了木星的卫星轨道、设立在了海王星表面,遍布太阳系。人类飞过了奥尔特云、飞过了比邻星,抵达了数十光年外的空域。人类离开了自己诞生的家园——地球,开始探索其他恒星系,与其他文明接触,在系外行星上建立自己的城市。

我们将探寻金牛座空域一颗距离地球200光年的类地行星,它被称为Erebus γ。这次考察可能需要超过一代人来完成,但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如果曾经在这篇文档上留下记录的前辈们能看到,我希望你们知道,人类如今已经成为了航行在繁星之中的文明种族。即使没有再见到青鸟,人类也获得了“盘桓星间”的能力。

早在三十年前全人类参与的星际时代刚刚萌芽的时候,中国就已经不借助异常的力量独自建立起了“嫦娥”、“玉兔”、“天宫”、“广寒宫”、“天市”、“紫微”。我们已经用自己的双手创造了自己的神话。

局限于地球的叙事早已成为过去时。然而我们不会忘记你们曾经的梦。而且我希望告诉你们,这个梦,人类已经实现了。


这几十年来世界的变化实在是太迅速了。似乎只是弹指一挥间,我们已经告别了我们生存了万年的地球,走上了直抵群星的苦旅。我们已经获得了自由掌握太阳系能源的能力,我们甚至可以自己创造星辰。人类文明的卡尔达肖夫指数34已经突破了2,正式成为了星际文明。

只是,我们走到今天这一步,实在付出了太多。

基金会在43年前组织起了一支研究队伍,坐着笨拙庞大的飞船航向遥远的金牛座。我的祖父当时作为中国分部的顾问登上了旅途,他在航程中写下了异学九十九的最后一篇赞。

那支由220艘大型飞船组成的的舰队,连同当时来自人类文明所有角落的万余名参与者一起,最终却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虚空的深处,再也没有回来,就像一滴堕入深渊的水滴。

前几天,我的孙子们放学回来与我聊天,对我说:他们并不太理解上课的时候老师教的那些关于星空的文学作品。他们似乎认为这些东西天天都能见到,没什么特别的。

我告诉他们,这些作品是我们的祖先对于这广袤星空最初的向往。

基金会至今依旧没有找到青鸟。它可能只像传说中绝大多数的异兽一般,仅仅是一位左史在夜观天象时看到某颗流星而产生的美丽的想象,又恰巧被他的后裔中某个带一点浪漫情怀却又不太守规矩的的异学会成员记录下来了而已。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传说让中华文明开始仰望星空。

某种意义上来说,是青鸟创造了今日人类的星际帝国。

我们不会停止寻找青鸟。这并不是因为青鸟是个异常。这仅仅是因为已经成为星际文明的我们,对于自己第一次观察繁星时内心中那颗闪闪发光的种子的怀念。

也许我们永远找不到它。

那又如何呢?

那来自西王母身边的青鸟,向人间传达的书信,我们已经收到了。

但终归……我还是希望能看看青鸟那烁如蓝焰的尾羽啊。


本迭代已经阅读完毕。点此进入下一迭代。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