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非SCP-CN-1593
评分: +20+x


#错误:信息拦截失败(12/13)文件拦截未完成,潜在威胁上报失败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
等级等級-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

我在想什么?用一个死了的组织的分级制度给这个正在批量自杀的异常分级?现在这个自诩团结得不可一世的联合体的人都去哪了?还向宇宙迁徙?啊?你知道他们,那群-4,那群“赛特”为什么要集体自杀吗?因为现在对他们来说世界上的GUV总量已经几乎不足他们一个个体的十分之一了,但对于大多可以说是天天在眼球池子里泡澡的他们来说溢出到其他人身上的GUV足以装满50个巨型据点,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妈的这世上有七十多亿的“赛特”的同时世上只剩下了我和大概是虚构的其他几个人,这说明我他妈除了在这儿打字等死外只能看着监控里空无一人却熙挤不堪的大门口,不时还突然蹦出个转瞬即逝的黑不溜丢的玩意和它飞溅出来的眼球。
这么说吧,老子在基金会干了30多年,看过比被那群东西死得惨的东西多了,但快乐,或麻木,或我不知道怀着什么心态,他们,不,它们卸下自己眼球的时候只是像当年我在机动特遣小组的时候卸下手榴弹那样轻松,自若,唯一区别是他们是卸下后是给同伴扔出去。之前那个什么中心研究出来的结果说什么他们变成肃罪者后仍然是自己原来的思维住在另一个壳子里,还说什么他们不是群体思维,我没有办法去相信,直到我上次亲眼从传回的视频里看到他们造出来的巨型地效翼舰集群。
我仍然记得在半年多,不,几个月前整个站点收到的那条消息,估计连上面的人都没怎么重视,或许重视了?我不知道,基金会的AIC很少有对骚扰邮件溯源失败的情况。但,说实话,我也只是把它当作骚扰邮件。然后?然后我就变成了这个在没有五平米的房间里打字的,我把通风管道从外面封死了,这样我可以给另一些倒霉的宇宙一些建议或帮其他哪个没幸遭这难的宇宙的好奇宝宝们满足他们的好奇。其实我的建议很简单:把GOI-544那个什么中心和那个学校提前炸平,对,就现在,你看到这句话的时候。为什么?因为那个宇宙的联合体菜到没来得急做出自己联合体的页面主题,因为我在这里打字。
也许我还是说得太抽象了,给你们看看下面这些吧,反正也没什么保密价值了,哦,不要为没看到SCP-CN-1593这个编号而惊讶,这里没有SCP。





哦,这儿还有一份我以前混过的据点的一些玩意,我也不知道保存了干嘛,因为用奇术逃跑而给我带来的愧疚?
……
你先看吧





嗯,是的,那个将军就是我。但很明显,我现在能做的只有为我当时的行为感到抱歉。但我也想反问你:假如我死在了那个据点你们对我现在持有的看法会如何?假如因为我们那边一群人因为一个孩子不想活下去,而且我又因为大发慈悲顺着他们心思打开了据点大门害了所有人,你们对我的看法又会如何?你不必说些“你让想去的去不想去的走不就好了吗”的话,人群是从众的,尤其是那个时候。当然,我现在说什么也没用,毕竟事情是我做的,当时听到伦理委员会被分配至物资分配部门的时候我是拍手叫好的,因为老子是个不是人的罪人。
啊,你们还不知道GUV是什么对吧,我找一下哦……
一时半会找不到可能,你先看看这个吧,蛮有意思的,原来是CN-1593号项目的内容,不过当时刚被编出来基金会的许多站点就被干爆了,所以没来得急放进去。如果你看完这个没有后续了的话就可以走了,它们已经把大门用不知道哪来的ID卡和生物识别刷开了。别指望能听到我说那些神经病一样的话语。





这个后面还有一点,你看还能收到别的宇宙的邮件的话再看吧。不过这个关于GUV的你一定要看一下,如果你有空,兴许可以看一下一份旧版的CN-1593号项目,里面有个高中生的日记就离谱,它们已经轰开了到这层的门,我在这儿都能感到那边的震颤。我准备先去饮弹自尽了,这边你看看能不能传完吧,传不完你再去听听别的宇宙的?





#错误:连接线程失效
.
.
.
.
.
.
.
#正在尝试重新连接
.
.
.
.
.
.
.
.
#连接成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