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604
评分: +13+x
sun
SCP-CN-1604的异常效应即将结束时,由Mark特工拍摄。

项目编号:SCP-CN-1604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604应被就地收容并建立临时站点-1604以协助监视与收容工作,所有参与SCP-CN-1604项目的人员必须经过Site-CN-75心理咨询部门的心理鉴定,以确保不符合SCP-CN-1604的异常效应触发机制,任何未通过心理鉴定的人员需立即被调职。除为了必要的实验目的外,禁止任何人员或平民进入SCP-CN-1604。原居住于SCP-CN-1604内的平民应被遣送离开SCP-CN-1604并对其实施A级记忆删除和重新安排住所。

基金会应对所有受影响对象实施监视,任何情况下均不得直接干涉其日常生活。

描述:SCP-CN-1604是对一处位于塔斯马尼亚的新港海滩及受该处海滩影响的120.8㎡海域的统称,SCP-CN-1604的异常效应一般在每天落日前一小时内发生。

当到达项目异常的触发时间时,所有位于SCP-CN-1604内的特定对象将会有87%的几率受SCP-CN-1604的影响。对象将会不受控地向落日方向前进,且其能够如固体一般与SCP-CN-1604内的海域进行互动。在此期间,对象不会对任何互动做出反应;若强制阻止对象继续前进,则会导致受阻对象的异常影响消失,并导致其直接落入水中,且该对象在之后将不会再受SCP-CN-1604的异常影响。

在落日最后五分钟前,对象将会停止前进并一直注视着太阳。当太阳完全落下后,对象的异常效应将会消失并因此落入水中;此时,对象不会进行任何挣扎、求救或自救行为,并任由自身沉入水中直至溺死,此过程对象不会引起应激反应且一直面带微笑。

若及时将濒临淹死的对象救出水面,对象将不会表现出任何淹溺症状。此时,获救的对象将会默默离开SCP-CN-1604区域,并在之后的生活中变得乐观,其对帮助别人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并且会积极参与对自杀者和精神疾病患者的援助工作,但有极少数个例显示,对象会逐渐脱离此前的人际关系和团队,对象的亲友(包括亲人、同事、友人等)均报告称对象在独处时会表现出与平时行为模式的不协调感;有约46%的案例表明,对象会变得消极以及对曾到达SCP-CN-1604的这一行为表示懊悔,其一般会选择远离人群且避免与其他个体接触,并一直单独生活直至死去。此时,对象将不再受SCP-CN-1604的影响。

自基金会收容SCP-CN-1604以来,已发现约300,000个受影响对象,对其的分析和统计表明,极大多数对象皆符合以下部分特征:

  • 最近遭受重大打击;
  • 大学肄业;
  • 在最近确诊罹患绝症;
  • 较严重的抑郁症或精神分裂症;
  • 亲缘去世;
  • 遭受虐待;
  • 背负巨额债款;
  • 性格内向或存在轻度自闭倾向;
  • 滥用药物;
  • 因不受控的思维反刍而引起的自卑和自杀尝试。

所有对象在受到SCP-CN-1604的异常影响后,唯一已知的共通影响是完全消除或没有自杀倾向。

附录 - 事件报告:于28/02/2019,基金会人员在对一年龄为17岁的对象进行监视时发现,对象在学校内遭受了校园暴力,即被若干名学龄较长的高年级学生个体以武力威胁强迫其进行名为“自杀练习”的自残行为。基金会员工基于“帷幕”协议以及“不得直接干涉对象日常生活”的项目特殊收容措施要求,未对此行径进行任何干涉。

在当天下午17:24,对象于教学楼天台坠楼自杀,负责监视对象的基金会员工在发现此情况后立即进行信息封锁和记忆删除工作。鉴于此对象为自基金会收容SCP-CN-1604以来唯一一例在受到SCP-CN-1604影响后进行自杀的案例,基金会员工已将其尸体进行替换并收容至Site-CN-75进行进一步研究,但并未获得任何有效结果。

在三天后对象的葬礼上,所有曾对对象进行过欺凌的个体均因未知原因而在同一时间昏厥。个体在苏醒后开始自发地向SCP-CN-1604前进,对于个体如何获知SCP-CN-1604的存在以及其去往SCP-CN-1604目的的审问均未获得有效情报。将个体置于SCP-CN-1604内的实验请求已被伦理委员会驳回。

附录 - 事故报告:于02/03/2019,基金会命令D-01082进入SCP-CN-1604,并在日落后将其带回岸边。在确认D-01082已受SCP-CN-1604异常影响后,Mac Henry博士使用A级模因触媒迫使D-01082进行自杀。在D-01082死后,Site-CN-75内的所有纸质文档的内容均被替换成一段内容为“这个世界虽然不完美,但我们仍然可以治愈自己”的汉字,并在之后越来越多不同地区的自杀热线电话号码出现在站点内。期间Mac Henry博士跪倒在地上表现出后悔的情绪,且泪液腺一直分泌来自D-01082的血液。事后Mac Henry博士已接受心理疏导并被调职。

更多实验已被伦理委员会禁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