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607
评分: +13+x

项目编号:SCP-CN-1607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607无法被完全收容。目前所有已发现的SCP-CN-1607-A个体应立即送往Site-CN-75-C7虫类异常收容单元内。基金会机器人(I/O - SILENCE)将遵循SCP-CN-1607出现的时间规律对全球所有监听设备及通讯设备进行监听以确保在SCP-CN-1607出现时尽快进行收容处理。

目前SCP-CN-1607项目的工作重点在于研究SCP-CN-1607-A的来源和触发机制。

描述:SCP-CN-1607是一种每十七年在全球范围内随机出现的异常现象。

SCP-CN-1607通常在夜晚出现,出现时会发出一段1987年WTOP电台录制的蝉鸣声音频;当声音持续了1小时27分46秒后,声音将会逐渐变小直至消失,随后所有听到此音频的人类个体影子下将会出现若干只十七年蝉(Magicicada septendecim)的未知变种(编号为SCP-CN-1607-A),其外形为完全的黑色且体表不反射任何辐射,目前该种群数量未知。当前所有发现的SCP-CN-1607-A个体均为已完成排卵后的成年体,且每次出现时均为已经死亡或即将死亡的部分个体。

鉴于未收容到任何活体SCP-CN-1607-A,目前基金会尚不知晓SCP-CN-1607-A的生活习性和生存环境。

附录 - 发现记录:以下为基金会自27/03/1970以来发现SCP-CN-1607的记录报告。

时间

事件

27/03/1970 基金会在中国神农架地区首次发现SCP-CN-1607,当时基金会就关于SCP-CN-████的收容失效事故而对该区域内所有的十七年蝉个体实施焚烧处理,在行动即将结束时,SCP-CN-1607突然在该区域发生。基金会以世界生物保护区为由围绕着异常触发区域建立起临时站点展开进一步调查。在数周研究无果后,基金会人员被遣回。SCP-CN-1607被归档为超常现象。
13/03/1987 基金会于北美地区发现一次大规模SCP-CN-1607事件,当时在北美地区所有的十七年蝉因听到SCP-CN-1607的蝉鸣声而直接转化为成虫并钻出地面寻求交配,人类个体则会导致轻度发情和假妊娠现象;SCP-CN-1607引起的蝉鸣声导致超过450,000人受此影响,基金会立即对整个北美区域进行大范围A级记忆删除程序。SCP-CN-1607项目正式成立。
06/05/2004 SCP-CN-1607在法国████区域内一所中学的二楼203室教室内发生,当时在现场的时候31人因蝉鸣声与身体产生共振而直接致死。随后,SCP-CN-1607的影响范围逐渐扩大并最终导致整个教学楼完全倒塌。此次事件为基金会第一次记录到SCP-CN-1607自发性扩张的现象。
30/04/2021 基金会在[机密]内发现了SCP-CN-1607,随后研究人员立即对声源进行了研究,但并未得到任何值得深入研究的信息,在SCP-CN-1607消失后,在场的所有研究员的影子下均出现数量极多的SCP-CN-1607-A,而且所有受影响个体在此同时报告称听到了“风吹树叶声和逐渐消失的蝉鸣声”,但任何记录设备均未记录到相关声音。
01/03/2038 基金会未发现任何异常情况。
05/05/2055 基金会发现SCP-CN-1607在地球上所有通讯设备上发生。基金会在发现此情况后,立即停止了全球范围内所有通讯设备,并确认此蝉鸣声作用于频率为███Hz-████Hz的整个区间内,在等待异常效应结束后基金会进行了全球范围内的A级记忆删除。有关将SCP-CN-1607的项目等级修改为“Keter”的申请已提交。
11/02/2072 SCP-CN-1607在所有蒙古人种的右耳耳道内发生,大部分受影响个体均报告称“听到了若隐若现的蝉鸣声”。随后,从地底钻出地表的十七年蝉个体受声音影响开始朝附近受影响个体的右耳处飞行,并试图与受影响个体的右耳进行交配或在受影响个体的右耳内进行交配。此次事件直接导致超过12,800人的死亡。
██/██/████
N/A [机密]

附录 - 事故报告:于07/08/2056,位于中国[机密]地区的Site-CN-75遭遇混沌分裂者的袭击,虽然站点的常驻军队及时将入侵者赶跑,但仍然使部分机密信息被未知来源的不明势力获取并被公布在互联网上。即便基金会的网络工程师在第一时间发现了泄密信息并及时止损,但仍然使得部分信息完全泄露,其中包括SCP-CN-1607的文档内容。

在此次事件后,Site-CN-75的内部局域网每经过7天就会遭受一次未知来源的异常数据流入侵,目前基金会广泛使用的防火墙并无法阻挡该数据流的入侵。在数据流入侵期间被派遣前往查看情况的AIC均报告称“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到信息自发地塌陷,然后后恢复原样”,而进一步的描述请求只会得到“一片漆黑”的答复。每次异常数据流消失后,基金会网络工程师对站点系统的检查发现该数据流仅查看了SCP-CN-1607的最新迭代文档,此行为动机不明。

鉴于此情况,Site-CN-75的网络已被禁用。

于19/08/2056,基金会网络工程AIC“书虫.aic”对异常数据流的来源进行追溯得到了最新成果,经进一步研究和调查后确认该异常数据流来自三波特兰,基金会外勤特工立即展开行动并最终捕获了POI-85551。

附录 - 访谈记录:于20/08/2056,基金会情报部门展开了对POI-85551的背景调查,但并未发现值得注意的地方,基于其与SCP-CN-1607项目可能存在的关联性,Irma Johnny博士对其进行了访谈。

日期:20/08/2056

采访者:Irma Johnny博士

受访者:POI-85551


<记录开始,冗杂部分已删减>


Irma Johnny博士:能告诉我你这么做的动机吗?我们对你的背景进行了深入的调查,但没有得到任何结果,我希望你能够如实告诉我。

POI-85551:我感觉没什么好说的,至少对你们这些人是这样的。

Irma Johnny博士:你知道我们?知道基金会?

POI-85551:不,我对你们一点都不了解,也不想去了解。我只是知道,知道你们对它们做了什么。你们将年老的阴影们剖开身体期待那些腐朽的身体能告诉你们些什么,又把无研究价值的尸体埋入福尔马林和其它那些恶臭而防腐的药剂里……你们的作为让人寒心,让它们寒心。

Irma Johnny博士:你认为SCP-CN-1607-A……我是说那些十七年蝉的变种存在智能?

POI-85551:一直如此,否则它们也不会和你们达成协议不是吗?

Irma Johnny博士:什么协议?

POI-85551:想想它们的处境,想想它们的生活方式。你们自认处于阴影下行使必要之恶的人,可你们却对同在阴影世界里的它们视而不见。至少在我看来,你们这些家伙在超自然界里已然过分高调了,你们无视权势,控制一切,试图让一切都按照着你们的思绪去执行,却什么也把控不了。即便你们声称自己是守护者,可看看你们的行径。极权主义。你们对我们族人的那些可憎行径,却又将种种罪行施加在我们身上。我们从来只是反抗。可憎的。

Irma Johnny博士:我们的访谈不是为了听你指责基金会的行为准则的。告诉我,你入侵Site-CN-75系统的原因是什么?

POI-85551:博士,你们根本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协议必须继续进行。

Irma Johnny博士:你没法威胁我。你所说的协议又是什……

POI-85551:你们有没有尝试过观察自己的影子?

Irma Johnny博士:什么意思?

POI-85551:我是说,我们本应该是最好的盟友,而且互不干涉……

<POI-85551逐渐变得昏暗直至无光,其影子开始扩大并逐渐蔓延整个房间。>

Irma Johnny博士:这是……

POI-85551:你们挑起了战争。那就承受后果。

<记录结束>


后续:POI-85551的影子完全覆盖整个站点,并在20/08/2056中午12:04发出了超过████Hz的蝉鸣,仅部分高层人员紧急逃离站点。Site-CN-75及内部的工作人员均被判断为已损失(编号为事故-SCP-CN-1607-01)。

注意:你正在查阅本文件的已归档版本。


此文件是本文档的过往版本。它已被锁定并归档。其内容信息可能不准确,或是未能反映最新数据。若需要查看最新迭代版本,请向监督者议会提交申请,并在申请通过后点此获取详情。

—— O5-03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