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611
评分: +12+x

项目编号:SCP-CN-1611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611被收容于Site-CN-75的标准人形异常收容分区。有关SCP-CN-1611所有的日常行为报告每24小时都应被提交予逻辑部进行审查。在必要时,收容人员应立即干涉SCP-CN-1611的当前行为以避免无法预估的蝴蝶效应。

描述:SCP-CN-1611是一在时间悖论逻辑闭环后仍存在于世的异常群体,其均为前关注人员Jack Abraham的家庭成员。SCP-CN-1611本身无法主动展现出任何异常效应,亦未表现出任何异常效应。SCP-CN-1611因其存在本身而被基金会编为异常项目。

于2019年1月24日中午12:05,疑似现实扭曲者的Jack Abraham在其住房的卧室里消失,一同消失的包括其年仅2岁的外孙Oliver Abraham,基金会在发现此现象后立即介入调查。现实部的初步调查结果显示,在当时年仅5岁的Jack Abraham于1959年11月12日凌晨2:48被杀害于摇篮中,基金会依据凶手在现场留下的皮屑痕迹和指纹痕迹,将凶手的身份锁定在2034年6月03日离家出走的Oliver Abraham。

根据现场还原结果显示,Oliver Abraham因遭受酗酒的Jack Abraham家暴后于2034年6月03日离家出走,在此时间节点后,Oliver Abraham因不明原因顺利回溯到了1959年11月12日凌晨2:48将其仍处于婴儿阶段的祖父Jack Abraham杀害。与此同时,现实的物理重构所导致Jack Abraham所有的子嗣在因果上被抹除。在现实重构的过程中,于2019年1月24日中午12:05时间节点上的Jack Abraham的所有子嗣及存在痕迹并未消失,原因不明。部分收容人员推测,此为Jack Abraham在临死前最后一次发动其异常能力所导致。此时,基准现实趋于逻辑闭环。

对Jack Abraham遗体的检查发现全身上下有23处不同程度的刀伤、抓痕、勒痕和瘀斑,且发现氰化物残留。对Jack Abraham的进一步解剖确认为这些致命伤几乎在同一时间发生,鉴于对作案现场的分析推断此为不同时间节点和不同平行世界的Oliver Abraham在同一时间杀害Jack Abraham所导致。

附录A:访谈记录

文件编号:#42620190102501

受访者:SCP-CN-1611-01(Candice Abraham,Jack Abraham的外孙女,Oliver Abraham的姐姐)

采访者:Mark Henry


<记录开始>


Mark Henry:您好,Candice Abraham女士。我想就发生在你祖父和弟弟之间的事情,谈谈你的看法和了解。

SCP-CN-1611-01: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我只想快点离开这儿。

Mark Henry:关于你的弟弟Oliver,你有什么看法吗?

SCP-CN-1611-01:我对那个家伙能有什么看法?书也不读,学也不上,天天就知道呆在家里打电脑,一点正事都不干。还动不动就扯什么抑郁症啊躁郁症啥的来博得爸妈的关注然后买各种游戏,我看他就是装的。那天,我就多说了两句,他就用那种眼神瞪我,然后跟疯了一样在那里砸东西,一会儿躲墙角哭一会儿又在那里乱吼乱叫……所以后来我搬出去住了。

Mark Henry:所以你认为你的弟弟他性情暴躁还装抑郁博同情?

SCP-CN-1611-01: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吗?

Mark Henry:好的,我了解了。那么关于你的祖父你有什么看法吗?

SCP-CN-1611-01:(吞吞吐吐)祖父……祖父,我感觉没什么好说的,老人嘛,总会各种各样的小毛病的……就这样了,嗯。

Mark Henry:没有其它想说的了吗?

SCP-CN-1611-01:没……没有。没。那个……我什么时候能离开这儿吗?

Mark Henry:好吧,今天的访谈就到这儿吧。

<记录结束>


后续:进一步的访谈遭到SCP-CN-1611-01的不配合。

文件编号:#42620190102502

受访者:SCP-CN-1611-02(Allison Abraham,Jack Abraham的长女,Oliver Abraham的姑姑)

采访者:Mark Henry


<记录开始>


Mark Henry:您好,Allison Abraham女士。此次访谈的目的是为了关于你的父亲以及你的侄子间的一些事情,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SCP-CN-1611-02:一堆无趣的家务事,没什么好说的。

Mark Henry:请你配合我的工作,谢谢。关于Oliver Abraham你对他的一些事情有什么了解吗?

SCP-CN-1611-02:呃……Oliver那个孩子非常的寡淡,无论对着谁都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碰见时从不打招呼,向他搭话他也从不搭理人,哪怕他不小心撞到你踩你脚了也不会说一声抱歉。他的情况甚至严重到我怀疑他可能患有自闭症,不过我哥他们家从来不和我谈论Oliver这孩子,我对他的了解也不是很多……是那孩子犯了什么事吗?

Mark Henry:不,没什么。那关于您的父亲,你又有什么想法呢?

SCP-CN-1611-02:呃……不,没有什么想说的,我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妈妈生活了,从小到现在我们也没见过几次面,更别提什么了解了。不过看来,他还是那个样子。

Mark Henry:什么?

SCP-CN-1611-02:酗酒、赌博、吸毒、家暴,诸如此类,自我懂事起他就是那样,现在还是那样,否则的话你们也不会把我找来问话了。不过,我不会再管那个家伙了。绝不。

Mark Henry:(记录)除此之外呢?

SCP-CN-1611-02:嗯——没什么好说的,他就是个烂人。我不想再干涉任何关于他的事情,就这样。

Mark Henry:好吧,感谢您的配合。

<记录结束>

文件编号:#42620190102503

受访者:SCP-CN-1611-03(Darcie Lee,River Abraham的妻子,Oliver Abraham的生母)

采访者:Mark Henry


<记录开始>


Mark Henry:您好,女士。我想就您公公和您儿子之间发生的事情以及您对此的看法。

SCP-CN-1611-03:(低头)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Mark Henry:关于你儿子的一些具体资料,以及你眼中的Oliver Abraham是什么样子的。

SCP-CN-1611-03:看来你们已经和很多人确认过了Oliver的事情了吧,我猜他们对他的言论肯定不太好吧。可是……可是Oliver是个好孩子,他并没有做错什么,要怪的话就应该怪我们,怪我。怪我没有给他一个好的身体,而让他饱受到这些本不应该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这都怪我(啜泣)

Mark Henry:女士,请冷静一下。

SCP-CN-1611-03:怪我既没有让他拥有一个好身体,也没有让他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我那时候只知道赚钱,赚钱来治病,却一直不知道公公……公公他……这都是我的错。我都干了些什么?

Mark Henry:Lee女士,请你冷静一下。

SCP-CN-1611-03:(抽泣)

Mark Henry:悲剧已然发生,这是我们都不想看到的结果,但力所能及的,我们想去了解这悲剧背后的真相。可能您因为配合我们的审问不知道外面的情况,现在社会上的舆论大多数都是将矛头指向了您的儿子,我想这也是您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吧。如果您的儿子真的有难言之隐,我们也有所了解以便我们的工作的进行。至少让真相大白于天下吧。至少让您的儿子逝世后不再受到非议。

SCP-CN-1611-03:(停止哭泣)好,你问什么我都会回答的。

Mark Henry:那关于您的公公Jack Abraham的事情您有什么看法?

SCP-CN-1611-03:他,说不出的……我敬重他,他是我大学时期的导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帮我写推荐信,帮我修改论文,在学业上帮助了我很多,可是后来我嫁进来以后,事情就有一些变化了。他因为学术作假的事情被解雇,后来就一直这样酗酒、抽烟、吸毒,为人也变得残暴了起来,动不动就打我的孩子,可我却不敢说什么,我一直这么懦弱。直到后来,我和我的丈夫准备在外面买房,想要逃避他。可是,购房的事情还没解决,就……(抽泣)

Mark Henry:我大体明白了,谢谢您的配合。

SCP-CN-1611-03:(低头啜泣)

<记录结束>

文件编号:#42620190102504

受访者:SCP-CN-1611-04(River Abraham,Jack Abraham的长子,Oliver Abraham的生父)

采访者:Mark Henry


<记录开始>


Mark Henry:你好,River Abraham先生,这次访谈是为了了解关于您对于您父亲和孩子之间发生的事情。

SCP-CN-1611-04:我……你问吧……我会把我知道的都说出来……你问吧……

Mark Henry:我在你的妹妹、你的妻子和你的女儿口中获知了他门对于你的父亲Jack Abraham和你的儿子Oliver Abraham的一些看法,而且手头上也掌握了一些资料,但我想听听你的一些想法。

SCP-CN-1611-04:我的父亲,我曾经非常尊重他,他在我心里是大于一切的伟大存在,也是教导我知识和处世道理的智者。但他也是毁了我生活、毁了我的家庭、毁了我一切的人。我爱他,但我也恨他。自他吸毒和对我的孩子动手的那一刻我就决定要带着我的孩子永远离开他,可是由于家里的钱都几乎被他拿去买毒品以后,加上孩子的医疗费用,我们再没有更多的钱能够去买房,在那段时间里我和我的妻子跟魔怔了一样,只为了快点攒够钱离开这里。只是我们却忽视了Oliver Abraham,他还是个孩子啊。他曾经那么开朗,那么优秀,都是因为我的缘故才导致了这样的结果。我曾发誓我要永远将他们带离这个鬼地方……(颤抖)

Mark Henry:后来呢?

SCP-CN-1611-04:可是我失败了,而代价就是Oliver Abraham……都是因为我,我曾离开我的父亲,那段时间里我斗志盎然,对自己的人生充满了希望,为了这个孩子,我更加要努力不是吗?可是,我不是为了让他们感受痛苦而诞生于世界上的,他们是我的孩子,我爱他们,即便我不能给予他健康的身体,也要给予他优质的生活和治疗环境,即便他的生命会很短暂,但他也有权利去体验那些正常人的生活,不是吗?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成日待在家里,靠着药物维持生活,像个傀儡……不,这不是我想要给他的,这不是……我发誓我要给他们最好的生活,可是我没有,我既没有让他们免除病痛的折磨,还让Oliver……(低头哭泣)

Mark Henry:所以,Oliver之所以做出这样的行径是因为家暴和疾病?

SCP-CN-1611-04:我知道的……我一直知道的……这都怪我。

Mark Henry:什么?

SCP-CN-1611-04:打从产检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他会有很大的几率患有先天性疾病,我和我的妻子都知道的,但我仍然坚持让孩子降生于世,因为我相信我能够给他优质的生活和优质的治疗,让他像正常人一样活着,因为生命应该得到尊重不是吗?他不应该因为一些挫折而被放弃,作为他的父母,我们更不应该放弃他。纵使不被现实所承认,但仍然需要活下去啊,生活还得继续啊。可是,我失败了,孩子的病也因为我的疏忽而恶化……这场悲剧都是因为我的缘故才发生的,都是因为我。

Mark Henry:Abraham先生,你不必这样。

SCP-CN-1611-04:不,这都怪我,一切都是我的错……

Mark Henry:Abraham先生……

SCP-CN-1611-04:(低头啜泣)

<记录结束>


后续:进一步的访谈遭到SCP-CN-1611-04的不配合。

附录B:回收记录
基金会收容人员在Jack Abraham的住宅进行搜查时,于River Abraham卧室的办公桌垃圾桶内发现了以下未燃尽的字条,其内容如下:

River Abraham:
说真的,当我得知你的决定时我非常惊讶,确实[已编辑]能够带你回溯到过去,但任何一点微不足道的细微差别都将意味着严重的后果,悖论的产生将会影响我们整个世界。我尊重你的想法,也深知你夹在你父亲和孩子之间难以保持理智,但我仍然希望你能够慎重的考虑一下你的决定,你的行为不但会影响到你自己,还有你的孩子,你的爱人,乃至你的整个家庭。孩子是无辜的,他的生命应该得到尊重,生命应该获得机会。你也是一样。

Mr. K

对化名为“Mr. K”的实体正在进行调查。

附录C:项目申请
鉴于SCP-CN-1611自身存在而导致悖论的影响尚未消弭,将SCP-CN-1611处决以使此项目所造成的现实逻辑谬误完全消失,并促使现实逻辑闭环的提案正在进行审核。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