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618
评分: +15+x

项目编号:SCP-CN-1618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618目前无法被收容。目前所有已发现的SCP-CN-1618-A个体应被实时监视,以确保在其受到影响对其他人类个体造成伤害时予以制止。由于SCP-CN-1618是一若发生收容失效后将会必定影响常态,乃至修改基金会和全人类对常态的理解的强认知危害型异常,MTF-丙申-09(“为死婴的诞生献上礼炮”)将会着重调查任何可能导致SCP-CN-1618发生收容失效的非常规时间节点或SCP-CN-1618-A因受影响而导致异常现象程度过于严重而对常态伦理和法治造成影响的情况。个别受影响过重的SCP-CN-1618-A允许实施收容。

SCP-CN-1618相关收容行动因其特殊性,允许伦理委员会直接参与。

描述:SCP-CN-1618是一类认知危害,未知其传播途径与传播媒介,将受影响个体编号为SCP-CN-1618-A。

当前辨别SCP-CN-1618-A的唯一方法仅可依靠对个体的长时间观察,由于在受影响项目异常状态下的个体的行为模式与常态人类无异,因此收容SCP-CN-1618-A极为困难。目前基金会已发现的SCP-CN-1618异常性质仅有一项,即可使受影响者对婴儿个体产生轻视或厌恶情感,此效应的程度与受影响时间成正相关关系。

对SCP-CN-1618-A的进一步研究表明,其对于婴儿的厌恶直接作用于个体的多巴胺系统,任何与婴儿有关的积极信息都将会引起SCP-CN-1618-A体内多巴胺的分泌减少,甚至停止分泌多巴胺;反之,任何与婴儿有关的消极信息则会直接刺激SCP-CN-1618-A的快感引起机制,大量的多巴胺将会分泌以犒劳SCP-CN-1618-A对相关信息的摄取。在部分案例中,SCP-CN-1618-A表现出了对虐待婴儿、参观死婴等行为的过度依赖,并由此引起了严重的戒断反应、帕金森病和抑郁症等严重情况。

基金会确信SCP-CN-1618仍然有其他未被发现的异常性质,正在对其进行研究中。



附录A(已归档):以下把列表为基金会所有从1980.7.12至2019.7.5为止所记录到的SCP-CN-1618-A个体及其异常事件的简要概括报告。在发现后的数十年间,SCP-CN-1618的异常现象传播表现得十分缓慢,但在近几年的研究调查中发现SCP-CN-1618的传播速率有即明显的上升趋势,并在2019.7.5当天突破100,000人。就此,基金会停止了相关跟踪调查行动,并将特殊收容措施修改为当前版本。
时间 对象 内容
1980.7.12 POI-53735,12岁,学生 突然对自己刚出生3个月的的妹妹进行辱骂,受到批评后不再表现出异常。
1993.6.16 POI-54657,26岁,教师 多次教唆学生虐待婴儿。在中午时间去往邻居家做客时,将该住户的婴儿摔在地上。
2000.11.9 POI-57978,53岁,警员 多次潜入平民的家中辱骂婴儿,且会徒手殴打沉睡的婴儿。除此以外无任何异常情况。
2015.4.30 POI-58352,86岁,退休工人 教唆自己已婚的子女堕胎,并多次尝试溺死自己的孙子。
2017.1.19 POI-61389,44岁,作家 依靠在文学作品中撰写辱骂婴儿的语句和关于死婴的玩笑而走红于网络社区,并受到来自常态网络用户的大规模推崇和赞许。经调查确认,POI-61389所撰写的所有作品无任何异常效应。
2017.12.25 POI-66302,32岁,基金会特工 在处理其他项目异常时,多次对其他人形项目所诞下的婴儿进行辱骂和故意忽视,导致多个婴儿死亡或陷入昏迷。目前所有个体的婴儿尸体已作为研究对象充入异常物品研究及收容部实施管理。
2019.7.5 POI-69929,3个月,婴儿 在出生后一直不间断的绝食、故意跌落和伤害自己,且从未微笑过。POI-69929在2019.10.5当天下午4:11使用衣物堵塞自身的鼻孔和口腔致使自身窒息而死。
N/A N/A 鉴于受影响个体数量过于庞大且大部分个体受影响情况基本相同,统计工作已不再必要。




附录B:于1993.6.17,基金会对POI-54657进行了相关访谈。以下为访谈记录内容。

采访者:Dr. Mark

受访者:POI-54657


<记录开始>

Dr. Mark:你好,你可以称我为Dr. Mark,接下来我会对你在近日表现出的异常情况进行询问。

POI-54657:所以,警官,我到底犯了什么事被抓进来,我这个当事人总可以知道为什么吧。

Dr. Mark:关于昨天中午……

POI-54657:你们总不会因为我在街上里捡了个钱包不还就把我抓来吧?

Dr. Mark:不是,而……

POI-54657:难道是我没有去交违规停车贴条的罚款才被抓来吧?不至于这么大罪过吧?

Dr. Mark:你在中午在你的邻居家做客时将住户的孩子摔在了地上。

POI-54657:就这儿?

Dr. Mark:是的。

POI-54657:拜托,警官,别开玩笑了好吗?我晚些时候还得赶去一个约会……

Dr. Mark:你认为你险些杀害了一个两个月大的婴儿摔在了地上,而你不以为意?

POI-54657:这很稀奇吗?这也不算什么大事,只是一种业余的兴趣爱好,也没啥特别的。

Dr. Mark:我们相信你的伦理道德观念出现了偏差。

POI-54657:什么?就因为我摔了个婴儿?

Dr. Mark:是因为你这种不将婴儿的生命当回事的态度,与你的行为没什么关系。你可以摔婴儿,以任何方式,我们不会管你的,但是你轻视生命这一点让我们无法认同,而我们确信你这种态度和思想需要纠正。

POI-54657:我会怎么样?

Dr. Mark:这需要交由我们的专业人员讨论过才知道。

<记录结束>

在之后的15天监禁里,经由基金会心理异常研究专家的协调后,评估确认POI-54657的异常影响已消失。经过伦理委员会的一致决议后,将POI-54657遣送回其住所并实施A级记忆删除。



附录D:于2009.4.17,由于SCP-CN-1618在常态中大规模传播而导致大量SCP-CN-1618-A的出现,直接导致了对常态帷幕的严重影响。经基金会专员对造成此情况的调查发现,此现象并非直接由SCP-CN-1618的异常性质所促成,所有在此期间发生的异常情况或事件属于正常现象,且符合基金会对常态个体的观察研究报告。

在后续调查中发现,全球范围内的一般生育率存在显著提升的情况。



附录D:于2019.7.7,伦理委员会成员Glenn Gracie向O5议会提交了一份对SCP-CN-1618收容小组的评估报告,并在之后不久向SCP-CN-1618收容小组成员公布一则有关项目收容的备忘:

近日,我听到了一个传言,是关于一个收容并归档在Site-CN-75的Keter级项目耗费了整个站点收容经费的二十分之一的情况报告。当我听到派遣专员对此进行调查所提交的报告时,我为此感到震惊。

我无法理解,一个只会影响人们日常生活行为习惯的认知危害异常为何需要耗费如此规模的人力物力对其进行长时间的追踪调查和研究,而在已有的大部分研究资料中,我们的专家提出这仅仅只会影响人们对于一个事物的好恶观感而已。就好像有人喜欢打篮球,而有人喜欢羽毛球一样,摔婴儿仅仅只是和这些运动的等价的普通兴趣爱好,就SCP-CN-1618让人们重拾对这一爱好的热忱而言,它并不值得基金会为此耗费大量资金,而且你们39年来一无所获,这使我们无法继续对这个不知道存不存在的“认知危害源”进行追踪并抱有什么期待。

经过基金会档案的研究分析和听取专家意见之后,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SCP-CN-1618的收容等级至今日起被修订为Safe级。新的特殊收容措施回发送到你们的邮箱里。李斯特的悲剧不应该再次出现。我们确信当前基金会伦理委员会对于非常规的伦理道德问题的处理在大概率上不会出现偏差。纠正基金会的错误行为即是伦理委员会的职责。

如有任何疑问,请向伦理委员会咨询。

—Joy Jane,伦理委员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