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623
评分: +27+x

项目编号:SCP-CN-1623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623被收容于Site-CN-75的标准异常物品冷藏收容棺椁#3442内,除必要实验和检查外,禁止任何人员接触和打扰SCP-CN-1623,任何非法接触SCP-CN-1623的人员将被视为不洁,应该被拘禁起来,因为他们亵渎了死亡

鉴于SCP-CN-1623可能存在的潜在认知危害威胁,特许收容人员每周对SCP-CN-1623的其他异常性质进行研究,但可怜的Winni小姐连她自己年轻的生命都保护不了,她又能威胁谁呢?

描述:SCP-CN-1623是一具24岁的亚裔女性遗体,自1876年4月21日被基金会实施收容以来其样貌未发生任何变化,且未发现任何腐烂、蛆化和体内成分流失的现象。根据初次收容时的调查,确信SCP-CN-1623的存在早于发现时间,但无任何记录和人员指出SCP-CN-1623的来源和死亡年龄。对SCP-CN-1623自身基因的调查确认其无任何已知的后裔和亲属。

目前,对SCP-CN-1623的相关调查中,除了其自身实际存在这一点外,无任何其他信息可以获知,毕竟可怜的Winni小姐已经死去了,便不要在对她进行深究了。

附录SCP-CN-1623.1:基金会于1876年4月21日在Site-CN-75的官方邮箱内发现在一份由未知个人或团队所撰写的名为《莱斯巴拉叶晚报》的文件中,确认了疑似与异常事物相关的信息,其内容如下:

离奇血案

今日凌晨1点半左右,位于梅奈街中部的居民向警局报告了一场可怕的凶杀案件,在警员到达现场时,发现了死者的遗体。根据报案人的供词所示,其在每月惯例的收租中敲响了这户人家的门,但别于往常,这次没有任何人回应或前来敲门,而且大门并没有锁上。当他推开了大门时,发现了可怜的受害人倒在了血泊中,尸体尚有余温。死者遗体上都存在非常明显的争斗痕迹,诸如轻微但密集的擦伤、手腕处有极多的新旧划痕和死者的财物和私处均未受到染指等。但是,来自周围邻居的证词却指出,案发当时没有发现任何奇怪的异动,甚至还有人指出曾在死者死亡时间后遇到死者并与其打了招呼。整条街当时寂静无声。

目前案件仍没有任何头绪和进展。


基金会在发现了此文件后,开始着手调查相关事件,并因此在基金会内部的遗体存放室内发现了一具未知来源且无任何记录的遗体,在初步分析后,发现现场的痕迹指出该遗体在其发现的存尸柜内已存在超过了200年以上,就此将其编号为SCP-CN-1623。对该文件的来源及撰写者的调查目前尚无任何进展。噢,不要再提死者了,令她安息。

附录SCP-CN-1623.2:以下内容为基金会在初次收容SCP-CN-1623后,开始对SCP-CN-1623的异常性质进行研究调查。在调查过程中,有研究人员报告当时负责管理站点遗体存放的工作人员存在对SCP-CN-1623进行不道德行为1的情况,事后Dr. Mark对其进行了访谈。

采访者:Dr. Mark

受访者:Dr. ███


<记录开始>


Dr. Mark:你好,Dr. ████。按照惯例,我需要对你询问当天所发生的事情。

Dr. ████:我知道规矩。你问吧。

Dr. Mark:在4月21日凌晨1点钟左右,你在干什么?

Dr. ████:一如往常,我在检查遗体们是否都还安安静静的待在原处。

Dr. Mark:那时候你没有发现有什么人将遗体放进柜子里或是遗体的突然出现吗?

Dr. ████:老实说,没有。我当时检查的都是已有记录里我需要特别关注的几具尸体,而那些没有放尸体的空柜子我是不会去检查的,而且我和监控都没有看到任何可疑的人存在不是吗?

Dr. Mark:那么,你对于SCP-CN-1623的看法如何?

Dr. ████:有些奇怪,那尸体一直在渗血,但检查的报告没有记录到这一现象。伤口都还是新鲜的,但我没有看到凶器。它的时间仿佛在死去的那一刻开始便不再流逝,而我们却在打扰它。

Dr. Mark:你认为我们现在对SCP-CN-1623的研究调查是不适当的?

Dr. ████:我不否认。

Dr. Mark:那么最重要的,你为什么在逃避SCP-CN-1623的死因?

Dr. ████:什么?

Dr. Mark:在我对你关于SCP-CN-1623往常的调查报告里,发现你总是巨细无遗地记录了所有信息,除了SCP-CN-1623的死因。

Dr. ████:呃,什么死因?

Dr. Mark:这应该问你。

Dr. ████:我只是有些疑惑,那里有不断涌出的血液,虽然没有一个实际存在的凶器,它从不腐烂,不蛆化,甚至没有任何的体液蒸发或身体成分流失的现象……我是说, 我们努努力或许可以找到一个实际存在的凶器,甚至是一个实际存在的凶手……

Dr. Mark:(捶桌)别转移话题,我只想知道SCP-CN-1623的死因为何。

Dr. ████:(擦汗)是的,死因。SCP-CN-1623的死因。我们应该知道的。只是……这就像是一个统计数据一样,是冰冷没有生气的,而SCP-CN-1623……SCP-CN-1623它是活的。我不是说它的身体,虽然它的身体已经固定在了将要死去的状态,可是它……我是说,她是活的,以灵魂,精神,刻意冥想和其他相关的形式活着,这与神秘学无关,但我能够亲亲切切地感受到,我们可能打扰到了她的安息。我们不应该过分追求死因。

Dr. Mark:我们必须知道它是怎么死的。

Dr. ████:但这或许意味着更多杀生。

Dr. Mark:但我们至少需要对它,对我们所控制所收容并为之付出心血去对待的事物有一丝了解吧,看看现在,我们除了知道它自身实际存在以外一无所知。

Dr. ████:这样的行为无异于顶着误解一件事物的风险去理解这个异常,这是思想和言论的暴政

Dr. Mark:这是我们必须知道的真相。不因为我需要,而是基金会需要。一个真相,一个答案,一具真正死去的躯体。我们正是为此而努力的,不是吗?

Dr. ████:(呢喃)对,是的。你说得对……

<沉默许久。>

Dr. ████:我会向伦理委员会提交关于确认SCP-CN-1623死因的申请的。

<记录结束>

附录SCP-CN-1623.3:于2020年9月12日,伦理委员会正式通过了对SCP-CN-1623本质进行深入研究的申请,并在即日对SCP-CN-1623的死因进行解剖和调查。根据解剖报告显示,SCP-CN-1623的死因为解剖。

现在,我想你们对此都很满意。刽子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