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634
评分: +14+x

项目编号:SCP-CN-1634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634被收容于Site-CN-75的标准人形收容单元内,所有负责SCP-CN-1634项目收容、安保及膳食工作的人员需确保身上未携带任何避孕套,SCP-CN-1634所有接触的物件都需要提前进行检查,在检查过程中发现的SCP-CN-1634-1应及时送往站点废物处理部门进行处理。所有与SCP-CN-1634进行接触的对象均需要接受认知危害阻值测量,仅允许认知危害阻值不低于5.6的人员接触SCP-CN-1634;在人员接触完毕后,需要继续搜身以确保及时将可能携带的SCP-CN-1634-1进行收容处理。

基金会网络爬虫将会实时监控网络社区对网络社区与电视媒体中疑似与SCP-CN-1634相关的信息,经核实与SCP-CN-1634直接相关的信息将会被撤下并归档;针对相关人员的记忆删除程序将会被实施。

描述:SCP-CN-1634是一约16岁的亚裔男性,姓名为Jared Bartlett。当SCP-CN-1634此时大脑里出现的想法与性无关时,其周围将会以不同形式出现若干个避孕套(编号为SCP-CN-1634-1),当前已知的方式有:

  • 出现在进食或饮水时的食物里;
  • 凭空出现在SCP-CN-1634的随身行李或衣物口袋中;
  • 附近的人类强制给予;
  • 被陌生人快递赠予;
  • 拍成图片并发送到SCP-CN-1634的私人邮箱;
  • 在SCP-CN-1634的视野盲区凭空出现。

大部分SCP-CN-1634-1个例均为未开封的包装,且均为杜蕾斯牌;存在少数出现的SCP-CN-1634-1为已被使用过的个例,对附着的精液进行DNA鉴定确认属于人类,但在基金会人类DNA数据库中未找到匹配对象。若SCP-CN-1634的异常效应发生时周围不存在任何SCP-CN-1634-1,其周围的现实将会发生扭曲,然后在SCP-CN-1634的视野盲区凭空产生一例SCP-CN-1634-1。

SCP-CN-1634于2019/7/29被发现在广东省广州市一成人用品商店内,当时所有店内的顾客以及店外的行人均冲入店内抢夺避孕套,并强制塞入SCP-CN-1634的手中,并在谁先给予SCP-CN-1634避孕套的问题上发生的冲突,进而产生更大规模的混乱。当有记者到达现场时,SCP-CN-1634的影像被直播在电视媒体上,导致约有20,000人手持避孕套前往SCP-CN-1634所在地。基金会在发现此情况后,立即将SCP-CN-1634回收,并在控制住了人群后对现场的所有目击者执行一次A级记忆删除程序,网络社区和电视媒体上的相关讯息已被删除。

附录SCP-CN-1634.1:于2019/7/30,Mark Henry博士对SCP-CN-1634进行了一次关于其异常性质产生的访谈。

采访者:Mark Henry

受访者:SCP-CN-1634


<记录开始>


Mark Henry:您好,Jared Bartlett。SCP-CN-1634是你在这里的指代,在之后我会这样称呼你。

SCP-CN-1634:好吧。有什么事吗?

Mark Henry:我们想了解关于发生在你身上的一系列异常现象的起因,我想你对此应该有头绪。

SCP-CN-1634:(敲桌)呃,好吧。你们问吧。

Mark Henry: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你身边开始发生这种情况的?

SCP-CN-1634:呃,大概一周前,我在逛4chan时发现有人在讨论一个叫“杜蕾斯避孕套紧急救援服务”的广告,然后出于好奇,我拨打了那个广告的热线,接电话的……嗯 - (挠了挠头)

Mark Henry:然后呢?

SCP-CN-1634:接电话的是一个没法分辨出男女的声音,它很没耐心,在得知我仅仅只是好奇而不是真的需要这个服务的时候一直在骂我,然后我就挂了电话。可是在这之后的几天里,那个热线一直陆陆续续的打过来问我要不要使用这个服务,还说我占用了什么“地狱通讯频道”,我没太懂它的意思。最后,我受不了了骚扰,就定了一次不完全的服务,在那之后,我总是能看见避孕套 - (从收容服口袋中掏出一枚避孕套) - 就像这样。

Mark Henry:我们之前对你搜过身了,怎么 -

SCP-CN-1634:这恰恰是它的神奇之处,虽然我是无性恋者,并不需要这套套,而且这些被人用过的套套扔在我周围也让我不知所措,不过这看上去很酷,不是吗?

Mark Henry:酷?

SCP-CN-1634:对啊,不信你看看你的上衣口袋。

Mark Henry:我的上衣口袋没什 - (从口袋中翻出一个被使用过的避孕套) - 这是什么!

SCP-CN-1634:你看,这功能随想随到。

Mark Henry:这太恶心了 - (开始剧烈咳嗽并干呕)

SCP-CN-1634:就像我说的,随想随到。

<记录结束>

在访谈后,基金会特工拨打了SCP-CN-1634所说的电话后,发现其为空号。

附录SCP-CN-1634.2:自2019/7/31开始,Site-CN-75站点内的大部分收容措施及工作区域开始陆陆续续出现来源不明的避孕套,当前对SCP-CN-1634-1收容整理的数量已超过200,000个。对于SCP-CN-1634可能对站点内其他收容项目造成的影响,将SCP-CN-1634置于核心站点外,并重新建立一独立收容设施的申请正在等待审核;Site-CN-75站点主任以SCP-CN-1634-1可能存在当前未知的其他异常性质为由,否决了所有关于将SCP-CN-1634-1投入商用以补贴收容资金的提案。

对SCP-CN-1634-1的进一步研究正在进行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