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70
评分: +14+x

项目编号:SCP-CN-170

项目等级:Euclid(推测已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机动特遣队 庚子-7“校友”被临时建立以驻守该项目。该项目外部已被伪装成一处建筑工地,“工地“的入口应随时有3人以上守卫。工地周围的居住集装箱将作为机动特遣队 庚子-7“校友”的临时驻扎地点。人员需要采用文件246-3中的的官方说法,将其描述为火葬场遗址或考古发掘地点以应付平民。
根据CN-246-α“返校”协议,MTF中至少1/3的成员为从该校毕业的学生,至少1/3的成员应为非该校毕业生组成。成员应驻扎于SCP-CN-170-1的附近,与任何靠近项目入口的SCP-CN-170-2个体主动交战,以防止由于收容失效而造成的潜在AK级情景“疯狂末日“的风险。
更新:在事件246-12号事件之后,已授权拆除“工地”的伪装,一支来自MTF庚子-7的13人小队将持续观察项目遗址是否有再次活动的迹象。

描述:SCP-CN-170是由于几名毕业生进行怀念母校的聚会而在SCP-CN-170-1中死亡从而被发现的,其由两部分组成,分别为SCP-CN-170-1以及SCP-CN-170-2。
SCP-CN-170-1是一处位于中国███████市███████区的一所高中校舍。其内部弥漫着白色雾气,白色雾气的浓度随SCP-CN-170-2个体数量的增多而增大。校舍内部的档案室不知所踪,原因不明。原校舍于2███年由于异常性质而被废弃,新校舍位于███████。

SCP-CN-170-1只能通过其三个入口进入,分别是东门,位于操场附近,南门,位于花坛附近,以及北门,位于草坪附近,任何其他进入方式诸如空降,翻墙都会在进入校区的一瞬间转移到据此处最近的门的门口,且墙体从外部无法破坏。从内部破坏墙体的行为会导致墙体以10平方米每秒的速度恢复且会吸引附近的SCP-CN-170-2个体靠近。破坏的墙体会流出类似于人类血液的液体,并可在墙体破坏部分看到生物血肉。该液体会在墙体恢复完毕时消失。在人员进入的5-10分钟内,大门将会关闭且无法进入,直到上一次进入的所有人员生命体征消失后,或者非该校毕业生成员站在门卫室前10分钟后,大门会再次打开。其教学楼的5层部分似乎无法进入,并有大量SCP-CN-170-2个体聚集,所有试图靠近5层的行为都会吸引大量SCP-CN-170-2个体靠近。所有进入5层的通路都随机连接到校内的随机地点。

SCP-CN-170-2是一种高度从1.5米-1.91米不等的人形实体,没有听觉和智能,无法确定是否有视觉。他们的身体由黑雾组成,面部会发出暗淡的红光,有着扭曲的人形。该个体在周围没有人类个体存在时,其会漫无目的地“游荡”。当一个SCP-CN-170-2个体周围半径10米内有人类存在时,其会转化成黑色且散发这红光的雾气团1并快速冲向最近人类的躯干,被进入的人类(即SCP-CN-170-2-α)会短暂的失去意识并在3-6分钟内恢复,此后,SCP-CN-170-α个体会失去进入SCP-CN-170之前的随机时间段的3-5年不等的记忆,并获得SCP-CN-170-2-β个体的记忆。该效应可用C级或以下记忆删除消除。SCP-CN-170-2-β个体为一群人类个体的总称。2当一定数量的SCP-CN-170-2个体进入SCP-CN-170-α的体内后,SCP-CN-170-α个体会昏迷,其身体会缓缓地化作黑雾,从中出现比进入SCP-CN-170-α个体中SCP-CN-170-2中数量增加1的SCP-CN-170-2个体。之后,新的个体会在SCP-CN-170-1中继续游荡。
唯一杀死SCP-CN-170-2个体的方法是该校毕业生成员攻击个体的头部、颈部、心脏位置,在一个SCP-CN-170-2个体被杀死后,其会化作一滩留在地上的以碳酸钙为主要成分的灰色粉末。

附录1:一支来自机动特遣队 庚子-7“校友”的5人小队携带3台闭路摄影机以及录音设备进入SCP-CN-170-1进行侦察,小队在进入SCP-CN-170-1后3分钟失联,大门于小队进入后30分钟后重新打开。

附录7:一支5人小队进入,一小时后摄像机失连,三小时后大门打开,幸存者3人,均有严重情况不等的记忆错乱以及自我认知障碍。

附录12:由于大量特遣队成员进入后失联,机动特遣队内部的该校毕业生仅剩一人,即三级特工Lorentz Vanclef,在████年以英国籍转校生身份进入该校。后于圣克里斯蒂娜书院以现实扭曲应对系博士学位毕业进入基金会。由于恐惧与流言在特遣队中流传,导致无人继续承担侦察任务。在本人主动要求的情况下,基金会中国分部派出了仅有特工Vanclef一人组成的侦察队伍从东门进入,进行对项目的侦察。在特工Vanclef进入项目的8个小时后,基金会中国分部收到了来自特工Vanclef个人终端的轰炸定位坐标并对项目进行了轰炸,项目被破坏,爆炸并未波及外部的“工地”伪装。此后项目的异常现象消失,并在内部发现了消失的档案室废墟,特工Vanclef的个人终端以及文件246-12,特工Vanclef对项目异常情况描述的录音资料。内容如下:

于轰炸之后的3小时后,基金会截获了一段来源位于距项目3千米处的的信息:

侵蚀之子已死,血肉【无法辨析】大业受挫,加快行动。

庚子-7的剩余成员立即出动,然而公寓已经人去楼空,仅在墙壁上发现了欲肉教的标志以及大量干涸人血。该公寓的所有者是项目前化学教师张【已编辑】,调查显示,个体在辞职前1年加入了欲肉教,现已将个体定性为POI-12376,需尽快抓捕。

由于特工Vanclef发送的定位,该项目被认为已无效化,由于特工Vanclef的尸体未找到,其被认为已牺牲,并被追授一枚基金会驱魔使者勋章 。关于录音中出现的“白色肉团”,暂时命名为SCP-CN-170-3,仅在档案室废墟中发现了破碎的白色组织以及大量透明粘液,并在教学楼五楼发现有人祭以及血肉祭祀圣仪5的痕迹。应密切关注各高校学生的心理状况,对教师进行每年一次资料复查,并监视档案室以确定是否有类似个体或异常现象出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