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75

评分: +58+x

项目编号:SCP-CN-175

项目等级:Neutralized


警告:H级受限信息

更多信息只对持有CN-4/175权限人员开放。该权限不包含于常规4级安保协议中。


在提交登录申请后,你将被默认为你已拥有合适的权限,并已接种相关的安保模因疫苗。尝试在没有必要权限下查看本文件将导致你受到纪律处分,包括但不限于强制性记忆删除、调职、降为D级人员或者处决。你已接到警告。



.
.
.
.

175Meme.jpg

模因触媒启动

检测到活动迹象

允许访问


特殊收容措施:Site-CN-██周围500米则被视为警戒区,接近的平民将被告知此为自然保护区并劝离。在Site-CN-██东翼专门开辟出一片区域用作SCP-CN-175的收容,仅允许持有特定权限的人员进入;已经授权警卫无条件处决强行闯入的人员。

SCP-CN-175周围布置有五台始终处于工作状态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SRA),另有三台专用于本措施备份的SRA被储存于Site-CN-██的仓库中。人员应每隔15分钟记录一次SCP-CN-175的状态,以确保不发生预料之外的状况。此为第一层保护措施。

SCP-CN-175的收容间外则布置有一台处于待命状态的卡利维亚维度拉伸/粘度降低发生器(K5D)。它将在第一层保护措施失效时启动,并关闭SCP-CN-175的入口,以将其无效化。此为第二层保护措施。

若K5D未能成功阻止收容失效发生,将启动UK级现实/宇宙崩溃情境应对预案。

注:由于SCP-CN-175宣告无效化,以上收容措施已经失效,并不再投入使用。

描述:SCP-CN-175为一坐落于Site-CN-██东翼一实验室的SSUWD21时间-空间异常。

SCP-CN-175产生于一次基金会的跨维通道探查实验。该研究计划的主旨是使用卡利维亚维度拉伸/粘度降低发生器(K5D)的试验型变体进行非物质/半物质时空的开启和探索,并测试极端条件下的跨维度通道稳定性。在该次实验中,K5D被输入了数个理论参数,并且与此同时10名D级人员被[数据删除]。K5D在此后成功打开了SCP-CN-175。在发现项目的意义和危险性后,该研究计划已被叫停。

SCP-CN-175表现为一始终处于夜晚的城市,显著的标志为深紫色天空与大量无特征的黑色建筑。项目内部的能见度不足一千米,且基金会人员在逗留一定时间后会出现严重的压抑感、眩晕与不适,因此无法对此空间的面积与边界进行探索。通讯设备在进入后会被切断,摄像设备仅能捕捉到探索人员的影像与一片黑暗。在多次探索的间隙中,其内部的时间流速似乎与外界不一致;但由于其性质故,难以进行定量测试。SCP-CN-175的详细性质依然处于理论和假设阶段,因此没有在此处列出。

空间内的生物大多表现为人类个体,下文将称之为居民;亦有一部分个体完全不具备人形,详见附录。对内部居民询问得到了以下结果:这些人皆称他们已经死去;他们自述的身份与死因均可以和现存的记录匹配。大多数个体自述已经在此地居留了“另外一个一辈子”的时间,并且由于时间久远,已经遗忘大部分生前的经历。这一遗忘使得他们对自身的处境十分迷茫。

大多数居民生活在其固定的环境中,多数为生前的住宅,少数为办公室与学校教室,并遵循千篇一律的生活方式。在基金会人员询问后,多数居民流露出悲哀的神情,称他们在苏醒后便处在了自己最熟悉的环境之中,而此种环境以及生活方式最终成为了他们所能记忆的为数不多的生前境况。

由于生前记忆的逐渐流失与单调的生活方式,这些居民对于与基金会人员交流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附录:探索报告175-ExplorationRecord-1

附录:项目主管Evermore博士的笔记

附录:Evermore博士的第三次测绘

附录:事故记录175-003C

在研究员Evermore进行第三次测绘之后,大量的内部居民开始向SCP-CN-175的入口处聚集。在事故发生之初,约十余个个体穿过了SCP-CN-175并来到现实世界。它们的形体在之后迅速变得不可见,但偶尔可以模糊地被红外成像仪以及监控录像观察到,似乎已出现在站点各处。部分仪器可以探测到这些个体的存在;对它们的遏制方案仍然在寻找中。

事故发生后,一台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SRA)被紧急带至收容室并布置在SCP-CN-175旁,这使得其中的个体不再穿过项目离开。然而,随着时间增长,可以观察到越来越多的个体聚集在SCP-CN-175的入口后方,并随时可能涌出;SCP-CN-175自身的大小也增加了23%。为了阻止这些个体,所需要布置的SRA数量也逐渐增加至5台。对项目的进一步探索被禁止。

附录:项目主管Evermore博士的笔记

附录:项目无效化记录

在数个月的研究之后,Evermore博士对于解决事故提交了两份行动草案。其一为使用卡利维亚维度-粘度发生器(K5D)关闭SCP-CN-175;其二为用类似的方法让其余内部个体无效化。方案一被议会认为可行性更高;而由于对项目的探索已被暂停,Evermore博士的猜测未能得到进一步的研究与证实。

考虑到这些个体涌出所可能导致的威胁,以及投入资源的持续增长,O5议会在商讨后决定采取方案一,关闭SCP-CN-175。这一决定得到了研究员Evermore博士的抗议。以下为O5议会发布决定的信件抄录:

致Evermore博士:

议会绝非不讲道理。我们已经以可能的最审慎地态度对待你的研究成果,然而,我很抱歉必须做出最符合时宜的决定。

我们一直怀有遏制事态的希望,但在几个月内,所有的证据都显示SCP-CN-175在不断增大,其入口处的潜在威胁正不断增加。犹豫不决并不明智,我们不能在此种情形下还期望奇迹出现。

你成功说服了一个个体消失,但这不代表对所有个体都可行。你的理论有一定支撑,但目前还无法确认它绝对正确。重新开放对SCP-CN-175的干涉几乎是孤注一掷的做法 - 无论是你声称的让所有个体“接纳真相”,还是改变它们集体对于项目内部环境的认知,成功率都微乎其微。一旦失败,我们可能要面临大量个体收容失效的风险,乃至SCP-CN-175范围扩大造成UK级情境的风险。无论何者,我们都无法承担。

SCP-CN-175会被关闭。那个世界一直如此,它将来也将如此。令人遗憾,但事物再一次按照惯常的模式运作。

你诚挚的
O5-1

该决定于2017年2月20日执行。原先用于产生项目的卡利维亚维度-粘度发生器(K5D)再一次启动。SCP-CN-175的体积在12分钟内缩小并消失,可以观察到入口后的人群出现骚动,但并未对关闭工作造成阻碍。由于方案一被成功执行,威胁被成功解除,O5议会下令撤销了对Evermore博士的人事处罚。

项目关闭后,对原地点的各项数值进行了为期一年的监控,均无异常。宣布SCP-CN-175已正式无效化。

在SCP-CN-175被关闭后不久,项目主管Evermore博士在其办公室内自杀,死因为氰化物注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