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812
评分: +34+x

3/CN-1812 LEVEL 3/CN-1812

CLASSIFIED

classified-lv3.png

Item #: SCP-CN-1812

Object Class: Safe

photo_2019-05-10_07-49-58.jpg

SCP-CN-1812的局部樣貌

項目編號:SCP-CN-1812

項目等級:Safe

特殊收容措施: SCP-CN-1812-2該由兩名或以上安保人員全日看守,並將其外圍以標準高度鐵絲網隔離,偽裝成俄羅斯軍事基地。安保人員須隨時佩戴全罩式隔音耳機,並在其內部設置無線電對講設備。在SCP-CN-1812-2周圍應放置五個以上的頂級收音系統,並在旁搭建一查哨站,裏頭由四名研究人員看守,並不間斷的聽取從SCP-CN-1812-2中傳出來的聲音並紀錄。

描述: SCP-CN-1812為一個位在俄羅斯境內北奧塞梯-阿蘭共和國內的超維度空間,其確切地理座標為[42.██████, 44.██████],儘管在該空間中能使用所有電子設備並確定座標,但是對該地點的描述卻無法與SCP-CN-1812內部的描述維持一致。

通過該地一處隧道(編號為SCP-CN-1812-2)可概率性的進入SCP-CN-1812-1,SCP-CN-1812-1為一村落,其中有居民43人,人口組成為奧賽提亞人29人、俄羅斯人10人、印古什人4人,該村落主要產業為畜牧業,以羊群及牛群的放牧為主。SCP-CN-1812-1的居民並非皆為當地居民,有8人為外來者,詢問先前的居住地答案皆不明確,似乎本人也不曉得自己是因為何種原因遷移至此,但他們也沒有表現出離開SCP-CN-1812-1的意願。

除了SCP-CN-1812-1西南方50公尺處的山坡上,另有由石頭砌成的房屋逾50座,其寬度及長度為2公尺*2公尺至3公尺*3公尺不等,高度為1.5公尺至4公尺不等,內放置了人類遺骸5至50具不等,該地區被編號為SCP-CN-1812。

最初是因為三級研究員Dr. Reverberate在高加索群山間進行SCP-1841的調查時行經北奧塞梯-阿蘭共和國首府弗拉季高加索,並在與當地居民攀談後得知了幾年下來的人口失蹤案件。依當地傳說在嘗試著通過SCP-CN-1812-2後進入SCP-CN-1812-1及SCP-CN-1812進行探勘,且遭遇人形實體(編號為CN-1812-A)進行以下訪談。

採訪記錄:SCP-CN-1812-A-1
該次採訪內容為公開文檔

採訪者: A████ "Reverberate" 博士
受訪者: SCP-CN-1812-A
大綱: 了解人口失蹤案件及當地傳說的真實性

Reverberate博士被邀請至當地村民家中,她坐在餐桌前,該室內擺設符合傳統東正教家庭的室內擺設

Reverberate博士:首先我想要向您尋問有關於弗拉季高加索的人口失蹤案件及有關於這個地方的傳說故事……不好意思請問您怎麼稱呼?

SCP-CN-1812-A:Vyacheslav Zelimkhanovich Bitarov,你可以簡單的稱呼我為Vyacheslav就好,您的俄文可說的真好。

Reverberate博士:謝謝,我已經學了有一陣子了,Vyacheslav先生請問我能夠冒昧的問您幾個問題嗎?

SCP-CN-1812-A:沒問題,有什麼是我能夠為您效勞的?

SCP-CN-1812-A將酒給遞了上來,根據當地習俗敬了三旬,第一次敬天、第二次敬聖喬治、第三次敬會面

Reverberate博士:我沒想到您居然如此好客,首先我從其他人那裡得知了有關於弗拉季高加索的失蹤案件,失蹤者的年紀沒有固定的範圍,從小孩子到老人都有,唯一個共通點都是他們最後都被目睹了進入高加索群山,尤其是在來到這裡的山路上。

SCP-CN-1812-A:我們比俄羅斯人好客多了。另外有關於您的問題,您知道高加索群山的山形非常複雜吧,我們這裡屬於卡茲別克山,降雪量也是非常驚人的,雪崩這件事情在高加索山脈是非常常見的現象,登山者常常在此遇險,我們這也三不五時發生山上積雪滑落的事件,他們為此罹難也並非不可能,我為此感到非常傷心。

Reverberate博士:所以您對此並沒有任何想法囉,我聽說您在村子的地位相當於是村長。

SCP-CN-1812-A:您可以這樣說,但正確來說我是一名醫生,這個村子離市區太遠,至少我在中斷我的大學學業前是醫學院的學生,加上父母親傳下來一些草藥的應用,這些知識湊合著用,雖然好得慢,但是大部分的疾病還是能治的,如果您有興趣,我正在燉藥草湯,是維繫身體機能水平的,可以請您喝一杯。

Reverberate博士:謝謝,但晚點吧,說到這個,我在城裡也聽過有關這個城鎮的傳說,您知道嗎?

SCP-CN-1812-A:這個傳說可以說是無人不知了。

Reverberate博士:您是否願意講一下呢,有關於對面山坡上的那一片房屋。

SCP-CN-1812-A:那不是房屋,那是神聖的墓園,那也不能說是傳說,只不過是一件事實的紀錄。就是幾百年前,我們這個村子的人患了一種怪病,一開始是幻聽,聽到教堂鐘聲,但就您所看見,我們村子並沒有教堂,就只有一間沒有鐘塔的小教會,給大家集會用的。再來四肢會劇烈的疼痛,就口語相傳是說那種疼痛感足以讓人發狂,拿砍柴用的斧頭把自己的手腳剁下來。緊接著口中會開始溢出鮮血,但也不是因為咬破舌頭或什麼的,而是從胃部把血給吐了出來。這種病的傳染性極高,又沒有醫治的方法,那個時候村子一半以上的人都感染上了,所以還沒有被感染的人們集結起來,把這些患病的屍體通通關進那塊墓園裡。

Reverberate博士:不好意思打斷您的談話,但Vyacheslav先生,您剛剛使用了「關」字?

SCP-CN-1812-A:是嗎?總之先人們把這些屍體放置到那裡,為得是防止疾病的傳染,後來也證明這是有效的。

Reverberate博士:那塊神聖的墓園我能夠造訪嗎?

SCP-CN-1812-A:我為什麼要阻止您?回音女士。雖然我不知道您能夠從那裡得到什麼有用的資料,為什麼要去看一個把人關起來的地方。

Reverberate博士:光是您說的這些字就已經讓我有足夠的動機了,Vyacheslav先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