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875
评分: +5+x

输入3/1875安保密钥

欢迎回来,Lee。

主文档 第1页 已获准3级权限

项目编号: SCP-CN-1875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CN-1875已被收容于曾在Site-CN-128工作的已故研究员C. A. Lee的居所中。项目应被放置于卧室书桌正中,不得移动。项目中记载的内容不应被誊写在任何其它书写、电子记录介质中,也不应涂改或撕毁项目的页面。唯一可记录笔记内容的信息介质是基金会的SCP电子档案,应指派一名拥有3级权限的研究员每日4:00更新一次。

C. A. Lee居所的供电、供水、燃气等家居设备应保持完好,并由Site-CN-128的成员管理无线网络。应每天于卧室书桌上提供可以用来正常书写的黑色中性笔和至少10张与项目规格匹配的B5笔记本用纸。

居所附近的大世界菜市场和家乐福超市应保证正常营业。

描述: SCP-CN-1875是已故研究员Mr. Christopher Adamas Lee的一个日记本。项目的异常性质会在任何人类个体看见其内容时显现:人类个体会形成对笔记内容的完美记忆,他们可以准确复述SCP-CN-1875上出现的任何内容。夹入该项目的无异常的笔记纸会获得此异常效应,但效应会在纸张离开项目后立刻消失。

将纸张粘贴于SCP-CN-1875的页面或封里同样有异常效应发生。

任何尝试移走项目、移走项目旁的书写工具和纸张等尝试都导致[已编辑]。

尝试在基金会电子档案中记录与项目中不符的内容导致于2015年3月26日的清晨7:30,项目被发现突然出现在Site-CN-128的正门口,并被打开到扉页。扉页上的内容为“若不照做,则会让第一个看到这页的人自杀”。

该日基金会文档并没有更新,于是第二天研究员王███被发现持小刀死在Site-CN-128门口前60m处,指纹、DNA测定指出小刀上确实只有王███的残留。从此以后,基金会电子文档与项目上的内容保持同步更新。

申请将项目重分级为Keter被[已编辑]否决。

下划线部分于2015/3/27更新。

记录结束

以下为已存档部分,请在输入密钥后查看对应文件。

通过认证。目录已成功读取。

3月23日

在今天我得知了爸爸的死讯。他的尸体被刀砍了十几下。很多下。非常多。

基金会的调查人员破门而入,想要搜寻一些证据,但似乎没有找到。

我躲了起来,我当然不敢吱声,生怕他们一看见我就会把我毙了。

他们讨论着他的死,我在听。

直到哐当撞上门前的最后一刻,他们似乎还在聊着。

我在听。

我在听。

我在听——

洗手池的水忘了关。

我的父亲。

3月24日

大世界菜市场的生菜今日特价, 2块钱一斤。猪肉还有新鲜的,在冰箱里面。

基金会的人。他们来了,他们搜索第二遍,他们找到了日记本,他们翻着。“喂!别翻我的日记!”我大喊大叫,他们没有听见,还在翻。他们没有杀了我;他们根本没有理我。

我习惯了,我每次跟父亲出去的时候也没人理我。

我看到别的孩子完成了“有什么想要的尽管跟爸爸说”到“你应该学会自己问叔叔阿姨要东西了”的转变。我似乎没有。

2014/9/24

十五岁生日。父亲依然说,“原来今天是你的生日,你不提醒我还忘了。有什么想要的,跟爸爸说。”

“为什么我不能自己去找!为什么我不能找其他人要,你从来没给过我礼物!每次生日你都会忘,今年还是那样,我不提醒你你还会忘了我的生日!我都十五岁了!”

“实在对不起。对不起!我为了记住你,每天都要吃W级记忆强化药,我吃了十五年,晚上做噩梦、出冷汗,一到下雨天脊背上就跟一万只蚂蚁……”

“每次生日你都是这么跟我解释的!我不想听了!”我哭了,爸爸想抱紧我,我一把推开他。半小时后,他递给了我这个笔记本。

“孩子,这个笔记本你一定要留下来。如果哪天爸爸走了,就用它来跟我的同事对话,他们会知道你的。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记忆强化药带来的痛苦。但他们至少都可以看到你写了什么。”

所以,这是我的第一篇日记。

我还不如把这几页拿下来自己揣着。

我有了个绝妙的主意。

3月25日

致基金会的研究员:

你们一直在翻弄我,我很生气。

我是一个SCP项目,而且早就已经入档了。不知是哪个傻瓜研究员把档案删掉了。

请按照我第一页的特殊收容措施说的做,否则你们会出现预料外的减员。

3月26日

他们果然没有照做,看来已经是死棋了吗……

不,还没有!他们更新了SCP档案,只是内容稍有不同而已!

希望还在!基金会的人们,我还活着!我是Lee的……的……的……的什么来着?我叫什么来着?

研究员 Christopher Adamas Lee的人事档案

(无关部分已略去)Lee于2001年9月24日获一子,其姓名为[已编辑,需4级权限方可查看]。儿子的基因与父亲拥有47%的契合度,但调查发现[已编辑]是收养的孤儿:Lee一直是单身。

记录结束[输入密钥查看该文档的4级权限版本。]

[文件打印自███████████████.scpfoundation.cn/███/█/████][站点名已自动屏蔽]

该死!为什么我只有3级权限!

3月28日

实在抱歉,是我杀掉了你们的管理员。我把前两天的笔记页放回去了,那是我的计划。

你们会觉得我罪大恶极。但是这是我认为唯一有效的能够让你们提起精神面对我的方法。

我父亲工作的SCP基金会就是这样的? 努力去试探智慧生物的底线,非得去尝试不怎么做会发生什么,非得去作死,找死,去死。那你们还不如全都去死,就像我妈那样。

就凭你们那脑瓜还觉得我爸是领养的我??都47%匹配率了,除了你们把我妈忘了,还能是什么可能,嗯?

我也忘了我的母亲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但是,我知道她就在那里。

你们到底懂什么啊?你们连最基本的合理推断都不要了,母亲说没有就没有啊?

他妈的。

3月29日

母亲,母亲。

3月30日

母亲。

3月31日

母亲不是你们杀的吧。

4月2日

去家乐福买了牙膏。今天超市的蜂鸣声故障不是我干的。我特意从通道过去,把钱扔给了售货员。他傻乎乎地把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钱收了进去。

4月3日

所以说,我的母亲,你们真的不知道是谁杀的?

4月4日

从此以后,日期画圈的你们就放进档案吧,没有画圈的不用放了。

我目前拒绝与你们合作。别想着跟我在本子上用笔写访谈录对话,我讨厌你们。不,就算是你们作为交换会告诉我的名字也不行。

4月5日

我的心理很病态,没错,如你们所想。但是你们也知道我很有用。对你们很有用。所以,写下我所做的一切吧。

我想死。其实我一直很想死。

虽然我很清楚,只要我再也不用这个本子写日记,你们就会以为我挂了,我也就死了。

你们没有足够强的记忆强化药剂,我也没有。再告诉你们一件事,父亲在死亡前一天晚上服用了所有剩下的药。他没来得及告诉我,不,他忘了告诉我,他从哪里订购的药剂。我想起来了一点,他说这些药剂本来是Site-41库存的,多余的那些有一部分送到了CN分部。是三年前的货了。

但我翻遍了基金会总部的档案,没有Site-41。你们不用查了,没有的。甚至连需要多高权限才能访问都没写。这个站点,是空号。

我很清楚这对于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也很清楚这对我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拒绝访问:详情请咨询站点管理员]

[拒绝访问:详情请咨询站点管理员]

[拒绝访问:详情请咨询站点管理员]

7月7日

瞧瞧我发现了什么。电脑里面有一个“电子笔记”软件,我扒了一年半电脑才发现的藏在数据犄角旮旯的一个小程序。

之所以想要告知你们,是因为我发现了一个几十个兆的“空白文档”,内容没有、标题一堆空格,这一定很奇怪。你们的直觉应该也会很敏锐。

这个文档,有足足626页。作者是███████,是███████……该死,这象形文字我写不来,不像是我认识的语言。

总之,我挖到宝了。

我等待你们的到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