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897
评分: +13+x





经监督者议会批准

查阅以下文件需4/CN-1987级权限。未经授权访问者将被记忆安保模因攻击并立即受到相应纪律处分。

你已经被警告过了。


    • _

    4/CN-1897 LEVEL 4/CN-1897

    CLASSIFIED

    classified-lv4.png

    项目编号: SCP-CN-1897

    项目等级: Keter

    项目编号:SCP-CN-1897

    项目等级:Keter

    威胁级别:

    特殊收容措施:
    一个氢原子将作为项目的载体。该载体需以磁光阱1收容箱收容,该收容箱须满足以下条件:

    • 箱内物质密度不高于10000原子\立方米
    • 箱内温度不高于0.001K
    • 箱内应保持零光照

    Site-CN-75站点人工智能助理Pollux.aic将不间断监控载体原子的超精细能级跃迁频率。

    收容箱放置于Site-CN-75-C0区域内一间独立结构的双层收容间内。收容间内层安装有13台强化型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SRA),其中9台保持全功率不间断开机以确保收容间随时处于120休谟的恒定休谟场中,另外4台作为冗余备份保持低功率待机状态。5台高精度康德计数器应被部署于上述休谟场内并实时监控收容间内休谟场读数。收容间外层与内层之间加装陀螺稳定装置以保证收容间内层的水平状态。收容间与收容箱的材质除不可替代部件之外不得使用金属;必须使用的金属材质应对表层进行涂层作业以确保收容空间内除项目载体外不存在暴露的金属表面。
    收容间外壁应设有连接点以便收容间的转移。

    • 当以下情况发生之时将视为项目收容失效,激活SN-1897程序:
      • 收容箱内物质密度升至12000原子\立方米
      • 收容箱内温度升至0.01K
      • 载体原子进入激发态
      • 收容间内休谟场读数波动幅度超过2%
      • WARDN(广域现实监测网)中超过72%的CSD(CK级情景侦测器)激活并告警
    • SN-1897程序流程如下:
      1. 备份SRA开机,以标准参数全功率输出;
      2. 13台SRA进入共振模式,将收容用休谟场重塑为强度150休谟的恒定休谟场;
      3. 收容箱内的冗余激光冷却系统启动,将磁光阱本底温度冷却至20nK
      4. 将项目状态记录上传EX-Site-01作为备份
      5. 收容箱内的扫描隧道探针2靠进载体,测量载体的时间向量
      6. 若载体时间向量符合项目特征,解除警报,探针回收,系统自检并恢复正常收容模式;若载体时间向量不符合项目特征,项目视为丢失,Pollux.aic应立即向WARDN发出CK级情景预警并上报O5指挥部。
      7. 项目丢失警报发出之后,13台SRA将自动过载进入固化休谟场模式。3收容间将被彻底封闭并尽快转移至EX-Site-01。

    任何使用项目进行实验的申请都将被无限期驳回。

    描述:
    SCP-CN-1897是一个异常基本粒子。在低能或标准休谟场实验中,项目展现出的性质(包括但不限于:质量,电荷数,能量,自旋角动量)与普通电子一致。

    项目的异常特征表现如下:

    • 多晶体薄膜透射实验与双缝干涉实验显示,高能状态下项目的波动性依旧不明显,推测项目不遵循德布罗意关系;
    • 孤立电子-正电子对湮灭实验结果显示项目不会与正电子互相湮灭;铍原子能级跃迁实验结果显示项目与普通电子之间不存在简并斥力或库伦斥力;
    • 用单个裸露质子捕获项目后对形成的氢原子进行电子云成像,结果显示项目不符合不确定关系;
    • 快子流冲击实验结果表明项目的时间向量大小与正常电子相同,方向无法测定;
    • 在低休谟场中对项目内禀属性的修改实验参见附录2。

    附录:

      • _

      项目于2019年3月18日在████大学物理系实验室被发现。当时该校物理系励耘班学生在进行“极弱电子流的双缝干涉实验”时汇报“实验器材出了偏差,接收屏上总有一个电子出现在相消区的正中心”。该科目授课教师(同时作为基金会二级研究员)Dr.Pollux意识到了异常的存在并联系了机动特遣队MTF-己巳-03“闲云野鹤”。项目被顺利收容至Site-CN-91并以“实验器材返厂维修”为掩盖措施。
      Dr.Pollux的报销申诉现已失效。

      • _

      该视频为项目在低休谟场中的异常性质进行确认的录音记录。

      <记录开始>
      <Dr.Pollux>:check?喂?好的,正常录音就行。这里是基金会二级研究员Pollux,现在是2019年4月17日,正在进行对SCP-CN-1897的性质实验——哦我的眼镜!Legend博士!小心脚下!

      <Dr.Legend>:请你保持作为研究员的素养,Pollux博士。顺带一提,你的眼镜在你左脚边大约五个钢琴键宽度的位置。

      <Dr.Pollux>:既然我能听到你的声音说明你的麦克风正常工作……那就行了。现在进行对SCP-CN-1897的性质实验。在先前的实验中我们已经确定了项目在标准现实环境中的性质。但是我觉得如果这个电子没有波粒二象性又不符合不确定关系的话它应该是一个绿型,所以我们不该仅仅在标准现实环境里试验它——

      <Dr.Legend>:Pollux博士,我不得不再次提醒你请你保持一个实验人员的素养,不要在实验记录里说那么多的废话。总之,这次试验的目的是测定项目在低休谟环境中的具体参数和异常性质。试验参与人员:Dr.Legend,Site-CN-34所属三级研究员,负责现实扭曲系统的操作;Dr.Pollux,Site-CN-75所属二级研究员,负责原子物理学实验仪器的操作。

      <Dr.Pollux>:好……吧。Legend博士已经把该交代的都交代清楚了……别的什么,纸质实验器材上都有,那就开始实验吧。

      <Dr.Legend>:锚启动了。休谟场正在下降……95,91,87,83,80……好了,Pollux博士。

      <Dr.Pollux>:再降低一点,现在的休谟场对于一个不想待在原子里的电子还是太高了。降到……好了,就到这里。记录现在的休谟场读数,然后我们开始吧。

      <Dr.Legend>:我把锚锁住了,要做什么你就开始做吧。需要扭曲什么的时候再叫我——你们搞实验物理的实在是太无趣了。

      <Dr.Pollux>:当成玩玩具呗……其实我本科学的是天文,那还是比较有意思的——

      <Dr.Legend>:闭嘴,做实验。

      接下来的十分钟内录音内容全部为Dr.Pollux无意义的自言自语

      <Dr.Legend>:我不是说了吗,要扭曲什么的时候叫我,你别自己搞啊。

      <Dr.Pollux>:自旋方向改变了——什么?Legend博士?

      <Dr.Legend>:我说:你-别-乱-动-扭曲-装置!WARDN都监测到了。

      <Dr.Pollux>:我没动扭曲装置啊!小命要紧我还是知道的!

      <Dr.Legend>:那怎么——[脏话消音]!怎么会这样!你干了什么?!

      <Dr.Pollux>:我什么都没——我[脏话消音]!现实重构预警?!

      <Dr.Pollux>:我就给项目施加了一个磁场——[脏话消音],不会是那个吧……

      <Dr.Pollux>:Legend博士!我们得立刻中断实验。把锚调到最大功率,快!

      <Dr.Legend>:在做了。你改变了那一个电子的参数的同时,我这边的WARDN跳了预警……但是现在预警没了。我们得上报这次事件。

      <Dr.Pollux>:额……我想我猜到项目是什么了——费曼和惠勒的那通电话。得验证一下,我要在91站再待一下蹭蹭他们的巨型机——和食堂。你呢?

      <Dr.Legend>:回Site-34,我得看看这次预警的具体参数。

      <Dr.Pollux>:好的,那邮件联系吧——微信也行,加个微信?

      <Dr.Legend>:拒绝。
      <记录结束>

      该记录中所提到的CK级预警并无后续事件发生。Dr.Legend将此事件上报中国分部指挥部后由指挥部将该项目重分级为Keter。

      • _

      以下是事件SN-1987-1发生之前Pollux.aic所提供的Dr.Pollux与Dr.Legend关于SCP-CN-1897的邮件往来记录:

      Dr.Pollux:

      上次的预警事件完整分析报告已经出来了。全文附在邮箱的最后,总的来说也就是以下几点:

      1. 所有的监测系统是同时发出的预警信号,而不是最接近我们的监测系统最先发出信号——也就是说,我们的实验引发了这次CK预警这一猜测可以取消了。
      2. 监测系统只是监测到了现实重构,却没有检测到重构了什么。这点非常奇怪,总部的工程师说是系统故障……怎么可能嘛。但是我看过监控系统的运行记录,确实是没有记录而不是被抹掉了。

      不过,你觉不觉得,这次的预警有点像16年3月18日那次假警报。那次假警报的数据我也放在附件里了,你看一下有没有什么用得上的地方。

      你上次提的那个猜测到底是什么?费曼和惠勒的电话?我查了一下资料,只能看到他俩是师徒这个信息啊。

      有什么猜想请回复我。我已经正式申请调到这个项目组了。

      以上。

      又及,假期愉快。

      Legend
      2019/04/30

      Dr.Legend:

      感谢你在五一长假之前送来的的事故报告——这样我就有四天时间把我的猜想都证明一遍了——不过,首先得纠正你的一个错误观点:所有的这一切恰恰证明了4月17日那次实验是CK预警的源头。

      首先我可能得解释一下“费曼和惠勒的电话是啥”对吗?其实很简单:有一次惠勒给费曼打电话说:“我知道为什么所有电子的物理性质甚至正电子的物理性质都相同了!因为他们是一个电子!”
      这叫单电子宇宙假说。这个假说的核心一句话就能说明白:

      整个宇宙所有的电子/正电子都是一个原初电子在时间线上正行/逆行的投影。

      而我们找到的那个项目就是那个原初电子

      一切都能说通了……为什么它的内禀属性和电子一模一样却又不显现波粒二象性?因为波粒二象性是描述它的投影的!它的波形不可能被看到!为什么它不会跟电子相斥,不会跟正电子互相湮灭?因为那就是它自己!一个电子!怎么可能跟自己的投影互相作用!为什么它的时间向量没办法测定方向?它的时间向量指向的是更高维度!我们在一维时间上怎么可能看到它指向二维甚至三维的时间向量!!

      哦……休谟场当然能修改它了……原初电子也是现实啊!只不过问题是,我们在低休谟场里修改它的内禀属性的时候相当于扭曲了它的存在,结果就是——扭曲了全宇宙所有电子,正电子的存在!哦……不止电子和正电子,还有中子!中子是电子和质子的牢笼啊!

      全宇宙所有的电子都被扭曲了……可不是现实重构吗?同时扭曲,当然是同时报警!这样的现实重构有没有影响休谟场的变化,当然检测不出来重构了什么了……

      对,你说16年那次假警报……我查了一下时间,那天,我刚好用了那个实验室里的高能电子枪!电子枪里的超高压改变了项目的某个内禀属性,自然触发了现实重构……对,估计是磁自旋,磁自旋可以自发恢复的……这样也就能解释为什么CK情景之后,什么都没有变化了……之后的事情也解释的通……毕竟它只是个电子……在实验室里花了三年飘进其他实验器材里……对,这样都说得通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许我们手里握着的是一劳永逸解决现实扭曲的终极武器!

      我要把项目调到75站点的C0区来。这里的实验设备更多,应该可以得到更多结论。你也过来吧。我们一周后C0区中央试验室见。

      Pollux
      2019/05/06

      项目于2019年5月9日转移至Site-CN-75-C0区中央试验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