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906
评分: +43+x

项目编号:SCP-CN-1906

项目等级:Thaumiel

特殊收容措施:以SCP-CN-1906为中心,500米范围内应被划为禁区,对外宣称为军事禁区。机动特遣队乙丑-10“啸鹰”与机动特遣队CN-Gamma-06“免疫系统”被部署对禁区范围进行监视并阻止无关人员进入。任何针对SCP-CN-1906的试验应在SCP-CN-1906内的四级人员与Site-CN-06的爱蒂塔计划委员会共同批准后进行。与SCP-CN-1906-2合作对部分项目进行研究的提案已获得O5议会批准。除此之外,基金会将定期为项目提供D级人员。

描述:SCP-CN-1906为位于天津市郊的Site-CN-06原址上的建筑群及内部人员的总称。该项目的异常性质在2010年5月11日发生的实验事故的三年后被发现。Site-CN-06发现了一支混沌分裂者小队对Site-CN-06原址发动了攻击并与不明目标发生了交火。机动特遣队到场与不明身份目标合作击溃了混沌分裂者后发现了SCP-CN-1906的异常性质并上报至中国分部O5-CN议会。

SCP-CN-1906-1为位于Site-CN-06原址(以下称为Site-CN-06-EX)上的建筑群。该建筑群的外观与内部结构与原Site-CN-06站点完全一致。其异常性质在于,根据基金会使用SCP-████进行的测试,该建筑群的可使用时间为-60年,在一年后进行的测试的结果为-59年,与正常现象完全不一致1

SCP-CN-1906-2为SCP-CN-1906-1内部的人员,幸存人员人数为592人,死亡人员47人,死亡人员中的36人的头部均有一处贯通伤。与实验事故CN-2010511中未能撤出站点的人数一致。同时根据实验事故CN-2010511中的幸存者辨认以及DNA比对确认,SCP-CN-1906-2为SCP-CN-1906内部出现的自称为基金会工作人员的人形个体实验事故CN-2010511中的失踪人员。SCP-CN-1906-2的异常性质表现为:在脱离SCP-CN-1906-1后会出现不同程度的腐败现象,同时使用心跳探测仪等装备无法检测到其生命迹象。除此之外,在与混沌分裂者的交火中,被击中的SCP-CN-1906-2个体并未出现出血的现象。当SCP-CN-1906-2使用常规医疗器械时有99%的几率将一个正常人类转换为SCP-CN-1906-2。当位于SCP-CN-1906-1范围内时,已死亡的SCP-CN-1906-2个体拥有心跳与呼吸。将已死亡的SCP-CN-1906-2移出SCP-CN-1906-1以将其复活的尝试宣告失败。被移出SCP-CN-1906-1的死亡SCP-CN-1906-2个体将会在10秒内白骨化并化为钙质粉末。

根据文件CN-1906-α及时间异常部的研究推定,SCP-CN-1906的异常性质来源于爱蒂塔能量失控导致的概念反转,包括但不限于生死概念的反转。

实验记录:

日期 涉及人员 备注 结果
2013.6.10

Dr.Eule、Dr.Parametric

Dr.Parametric在实验事故CN-2010511中幸存,Dr.Eule在事故实验事故CN-2010511后加入站点。 SCP-CN-1906-2个体对Dr.Parametric表现出了亲切的情感,对Dr.Eule仅表现出了礼节性的问候。
2013.6.11

D-108796、D-108797,二人均在进入前被割伤。

D-108796被命令装备GTXR-02现实稳定装置后进入SCP-CN-1906-1的医疗设施内接受治疗,D-108797直接进入SCP-CN-1906-1的医疗设施接受治疗。 D-108797被转换为SCP-CN-1906-2个体。
2013.6.12

SCP-CN-1906-2-19

SCP-CN-1906-2-19自愿携带一台被SCP-CN-1906异常效应影响的GTXR-01现实稳定装置离开SCP-CN-1906-1。 SCP-CN-1906-2-19并未出现腐败迹象,原因未知。
2013.6.18

Dr.Parametric

Dr.Parametric违规进入SCP-CN-1906-1,并在割伤自己后使用SCP-CN-1906-1内部的绷带包扎伤口。 多个SCP-CN-1906-2个体试图阻止,未果,Dr.Parametric被转化为SCP-CN-1906-2个体。
    • _

    实验事故记录CN-2010.5.10


    ------
    陈述人:Site-CN-06代理主管Parametric
    ------




    事故在上午的7点49分开始出现征兆。

    在7时49分的时候,安装在实验室L-0967墙面上的现实扭曲监控装置发出了警报声。警报声与现实扭曲事件的固定警报声并不相同。现场的检修人员发现了这一现象,均认为是警报装置出现了故障,因此将警报装置关闭后开始检修。

    在7时55分的时候,安装在员工食堂、生物实验室与低级物品收容室的警报装置发出了完全相同的警报声。因此当时的代理主管Parabola下达了疏散命令在L-0967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决定将正在试验的用于开启爱蒂塔空间的装置原型机关闭后撤离。

    在8点整,被带出建筑的现实扭曲监控装置发出了蜂鸣声,同时站点的主要建筑从我们眼前消失了——我认为说成切除更合适一些,因为有些正好在门口的员工的身体被切割开来,仍在建筑内的部分与建筑一起消失了。这起事件让我们损失了678名员工。639人与建筑一起消失了,包括代理主管Parabola。还有39人因为部分肢体的缺失而死亡。所幸中危及高危项目收容区没有被带走。Site-CN-02在发觉异常事件发生后派出了特遣队协助我们收拾残局。

    此外,我们申请将Site-CN-06异地重建。

    • _

    文件CN-1906-a被证实为实验员Parody(SCP-CN-1906-2-34)的日记

    2010.5.11



    我决定开始记日记了。我实话我现在也没有搞清楚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也没有记日记的习惯……我只是……我觉得我起码得记下来些什么。如果基金会以后找到了我们,起码我们还能告诉救援队一些东西。

    今天早上的时候,我们收到了撤离命令。本来以为是演习的,但当我看见大门前有一些黑色的东西的时候我知道我们可能摊上事了。也没啥能做的,我也就是,最后时刻把Parametric推出去了。她当时坐在门口,不知在干些什么。等大门完全变黑了,我知道我做的是对的。我看着那个新人……叫什么来着……Ecun吗……被那个黑色的东西切成了两段。一段落在了门里,另一段大概在门外吧。我第一次吐得那么惨。



    2010.5.16



    我们发现问题了。我摸不到自己的心跳了。但我还在活动,起码还能记日记。门那里,我们试了,跟墙一样,还有很灼热的感觉。但当我打开冰箱拿起冰块发现冰块也是热的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可能真的……遇到了很严重的问题。收容物倒还好,都是些低危的,处理起来倒也方便。但是很多的性质都跟以前不一样了……就像……反转了一样。

    先去干活吧,顺便找找有没有解决问题的办法。



    2010.6.11


    我一向是没有特别大的事情不打开日记本的那种。在半个月之前,我们发现那种黑色的东西开始渗入站点。每天能进来一大截。还有一些黑色的外形体开始在站点里游荡。特遣队一直在与他们战斗着。有一个新人受不了了,在试着离开站点未果之后,对自己的脑袋开了一枪。那一枪绝对致命,但是——他恢复了心跳和呼吸,他的心脏每秒跳动一次。但他真的已经死了。说来奇怪,那些黑色的东西重新退回了门口,外形体也不见了。



    2010.6.17


    我们做出了决定。每个月都会有一个人去到门口,然后对自己的脑袋开一枪。这是目前唯一已知的让大多数人活下来的办法。具体是谁去,会由抽签决定。所有人都很公平。那些外形体也开始杀人了。我们今天损失了5个人。截至目前我们已经损失了12个同事。有人发现手持GTXR-01就可以阻止那些外形体靠近。主管给我们每个人都配了一个。



    2010.7.11


    特遣队指挥官Alex抽到了红签。没有犹豫,他向我们敬礼之后走到了门口。他是个英雄。



    2011.2.3


    今天是春节。我们简单包了点饺子吃了。还活着的家伙每人都唱了一首歌。虽然我们已经没有饥饿感了。

    我是Alex,我与那些死者在一起。我们身处的地方可以说是地狱,也就是那些外形体的……来源地点。我们与那些外形体有区别。我们仍在战斗,无论生死。



    2011.5.11


    这大概是我们陷入这里的一周年纪念吧。为了缓解无聊,我们开始讲自己以前的故事。一人讲完再来下一个人。今天讲故事的人讲完了,就直接去了门口。那些牺牲者,我们把他们的尸体存进了冰柜里。我希望有一天能把他们葬在土里,埋在家乡。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我大概也不会打开这个了。



    2012.5.11


    两周年。没什么新闻,只是每过一个月,熟悉的脸就会少一张。

    我们会搞清楚这里的状况。不能再有人牺牲了。



    2013.5.07


    快三周年了。每个人的故事几乎都能背下来了。要不是程序组的家伙把《XX六号》改成了局域网游戏,我们都不知道该干嘛了。外形体也少了不少,剩下的似乎也蛮友善的。甚至能协助我们做一些想都不敢想的活。

    我们仍然会发挥自己的作用。



    2013.5.09


    能看见光了。不同于站点里的人造光源给人的感觉,这个感觉更像是三年未见的阳光。呵,新的平行宇宙吗。也许我们是第一波登陆这里的基金会的人,也许……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吧。站点里进行了简单的庆祝。对于我们而言,比较好的消息是,那些外形体会在阳光下消散。

    地狱的恶灵无法面对阳光?但我们可以。——Alex



    2013.5.11


    我们被混沌分裂者袭击了。这也意味着我们回来了。很有意思,混沌分裂者的子弹打在我们身上根本没有感觉,毕竟我们已经是死人了。当然,很快,外面的特遣队也来了。领队是个新面孔,看到我们很显然吃了一惊。当我们见到老面孔的时候,我们真的太开心了。我们回到组织了。我们也跟O5-CN议会进行了联络。我们归建了。

    那个新人搞清楚状况的时候还毕恭毕敬地叫了声前辈,让我们笑了好半天,也许是太长时间没有见到过新面孔吧。不过,这个日记本的使命也完成了。待会我会把它交给那个新人,让组织能得到我们这些亲历者的想法与经历。我希望有一天我们能搞清楚

    我们的任务完成了。我们大概也要离开了吧……请代我们向基金会致敬,告诉他们,我们从未停止战斗



    老朋友,我来陪你们了。——Parametric

    根据中国分部O5-CN议会的决定,将以SCP-CN-1906-2为主干,成立一支专门的特遣队,探索那些对具有生命体征的生物有极大杀伤性的异常项目。

    此外,根据O5议会的决议,将为所有在三年的时间中不屈不挠的SCP-CN-1906-2滞留在SCP-CN-1906-1内部的基金会人员授勋。所有为了保护战友牺牲的SCP-CN-1906-1内部的基金会人员将被授予基金会之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