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908
评分: +11+x

项目编号:SCP-CN-1908

项目等级:Safe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908应被放置于Site-CN-06的一个异常物品收容柜内。针对SCP-CN-1908的实验需求应由一名4级人员批准后进行。机动特遣队CN-Beta-06“初期防疫”应在情景SCP-CN-1908-2出现后对SCP-CN-1908-α进行搜索并监控,并对目击者进行B级记忆消除。

更新:事件CN-1908-20发生后,机动特遣队应全力对POI-192008进行搜捕。与POI-192008的交战须以生擒对方为最高目标。任何针对SCP-CN-1908的实验必须在O5议会通过的情况下进行。事件CN-1908-γ后,针对SCP-CN-1908的位置的调查并将其夺回被列为首要任务。

当特遣队在行动中遭遇敌对的SCP-CN-1908-1个体时,应根据需求选择摧毁项目的关节以废除其抵抗能力,或者完全摧毁其头部以无效化项目。

描述:SCP-CN-1908为一把长度为24厘米,前段与刀身夹角为45.5度的血管剪1,刀身中段铭刻有“以神之名”字样。当项目由一名身体健康者持握时,其异常性质不会显现。当一名患有心血管疾病的人(被编号为SCP-CN-1908-1)在纽约时间19时08分至20时08分期间持握时,其异常性质将会显现:项目在100天将无法被取下,同时SCP-CN-1908-1个体会根据时间出现一系列异常现象(时间以纽约时间为准):

同时,随着时间的推移,SCP-CN-1908-1的血管逐渐自足部毛细血管开始被替换为由[数据删除]制成的人造血管。当SCP-CN-1908与SCP-CN-1908-1的接触到达第100天时,SCP-CN-1908将在当日的20:08分(格林尼治时间)脱落并传送回原有位置,此时SCP-CN-1908-1的全身血管已被替换为[数据删除]制成的人造血管。在接触自然结束后,SCP-CN-1908-1的身体组织将逐渐被[数据删除]替换。替换结束时间见实验记录Test-CN-1908。

更新:在身体除晶状体以外全部组织被转换为[数据删除]后,SCP-CN-1908-1个体开始长处由[数据删除]构成的多余肢体。包括从背部延展出的翅状肢体以及从头部生长出的两根角状物体。处于此阶段的SCP-CN-1908-1具有强大攻击性以及极大的力量。在行动中与SCP-CN-1908-1的交战应保持五米的安全距离。根据视频记录CN-1908-α可知,5.8*42mm子弹可以击穿[数据删除]材料。对SCP-CN-1908-1的关节部位进行摧毁以阻止其行动的方案确认可行。对SCP-CN-1908-1的头部进行完全摧毁可以使项目无效化。

实验记录Test-CN-1908-1

实验对象:D-921234

持续时间:

实验结果:

备注:D-921234无任何心血管症状

实验记录Test-CN-1908-3

实验对象:D-82147691

持续时间:201天

实验结果:D-82147691全身组织被转化为[数据删除]制成的人造组织

备注:实验开始前D-82147691患上肺栓塞的几率高达96%

实验记录Test-CN-1908-6

实验对象:D-982103

持续时间:1天

实验结果:

备注:D-982103的论文被认为有益于基金会,因此被释放

实验记录Test-CN-1908-7

实验对象:D-324581

持续时间:127天

实验结果:D-324581的腿部肌肉全部被转化为[数据删除]制成的人体组织

备注:D-324581在实验开始后127天被击毙并解剖

实验记录Test-CN-1908-20

实验对象:D-192008POI-192008

持续时间:256天

实验结果:[数据删除]

备注:D-192008POI-192008杀害了2名基金会安保人员后与Dr.Eule、特工Doll发生对抗。对抗中,Dr.Eule在三枪未中的情况下与POI-192008展开格斗并成功使用枪柄击中其喉部,造成其陷入短暂的停滞,特工Doll趁机使用手枪击中目标眼部并迫使其逃脱。对抗造成Dr.Eule右臂大臂骨折与多处软组织挫伤。

视频记录CN-1908-α:

附录II:在行动CN-1908-α中,特遣队发现了文件CN-1908-β

附录III:基金会特工在对一异常组织发动的突袭中发现了信件CN-1908-3,该信件据信与POI-192008和异常组织“The Doctor”有关。信件被编号为Mail-CN-1908-3

事件记录CN-1908-γ:事件CN-1908-γ是发生于20██/█/██,北京时间早晨08:09(纽约时间20:09),收容失效后1小时21分钟的异常现象。

时间:早晨8点08分01秒

地点:Site-CN-06低价值物品收容区域

(弹壳散落一地,伤员躺在地上哀嚎,远处,几名特遣队员仍然在向未知目标射击)

Unknown1:真是人间地狱。(英语)

(两名白人男性进入监控范围,休谟异常报警器被触发)

Unknown2:跟冲绳几乎一样啊。(英语)

(Unknown1与Unknown2开始对躺在地上的伤员进行治疗)

Unknown1:(对伤员)没事的,同志,扎完这针吗啡就不痛了。(中文)

(Unknown1为一名伤员注射了未知药物,伤员的面部表情从痛苦转为安静)

Unknown2:老先生是什么时候学的中文?(英语)

Unknown1:二战的时候,我在中国呆了很久。在延安,我也救了很多人。你那时候在钢锯岭干的也不错。(英语)

Unknown3:二位先生,需要帮忙吗?(英语)

(一名黎巴嫩裔男性进入监控范围)

Unknown2:我们可以搞定。开始吧,先生,虽然这与我的道德标准相悖,但是,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也没法阻止。(英语)

(Unknown3前往SCP-CN-1908的收容柜,将SCP-CN-1908取出)

Unknown3:(对着监控设备)这个东西的发明者很显然没有理解我的意思。DeBakey剪的发明只有一个意义,那就是将患者的病痛解除。而不是在病人没有允许的情况下违反其意愿。请你们,转告那个人。

(在完成对伤员的救治工作后,三人离开监控范围。针对其下落的搜索宣告失败)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