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925
评分: +10+x

项目编号:SCP-CN-1925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925的目前被整体收容于Site-CN-02浅层大型异常物品收容区Sector 93内。访问该收容间需要三级及以上的安保许可等级。

墓主人尸体(即SCP-CN-1925-2)应被置于SCP-CN-1925的土坑部分(即SCP-CN-1925-3)中,且通常状况下SCP-CN-1925-3应处于被泥土填埋的状态以有效遏制项目异常性质的出现。

收容SCP-CN-1925的收容间顶部需安装有天窗。若需将SCP-CN-1925-3保持在被开掘的状态并将SCP-CN-1925-2暴露于空气中,则天窗应在SCP-CN-1925-2于空气暴露期间开启并通过灯光的辅助控制保证整个暴露期间收容间内光照度不低于10000勒克斯。

无论SCP-CN-1925-2是否暴露,白昼期间收容间内天窗应被开启并维持不低于7500勒克斯的光照,夜间时段内收容间内应维持不低于5000勒克斯的光照。若收容间因断电等原因导致照明中断且无法恢复,所有人员应撤离SCP-CN-1925的收容间并执行标准锁闭流程,直到收容间内照明恢复为止。

若需将SCP-CN-1925-2从SCP-CN-1925-3中移出,或将SCP-CN-1925的墓碣部分(即SCP-CN-1925-1)移走,则必须在当日21:00前将任何调用的项目归还到收容设施内。若调用了SCP-CN-1925-2,则归还时须将SCP-CN-1925-2置于SCP-CN-1925-3中;若调用了SCP-CN-1925-1,则归还时需将项目依照其原先的朝向安放在原先位置。在SCP-CN-1925-2的整个暴露期间,应保证其能不间断地处于不低于500勒克斯的光照下。

描述:SCP-CN-1925系对一已被整体迁移到Site-CN-02的竖穴土坑墓葬及存放于其墓坑中的墓主人尸体的总称。其中,土坑墓由被编号为SCP-CN-1925-1的墓碣1以及位于距离该墓碣背面2直线距离0.15 m处的被编号为SCP-CN-1925-3的用于容纳墓主人尸体的竖穴土坑组成。于该土坑中发现的已干尸化的墓主人尸体被编号为SCP-CN-1925-2。

SCP-CN-1925-1为一块长方体墓碣。通高1440 mm,底长540 mm,底宽140 mm3。SCP-CN-1925-1的材质在直观上与一般的石灰石相似并呈现出严重风化剥蚀的痕迹。然而,从项目上取样以进行进一步的化学分析的尝试没有取得成功。SCP-CN-1925-1的正背两面均刻有文字,但其内容与墓碣上通常镌刻的表征墓主人姓名、生平等具备墓志铭性质的内容呈现出明显不同。镌刻在SCP-CN-1925-1上镌刻的文字表现为第一人称视角下的记叙式文字,且通常被阅读者描述为“灰暗的”、“令人费解的”。

SCP-CN-1925-3为该墓葬的土坑部分。长2.0 m,宽1.12 m,深0.94 m,其土质经分析与SCP-CN-1925被发现时的位置的周边区域的土质相同但经过了简单的夯打使得其密度略高于周边区域的土壤,但仍保持透水性。SCP-CN-1925初次被发现时,除SCP-CN-1925-2外,未在SCP-CN-1925-3内发现其他人造物件或明显经由人力被置入SCP-CN-1925-3的物件。

SCP-CN-1925-2为发现于SCP-CN-1925-3内的墓主人遗骸,高1.72 m,重约11.5 kg。呈现因完全脱水而形成的干尸状态4。SCP-CN-1925通身无毛发,面部特征呈现出上一个受到SCP-CN-1925异常性质影响的人类对象的面部特征。项目的胸部、腹部均呈现出被锐器剖开的状态,胸腔前部肋骨全部折断且未被寻获,胸腔、腹腔内心脏、肺脏、脾脏、胃、肠、肝脏等器官全部丢失且无法被寻获,这些器官被摘除遗留的断裂面呈现出暴力拔除的迹象。对其头部结构的扫描表明其脑组织处于严重萎缩的状态,颅骨眼窝处空洞无眼球。尽管SCP-CN-1925-2的表面呈现出明显的受锐器切割及其他力破坏的迹象,但是尝试从其上取样或对其进行其它破坏的尝试没有取得成功。

SCP-CN-1925的异常性质仅会在SCP-CN-1925-1、SCP-CN-1925-2和SCP-CN-1925-3所处环境的光照度均低于50勒克斯5、SCP-CN-1925-3处于开掘或部分开掘状态且SCP-CN-1925-2于空气中完全暴露时被激活。其中,从环境光照度降至50勒克斯以下开始到环境光照度重新上升到50勒克斯以上的时间段被称为SCP-CN-1925的一个“激活周期”。一个“激活周期”结束后,SCP-CN-1925将进入时长约12小时的“休眠状态”,在此期间创造激活条件并不会使SCP-CN-1925激活,但若维持此激活条件,则SCP-CN-1925可在结束“休眠状态”后立即被激活。

当SCP-CN-1925被激活时,若于SCP-CN-1925-1中心垂线约50 cm半径范围内有且仅有一名具备认知和活动能力的人类对象,则该名人类对象将成为项目异常性质的受影响对象并被标为SCP-CN-1925-OBJ-1。若SCP-CN-1925-OBJ-1在位于SCP-CN-1925-1中心垂线约50 cm半径范围内滞留超过5分钟且SCP-CN-1925未离开其“激活周期”,则项目的异常性质开始以可见形式呈现,此时称SCP-CN-1925进入“活跃阶段”。若该名人类对象在SCP-CN-1925进入“活跃阶段”前离开SCP-CN-1925-1中心垂线约50 cm半径范围,则SCP-CN-1925将重新搜寻符合条件的人类对象。存在多名符合条件的人类对象时,SCP-CN-1925将不会进入“活跃阶段”。

需要注意的是,SCP-CN-1925-1表面的刻画和/或形状结构可能具备轻微的模因性质并“吸引”SCP-CN-1925-OBJ-1在其临近范围内做较长时间的停留并保持目视SCP-CN-1925的结构。

若SCP-CN-1925-2在SCP-CN-1925进入“活跃阶段”时未被放置在SCP-CN-1925-3中,则其会以未知方式被传送到SCP-CN-1925-3内,该传送过程所需的时间可能小于1 ns且SCP-CN-1925-OBJ-1不会在未受到提醒的情况下注意到SCP-CN-1925-2的出现。若SCP-CN-1925-1与SCP-CN-1925-3之间存在物理隔离或平面中心点距离超过1.1 m,则一个明显的空间扭曲会被观察到,该空间扭曲会使SCP-CN-1925-1与SCP-CN-1925-3之间的物理隔离被移除,并使SCP-CN-1925-3与SCP-CN-1925-1的平面中心点距离近似为1.1 m。若SCP-CN-1925-1所处的空间的底面及该底面所占有的高(厚)度不足以容纳SCP-CN-1925-3,该空间扭曲同样会使SCP-CN-1925-1所处的空间及其底面所占有的高(厚)度膨胀到足以容纳SCP-CN-1925-3的尺寸。这一空间扭曲现象同样会被SCP-CN-1925-OBJ-1忽视。这一系列的传送和/或空间扭曲进程被称为“前期准备阶段”。

“前期准备阶段”结束后,SCP-CN-1925-2会展现出一定的行动能力。SCP-CN-1925-2将由其原先姿态姿转变为坐姿,并将其面部转向SCP-CN-1925-OBJ-1并保持注视SCP-CN-1925-OBJ-1的状态,观察表明SCP-CN-1925-2的颈部可进行360°的扭转而不受到阻碍。SCP-CN-1925-2的行动通常会使SCP-CN-1925-OBJ-1感到不同程度的恐惧。且SCP-CN-1925-OBJ-1报告SCP-CN-1925-2会以SCP-CN-1925-OBJ-1的母语与SCP-CN-1925-OBJ-1进行“对话”,然而监视设备没有记录到SCP-CN-1925-2口部和喉部的运动,声音记录设备也没有记录到SCP-CN-1925-2发出声音,推测这一过程是通过某种心灵感应方法和/或使SCP-CN-1925-OBJ-1产生幻听的方法实现的。根据SCP-CN-1925-OBJ-1对象的汇报,SCP-CN-1925-2所产生的话语完全符合其母语的组词、组句规则,但所有汇报中SCP-CN-1925-OBJ-1对象均表示对SCP-CN-1925-2所产生的话语感到“疑惑”、“没头没脑”或“无法理解”。

无论SCP-CN-1925-OBJ-1是否对SCP-CN-1925-2所产生的语句作出回应,SCP-CN-1925-2均会在产生1至3句完整句子后试图离开SCP-CN-1925-3并追逐SCP-CN-1925-OBJ-1。其追逐速度最快能达到9 km/h。由于无法对SCP-CN-1925-2造成实质性伤害,使用枪械等击退SCP-CN-1925-2的尝试均以失败告终。但是可以通过在SCP-CN-1925-2与SCP-CN-1925-OBJ-1之间施加物理隔离的方法阻止SCP-CN-1925-2的行进。若SCP-CN-1925-2与SCP-CN-1925-OBJ-1发生物理接触,则SCP-CN-1925-2与SCP-CN-1925-OBJ-1均会在1 ns的时间段内消失,SCP-CN-1925-OBJ-1携带的所有定位及通讯装置均会失效和/或无法联络。随后SCP-CN-1925-2会出现于其在SCP-CN-1925进入激活状态前所在的位置,SCP-CN-1925-1上刻写的文字内容逐渐消失并产生新的文本,SCP-CN-1925会退出“激活周期”并进入“休眠状态”,等待下一次激活。SCP-CN-1925-2回到其于SCP-CN-1925激活前所在位置的时间据判定小于1 ns。SCP-CN-1925-1上刻写文字发生改变所需的时间约为1至2分钟,这一过程被描述为“旧有文字被石灰石状物质填平,随后出现新的文本”,且有观察者认为该文本与SCP-CN-1925-OBJ-1有关。SCP-CN-1925-2结束激活后其面部特征会发生改变并呈现出SCP-CN-1925-OBJ-1的面部特征,但未发现有其他脑组织、器官组织等被带入SCP-CN-1925-2的现象。

在SCP-CN-1925-2与SCP-CN-1925-OBJ-1发生物理接触前将SCP-CN-1925移出激活条件可使SCP-CN-1925立即退出激活状态,SCP-CN-1925-2将回到其在SCP-CN-1925激活前所在的位置,空间扭曲现象将消失。但是若SCP-CN-1925-2已与SCP-CN-1925-OBJ-1发生物理接触,则将SCP-CN-1925移出激活条件无法促使SCP-CN-1925退出激活状态。

附录1925-1:SCP-CN-1925的发现以及事件SCP-CN-1925-EVT-1

SCP-CN-1925最初于20██年█月██日整体出土于北京市██区██路附近一在建工地中,相关消息因“发现不朽古尸”被在场工人和围观群众广泛传播。文物主管部门在接报后组织了对该墓葬的抢救性发掘。在发掘过程中,考古队成员███被发现于█月██日夜间失踪。次日早上,安保人员发现已被转移到在发掘现场临时搭建的保管库的冰柜中的墓主人遗体6被转移到了墓穴中。

在将SCP-CN-1925-2重新转移到保管库的过程中,有考古队成员比对照片后发现SCP-CN-1925-2的面部特征与最初发现时的面部特征存在差异,且SCP-CN-1925-2当前的面部特征与失踪的███相似。同时,有工作人员发现保存在保管库内的墓碣7上的墓志铭发生了改变。这一系列事件,包括███的失踪、SCP-CN-1925-1内容的改变以及SCP-CN-1925-2面部特征的改变被编为事件SCP-CN-1925-EVT-1。

事件SCP-CN-1925-EVT-1发生后,有关“墓葬中发现抓替身的僵尸”的消息开始传播,基金会注意到相关传言后以文物部门和公安部门的名义介入,并将SCP-CN-1925整体迁移到Site-CN-02建立临时收容措施,初步确定SCP-CN-1925的异常性质后,对其分配SCP编号并在Site-CN-02建立收容。参与考古发掘的人员均已接受记忆消除和虚假记忆植入,███的失踪被以仇杀案结案并通过D级人员伪造了案情,关于“僵尸”的传言经相关掩盖操作后目前已被大众视为虚构的恐怖故事。

附录1925-2:SCP-CN-1925的历史记录

目前已知的关于SCP-CN-1925的最早资料可能为由周树人8于1925年创作的散文诗《墓碣文》9。此文主要讲述一以第一人称叙事的叙事者“我”在梦中对一墓碣及其从属墓穴中的死者的观察,且这些观察结论与SCP-CN-1925所具备的主要异常性质相近。文中同时记述了叙事者被疑似SCP-CN-1925-2的个体追逐的事件,但是叙事者未记述该事件的结果。

值得注意的是,记载于《墓碣文》一文中所述墓碣上的内容与从SCP-CN-1925-1出土时拍摄的相片上识读得到的内容相匹配,这一结论使得大部分学者认为《墓碣文》一文是对SCP-CN-1925的隐晦记述。

目前,相关学者对于《墓碣文》一文中的相关表述的普遍观点是周树人本人或其他人发现或听闻了关于SCP-CN-1925的描述,并以虚构作品和梦境的形式对其进行了隐晦的叙述。然而,在对中华异学会遗留的同时期的相关记录的检查中未发现相关记录。有学者认为这可能与异学会衰微导致的严重的文献散佚有关。也有学者认为这一情况出现的原因是当时的周树人在难以或不愿与其周围的异学会成员取得联系以确定项目是否应当被记录的情况下,结合异学会相对松散的组织结构以及“传奇与事实混杂”的记述传统,将对异常项目的记录写作难以确定是否为完全虚构或部分虚构的文学作品并发表,以期有异学会同仁和/或其他人注意到该异常项目并进行考证和研究。

同时,部分持“周树人因不能正常与其他异学会成员联络而通过文学作品记录异常现象”理论的研究者认为,散文诗集《野草》中存在较多对于疑似异常现象和/或异常个体的表述,应对其中所述内容展开更为全面的调查。

关于《墓碣文》中的第一人称叙事者是否为周树人本人的问题同样存在争议,由于历史资料的缺乏,结合考虑对SCP-CN-1925相关的研究和实验,目前尚未得到有说服力的结论。

附录1925-3:SCP-CN-1925-1上所镌刻内容的历史记录

此处记录自SCP-CN-1925被发现以来SCP-CN-1925-1上所镌刻内容的变更历史和变更原因。

记录日期:20██年█月██日

内容变更原因:不明,参见备注。

SCP-CN-1925-1正面内容:
[无法阅读]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于天上看见深渊。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于无所希望中得救。[无法阅读]
[无法阅读]有一游魂,化为长蛇,口有毒牙。不以啮人,自啮其身,终以殒颠。[无法阅读]
[无法阅读]离开![无法阅读]

SCP-CN-1925-1背面内容:
[无法阅读]抉心自食,欲知本味。创痛酷烈,本味何能知?[无法阅读]
[无法阅读]痛定之后,徐徐食之。然其心已陈旧,本味又何由知?[无法阅读]
[无法阅读]答我。否则,离开![无法阅读]

备注:关于该记述的介绍请参考附录1925-1与附录1925-2。此处所记载文本通过SCP-CN-1925-1出土时所拍摄的相片还原。


记录日期:20██年█月██日

内容变更原因:事件SCP-CN-1925-EVT-1

SCP-CN-1925-1正面内容:
黄泥苍山,乡关遥望,奈何犹念心无愧。
何日归去?

SCP-CN-1925-1背面内容:
回首望来路,风尘茫茫。仍记昔时,志满踌躇。
如今他乡踏遍,坐忆想,贪嗔稍去尚留痴。
吾路何去?

备注:关于事件SCP-CN-1925-EVT-1的介绍请参考附录1925-1。


记录日期:20██年█月█日

内容变更原因:针对SCP-CN-1925进行的实验,D-40218在实验中损失。

SCP-CN-1925-1正面内容:
一帆风顺,因有琉璃瓶外罩。
春光暖阳,盖冬夏有冷暖房。
皆云涌泉恩当报,奈何我欲行荒漠。
为之奈何?

SCP-CN-1925-1背面内容:
铁窗高寒,若泠泠泉,冷冷映吾心。
长空难再见,斯人犹已逝。缘已断,恶已造。
若不为此,吾为之奈何?
答我……

备注:D-40218,被调入基金会时年龄20岁,因谋杀其生父母被判处死刑。


记录日期:20██年█月██日

内容变更原因:针对SCP-CN-1925进行的实验,D-41102在实验中损失。

SCP-CN-1925-1正面内容:
金迷纸醉,琴瑟失谐。欲行己道,王侯将相皆有种。
呵骂并痛殴,唯见血印并血滴。
心中烈焰熊熊,周身若堕冰窟。

SCP-CN-1925-1背面内容:
幡然醒悟,再看那人,已在血泊无生气。
自知非吾罪,梦回时,却为千夫皆所指。
我罪何在?
又或,此即我罪?

备注:D-41102,被调入基金会时年龄21岁,被控杀害其生父,被判处死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