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SCP-CN-1936没有收容失效!

退休

评分: +152+x

0

“19:36、37、38……时间还在流动,我们……成功了。”


1

Oliva坐在办公室里,就像往常一样。阳光从窗子以外喷洒进来,落满了阳台上绿萝的叶子,让它们慵懒地蜷缩了起来。天蓝色的办公桌步上摆着的是一幅精美包装过的照片,只是上面许多人的脸被替换成了红色符文,而其他人则在一团诡异的红色包围下,发出沁人的微笑。

“Oliva,有你的电话!”

海风被层层叠叠的钢筋水泥给锁在了海岸边,仅仅剩下一小撮漫步在这令人迷茫的街景中,拨弄着Oliva的头发,像是缥缈的风的精魂,即将升入无穷无尽的灰色的穹顶。

“Oliva!”门外那个声音不耐烦地喊道,“听到没有?”

Oliva拉上抽屉,随手把窗户关上。于是海风进不来了,它们只好伏在玻璃板上巴望着,像是可怜的孩子,轻轻地叩击。Oliva是在海边长大的,Oliva喜欢海。

“你到底接不接?”

“来了,马上到!”


2

“喂,是椒盐吗?……我是Eloy,是的,我过得挺好的。不好意思打扰你,你能马上过来一下吗?……对,情况很特殊,跟以往不一样……是……谢谢!”

随后,Oliva“啪”地一声挂掉了电话。“我有件急事,一会儿就回来,你帮我应付一下。”

“急事?”旁边穿白衣领的女同事笑着白了她一眼,“不会又是约会什么的吧?”

“我说正经的。”Oliva忙着收拾公文包,“Glorice,我问你,你有没有发现,这个城市里鸟越来越少了?”

“不清楚。或许是城市环境太差,被迫迁徙什么的吧。”

“那些鸟会死吗?如果适应不了新环境的话。”

“或许吧。”名叫Glorice的女子呡了一口廉价而无味的速冲咖啡,那是一种睡眠的高效替代品,这个在这办公室中随处可见的东西,是她第一次饮下。

“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怕它们会灭绝。”Oliva已经换好了外出的衣服,提上公文包,快步向着电梯门的方向走去。

“我怕那些鸟会在南国的风中迷路,然后集体死亡。”Oliva自言自语着。


3

Oliva叫停了一辆出租车,向司机支支吾吾地念出了“协和医院”的名字,随后便上了车。

“喂,Eloy,是我。我已经在车上了,病人的情况好一点了吗?……我明白了,正在往那边赶。再见。”

红绿灯反复无常地交替着,就像是属于这城市的霓虹。Oliva不喜欢红色,因为红色象征着危险,象征着恶魔,象征着血。

然而Oliva在一个十字路口被红灯截下了,接下来是一个丁字路口,又是一个小一些的十字路口……

又一个、又一个……接二连三的红灯和漫天的汽笛声让Oliva头晕目眩。她似乎能看见一张张面孔在她记忆里扭曲、消失,被替换成血盆大口一般的红色的符文,一点点地蚕食她;他们看她,用一种极度无奈而怨恨的眼神;他们头上戴着麻袋,从高处坠落,落到她的身旁,摔得血肉模糊。在Oliva的幻想里,她被血海淹没、窒息,无法振臂高呼。

突然,什么东西猛地一下摔到出租车的挡风玻璃上,巨响将Oliva救回了现实。司机急忙停车查看。

那是一只鸟的尸体。


4

剩下的路程很短,Oliva一路小跑到了目的地。她从楼梯口,喘着粗气一路跑上5喽,因为这么做可以掩饰她的焦虑。

“Eloy……怎么回事?”Oliva喘着粗气。

Eloy指了指病床上,一位男子静静地躺在那里,脸上挂着微笑,像做着一个美好的梦。

“那是…Astra?!”Oliva差点没喊出来。

“我也很意外,他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而且他以往的所有体检报告上,都显示他非常健康。奇怪的是,就是连现在医生都没能检查他身体有任何问题。”Eloy低声说道。

“你把整件事情的经过告诉我一下。”Oliva做出一副很难以描述的表情。

“没有经过,”Eloy扶过来一把椅子,“我本来在工作,结果一个叫‘Gloria’的人给我打了一通电话,叫我马上联系你,等我到了这里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

“没有问过医生病人为什么进来的吗?”

“医生说,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

“荒唐至极!”Oliva吼道,“病人现在情况如何?”

“医生说,这完全不能叫病人,因为他根本没有任何病状。但是Astra尽管有所有的生命体征,他不会再起来了。”

“你们没有试过叫醒他?”Oliva觉得自己问的话像一个傻子。

“没有。”Eloy回答道,“Astra他……走了。”

“什么?!”Oliva哭笑不得,她甚至怀疑自己还在梦里。“你们都疯了吗?……喔,你们在跟我开玩笑吧?是Riven出的主意吧?接下来Astra就会突然坐起来,然后和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好庆祝Borg的生日?他现在一定在病床上窃笑吧。”

“不是。”Eloy低着头说道,“认清现实吧,Oliva,我们始终也无法逃离Site-CN-03。就算能在一个没有异常的世界里,我们一样无法避免和SCP基金会一样的命运。你没有发现四周的一切都不太对劲吗?Astra或许死了,他的灵魂或许已随某样更加深奥的东西升入天堂。换句话说,在我们现在的世界,Astra或许已经不存在了。”

“我们是迷路的鸟。”Eloy补充道。“一直都是。”

Oliva快步走向病床,然而却一直无法接近。在经历了5分钟的尝试后,Oliva跪在病床前,嚎啕大哭。


5

夜色之中,Oliva吞下了从SCP基金会带出来的最后一剂记忆删除药物。

与此同时,我轻轻放下鼠标。

我写完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