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949
评分: +18+x

项目编号:SCP-CN-1949

项目等级:Euclid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949当前被收容在Mobile-Site-CN,B1高危险异常收容区域的一个保险箱中。该保险箱只能由Nan Lihua/Andrew Boom博士开启,任何需要接触SCP-CN-1949的工作都应通过无人机进行。任何情况下,基金会人员都应与SCP-CN-1949保持25m以上的距离。

2020.1.3,收容措施更新

[事件CN-1949-SK]后,禁止任何基金会人员主动攻击或阻拦SCP-CN-1949-2,这已被证明毫无意义,并可能导致无法预料的财产和人员损失。

该收容协议以CN-1949级权限发出,任何权限(包括5级权限)发出的指令若违反此收容协议,将被视为无效。

描述:SCP-CN-1949是一顶纯金皇冠,重量为2137克,镶嵌有137颗钻石,没有明显的标志或象征物。对其进行的射线探测分析表明,项目的金制部分纯度为86.7%,其中掺有一种未知生物组织,该生物使用四类脱氧核糖核酸构建具有遗传效应的分子,但对其进行模拟重建未能得到任何有意义的生物个体。

SCP-CN-1949的异常效应在于,任何处于项目5M内的智人种生物,其体感温度都将逐渐下降,尽管环境温度并没有改变。当处于SCP-CN-1949异常效应影响下时,对象的身体将进行处于对应环境下的自主性体温调节反应,其体温也将随之降低。当体感温度降低到14℃后,将停止继续降低。增加衣物等通过减少热量流失保持体温的方法被证明无法阻止或减慢这种体温降低的过程,但通过辐射、热传递等方式仍然可以提高受影响对象的体温。

SCP-CN-1949及大量用古英语书写的纸质资料在一次遗产清点中被发现。通过对资料文献进行解读和考古研究,得到了大量关于项目来源和根本性质的信息,现整理如下:

  • 第四季大冰期初期,挪威北部的永久冻土区曾存在过名为“冰人”的物种。通过对化石进行分析得知,“冰人”拥有与现代智人类似的身体结构,却依靠完全不同的生化反应体系进行生命活动:相比已知的哺乳动物,其体内的酶能够在极低温下保持活性并更加高效地催化对应的生化反应,这使得“冰人”拥有更快的反应速度和肌肉力量。但由于其身体进行有氧呼吸时会放出大量热量,且大部分的酶的活性都会在相对高温下大幅降低,“冰人”只能存活于环境温度-18℃以下的环境。当环境温度到达12℃时,“冰人”将因为酶失活而死亡。另一方面,“冰人”的体液中含有大量的未知溶质,使其凝固点大幅降低,保证循环系统的正常运转。
  • 更进一步的发掘表明,“冰人”曾存在过一个原始的狩猎文明。在集中发现“冰人”化石的山洞里,发现了大量的壁画和被掩埋的生物骨骸。通过对壁画和残余骨骸的分析,确定“冰人”文明已经能够制造并使用石制工具,但由于环境和自身生物特性的原因,尚未能够掌握火的使用方法。
  • 在对壁画进行解读后,确定在“冰人”的社会中不存在阶级分化,所有个体皆听从一个名为“白王”的个体的命令,该个体被标记为SCP-CN-1949-1。壁画上记载的信息表明,SCP-CN-1949-1拥有现实扭曲能力,能够自由控制其它生物的体温,无视距离以及生物种类。
  • 通过对取得SCP-CN-1949时获得的资料文献进行分析,确认了项目的来源:14世纪末期,一名无名冒险家在探险中误入挪威北部的永冻地区。在即将因食物耗尽死亡时,他来到了“冰人”的聚居地,SCP-CN-1949-1给予他食物并要求他离开后不要告诉其他人“冰人”的存在。冒险家口头上答应了,但却随后利用“冰人”们储存食物中的油脂引发了一次大火,这次大火使冰人们因高温全数死亡,包括SCP-CN-1949-1在内,在对其遗址进行探索时发现的烧灼痕迹和“冰人”化石的碳化程度证实了这一信息。随后,冒险家取下了SCP-CN-1949-1个体的心脏,返回██国后将其献给了国王,国王命令工匠使用其制造了一顶王冠,也就是SCP-CN-1949。冒险者得到大笔的奖金后离开了██国,但却又在SCP-CN-1949完成的当天深夜秘密潜入了城堡,成功盗取并戴上了项目,这导致了一次SCP-CN-1949爆发事件。“所有人的体温几乎都瞬间降低至冰点,且连火炉都无法温暖。”推测这与SCP-CN-1949-1个体的现实扭曲能力有关。7分钟后,该冒险者被处决,异常效应停止,目击者报告“他的身体就像冰一样冷,没有一处是有温度的。”推测是在与“冰人”的接触中“感染”了这一异常现象。在这一事件后,国王封存了SCP-CN-1949。19世纪初,SCP-CN-1949在一次私人拍卖会上出现,几经辗转后被基金会收容。

对SCP-CN-1949以及“冰人”的研究目前仍在进行中。在这篇文档被创建时,该项目由Dr.Nan Lihua负责。

(2020.1.3,项目描述更新)

2020.1.3,傍晚18点23分,█████ “Iceberg” ████博士以CN-1949级权限进入SCP-CN-1949的收容间并戴上了项目,此事件被标记为[事件CN-1949-SK],█████ “Iceberg” ████博士随后被标记为SCP-CN-1949-2。目前对SCP-CN-1949-2的描述如下:SCP-CN-1949-2外表上是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白人男性,头戴SCP-CN-1949,衣着为基金会研究人员标准制服,头发及皮肤为纯白色。在对其的收容尝试中发现,个体拥有类似于奇术的现实扭曲能力:一切动能或热能武器造成的伤害都将被凭空出现的大量冰块抵挡,该类冰块表现出了对于冲击、高温和化学试剂的极高抗性,目前未能准确分析其成分。该个体的敌意并不显著,仅在受到攻击的情况下反击,但试图与其进行交流的一切尝试都以失败告终。

[事件CN-1949-SK]发生后,基金会安保人员曾尝试以武力收容SCP-CN-1949-2个体,该个体本身并未表现出对常规伤害手段的异常抗性。收容突破1小时17分后,SCP-CN-1949-2放弃抵抗,随后被特遣队控制。收容突破1小时21分后,收容协议更新,SCP-CN-1949-2脱离基金会控制。该个体随后劫持了一架停泊在Mobile-Site-CN的运-10运输机,2小时27分后抵达日本东京。

SCP-CN-1949-3是[事件CN-1949-SK]引发的全球性异常效应,该异常效应表现为,所有智人种生物的体感温度都同时固定为20℃,核心体温固定为37℃。随着时间的推移,体感温度和核心体温逐渐降低,目前测量到的降低速度为:

  • 核心体温:0.1℃/24小时
  • 体感温度:0.5℃/24小时

大量的实验表明,在受到异常效应的影响后,对象的身体将失去与外界进行热交换的能力,对受影响对象进行加热亦无法阻止其体温下降。推测在30天之内,大部分人类都将因为核心体温下降而失去思维能力,部分人将因为心跳紊乱死亡;在140天之内,绝大部分的人类都将因为心脏停止跳动死亡;在370天之后,人类确定灭绝。

当一个人类个体因为SCP-CN-1949-3的影响死亡后,将在3小时内“重生”,重生后的个体被标记为SCP-CN-1949-4。与上文中记载的“冰人”类似,SCP-CN-1949-4的身体拥有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和肌肉组织,其体内的所有酶都将转化为能够在极低温下正常工作的种类,使其能够在极度寒冷的环境下存活,目前已知的最低存活温度为-93℃。另一方面,因为部分神经递质的缺失,SCP-CN-1949-4将丧失大部分心理学上已知的感情,但将保留绝大部分的高级神经功能。从目前得到的报告来看,所有SCP-CN-1949-4对人类均无敌意,且都对SCP-CN-1949抱有一种宗教般的敬意。

更多的记录请前往[新冰河世纪]查阅。

总结:在SCP-CN-1949-3的影响下,确定现存的人类将在370天之内全数转化为SCP-CN-1949-4个体。于此,O5议会宣布SCP基金会就此停止一切对SCP-CN-1949的收容行动,并协助SCP-CN-1949-4对在混乱中脱离收容的异常项目进行再收容。

致基金会全体员工

我们已经守护我们所熟知的世界,够长一段时间了。到目前为止,我们都做得挺好——起码到昨天晚上为止。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的失败,而是一种必然的进程:虽然我们做得“挺好”,但还不够好。我们仍有好几十个只需眨眨眼、动动手指就能把已知的宇宙毁灭好几十次的“收容物”,而我们除了给它们几个编号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我们已经停滞不前了,再也无法在这满是荆棘的路上更进一步。作为守护者的基金会,都已经被官僚主义、腐败和无为主义蛀蚀,而我们所守护的“人类文明”,更是从骨子里就已经腐烂。看似巨大,却病入膏肓。

寒冷可怕吗?当然可怕。我们身体的每一部分,都需要温暖的环境来维持正常运作。曾经存在或仍然存在的人类部落,都不约而同地将温暖视为“好的”,寒冷视为“坏的”。人类的本性之中,最固执的,也是对温暖的向往。在我们的印象中,“冷血动物”都是不近人情、人性泯灭的混蛋,甚至连这个词本身都成了贬义词。但要是感情本身就是一种弱点,一种需要被抛弃的东西呢?我不敢妄下定论,但看看那些无论身体还是灵魂都仿佛从南极的万年冰封中复活的人型生物吧,他们以无以伦比的速度和准确接管了我们的工作,并且做得更好。

伙计们,在这个革命的过程中,痛苦会一直持续。我不会说什么“它是短暂的”,因为这样慢慢地被冻死是一种极为痛苦的死法,痛到每一秒都仿佛过了一生。但是,就算再漫长,痛苦也终将过去,所以无需祈祷。我在这里祈祷的,是地球文明能够繁荣昌盛,永世长存。

——O5议会
2021.1.3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