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960
评分: +33+x
根据监督者议会的命令
以下异常为3/CN-1960级异常,访问需要3级及以上权限
禁止未授权人员访问
SCP-CN-1960


项目编号:SCP-CN-1960
项目等级:euclid
负责站点:Area-CN-07
项目主管:Jack Domoge
首席研究员:Rear Window
指派特遣队:甲戌-6
3/CN-1960 级
保密

car.jpg

一个无效化的SCP-CN-1960。


特殊收容措施:目前MTF-甲戌-6(“机车族克星”)负责SCP-CN-1960的收容工作,该特遣队将会负责追踪并拦截所有SCP-CN-1960个体,并对其行进路段的目击者及受影响个体进行标准Euclid收容与记忆删除程序。SCP-CN-1960对经过城镇的异常效应将被掩盖为一复古音乐团体的巡回演出/宣传活动。

当SCP-CN-1960-A死亡后,停留在原地失去异常的项目个体将被迅速的回收、销毁,以防止引起可能的交通事故。

描述:SCP-CN-1960是一能够同时出现在数个不同的道路上异常车辆,外形与1940-1960年代常见车型一致,项目无需任何补给或维修且无法从外部或内部打开(指除SCP-CN-1960-A以外的人员),除非有人试图搭乘。

在SCP-CN-1960内无法使用任何图像记录工具,音频传输仅能够进行接收而无法发送。所有SCP-CN-1960-A与人员间的对话皆显示人员看到的车外景象与SCP-CN-1960所经过的景象完全不一致。

任何与SCP-CN-1960车体进行直接接触的物体(不包含道路)都会被还原至1960年左右的状态或是与之相似的物体,人为设置用于阻挡其行进的个体将会被还原至更久远的年代。当SCP-CN-1960经过某一人类聚集地附近时1,该人类聚集地会发生以下异常效应:

  • 大量未知来源的毒品出现,并由此导致的吸毒者数量激增。
  • 大规模的多人性行为、性派对及滥交。
  • 居民对波普爵士与蓝调展现出异常的偏好。
  • 大量人员无理由的离开居住地前往各地流浪。

通过交叉对比发现SCP-CN-1960的移动目标为行进路段周围最近的沙漠地带,但都因SCP-CN-1960-A的死亡或是各类原因而无法抵达目标地点。

SCP-CN-1960-A是一男性异常人形个体,推测为SCP-CN-1960的驾驶员。需要注意的是,SCP-CN-1960-A具有一定的认知影响,所有乘客都会专注与SCP-CN-1960-A进行交谈而忘记搭乘目的。同时个体的的面部与躯体会在乘客进入后出现赘生物与伤口,数量随时间增加,最终会导致死亡。SCP-CN-1960在个体死后将会无效化,一个新的SCP-CN-1960会随机出现在某条道路上。

附录CN-1960.1:事件摘录

2011/11/2,SCP-CN-1960经过鲁家湾水库。此时位于北京的基金会站点Site-CN-02受到混沌分裂者袭击,无法第一时间准确的获取异常信息并进行处理,这导致了附近地区的城镇受到了异常影响。但最终事态于2011/11/6得到控制。在此次事件后MTF-甲戌-6被命令负责追踪及控制SCP-CN-1960。

以下为基金会搜集到的信息:

2011/11/2 | SCP-CN-1960以未知型号的皮卡车外形出现,高速飞驰在欢水镇附近的高速路段,欢水镇并未受到任何异常影响。SCP-CN-1960在经过已废弃旧日光矿场后减速,拐弯进入通往大溜马镇的道路。一位大溜马镇的居民试图拦下SCP-CN-1960,似乎是想搭车,但项目并未作出回应。

项目缓慢地驶入进市中心,并停在一间农家乐前。此时异常效应开始出现:镇广场的文艺汇演突然变成了一个三人组成的爵士乐队表演,乐队成员的面部在影像中都严重扭曲与变形。此前参与文艺汇演的听众与演出人员皆对此感到困惑,随后他们离开了镇广场。但大量年轻人从镇子的各处涌向广场,并全部赤身裸体地开始疯狂舞蹈。此后这支三人乐队同时在多个地点出现沿着街道演奏。

2011/11/3 | 镇东南部的退休干部疗养院的老年居民将工作人员拖到活动广场上强迫他们[根据伦理委员会的命令进行编辑],一些需要靠轮椅行动的老年人快速转动轮椅驶向镇广场,他们的腿上堆满了各类毒品。

多个住宅内开展大型性派对,房屋无法塞下的男女双双滚落到街道上;一名男子沿着镇子主干道前进,将沿途的车玻璃砸碎,并通过未知方式开动车辆,将其驾驶进附近的狭窄地带。在完成后他嘴里叼着八至十根点燃的香烟离开了现场。

镇中学的学生沉默地从宿舍走出,带着各类物品从镇北门走出进入山区。镇政府工作人员坐在办公桌后因周围与党政相关的东西全部消失而大喊大叫,尽管它们仍旧在原地。经过书记决定“党在我心中”后,工作人员抱起就近的柱子大笑起来;五六个年轻人驾驶汽车飞驰在镇中心,车内音响都放着爵士音乐,他们称“要找莫里亚蒂问些疯狂快活的乐子或是找到自己的疯子父亲和有钱的姑妈。”

一个喝醉的年轻人被一群吸毒者追杀到SCP-CN-1960附近,他迅速的跳上项目,随后SCP-CN-1960高速行驶出了大溜马镇。异常在SCP-CN-1960离开后的第三天停止。

2011/11/5 | SCP-CN-1960被发现出现在旧日光矿场内短暂停留,SCP-CN-1960-A进入了[已编辑]。随后[已编辑]开始演奏波普爵士乐长达三十分钟。

傍晚,一个年轻人爬上高速并挡在SCP-CN-1960前,但其拐弯绕过了他。当交警询问时,他称这是为了“致莫里亚蒂——疯狂的落日时分公路表演。”随后拒绝与其他人交谈,在执法人员短暂离开时,年轻人消失在了检查站内。后证实该名年轻人为[已编辑]。

2011/11/6 | 附近基金会站点的工作人员注意到了这些异常事件,开始着手进行处理。当他们试图在受影响地区周边寻找SCP-CN-1960时,其出现在了塔克拉玛干沙漠的Area-CN-07附近。三小时后Area-CN-07的战术小组成功炸毁了SCP-CN-1960。并回收到了大约五十枚还未填充火药的的木柄手榴弹。

附录CN-1960.2:音频记录

2011/9/2日,基金会安置于欢水镇附近路段的电子监控设备拍摄到SCP-CN-1960再次出现,并向着旧日光矿场方向行进。一名D级人员被派遣去搭乘SCP-CN-1960,以收集到更多有关SCP-CN-1960-A的信息。

接触记录因项目异常性质所致,所以全程为音频记录:

[记录开始]

D-155147:嗨,哦,嗨——停一下,我能上车吗?——哦哈,当然。

车门开关声

SCP-CN-1960-A:(含糊不清的说话声)

D-155147:嗯,说实话我不知道哥们……哦不,等一下,你能甩掉后面的人吗?然后带着我走的越远越好,办得到吗?嗯?

SCP-CN-1960-A:你是在小瞧我吗?橙黄衣服的背包客,我是最会开车的人——嗯呃我们要发动啦!抓好你十二厘米的鸡儿,路在前方!嘻——嘻!

引擎发动声

[SCP-CN-1960高速穿过旧日光矿场进入山区,周围的基金会人员尝试跟踪它,但很快便丢失了其踪迹。]

SCP-CN-1960-A:哥们,你被条子缠上了?

D-155147:(停顿)大概是类似条子的人物吧,你不喜欢这样吗?

SCP-CN-1960-A:啥啥啥?我,不,喜,欢?!别逗我乐了,我最喜欢干的就是驾驶这俩马力强劲的哈德逊掠过条子,嗯——除了该死地交警,那是我最讨厌的人。

D-155147:嗯,哦,这是当然的。你的穿着像个狂野的牛仔。你是天生会驰骋在西北的野种。

SCP-CN-1960-A:那是自然,那是自然……瞧瞧窗外的黄土——嗯,哈,来自印第安的祝福,哦哦哦!

D-155147:什么?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大的风尘?

SCP-CN-1960-A:(刺耳的大笑声)我开始喜欢上你了“小姑娘”,对对,哇——就像个小姑娘一样无知——喂,不不听我说,我们在路上,哈,瞧瞧我们,在被条子追的路上。

D-155147:妈的,你看上去像个疯子,你会把我们都栽倒在阴沟里的。

SCP-CN-1960-A:不,我们会竭尽全力渡过难关——嗯,就像了不起的杰克……哦,老杰克,双手离开的杰克……你会听我讲吗,老杰克的事,我需要讲上三天三夜…..我脑子里塞满了他,嚯嚯嚯……老杰克啦,就是他呀!

D-155147:呃,当然,我喜欢故事,但现在你要让我先爽起来。

SCP-CN-1960-A:嗯嗯嗯嗯,当然我的好哥们——呃——哈哈,这里,这里。

物体碰撞声

D-155147:这是什么?是什么?(停顿,奇怪的抽吸声)哦,天。我是百只眼睛的——哦,天呐……

SCP-CN-1960-A:这是特供,来自MC&D的特别商品。好啦,现在好戏要开场了,你要仔细的听我讲:

SCP-CN-1960-A:我最一开始和老杰克见面是在傍晚的旧码头上,或许是在加利福尼亚州。他和孟纯森博士、德·瑞德和一个金色头发的女人坐在低底盘的跑车上——喝着酒,放着爵士乐,疯狂地大笑着,杰克和警长一样的打扮,嘴里嘟囔着“呦,我们去找个姑娘——年轻的诗人,你怎么啦?你怎么啦?”其余人坐在前排吃吃的笑着。他们裹着一件大衣大谈特谈公路旅行。接着这帮子酷哥儿开始对我指指点点“瞧瞧,哦,呃——瞧瞧他孤单的坐在那,我们请他。”于是醉醺醺的他们走下来把我拖上车,扔在后排上——我们喝的一塌糊涂,第二天我在码头下的一个破木板上醒过来。

SCP-CN-1960-A:第二次我是单独和他见的面。与他鬼混的那帮子人花光了他的钱,开着他的车跑了;他抱着空荡荡的钱夹子和一大堆劣质大麻瘫在街上醉生梦死,捡着稍长的烟蒂苟且偷生。我见到他时他眼睛里冒着绿光,站在灯柱子后面冲我大喊“喂,年轻人!喂,我在叫你——哇,你个畜生!你个不知感恩的——畜生!”当我意识到他在喊我时,我冲上去给了他一记老拳,把他打醒。然后扔进了垃圾桶里,第二次不愉快的见面结束了。

D-155147:哦——天哪,这真的太爽了……哦,我身体底下有东西在膨胀,妈的……

SCP-CN-1960-A:喂,你听我说,就是这样——我们开始了第三次见面,他带着那帮子重归于好的混混们:卡洛、Wong、孟纯森、Rear和瑞德——旋风般的冲进我出版社的会议室。经过五分钟的付钱道歉和十分钟的嗑药,我们又旋风般的冲向中心广场,开着一辆老古董凯迪拉克撞向沙漠。就像现在窗外的这样——哦,妈的……

湿润的撕扯声

D-155147:嗯?你怎么了,你的脸怎么了?

SCP-CN-1960-A:哦,不没事。你得继续听我说:一开始一切都很顺利,孟纯森油嘴滑舌的骗走了好几个白妞的钱,我们在路上大手大脚的花钱、嫖娼。当我们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我们没钱加油了,不得不停在一个小城镇的杂货铺里打工。孟纯森一直在抱怨“这不是真正的公路旅行,我们还困在城市里。”然后阴沉着脸再慢慢地重复“这——不——是——真——正——的…..而这一切,都是——你——们干的好事”就在此时,他的其中一个前妻驾车来到镇子附近,他终于有理由离开了……接着是Rear,因为他的研究工作需要他回去;卡洛,他为了创作一首名叫《重回——反转旅途》的诗歌开始往回走,后来遇到了迪安。他们结伴而行回到了纽约,之后还有许多事情,我便不知道了;瑞德仍旧在路上,1976年我曾听到他在某个小高中做音乐指挥的事情,之后便只听说他在某个地方开了间迪厅一类的,之后便杳无音信。

SCP-CN-1960-A:他们带走了一切,只剩下我和老杰克。我们缺乏热情、钱、健康。只剩下两个赤条条的灵魂,在沙漠的热浪之中被反复蒸煮;或是被架在两个激情燃烧的而后冷却的行星间留下无尽空虚。但我们还是上路了,驾着破败不堪老车磕磕绊绊的走着。我们最终到了沙漠,他蹲在沙子和公路之间的那条白线上对我说“喂,哥们,你知道吗?我不想走啦!我要停下来,瞧瞧我,我一无所有啦!你还有很多时间,你还能继续走。你要永远在路上,嗯?”于是他便化为一滩沙——

湿润的撕扯声

SCP-CN-1960-A:看着我,看着我,哥们,看着我!我做到了,我在路上。你们追到只是我的幻影,嘻——嘻,你们蹒跚的跟在我的身后,却阻止不了自己的日渐腐朽——只能无力地维持自己徒有其表的光鲜,而我,而我…..我将获得一次又一次的新生,在路上,在——

尖叫声

D-155147:哦,我操——哦,我——你的脸——

SCP-CN-1960-A:嗯,当然……丹然……(湿润的撕扯声、呜咽声)

D-155147:哦,天哪(呕吐声)

SCP-CN-1960-A:嗯……不错,你知道我想起了谁吗?我想起了老杰克,我想起了老杰克,老哲克……

呕吐声、来自车载音乐的波普爵士音乐、风呼啸而过的声音。而后是沉默。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