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979
评分: +17+x

项目编号:SCP-CN-1979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979应被收容于一严格调控空气质量的基金会标准收容隔间内。每三个月对其进行一次例行检查,若SCP-CN-1979出现明显需复原的损坏,负责修复的人员仅能通过远程修复作业进行修复。

除非实验必要,任何人员禁止直接与SCP-CN-1979进行视觉接触。任何可能导致SCP-CN-1979受损的实验将不被允许,对SCP-CN-1979的实验必须经过一名3级以上人员的批准。受SCP-CN-1979影响的基金会人员需被严格记录并进行三个月的隔离观察。

描述:SCP-CN-1979是一系列绘制在一个常规民用灶头上且具有高艺术价值和研究度的灶画,其中多处使用当前被确认已失传的古绘制手法,但经检验后被认定为绘制于30至40年前。

SCP-CN-1979与常规灶画在绘制手段上不同的是:

  • 其上下灶所粉石灰中混有15%的未知矿物粉末。
  • 绘制所用材料的配比以现有技术手段无法还原,但多次对画材的检测显示其中没有目前未知的成分。
  • 除常规灶画绘画内容外,SCP-CN-1979表层颜料下隐藏有4处被覆盖的大面积绘制内容。
  • SCP-CN-1979内有一处福神图,其面部绘制与常规福神的绘制表现有明显差异。该处绘制的福神无长须和官帽,左手以持玉如意的手法持毛笔,右手无持物,周边无蝙蝠等象征福运的符号。现推测认为此处的表现为绘制者对自己的神化表现。

SCP-CN-1979的异常效应仅在与其在5米距离内进行直接视觉接触3034秒后产生,与其进行直接视觉接触的人员将随机获得一种该人员认知中存在的动物的习性,并产生自己有此种动物能力的错觉。此种异常效应的获得同样取决于该人员对此种动物习性和能力的认知,而并非真实动物的习性和能力。通常情况下,该人员生活的改变程度取决于其受影响前对此种动物的了解程度。此种异常效应无法叠加,目前已知手段无法彻底治疗,但可通过心理辅导和行为纠正进行缓解。

43%的受影响人员被观察到产生一种共性的改变,该改变包括:产生重度的焦虑症和抑郁症、无预兆的双手骨骼轻微扭曲、对传统民俗文化尤其是绘画艺术的兴趣增加,以及情绪表达更为狂躁和过激。对未因为该影响而死亡的受影响者的访谈记录显示,100%的受影响者对SCP-CN-1979产生了熟悉感。有89%的受影响者表示有与“在乡村或山中观看SCP-CN-1979的绘制过程”相关的感觉出现,其中20%的人员能够详细叙述该种场景的细节,且对细节的描述均有多处相同点。值得注意的是,当前没有受影响者看到绘画者正或侧面面部的情况记录。


附录-事故报告1979-1:由于初次收容时对SCP-CN-1979性质的不了解,有17名基金会员工被确认受到SCP-CN-1979异常效应的影响。在收容结束7小时后,██特工被发现从楼梯上跳下造成三处骨折,在进行治疗时其表现出明显的困惑和失望情绪,该情况未被及时汇报。直至13小时后,李█特工被发现在员工休息室的鱼缸中溺死,SCP-CN-1979的危险性才被确认,所有可能的员工被隔离并进行监控。

我申请调离当前职位,并非是因我的同事们的错误或者对工作的不满。我知道███研究员工作认真,尽职,负责,他在夏天喘气和伸舌头我也并不介意。只是我是当时监控受SCP-CN-1979影响人员的研究员之一,我相信您能够理解,常人难以在看到自己的同事吃下自己的[数据删除]后仍以平常心对待他。如果可以,我想申请一次记忆删除。—— B. Azure Grayed研究员

拒绝。——██主管


附录-事故报告1979-2:██/██/██,5:21时Azure研究员未经授权进入SCP-CN-1979的收容隔间,事故后多项检查表明其神志清醒。其使用便利店购买的眼罩蒙住双眼接近SCP-CN-1979并试图使用水果刀刮下SCP-CN-1979的表层涂料。其行为被安保人员及时阻止,Azure研究员在一系列询问中始终保持沉默并最终自杀。对其通讯设备的检查发现其此前与一本地号码频繁通话,对此号码的追踪显示此号码属于一家已倒闭多年的公司。随后当时收容SCP-CN-1979的Site-CN-██总计收到17次异常包裹邮寄,内容物为传统手法制造的烟花,打开包裹即触发烟花爆炸,此种手法于最初两次造成总计36人轻伤1人重伤,为此Site安保主管提高针对包裹的安检层级,并随后陆续发现15个类似包裹,均以安全引爆的方式进行处理,未造成伤亡。

██/██/██日,Site-CN-██伪装建筑的外墙被发现有人在未被察觉的情况下进行了异常涂鸦,该涂鸦具有一种让人以为其为立体且混乱构成的精神影响,并具有针对性的记忆强化效果。所有文字均以一种当前未知但具备艺术和历史研究价值的书法形式进行书写,内容包括常见但刻意排除包含能够透露私人信息成分的小广告和辱骂话语。对涂鸦所用涂料的检查表明该涂料与SCP-CN-1979所用颜料类似,该涂料可以被正常清洗,但获取样本的行为均宣告失败。在建筑的大门位置显著地写有“停止你们的狗屎行为,杀人犯。”随后SCP-CN-1979被转移至另一站点。

次日,一封以传统宣纸和毛笔手写的信被9只观赏鸽送至Site-CN-██的地表停车场中央,观赏鸽在基金会人员试图捕获时以非常规空间移动形式转移。信中表达了对此前发生事件的歉意和对基金会的友好,在打开信件并准备记录的时间内字迹在无人注意的情况下消失。值得注意的是,信的末尾有一未知符号,推测其为某个未知异常组织的标志。


附录-收容时于灶内发现的字条:

​我很抱歉将这交给您们处理,但我知道您们是这方面的专家。若再有半点办法,我绝不会将传承至今的祖宗的东西递到您们手中。我们的手艺并非如此危险,这只是一个叛逆的尝试,我们家祖祖辈辈做这手艺,只为得混口饭吃。犬子此前离家出走,那混账东西说是去国外,回来之后就说些叽哩哇啦的洋话,说自己是什么俺窝可冷的爷,又疯疯癫癫,也不知做了什么,这灶画却成了这样。这是我父亲去世前留下的作品,我未能学会他的手艺,犬子更是败坏家门。在下倍感痛心疾首,希望您们大人有大量,莫要追责此事,他日定当回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