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982
评分: +39+x
根据监督者议会的命令
以下异常为2/CN-1982级异常,访问需要2级及以上权限
禁止未授权人员访问
SCP-CN-1982


项目编号:SCP-CN-1982
项目等级:Euclid
负责站点:Area-CN-07
项目主管:Jack Domoge
首席研究员:Rear Window
指派特遣队:N/A
2/CN-1982 级
保密

desert.jpg

SCP-CN-1982(使用康德计数器上色)。


特殊收容措施:裂嘴谷四周区域设置以军事禁区为由禁飞并阻止平民进入,两端入口处设置有安保哨站。带电围栏围绕主要异常区域建造,一支机动小队在裂嘴谷附近驻扎,在每次探索任务结束后回收SCP-CN-1982-A。相关探索工作及SCP-CN-1982-A的收容工作由Area-CN-07负责。

描述:SCP-CN-1982是一处异常区域,入口处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裂嘴谷中1。所有人类实体进入SCP-CN-1982后身体及携带物体会分解成数个细小的透明碎片。此过程无法阻止,对象也无法察觉到自身的异常变化。几乎同一时间,对象会出现在裂嘴谷的另一端,但对象身上携带的音频设备与影像设备则记录下了长时间的不存在的在SCP-CN-1982内部探索的记录2

所有对象会出现谵妄、突然性的失语、幻视幻听、严重的失眠与大量记忆闪回的梦境,其中多次提到了自己处于旁观者的视角并反复提到了一个面部被黑影遮盖的人形实体。所有对象都报告称“对自己的记忆感到陌生”并表示完全无法回忆起记忆中的情感或情绪。

SCP-CN-1982-A是在对象进入SCP-CN-1982后出现在裂嘴谷附近的人形个体。个体与对象DNA对比完全吻合,但有少数外貌特征不同或是年龄与对象不一致。需要注意的是SCP-CN-1982-A所能提供有关自己身份的信息与对象的身份信息基本吻合,但存在微小差异。

SCP-CN-1982-A个体的记忆大多数是支离玻碎的,甚至部分仅能描述当时的情感与感受并反复提到了自己对记忆中的景象感到陌生与压抑。所有SCP-CN-1982-A的精神状态极其不稳定,具有严重的暴力倾向与自杀倾向。并对进入SCP-CN-1982具有极深的执念3。如果限制它们的行为,多数个体会在被发现的几天后自杀或是分解为沙子并出现在SCP-CN-1982入口处消失在项目内部,此后对应对象的异常症状会减轻但对记忆的陌生感不会消失。

附录CN-1982.1:SCP-CN-1982探索记录

采访记录摘要 2011/11/5
探索人员:D-1791 | 目标:SCP-CN-1982 | 负责人:Dr.Rear


[记录开始]

D-1791:(杂音)指挥中心?

Dr.Rear:收到,D-1791。

D-1791:我要进入目标地点了,祝我好运。

Dr.Rear:你会毫发无损的归来。

入口开启,D-1791走入SCP-CN-1982区域。他的踝关节出现了一些细小的晶体碎片,呈现半透明状。

Dr.Rear:呃,D-1791,你的脚上有什么?

D-1791转过身来,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被透明的碎片所替代。这些碎片每片间相隔着几厘米,它们无依靠的悬浮在空中勉强的够构成人形。一阵大风吹起,卷起地上的沙子灌入缝隙之中,D级人员的身形被掩埋,只剩下一些碎片在阳光下闪光。D-1791转身深入。

D-1791:(风声)

Dr.Rear:你还好吗?

大风吹过,裹挟着一些发亮的细小物体去向深处。D-1791失踪。

[以下记录回收自D-1791的记录仪,时间延续上述记录。]


D-1791沉默地直线移动着。周围的沙漠平坦开阔,笼罩着浓郁的未知来源的暗紫色光线的白色沙子均匀地分布在地上,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景观。他沉默地行走了三个小时,没有回头或是走其他的路线——直到他看到了一座低矮的突起的沙丘。

D-1791:(无法辨认的嘟囔声)

Dr.Rear:(无线电静默声)

D-1791:嗯,好回答(停顿)我还在走,我一直在走。哦,呃,我走了多长时间(停顿)三个小时,四个小时,大概吧……无论如何,我还在走。

Dr.Rear:(无线电静默声)

D-1791:嗯。

D-1791向着正前方的沙丘移动,但他与沙丘间的距离没有丝毫的减少。大约两个小时后,他再次停了下来。

D-1791:这感觉不对——有某种东西在这里……是的,隔阂、疏离、陌生……最重要的——追寻。

摄像机转向远方暗紫色的天空,上移,远方悬挂着一个白色的发光球体,但它的光线却是暗紫色的。

D-1791:啊,是你吗?坏东西?——有那么多的事要做,我为什么要来这里。

周围的光线变得黑暗,远处的沙丘顶端闪烁着光亮,一些发光碎片在那里漂浮成团。D-1791继续前进。

D-1791:正如你知道的,我已经是这沙漠的一部分了——我踩在每一颗沙粒上的感觉是如此的熟悉,我清晰的感受着每一颗,每一颗在脚下的运动;我感觉风吹散它们,带着我飘出这片荒原。我拥有它们,它们就是我曾经的一部分,这片沙漠——唔,或许都是曾经的我组成的,但现在他是现在的我的。

Dr.Rear:(声音低沉而沙哑)它们使你完整,它们就是你……

D-1791:——是的,曾经的我(停顿)而今我将要失却了,哦,要失却了啊……但我能寻回一切,但愿。

Dr.Rear:一切?真的吗?

D-1791:嗯……当然不是一切,只有那个大球把这些东西吊在这里——我甚至不知道它具体什么样,我无法描述它,它是种感觉你明白吗?无论如何,感谢球能让我记起失却的,让我能我随这荒原,这沙漠——起伏、呼吸、从我墓中出、在世间遗忘、消散在粘稠中。

Dr.Rear:你不是来寻找沙漠的。

D-1791:(沉默)我知道。你喜欢听歌吗?

背景中出现未知来源的歌曲《Just Yesterday》。周围的黑暗褪去,环境恢复成正常沙漠的模样,看上去如同黑色向后流去。周围的景观出现变化,沙漠地势开始有了起伏。周围出现了一些仙人掌,D-1791轻声哼唱着歌曲。沙丘此时位于明亮球体的下方,球体上的纹路逐渐清晰,似乎刻着某些字词。

D-1791:我很开心。

Dr.Rear:还有?

D-1791愣在原地。夕阳时分的太阳从球体下方出现,缓慢地向西落去。D-1791的身前映照出长长的一道倒影,似乎是某人靠窗而坐的画面;D-1791抬起头,上方被茂密的树枝遮蔽,阳光自间隙露出照射在他的肩上、手上、头发上,散发出淡淡的熏蒸味道;他向前走了一小步,蝉的声音盖过了所有,愈来愈大,他试图转身,但没有成功。鸣叫声变得尖锐,他继续向前,踏溅出水花。似乎下雨了。

D-1791:不知道,我无法形容它——夏日午后的感觉……我的胃有点不舒服,不明所以的不舒服(停顿)我要继续走了。

一切停止了。沙子被微风吹动,世界变得寂静。道路蒸腾出模糊的雾气,沙丘离他似乎更近了。他沉默地行进着,背景中的音乐声似乎更大了。

未知男声:Just Ysterday…

Dr.Rear:那里有什么?

D-1791:对你来说什么也不是。

Dr.Rear:对你呢?

D-1791:一样什么也不是(沉默)我不在意它,

他开始爬上这座低矮的沙丘,沙子越积越高。天空中开始下雨、某些老照片中的笔记本、褪色的蓝色牛仔裤、红色婴儿车、《丁丁历险记》。沙子几乎掩盖住他。

钟表发条转动的声音。

未知男声:The road would never end.

D-1791:What happened my dear friend to yesterday?

静默

D-1791:快了,我可以找到。

Dr.Rear:Just yesterday.

意象被从坟墓中掘开。他坐在家中的沙发上,卧室没人所以是黑暗的,他听着收音机里的诗、船、森林,一切有关1960年的东西。他感到烦躁(这是点睛之笔),有人来敲他的窗户,一张又小又紧的白脸贴在窗户上快活地笑着。他打开窗户,外面站了好几个人,他们用着海明威式简短的句子交流着,喝着不知道哪里搞来的酸柠花茶。他们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此刻吵闹却是如同隔着薄膜般静默;火炉马上变得冰冷,但这里充满模糊的旧日气息,充盈在这里温暖这个时间;此刻宁静而祥和,只要他们开心;他站在旁边看着这一切,意识做着与场景相符的表情,似乎——

D-1791:是的,我很……开心…….

合唱:What happened to our yesterday…

歌声的尾音变成风呼啸着自沙子缝隙或是其他空洞的东西间呼啸而过的声音。

D-1791:哦,这歌声……这歌声只是风穿过的声音,是的。

静默

[记录结束]

附录CN-1982.2:D-1719梦境记录

以下记录使用神经成像器(Neuron Imaging Engine,NIE)检测D-1719REM睡眠期间的感官信息,并通过MRI2技术与奇术将数据转化为视频。

[记录开始]

d.jpg

HERE.

00:00-04:11 | 一个男人蜷缩在地板上抽泣,可以清晰地听到背景中的雨声和不断地开关铁门声。几分钟后,传来脚步声和咒骂声。男人从地板上抬起头,他的面部被一片黑影遮盖。他看向手中的一块玻璃碎片,其中映照出一个男性靠在窗边的清晰影像。画面被亮橙色覆盖。基金会的标志浮现在中心位置,缓慢变形、扭曲、拉扯成一个儿童画风格4的未知性别人形实体,他的面部被涂上了几个黑道。

04:11-04:17 [无画面,未知人员的讲话声] | “如果我没有死去,我将活到56岁,然后死去。她会在我的坟墓上种上玫瑰,根部深入我腐朽的心脏,绽放出肮脏的暗红色。如同混杂了黑色红颜料涂抹出的一样……或者我将被吊死在灯塔上,灯光扫过我死去的尸体,血液顺着灯塔的石头外壳留下。我显得如此巨大,海浪会没过我的脚踝。未知的旁白与悬崖上掉落的石块将会把我埋葬(叹息声)这就是我理想的死法,如果我如期在56岁死去。否则我将在雾中窒息,然后沉入冰冷黑暗的湖底。男人站在岸边看我的胃中能灌入多少冰冷的淡水——或者我在泥泞中溺亡——不,遗忘!可悲!——一切终将过去,一切使人叹息,叹息,叹息……”

04:17-04:51 | 一个男人行走在疑似SCP-CN-1982的沙漠之中,道路的尽头是一座沙丘。他停了下来,随后沙丘崩塌,他疯狂的向着沙丘跑去。周围逐渐变得一片黑暗,只剩下他奔跑的身影。他跌倒在地,没有任何理由。

04:51-04:57 | 男人蜷缩在黑暗之中抽泣。一个女生走到他的身旁。男人停止了哭泣,抬起头看向她。

she.jpg

LONELY LOVELY.

04:57-05:23 | 一个年轻的女生坐在椅子上书写着,男人站在她的身旁不停地说话,但是女生没有理睬他。男人摁住女生的肩膀,她抬起头笑了,从位子下拿出一朵硕大,但是花瓣沾满泥土的红玫瑰挡住自己的脸。男人从视角下掏出一个相机挡住自己的脸,将要摁下快门。

05:23-05:47 | 女生转身离开,在黑暗中越走越远。男人踉跄的爬起来,跌跌撞撞跑过去,他的左手伸出,想要把手中的玫瑰交过去。女生转过头困惑地看着他。

05:47-05:50 [无画面,未知人员的讲话声] | “对不起,小姐,错误,不该是这样的(抽泣声,停顿)如果你还在,你能学会怎么用这个吗?”

05:50-06:03 | 男人靠在灯塔上,一块玻璃碎片从旁边的窗户上碎裂,扎在他的头顶,血顺着石头缝隙蜿蜒而下。他的眼中挤出几滴泪水,然后是喷涌而出。他跪在地上,哭泣。

06:03-06:15 | 视角内只有一个显示屏,上面正在循环放映着一段视频:一座位于小镇的绿房子,一个普通男人不断地在进出。视角拉近,变为普通男人的视角。

06:15-06:48 | 快速地重复了数千遍自04:51-04:57开始的所有记录。

06:48-06:51 | 视角内一片黑暗,随后浮现出数字“27”。

06:51-08:11 | 快速地重复自04:51-04:57开始到06:03-06:15的记录。

08:11-08:15 | 噪点。

08:15-08:19 | 发光的巨大球体升起,照亮了周围的一切。男人从黑暗中醒来,他变成一片又一片碎片组成的实体,他回忆不起任何事情,但他看见了球体,于是他开始向着那里前进。当他踏出第一步,周围的景色开始变化。

c.jpg

IN THE RAIN.

08:19-08:31 | 车辆缓慢地行驶在路上,男人和他的父母一言不发看向窗外。乌云笼罩天空。男人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哽咽支住了他的喉咙、舌头和口腔,他觉得自己下巴要脱臼了。他的父亲看了一眼妻子和他,挑了挑眉毛,嘴中蠕动出一句无来源、无去处,但是富有创造力的粗口。于是窗外开始下雨。男人再张了张嘴,依然没有说出话,他在暴躁的氛围中发出了幼小的哭声。然后被人从后座揪到了前排,车辆此时还在继续行驶。

desk.jpg

WAIT.

08:31-09:08 | 男人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阳光晒在他的背后,烘干了他的衣服,他坐在这里听着周围的声音。然后抬头看向从树间直射下来的阳光,懒懒散散,他打了个寒颤,没有离开,只是继续坐着。

09:08-09:15 | 男人伸手去感受阳光,但立刻又把手缩了回来。他看向远处,目光无焦点。视角自他的身上脱离,游走到外部。男人坐在一个小亭子里,他周围围绕着一大片草地,其中点缀许多在春天或者夏天开放的花,风吹过,它们会散发出花粉飞向世界各处。

m.jpg

REMEMBER ME.

09:15-09:17 | 视角转移到远处的山脉。

09:17-09:25 | 男人似乎在攀爬一座山,似乎是09:15-09:17中山脉的某一处。背景中出现蝉鸣声,随后越来越大,直到盖过了记录中剩余的攀爬声、喘气声和风声。男人张嘴说话,但是被巨大的蝉鸣掩盖。他抬头看向天空,似乎要下雨了。于是他开始向山下走去。

sun.jpg

DAY BY DAY.

09:17-09:25 | 男人依旧坐在小亭子之中,周围有无数的声音,但此刻在记忆之中是如此的静默。他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阳光从屋檐下斜着扫入。一辆车从亭子外的道路快速驶过,然后消失。背景中有雨声,但很快停止。男人静静地等待着。

09:25-09:41 | 男人走上木椅,看向亭子外面,似乎一切如常。他走下木椅,接着景色开始变化,周围的一切在消失,变为白色的沙漠。他伸出手抓住了一卷胶卷。

09:41-10:17 | 男人站在发光的球体前,他的手刚刚离开球体,他还在沙漠之中。难以名状的的烟雾从球体底部升起,散去后露出一朵红色的玫瑰花,但它也迅速枯萎。男人跪在地上,干呕着。

sky.jpg

WAY.

10:17-10:53 | 视角内一片黑暗一段又一段文字闪过但都模糊且扭曲就如同胃部的不适你无法描述它它们带着一段又一段的记录浮现男人在雨中在沙中在蝉鸣中在山中在亭子中在灯塔中在黑暗中在玫瑰中在雾气中在隔壁中在白色中在车中在玻璃碎片中在含糊不清中然后男人在它们的旁边在边缘他站在记忆的边缘只有某些他无法说出的东西勾连着他们他只能想起勾连。

10:53-11:00 | 视角自天空转向沙漠,它如此美丽而寂静,就像我们的记忆。

[记录结束]

附录CN-1982.3:访谈记录

采访记录摘要 2011/6/21
采访者:Dr.Rear | 受访者:SCP-CN-1982-A-13(D-1719)


[记录开始]

Dr.Rear:晚上好,D-1719。

SCP-CN-1982-A-13:啥?这是我的名字吗?

Dr.Rear:不……这只是你的,呃,代号(停顿)无论如何,昨晚睡得好吗?

SCP-CN-1982-A-13:一点也不,我昨晚一直在做梦。

Dr.Rear:可以讲讲内容吗?

SCP-CN-1982-A-13:你知道的:我站在沙漠之中,周围是高耸的悬崖之类的,然后我看着紫雾弥漫,一切变得虚幻……就这样,循环往复。

Dr.Rear:你对沙漠有印象,你之前到过沙漠吗?

SCP-CN-1982-A-13:我记不清了。我只知道那是很闷热,有很多……有很多……(含糊不清的嘟囔)

Dr.Rear:很多什么?

SCP-CN-1982-A-13:大概是日光,很暖和,很吵闹,我也不知道。我需要回去。

Dr.Rear:我很抱歉,但是返回是不可能的。

SCP-CN-1982-A-13:我必须要回去。我站在记忆的边缘上,我将要遗忘它们了,只剩下一些东西。我需要回去,走入深处。

Dr.Rear:什么东西连接着你们?

SCP-CN-1982-A-13:无法言喻的感受,难以定型的意象。抽象的思维,熠熠生辉,将灰暗点亮。你曾有过这些感受吗?

Dr.Rear:我很抱歉,那些破碎的记忆使你感到痛苦吗?

SCP-CN-1982-A-13:我需要回到那片沙漠,我想要知道我失去的一切,我的时光,我想要知道景象,我不希望它们只是一些痕迹……求你……

对象开始哭泣。

Dr.Rear:我明白你的意思,就像下雨天的惆怅与彷徨,对吗?

SCP-CN-1982-A-13:你能了解我的感受?

Dr.Rear:失却而模糊的记忆、缠结。我或许懂——只是感受。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