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983 罪国遗言

项目名称:SCP-CN-1983
项目等级 safe
收容措施:收容于site-cn-163的冷库保险柜以及低价值物品保险柜中,密码由站点四级人员每七个工作日更换一次。
描述:该项目是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吉林省■■市,在经历一系列极端天气影响后,从城市郊区上空凭空坠落的一系列物品,经市民汇报后引起基金会的注意,考虑到该项目的一系列异常现象,该市民被施以B级记忆消除后,该项目物品被成功收容。
该项目一共包括三个异常物品(我们称之为SCP-CN-1983-A,SCP-CN-1983C-B,SCP-CN-1983-C)CP-CN-1983-A为一块未知成分的人工合成的高纯度多晶体,被打磨为鸡蛋大小的椭球体,无确定质量,室温质量约为2公斤,质量随温度上升极为缓慢地增加,同时拥有卓越的材料强度,以及极大的比热容,可以承受氧炔焰长时间灼烧而自身温度几乎不产生变化,保持在室温,同时拥有极为稳定的化学性质,但以上性质在物品被收容2小时后开始消退,CP-CN-1983-A也随之缓慢蒸发为不明气体(随即被检测为大气成分),在收容后16小时,CP-CN-1983-A完全消失。
CP-CN-1983- B为一部分生物组织,拥有与人类手臂完全相同的外形,经基因鉴定,发现其并不属于人类。物品B上有多处严重创伤,包括数处骨折,严重感染(考虑到病菌危害,CP-CN-1983-BB已被隔离处理),小拇指以及部分手掌被撕裂导致其缺失,以及该手臂末端的断裂处严重撕裂以及冻伤。在收容两小时后,产生了与物品CP-CN-1983-A相同的现象,但在5分钟后停止。
CP-CN-1983-C为一份雕刻有未知文字的机械装置,机械原理与声呐相似,每分钟发出85次不超过80分贝的低强度响动,其内部能源来自一块与CP-CN-1983-A相似的发光物体,发光强度较低,发光频率稳定在蓝光,收容两小时后,其产生与CP-CN-1983-A相同的现象,发光现象明显加剧,并急剧放热,导致机械装置背面熔化,导致其滑脱出装置,并导致其机械结构损坏,以及内部储存的雕刻文本被剧烈破坏,随后被隔热处理,并在16小时后完全消失。 唯一唯一完好的可识别文本出于装置正面,机械装置正面的文字经破译后,得到了以下文本
//我们的王朝於谙达是永恒的之国,我们曾深刻的坚信,他会于日月同辉,与天地同寿,往昔如此,今朝如是。
我们有着千年的历史或是更多,我们经历了不计其数的天灾人祸但没有一次能使我们向命运屈服,我们之所以能在能在这片被战火吞噬又被灾星眷顾的残酷土地上伫立至今,是因为我们是是神之子嗣,我们伟大的祖先,於安,他是万物之初,是世界的创造者,就算在众神之中,他也是最尊贵的一位,因此众神万物都向他臣服,而我们作为他的子孙,我们只要虔诚的向他祈祷,我们的王朝便会永远强盛。
为此,向天父於安献祭,曾是我们王国最为重要的事情,每当大祭来临,全国上下的子民都会统一献上祭品,最肥美的牲畜,最优良的稻谷,最锋利兵器,最精美的宝石。。。最后在全国上下的祈祷声中,我们祈祷的愿望就会缓缓降临,满足我们的渴望,而於安从未吝惜对我们的恩赐,让我们强壮,富裕,不可战胜。
但后来危机来临,那是四千多年前,海上的游民对我们发动了入侵,我们本以为他们不堪一击,但我们错了,我们派出迎敌的军队杳无音信,然后他们又忽然出现在我们的城池外,巨兽推倒我们的城墙,边关将士的头颅被雨点一般抛进闹市。。。我们才知道我们输了。 我们对这些狗奴的强大感到困惑,我们拷问俘虏,才知道这世界上不只我们被神眷顾。
他们的神许诺了他们强大而不可思议的力量,操纵深海中的妖魔,偷窃九天中的雷霆。。。数不胜数。我们深知这是我们无法战胜的邪恶,我们向於安祭祀,我们已经没有能力凑出一次像样的祭祀,我们便用我们的我们孩子的血肉作为祭品,夹杂着我们的怒火与仇恨,把它们扔进火山,以祈求於安向他们降下天罚。
那时我们无数的祖先们拖着他们的残肢,躲在山洞中向敌人降下了一个又一个恶毒的诅咒。
於安帮助了我们。
广阔看不见边的火海从敌人占领的城市上降临,在烈火焚烧的烟雾中,雷霆雨点般的轰鸣作响,冲天的黑烟仿佛是吸满了骇人的愤怒,也被穿梭其中雷霆显得耀眼无比。
敌人和他们的工事顷刻间化为灰烬,随后我们集结起来把他们赶尽杀绝。我们胜利了。
但动荡没有平息,於安降下的天罚深深震撼了我们,我们之中的的一些人动摇了,他们怀疑了於安的仁慈,这是大逆不道!随即为了排除异己,我们发起了内战,结果必然是怀疑者的失败,他们和那些被我们征服的国家的愚民们一起被当作奴隶,永世向於安赎罪。
但讽刺的是他们的怀疑被证实了,於安的天罚也降临在了我们头上,我们也曾怀疑那是外族的袭击,但那样的破坏力我们深知不是凡人可以做到,我们便不再向他祈祷,而是献上祭品使他安抚,我们开始恐惧他,我们不敢再看着星空唱他的颂歌,而是深深跪在地上不敢发出声响,他不再理会我们的祈福,不再给予我们恩泽,但还是会赏赐我们一些奖赏,比如我们去侵略扩张,那时他还会向我们的敌人降下天罚,这让我们战无不胜攻无不克,随后我们寻找大海之外的世界,随即,我们统治了我们脚下的世界。
但是两千年前的那一天,我们经历了一场巨大的干旱,内陆地区几乎成为了不毛之地,所有的人都躲在山区苟延残喘,这时,於安在我们的中的一些人梦中临世了,他告诉了我们山中有一种矿石叫做暖石,可以储存火焰和阳光,并通过强大的心智来操控,并将储存的能源以其他方式的能量释放出来。
很快我们找到了暖石,但由于矿石中暖石含量稀少,效果并不卓越,但这帮助我们度过灾难已经绰绰有余了,而后,梦见於安的人愈来愈多,他们都被指引使用暖石,于此,我们有一次的繁荣了。
但对暖石的开发我们仍然抱有前景,我们大量的开采暖石矿,研究暖石的冶炼技术,训练人们运用暖石,暖石很快普及了,暖石所带来的技术革命极大的提高了社会水平,过去三千年的积淀甚至赶不上我们近十年的发展,但随着我们对地下的探索,我们发现了新的危险。
我们发现的新的种族,一个世代身存于地下的种族,他们强壮,广泛,而且适应力极强,最重要的是,他们也拥有神。
我们的战争不可抑止的开始了,我们都祈求神帮助我们,强大的天罚每天都在彼此的身上发生三到五次,但由于我们不了解彼此的世界,所以战争一度僵持不下,但这不影响战争继续,他们在我们之中降下瘟疫,我们让地下世界的火山喷发,很快我们都意识到了,这场战争不存在胜者与败者,只存在毁灭者与被毁灭者。
但我们很幸运,我们在暖石的制冶技术上得到了突飞猛进,暖石的纯度大幅度提升,之后我们将暖石运用进了军事,由于此时,我们彼此早已被战争消耗几近枯竭,这只强大的军队,为战争带来了极大的转机,地下世界的火焰让我们的力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暖石释放的咆哮声足以震碎他们的兵器,暖石喷射的火焰可以轻松蒸发视之所及。他们很快就屈服了。
占领了地下世界后,我们获得了大量的地热资源,同时,第二次技术革命开始了,我们将处理过暖石融入到饮食中,以摄入暖石到体内,如此日积月累增加,暖石在人体内的含量升高,而极大的强化了意识对暖石的支配程度,但能做到的人少之又少,而这些人就被称之为“升腾者”,凭借着升腾者对暖石的敏感,我们很快又找到了合成暖石的方法,一夜之间,暖石完全的被普及了,成为了一种基础材料,暖石机械完全改变了我们的生产方式,我们确确实实的强大了。
这时,我们想起了那个曾使我们恐怖不已的於安,我们做了一个决定,我们要屠神,我们要解放自我,但那以后於安再也没有回应我们,我们深刻得意的认为,我们赢了。 自由的味道让我快乐无比,我们自由的探索世界再无顾忌,我们的膝盖再也不向屈辱的弯下。
在接下来的100年,也就是现在,我们铸造了成千上万的巨大装置以收集地下世界下更深层地核中的地热,我们称之为大地熔炉,是我们最先进的能源设备,通过暖石汲取柱,将地热送到地面上的熔炉堡垒也就是储存能量的巨大建筑,我们的世界一切欣欣向荣,但我们忽视了自己的无知,那一天一座大地熔炉将一种异常能源汲取进了堡垒,并迅速将已储存的能量同化,而用作储能容器的暖石也由原来的蓝色光芒变成让人不安的色彩,我们随后,切断了堡垒与汲取柱的链接,以防堡垒吸入过多,但那东西引起了连锁反应,只要是被充能过得暖石设备,只要接触到,感染情况似乎就会不可逆转的进行,进而被其完全感染,而其内部所储存的能源释放出来时,发现已有的能源早已被同化,并具有同样的异常,同时异常能源随着汲取柱不断的喷发出来,凡是被沾染到的都会被熔化成浮着一层黯淡的,若隐若现的光晕的粘液,所幸污染范围不大,随着汲取柱被我们沉浸地下,事情就结束了,学者们研究说,地下熔岩量巨大,那东西会被稀释不会什么危害,只要我们把已经被感染的堡垒处理好,就不会再产生危害。但我们一切的愚蠢都在此时付出了代价。
三天前,在世界另一端的一座熔炉发生了同样的灾害,我们阻止了恶化,还未没来得及困惑,第二座被感染的堡垒就出现了,紧接着第三组,第十座,第一百座,一千座。我们都来不及作出任何预警,仅仅是一瞬间,上万座熔炉被感染,我们的抢修能力远远跟不上,一座座的堡垒随即因为过量充满异常物质而爆发,喷射出一道道黑暗的彩虹,那黯淡的粘液很快抹平了山脉,取代了海洋。仅仅两天我们的五千年的文明走到了灭亡的边缘。
这时,我想起了於安,我对我的同伴们说了我的想法,他同意了,我们号召剩下的的人们一起来祈祷,幸存者在世界各处建起了那些宣扬反神主义册子上看到过的祭坛,恸哭这祈祷,就连被感染了身体的人,也咬着牙向祭坛伸出双手,眼角挂着泪水,我想千年前的祖先们诅咒海民时,也是这样的景象吧。我向祭坛一声声跪拜,手里紧紧握着祭坛里燃烧的木炭,愚昧的幻想自己的痛苦能取悦他。
他终是仁慈的,他又一次帮助了我们,最为恐怖的雷电降临在了感染地带。
我一旁的同伴颤抖的抬起了头。
我看见粘液被气化烧尽,残骸的灰烬像黑色的雪一样纷纷扬扬。
闪电一道又一道的降临,将天地照的晶莹剔透。
我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个身影。
他对我说
“对不起”
随后我的脑海被强烈的光芒填满,渺远而浑厚的崩溃巨响在我脑海中。。
我深知,於安失败了,我们仁慈的父死亡了。

我们有罪,我们是窃贼,我们是骗子,我们是不孝子,我们是亵渎者,我们是您的骨肉。

我们曾怀疑你,利用你,以不单纯的想法揣测你,你早已全能全知,却以你的爱纵容和包容我们贪婪而卑劣的幼稚子嗣们。。。。
结束了啊
刚刚世界那一端的地下世界已经坍塌了,在父死后,那粘液就好像活了过来,听说它伸出了几十米高的触须向这里爬了过来。。时间不多了,我们会用那些海民留下的技术,勉强打开一个窗子,把我们的荣耀,我们的一切的故事,我们的辉煌的见证送走,送给宇宙,那时候於谙达的故事就会沉睡在宇宙中,永远不会,永远不会消失,
我们的父,肉身,土地,知识,文明,一切的一切都被他吞食了,但他无法抢夺我们存在过的资格,历史的沙漠中会留下於谙达的足迹,历史的长河中会保存於谙达的涟漪。最后的一天啊。如果你发现了他,请想象於谙达曾经的辉煌和强大,请为我们的父,於安报以虔诚,请看着我们的足迹点一点头。诶,我已经听见那东西的声音了,再见。
於谙达,永世长存。//
CP-CN-1983-C上的文字被及时记录下来,但CP-CN-1983-C的没有发生类似于CP-CN-1983-A的蒸发现象。
调查记录 “经过分析,忽略文中作者面临绝望时的心理因素,我发现了一些大胆但却足够正确的想法,我认为文明中所提到的天父於安并非真正神明,而是类似于由大量人们思想所构建的许愿机器。
我认为所谓神明於安的性格,强大程度,形象完全取决于人们对于他的看法,以及所谓暖石也是他们在灾难下潜意识所塑造出的物质,这通过他们文明灭亡后构想物就消失(物品A的蒸发),还有想杀死神,神便会消失,也是取决于他们潜在的认为神畏惧他们,还有认为神是残暴的,他们就会害怕神的惩罚,神就会降下天罚,都可以间接证明我的观点。
但值得思考的是,一个人的意念有限,但把成千上万人的意念编制到一起就能影响到现实世界,这种生存方式是新颖的且是极具科研价值的,但也是是值得我们思考的。。。但到底什么契机才能建立其“许愿机器”绝对值得我们的研究,如果成功,那么其益处不言而喻。但同时,到底是什么存在可以瞬间瓦解如此庞大的意念,是他们早已放弃希望看定了神明的死亡,还是另有什么蹊跷,这也值得我们研究与警惕。”                                
————钅博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