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006



评分: +58+x
根据基金会数据安保条例,查阅本文档需要 等级4 通用安保权限 或以上等级权限
数据访问进程终止,请出示相关权限
权限已认证:等级5 通用安保权限 非O5议会人员无掩盖内容查阅权
恢复数据访问进程

 

 


 

 
特殊收容措施:自2016年03月15日起,Area-CN-1524已被关闭并撤出所有原先站内人员。考虑到项目具有一定程度上可以自我阻止其信息为外界所知的特性与项目所处的地理位置,Area-CN-1524仅在距离其方圆10km处布置了一条不严格的封锁线作为地理隔绝项目与外界的措施。该封锁程序的具体内容为:

·使用高度为2m的铁丝网墙在距离项目10km处围绕一周以隔绝项目与外界。

·在铁丝网隔离带上每间隔200米安设有一使用太阳能电池板作为电力供给手段的卫星传输红外摄像头,以此组成一道面向外界的监视网。任何异常热源的靠近都将导致该监视单元自动向位于Area-CN-07处的项目收容中心报警。

目前,表面上Area-CN-1524正在作为一个主要负责处理中级机密文件、兼收容部分低威胁低价值异常的小型文书站点运行,一个规模在30人以下的团队以每半年轮换一次的频率驻扎于设施内工作,所有经此站点处理的文件每天必须集中上传至一个指定服务器内留作备份研究,不允许混入基金会数据库。除此以外,25个远程无线传输监控摄像头已被布置在Area-CN-1524的各处,所录制视频将上传至同一服务器专门用于CN-2006项目小组进行研究。对Area-CN-1524中的人员调动由人力资源部的一个专项小组负责,该小组成员应全部拥有4级及以上安保权限等级。

为了促进对SCP-CN-2006的研究而收容于Area-CN-1524的异常均需要满足以下要求,并在经历过交叉学科审核后方可以实验名义被收容于Area-CN-1524:

1、 被收容的异常不可以是一件独一无二的异常,换言之,必须保证在基金会其他常态站点收容有与该异常在被转入SCP-CN-2006前拥有完全一致的异常特性、外观外貌的异常作为供给常态研究的备份存在。

2、 被收容的异常不可具有过于特别的且难以执行的特殊收容措施与过高的危险性。一般在目前的标化条件中,异常的收容等级必须为SAFE、威胁等级不得超过“需谨慎”且扰动等级不得高于VLAM级。

3、 为了规避可能的风险,被收容于SCP-CN-2006内的项目绝对禁止与以下特征有关:现实扭曲、奇术、模因、认知危害、视觉危害、信息危害。

所有被收容于SCP-CN-2006之异常的收容间内外必须由至少4台不同监视设备进行全天候监视。收容间距离最近的其他功能性设施应保持至少10米的距离,并确保主收容区距离最近的设施出口的步行路程小于5分钟。一旦出现任何难以控制的情况,应立即派遣机动特遣队将异常移出设施。

机动特遣队-甲子-20已被建立于Area-CN-07,用以专门处理与SCP-CN-2006有关的特勤任务。考虑到项目异常性质的特殊性,在进行所有针对SCP-CN-2006的探索行动期间,特遣队必须保证完全服从指挥部下达的任何指令,不允许有丝毫的违抗与质疑。即使在某些时候,出于项目异常性质的影响,某些要求在特遣队的角度看来将会是十分荒诞、毫无逻辑性可言的。所有参与行动的特遣队员对此都应心知肚明,必要时可以通过心理催眠暗示,甚至模因影响来达成此目的。

描述:SCP-CN-2006是原基金会设施Area-CN-1524,该设施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原本计划作为Area-CN-07的一个下辖研究设施运行,距离Area-CN-07直线距离约██km。
 
在Area-CN-1524投入运营仅仅数月后,Area-CN-1524开始表现出不知来源的异常性质。具体表现为在Area-CN-1524设施内持续发生的现实篡改现象。大量与超自然界相关的现实信息被扭曲更改,而处于其中的人员事物(包括后来进入的)将不会表现出/察觉到任何逻辑上的谬误,也无法察觉到篡改现象本身;就好像其自古以来就是如此运行的一样,尽管事实并非如此。目前这一异常现象被命名为“区域逻辑自洽性事实(现实)篡改现象”,直至目前为止,该现象仅在SCP-CN-2006内被观察到。
 


如果有人员、物体等个体穿梭于外界与SCP-CN-2006内部,则其会在进入/离开SCP-CN-2006影响范围时遭遇到现实篡改事件。此种情况下,个体所遭遇的现实篡改的变化过程部分类似于SCP-276。被背景现实篡改影响的物体通常会倾向于篡改为在不同背景下具有类似功能、体积或结构的物体。部分物体可能基于使现实篡改后的状况符合逻辑的目的凭空出现或消失。当SCP-CN-2006内部出现针对现实背景的现实篡改事件时,其篡改模式类似。
 
已知SCP-CN-2006的现实篡改效果有能力影响到人脑内的最基础知识与记忆内容,当一名人类个体由外界进入SCP-CN-2006影响范围时,其脑内的所有记忆、知识乃至常识都可能被篡改以与当前SCP-CN-2006内部的“背景”相吻合。而与发生在SCP-CN-2006内部的其他现实篡改事件一样,个体将无法认识到篡改现象的发生,同理,也不会造成逻辑上的任何漏洞。
 
目前也已记录到SCP-CN-2006存在不对现实背景进行篡改,而直接对物体结构等进行篡改的记录。在此情境下,物体的篡改模式是完全无规可循的;大量物体凭空出现或消失,大面积空间的结构被同时篡改等情况在此情境下极为普遍。
 
所有发生在SCP-CN-2006内的现实篡改事件都是高度不确定、无规可循的。通过与外部环境进行观察比较是唯一可以得知SCP-CN-2006内部是否发生了现实篡改的方法。目前可以得知现实篡改事件发生的区域已不局限于Area-CN-1524内部,不过无法判断该异常性质向外蔓延的范围,只知道其目前尚未影响到Area-CN-1524方圆约10km以外的区域。
 
目前,没有任何已知手段可以保障实体在影响范围内不受SCP-CN-2006的影响,尚不知项目进行现实篡改影响的极限位于何处。

部分SCP-CN-2006内发生的区域自洽性事实篡改现象的篡改内容

持续时间:2016-02-16 至 2016-09-18
篡改内容:Area-CN-1524内所有与基金会有关的图标字样,档案文件等被大幅度修改。所有修改都指向将Area-CN-1524的所属的组织归为一个名为“深渊之光同修会”而不再是“SCP基金会”的组织。经调查发现该组织在语言措辞的使用上与基金会有着极大出入1,但是其运作职能与目的似乎与基金会相似。在世界范围内进行的搜索调查并未发现任何拥有此名称的组织。
其他:该异常由一名Area-CN-07的技术人员在观看画面来自Area-CN-1524的远程录实况录像时发现。Area-CN-1524附近的区域被立刻封锁,在基本排除是某个未知GOI势力进行的敌对渗透活动的可能性之后,特派机动特遣队被派遣进入Area-CN-1524针对出现的未知的异常性质进行调查(探索行动CN-2006-1)。事件发生后,当事人员被全部进行了C级记忆消除,事发时被临时收容于该设施的低威胁低价值条目SCP-CN-██、SCP-CN-██与其他储存于该设施的异常项目被暂时认定为已失去。


探索行动记录:CN-2006-1

记录备案编号:RCD-EXPLR-20000101-CNBR
探索任务类型:E23(对已知环境进行探索,探索的目的是为了探明在环境内新产生的某种未知超自然现象)
探索人员派遣类型:机动特遣队MTF
 
具体探索目的:探明于数小时前在基金会中国分部设施Area-CN-1524内发生的疑似大面积现实扭曲现象。
人员指派:机动特遣队-癸子-31;1小队,3人
携带装备:标准二级武装配备、每位队员额外携带20发M5现实扭曲应对弹2、1台MK.6型便携式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视觉危害滤过性面罩、每个队员一支标准康德计数器。
 

探索记录开始
2016年,02月,17日,02时,31分
机动特遣队-癸子-31小队抵达距离Area-CN-1524约3km处
Alpha3HQ报告,机动特遣队-癸子-31小队已经抵达目标附近,目标大体可见,完毕

HQ4机动特遣队-癸子-31,HQ已接收。请从外部对目标进行视觉观察,报告HQ,完毕

Alpha:HQ,机动特遣队-癸子-31,已完成对目标Area-CN-1524的外部观察,看起来设施似乎运作正常,请指示,完毕

HQ:观察到设施运作正常,HQ已收到。机动特遣队-癸子-31,继续前进进入设施,如有可能尽量从正门进,完毕

Alpha:继续前进至设施,走大路,机动特遣队收到,完毕

机动特遣队-癸子-31小队继续前进至Area-CN-1524处

Alpha:指挥部,守耀人小队已到达CN-1524号前哨,请作出指示

HQ:机动特遣队-癸子-31,请按照标准联络格式进行联络

Alpha:无法理解,指挥部,请解释命令

一段时间的沉默

Alpha:指挥部,守耀人小队正在待命,请作出指示

HQ:机动,额,“守耀人”小队,立刻后撤,远离目标,直到下一条命令出现

约15分钟后,推测机动特遣队-癸子-31已远离Area-CN-1524

HQ:机动特遣队-癸子-31,这里是HQ,报告状况,完毕

Alpha:HQ,这里是机动特遣队-癸子-31,小队状况良好。若不介意的话,请解释一下上条命令发出的原因,完毕

HQ:机动特遣队-癸子-31,请先解释刚才使用非常规格式进行通讯的理由

Alpha:HQ,你认真的?我们在出勤期间的所有无线电通讯皆是按照标准基金会无线电通话规章进行的,绝对没有使用任何违反规章的通讯词汇。

HQ:包括像是“守耀人”之类的词汇?

Alpha:绝对没有,这么像是中二病患者才会说的词汇我一旦说了绝对忘不了的。别的队员可以为我作证

Bravo:是这样,HQ,我们绝对没有说过类似的词语

HQ:好吧,我还需要再次确认一下,在刚刚你们的确到达了Area-CN-1524对吧?

Alpha:当然,然后您就让我们往回撤了

HQ:好吧…请复述一下你像我汇报已经抵达时的语句,队长

Alpha:当时我说:“HQ,机动特遣队-癸子-31小队已到达Area-CN-1524,请作出指示”

HQ:……机动特遣队-癸子-31小队全员,撤回撤离点,我现在派遣直升机前往接应。探索行动终止,我们所面对的东西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记录结束

 

事后他们给我听了整段探索无线电通话的录音,我自己听完也觉得极其诡异;甚至一度怀疑录音是不是被篡改或者我们的频段被黑了。然而事实就是那样,那的的确确是我自己的声音,然后我们的频段是经过奇术增强支持的,在全套安全保障系统的加持下几乎黑不掉。这不是现实扭曲,因为康德计数器自始至终的数据都没跳跃过哪怕一下;这是某种甚至还凌驾于现实扭曲者之上的东西在影响着这个站点,我不好说…………但它真的令人难以想象。
————机动特遣队-癸子-31小队士官   特工Flynn

探索尝试显示Area-CN-1524所遭遇的异常现象实在过于蹊跷,目前依据基金会所掌握的非常态科学理论难以推断Area-CN-1524内到底发生了什么。Area-CN-1524应被立即归档为SCP条目转入长期收容,任何拖延都可能导致事态不可避免地放大。
————探索行动CN-2006-1指挥参与者    研究员S.F.
 


持续时间:2016-07-02 至 2018-03-25 至今
篡改内容:观察到原被收容于该设施的SCP条目SCP-CN-██5的部分异常性质接连两次发生部分变动。具体发生的变动为该SCP在██████时对于████所表现出的异常性质████████的变动。


来自项目首席研究员S.F.的报告 2016/08/15

在这个项目立档的档初,我们普遍认为Area-CN-1524所遭遇的大概只是一次匪夷所思的扭曲事件。最坏的情况不过是这种状态一直维持下去,或者稍有向外扩张的趋势。因此在这几个月内,我们除了搞清楚在SCP-CN-2006里背后替代SCP基金会的同修会是个什么组织以外就基本上别无作为。也正是如此,几个自事情开始就被收容于这个设施的项目,包括SCP-CN-██在内至今还没有被全部撤出设施。然后SCP-CN-2006就狠狠地打了我们一耳光。

为了确认发生在SCP-CN-██上的变动,我们在距离Area-CN-1524十几公里的地方临时建了个实验室,通过几个月来我们对项目中那个叫做同修会的组织的研究成功远程派遣了一支机动特遣队进入设施将这个SCP回收了出来,在外面的常态世界做了一套实验。随后再送了回去,又做了同一套实验,让Area-CN-1524拍成了远程录像直接发给了我们(据我们目前的研究,SCP-CN-2006暂时不会对出入其中的无线电波或奇术传送法阵等远程传输手段产生现实篡改效果,这也是我们之所以能发现SCP-CN-2006异常特性的唯一途径)。结果是,同一个SCP项目,同一套实验甚至是同一个实验室环境,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在SCP-CN-2006内、另一个在外,结果戛然不同。

关于SCP-CN-██上发生的具体变动,其实是很细枝末节的一小个细节,它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SCP-CN-2006告诉了我们它的能耐可不只是简单的全文搜索加替换关键词。SCP-CN-2006,无论这是个什么东西,它影响常态的模式比起我们先前做出的论断来看可能都要更加复杂莫测。


持续时间:2017-01-05 至 2020-03-30
篡改内容:设施内的文档中所有与休谟科学有关的内容被全部抹除;现实扭曲产生的原理被归咎于一种特殊的EVE粒子流,设施内原本安装的所有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全部被替换为一种被称作为“EVE粒子虹吸管”的装置。该装置据获得资料推测是依靠吸收周遭EVE粒子,导致产生现实扭曲事件时可供扭曲者支配的EVE粒子数量高度有限以达到一种抑制现实扭曲事件的效果


来自项目首席研究员S.F.的报告 2017/02/30

事情正在向一个越来越不妙的方向发展。

其实就在上一次SCP-CN-██的异常性质被凭空篡改时我们就应该想到这个的。毕竟,本质上我们的休谟科学的根基还是建立在无数我们所收容的超自然项目上的。如果你能抽走一栋大楼地基上的一块砖,那么你也可以以同样的方式抽走五块、十块、一百块乃至将整座万仞高塔的筑基彻底改变。

在一个函数式中,只要略微更改一下输入的数值,最后输出结果就会自动改变,这甚至无需手动操作。在逻辑因果上也是一样。我们不知道SCP-CN-2006究竟只是改写了输入的原始值,改变了那几个帮助我们铸造休谟科学的异常项目的几处异常性质、还是手把手地“亲自”将休谟科学的发展历史完全改写,我们不得而知。但无论是那种可能,我们都得做好这样一手准备:在某时某刻,SCP-CN-2006可能有能力去彻底改写一切;从整个超自然科学体系逐步过渡到自然科学、物理学定律甚至是数学规则。或许有一天,基金会含辛茹苦搭建起来的超自然科学体系将不复存在、新的重力规则将使冰雹从地面往天上喷;直到小学生将在他们的课本上学到二加二等于五为止。

就SCP-CN-2006可以自动适应逻辑的特性来说,二加二等于五未必就一定比二加二等于四是一个更坏的结果。何况我们或许并没有能力去阻止那天的到来。直到SCP-CN-2006玩腻了在其内部将基金会解散为止,我们只能先尽量做好自己的分内工作,无论是否有效。


持续时间:2017-01-19 至 未知
篡改内容:先前被收容于Area-CN-1524设施内的少量研究用  SCP-447 与一具因████伤亡产生的死尸发生████████,结果【数据损坏】及████████,与现存【数据损坏】之结█████严重不符███。
其他:████████████,████████;████、██████、██████。

持续时间:2017-11-25 至 2018-02-03
篡改内容:一名为“丰饶公社”的组织替代了基金会存在于Area-CN-1524中,设施内的所有员工都对此组织中被称为“社长”的四位高层领导人抱有高度的个人崇拜情绪。组织“丰饶公社”的口号为“控制思想,收容罪犯,保护人民。”,已观察到其拥有部分与极权政治体类似的特征;设施内所有人员的思想被以极端手段控制,所有人员似乎是自发性地全部拥有了对该组织的高度忠诚。设施内的日常生活状况似乎被刻意控制的极为艰苦。

持续时间:2018-03-01 至今
篡改内容:SCP-CN-██连带其收容设施从设施中消失,设施内保存的文档显示该SCP条目一直被收容于另一基金会设施█████████,并且“从未到达过Area-CN-1524”。
其他: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在SCP-CN-██的原始文档中没有重点提及过该项目所被收容的站点。有关利用SCP-CN-2006处决高威胁项目的提议被否决。

持续时间:2018-04-05 至 2018-07-30
篡改内容:Area-CN-1524的地下出现了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直接性空间篡改。Area-CN-1524的全部地下结构被彻底更改,导致原先装设于设施内部的监控摄像头全部失效。更多信息详见探索行动报告CN-2006-4。
其他:设施的地下结构在2018年7月30日恢复至设施于2018年4月5日的状态。所有因为这次现实篡改事件影响而死亡的人员,从2018年7月30日后残留于站点内的所有痕迹中均无法找到任何可以证明其曾经生活与工作于Area-CN-1524内的任何痕迹。


探索行动报告:CN-2006-4

记录备案编号:RCD-EXPLR-20000401-CNBR
探索任务类型:E12(对完全未知的环境进行新探索,探索的目的之一是为了回收基金会资产)
探索人员派遣类型:机动特遣队MTF
 
具体探索目的:探明发生在SCP-CN-2006内最新发生的现实篡改现象对设施Area-CN-1524造成的影响;营救失去联络的驻站人员。
人员指派:机动特遣队-甲子-20;1小队,6人
携带装备:标准一级武装配备、每个队员一支标准康德计数器、每个队员足够持续进行24小时探索的补给品、由Bravo队员携带一套同传录像设备。

探索结果:机动特遣队成功进入设施,从项目内回收了事发时25位驻站人员中的19位,并基本探明了项目内结构的更改。机动特遣队无人在行动中损失。

探索结果显示,发生于2018年4月5日的现实篡改事件对Area-CN-1524的内部结构造成了彻底性的改变。设施内部被重新划分为“入口区域”、“重收容区”以及“轻收容区”三个主要区域,SCP-049、SCP-173、SCP-106与SCP-939四个原本被收容于SCP基金会EN总部的异常在设施中出现6

其中,两个SCP-939个体被机动特遣队通过直接开火与利用设施内被称为“特斯拉电击门”的一种设施结构处决。而SCP-049的行为与被往常EN总部记录在文档中的表现显得完全不同,更加富有攻击性且无法交流;在尝试交流失败后由机动特遣队开火处决。SCP-173与SCP-106与记录的表现无异,被机动特遣队通过标准程序重新收容。

4位未能成功回收的驻站人员全部因为受到脱离收容的SCP项目的攻击而死。2位其他人员疑似死于来自枪械的攻击;在设施内还发现了设施内曾经存在D级人员的痕迹,尽管Area-CN-1524从未被指派过任何D级人员,现场未能回收到任何其他人员。

报告结束


来自项目首席研究员S.F.的报告 2018/07/30

发生在4月5日的最新一次现实篡改事件很大程度上在迫使我们为SCP-CN-2006究竟是什么找另一种解释。在之前,尽管SCP-CN-2006内已经产生过不少无规可循的变动了,但像这次一样无厘头的凭空创造还是第一次。

在先前发生过的现实篡改事件中,SCP-CN-2006很多时候不过是将一件东西换成了另一件东西。最严重的的一次在今年的3月1号直接使得一个SCP项目消失其实也没什么稀奇的——那个SCP项目自身的异常性质也极度普通,一次大规模的现实扭曲或者逆模因覆盖也能达到类似的效果。如果硬要找一个比喻的话,大概就是把一张复杂的画用Photoshop之类的图像编辑软件编辑了几下,或者调整了一下滤镜和背景色相而已。

而这次不一样,相对而言就是把整张画布擦的只剩几个像素点,而后再画了张同样复杂的画上去。与这次篡改的无规可循比起来,对前面几次篡改使用“无规可循”一词直接显得用词过度了。

所以SCP-CN-2006究竟为何物?有观点认为它只不过是效果强一点的局部CK罢了,还有人觉得它是平行世界的投影。目前的问题不是没有站得住脚的猜想,而是太多猜想都能站得住脚,这反而产生了矛盾。

实际上,关于目前SCP-CN-2006到底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我也很怀疑继续对SCP-CN-2006继续进行研究的必要性。反正这是个逻辑自洽的东西,就放着一边让他自己玩去吧。我将在打出这份报告后申请调离CN-2006项目组,它已经浪费了我们太多的时间,及时止损就是最明智的选择。


无效化记录:CN-2006/20190130

分级委员会备注:
自2018年07月30日起,经过为时6个月的观察,再未能观察到SCP-CN-2006内出现任意一起现实篡改事件。故目前暂时已认为SCP-CN-2006进入无效化状态,目前该项目已被重新分级为Neutralized
按照标准程序,接下来将对项目执行为期12个月的保留观察。保留观察期间项目的特殊收容措施照常执行。保留观察期间一旦项目出现任何恢复异常性质的迹象,则其收容等级Neutralized将被撤销并重新分级为原先收容等级

于2020年01月30日补充:
保留观察期已过,SCP-CN-2006即将被正式归档为已无效化项目,项目收容等级被永久固定为Neutralized
——————SCP基金会中国分部 项目分级委员会委员 EDay













你好啊,

别这么在意格式了,反正这段话也是通过一段数据库后门程序偷偷留的,不是正式的文档更新

如你所见,这是一篇属于一个已经无效化的条目的过时文档。所以按理来说在你看到最顶上那条分级委员会的通知时理应就退出这个页面去看别的你本来打算去看的文档了。不过既然你选择看到了最后,那么就说明你对这片基金会历史的尘埃还是感那么点兴趣的。

那么我觉得就有必要再额外多告诉你一些事情了,以免你真的被上面那篇委员会告示忽悠瘸了。

SCP-CN-2006没有无效化,至少可能没有,或者说我认为没有。

好吧,看到这儿了,你脑海里多半又想起了那些基金会传统阴谋论,就像是有些时候我们会扯淡说某件东西无效化了或者是丢了来保护它的安全,掩藏它的机密这样子。然而对于这篇来说,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是因为这次我们的确不想管了,也没法管了。

如果你真的有仔细看上面的文档,肯定能注意到某一篇报告内提到的这样一则信息:“我们目前的研究,SCP-CN-2006暂时不会对出入其中的无线电波或奇术传送法阵等远程传输手段产生现实篡改效果,这也是我们之所以能发现SCP-CN-2006异常特性的唯一途径”,

没错,唯一的途径。那么如果我们某一天发现自己观察不到SCP-CN-2006的异常特性了,一种可能是它的确无效化掉了;

但是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途径消失了。

途径消失的原因可能有很多种,最主流的是两种说法:其中一种是SCP-CN-2006“进化”了——进化到连进出它的无线电波和奇术通讯法阵都能被实时篡改了。还有一种就是我们被整个包裹在了SCP-CN-2006的影响范围内——当然,你注意到了我们没提醒过你SCP-CN-2006的影响面积会逐步变大,不过相对的,SCP-CN-2006也不一定要提醒我们这一点。很明显,这两种情况都可能发生,比起一个神秘莫测的项目直接人间蒸发这样一件事实来说也确实更好接受。分级委员会的人对此其实心知肚明。然而我们还是达成了默契,一致将SCP-CN-2006的级别划定为了无效化。或者说,你也可以理解为未收容。

理由很简单,就算是最为老练的猎手也不可能抓住一只看不见摸不着,甚至都无法断定它是不是的确存在的狼。我们无法抗衡SCP-CN-2006,因为即使是我们目前所能使用的最为极端的方法,包括通过部分神性实体,都无法确定SCP-CN-2006是否还存在,或者以什么样的方式存在。

……

其实在它无效化之前,我们还是已经大概参透了它是什么妖魔鬼怪,

SCP-CN-2006的本质。

等一下;

说实话,我感觉还是应该再给你一点回旋的余地。

个人建议,如果你以后还想能够活在一个在你的认知范围内还相对正常的世界内,

那就不要往下看

或者,如果你真的这么想看,又想好好活着,我的建议是你先想办法搞到一瓶记忆删除药。不用太强效,E级就可以,能删掉你最近半天的记忆。你先找来,放在你手边,在看完之后马上退出这个页面、删掉浏览记录然后吞下记忆删除药,彻底忘掉这篇文档。

给你一点时间

你准备好了吗?

确定?

洞。好了,我们开始吧。

其实在18年的8月后,具体时间大概是在九月的什么时候,它又活动了一次。

这一次,既不是哪个异常又消失了、我们的什么超自然科技产品变成拐杖糖了,也不是管理局被另一个什么组织顶球了。这次的内容很简单。有一次我们翻找项目专属数据库,在一篇文档内看到了六个字,很简单:二加二等于五。

问题来了,这应该是一篇很严谨的关于记录一篇实验经过的报告文档。我们把这个作为一处纰漏报告回了项目驻站人员处,然后通过无线电得到的答复是:

没问题啊,二加二等于五,这不是小学时期就学过的加减法吗。

接下来的几天说像一场噩梦不太合适,只能说是一次不断接近噩梦的过程。这次的篡改不光是偷换一个“四”和“五”的概念那么简单;四还是四、五还是五,数数的顺序也是一二三四五,但是在项目内,二加二就是等于五。啊,该死,我很难和你解释清楚那是个什么情景,因为那根本就不是我们这个二加二等于四的世界所能理解的。总之,我们在项目影响范围内搭了几座帐篷、装了一些设备,从各种地方要了一批人;其中包括管理局中乃至世界上最顶尖的和数学、逻辑学打交道的那批人,唯一的目的就是想办法在项目的影响范围内证明二加二不等于五。

总之在挣扎了一个月后,我们失败了,还失败的一塌糊涂。

我仍然记得在最后一批数据计算结束的那天,望着屏幕上由二加二等于五这一公理为根基算出来的结果。在场的一共38名来自RPC管理局各处的精英们没一个人能说出话来,气氛压抑的像每个人的头顶上都压了一艘里海怪物。我看见项目主管掏出了他的配枪,一支精密的SIG P220自动手枪,插上弹匣、拉动套筒上膛、开了保险,塞到了旁边的一个项目一开始就一直待在项目内工作的研究员手里,指了指自己的鼻梁骨。

枪响了,在场的37个人没人大惊小怪。另一个人走上前去,站到了枪口前面,做了相同的动作。一个接一个,就是他妈的一条效率到不行的死亡流水线。那天,8个人因为项目主管带的两个弹匣都打光了而活了下来。

我们终于参透了它的本质,它不是一件异常、反而比最寻常的常态还要正常。它是最危险、最不可控的项目,但相对而言却又是那么的永恒稳定、不会对任何其他东西造成伤害。

它是这个宇宙的基础,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基础法则、唯一确定的宇宙规律。

用一句俗语来说,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什么都是不确定的。

它就是这个宇宙运作的本质规律,即是万物随机。从一个组织名称的变更、到一个异常的出现与消失、一门科学的诞生与消弭直到二加二究竟是等于四还是等于五这个问题,没有什么是确定的。这个项目只是一个窗口,它到了最后也只不过是一个闲的没事很蛋疼的某个我们所不知道的存在创造出来提醒我们这个宇宙该死的本质是什么的。

这就是项目为何无法被收容的原因,我们无法收容宇宙运行的方式,就像鱼儿无法将它们周围环绕着的广袤大海关起来一样。这也是为什么它是最安全的项目的原因,如果这个世界上二加二本就不一定等于四,那么承认二加二等于五又有什么危险的呢?

好了,现在你可以退出页面了。我真希望这个世界上有记忆删除药这种东西,这样你一吃,忘掉这一切,然后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安安稳稳活下去了。不过就是没有记忆删除药,我也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毕竟人类文明已经撑了两万年了,再撑两万年问题也不大,不是么?你还是可以安安稳稳地度过你的后半生,而且还有一件事情说不准

或许你真能找到对抗宇宙规律的方法,不是吗?

祝你好运,敬这个该死的宇宙。





大佬们,给个意见,你们觉得一个站点的站点主管,他应该有哪些特征、能有啥故事啊。就是他的父母的来历啊、情人是啥样的啊、喜欢吃的食物啊、工作时的行为作风什么的



一般来说的话,这种比较细节的东西都是随着故事情节的发展需要而定的,随时都能改,没有什么确定的值。你想怎样他就可以是怎样的。就是一无二随咯














…社群创作的特点就是作者可能根据个人意愿或被迫无视某些其他小说的设定,毕竟这不是在某个统一IP或者统一设定下创作出来的作品




一无二随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