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023
评分: +34+x

项目编号:

CN-2023

收容等级:

Thauimel

DARK

Site-CN-91。

特殊收容措施:

SCP-CN-2023 应被确保持续发生在 Site-CN-91。

SCP-CN-2023 的总共数量应固定在 37。


描述:

SCP-CN-2023 为一系列异常现象的总称,且该项目已构成一整个逻辑回环。目前 SCP-CN-2023 已在 Site-CN-91 稳定持续且具有年度性地发生,时间被固定在 7 月 23 日。

根据 SCP-CN-2023 展现出的异常逻辑,其已被有效作用于基金会内部。该项目的详细事件内容见下,依次由 SCP-CN-2023-1 编号至 SCP-CN-2023-37。

到目前为止,所有阻止将要进行的和正在进行的 SCP-CN-2023 的行为均导致了下一起 SCP-CN-2023 立即发生,和 SCP-CN-2023 的逻辑完整性损坏。试图进行此行为的人员总是在下一起 SCP-CN-2023 中加入 SCP-CN-2023 的逻辑环并成为逻辑环中的一段逻辑事件,同时使 SCP-CN-2023 的熵值增加约一个数量级。

加入 SCP-CN-2023 的人员将被视作已损失,尽管其仍具备意识,但没有可观测到的生命体征。

SCP-CN-2023 确信已被充分利用。


附录甲:

以下为 SCP-CN-2023 中的摄像记录,由站点内不同摄像头拍摄。标蓝内容代表 SCP-CN-2023 事件个体。

已确认下列记录的真实性。

[记录开始]

[00:00] 特工 Abe Slane 报告耳边有人小声谈话,但其宿舍里没有人。

特工 Abe Slane:谁在那里?

特工 Abe Slane 起身。

特工 Abe Slane:[拉长声音]谁在那里?

沉默。

特工 Abe Slane:你知道你藏不住的。出来。

沉默。

[00:12] 站点警报声响起。特工 Abe Slane 报告站点左翼大型收容失效,尽管站点左翼没有收容任何异常。

站点警报声响起。

特工 Abe Slane:[提高声音]你以为你可以一直藏在后面吗?

[00:25] 主管办公室的墙壁碎裂,掉落出人骨。

[01:52] 特工 Abe Slane 报告其宿舍内不断传来敲击声、水滴声以及指甲划过水泥地声。

沉默。

特工 Abe Slane:叹息[颤抖地]开始了。我还有事要做。

特工 Abe Slane 离开宿舍。

特工 Abe Slane:有些事情我不该知道,有些事情我必须知道……

[02:11] 藏匿在站点大厅的尸体被发现。没有苍蝇。

急急的脚步声。

特工 Abe Slane:但是,这里像疯了一样。[停顿]谁?

[02:12] 乞求声出现。站点主管惊疑地环顾四周,发现文件柜被打开。冷空气渗透出。

沉默。

特工 Abe Slane:他们像看不见我一样。[停顿]我觉得是我疯了。

脚步声再次响起。

特工 Abe Slane: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牺牲一个特工……

[03:37] 处理收容失效的特遣队变得不可知。下一支特遣队被派遣出。

急急的脚步声戛然而止。

特工 Abe Slane:又是谁的尸体?

[04:42] 站点大厅的地面出现裂纹。更多尸体被发现。

[05:44] 破晓。

[06:21] 特工 Abe Slane 被指控为杀人犯。其自称自己仅仅是触碰了那些尸体。

[07:00] 处理收容失效的特遣队变得不可知。下一支特遣队被派遣出。

[07:12] 站点主管失去意识。他走出办公室,随即被一把飞来的短剑刺中头部死亡。没有出现血液。

[08:22] 站点警报声响起,尽管没有任何异常情况。

[08:24] 特工 Abe Slane 将宿舍墙壁凿碎。墙壁后是一只死鹿在不断敲击。

[09:33] 站点内所有电子设备无法正常运转。

[10:11] 站点左翼女厕所内传来尖叫,血液从第四隔间里渗透出。

[11:13] 站点内无人。

[11:35] 特工 Abe Slane 对着站点主管的尸体大声质问 SCP-CN-2023 为什么没有被有效收容,尸体微微颤动。

特工 Abe Slane:说啊,为什么你不把 SCP-CN-2023 好好收容起来,说啊?你就看着他们——我们牺牲?

沉默。

特工 Abe Slane:你是不是在欣赏我在走廊里穿行的身影?[颤抖地]你是不是渴望见到这些?说话!

沉默。

特工 Abe Slane:是不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还是一整个基金会疯了?还是你们全部都有难言之隐?你们是不是把我当做你们的木偶?

沉默。

[12:17] 站点主管的尸体爆裂。血浆与内脏喷溅到特工 Abe Slane 身上。

特工 Abe Slane:好。你觉得可以逃避。

[13:58] 处理收容失效的机动特遣队变得荒谬,他们拿着可笑的玩具枪。

[14:01] 枪声由站点左翼传来。沉闷但清晰。

[14:21] 收容失效。

[15:34] 特工 Abe Slane 清理完了衣物上的脏物。站点主管的尸体映射在了其宿舍墙壁上,留下红色的阴影。

特工 Abe Slane:该死,这里出不去。

脚步声。

特工 Abe Slane:是血……

沉闷地响声。噪点。

特工 Abe Slane:血与骨,这是……

尖叫。

[16:11] 回避。

[16:12] 血。

[16:13] 祭。

特工 Abe Slane:你们还有多少在瞒着我?

沉默。

特工 Abe Slane:[颤抖地]我需要离开这里。放我走。[提高声音]放我走!

尖叫。

特工 Abe Slane:我不可能是……[停顿]你们的祭品。不。不!放我走。这只是……荒谬的梦……这只是……我知道了,我其实知道……早就……

[17:25] 地板翘起。冷气从地底冒出,尽管地底是站点的热能储蓄地。

特工 Abe Slane:蜡烛……痛。痛。不要烧。

喘息。

[18:10] 断电。红色的蜡烛。

[18:12] 烛光摇曳。

特工 Abe Slane:放过我。不要烧。灼痛。红色。阴影。放过我。

喘息。

特工 Abe Slane:活下去。不行。蜡烛。还在。我。荒谬。不该如此。

喘息。

特工 Abe Slane:这里。没有。逻辑。不要。靠近。

喘息。

[19:51] 难以辩识的烛油在站点大厅里流淌。人员没有倒影。

特工 Abe Slane:这是一场仪式。荒谬的仪式。我……快结束。了。

水滴声。

特工 Abe Slane:这就是解脱吗……

[20:41] 站点主管苏醒。

[21:08] 钟声由死者 Abe Slane 的宿舍响起。死鹿停止了敲击。

红色覆盖了屏幕。

死者 Abe Slane:祭。

[21:09] 站点主管走进办公室,室内堆满了焕然一新的蝴蝶。已经不能飞行。

[21:11] 站点主管将蝴蝶摄入体内。

红色加深。

死者 Abe Slane:我已完成。

[22:24] 尖厉的女声在多处走廊里响起,辩识到尖叫的内容为“你不能杀我”。

红色加深。

死者 Abe Slane:收容业稳定进行。牺牲不可避免。

红色加深。

死者 Abe Slane:逻辑已被摈弃。它仍然处于逻辑闭环收容当中。

[23:35] 站点左翼倒塌。无人幸免。

红色加深。

死者 Abe Slane:静候下一场祭。如往常般……一无所知。

[24:00] 站点恢复原貌。

[记录结束]

迄今为止,SCP-CN-2023 的收容稳定而平和;同样地,Site-CN-91 没有发生过任何一起收容失效。维护逻辑链运作即为最终的成功有效收容。当然,这不仅仅是对于 SCP-CN-2023 而言。

[更多信息需要更高的权限,您可以退出终端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