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032
评分: +20+x

项目编号:SCP-CN-2032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目前尚无有效方法预测或阻止SCP-CN-2032事件的发生,以下收容措施旨在规避SCP-CN-2032事件引发的危害性后果及可能带来的人员、财产损失。

  • 员工办公区与生活区的温度调节系统已交予站点自律管理系统管理,任何四级以下人员将无法手动对空调设备的开关与温度设置进行操作。
  • 建设部门已通过员工办公区与生活区的建筑改造方案,在满足实际收容工作需求的前提下,尽量减少不必要的门窗采光,多余门窗将进行封闭处理。
  • 在SCP-CN-2032事件发生的过程中,禁止任何人员对通往受影响区域的门径进行开启尝试,站点自律管理系统将在检测到项目发生时自动将上述门径锁死。
  • 由项目异常性质产生的额外工作时间将不被计入员工的总工作时长,也不适用《基金会中国分部华东地区站点(Site)管理办法》中针对延长员工工作时间的相关约束。
  • 针对SCP-CN-2032对工作秩序造成的影响,受影响员工需在SCP-CN-2032事件结束后统一前往指定的办公区域进行额外时长的办公以弥补可能造成的损失,具体情况将单独通知。

上述措施仅针对项目应对需要作简要描述,如出于管理需求需查阅全部管理细则,请凭站点主管身份证明至基金会数据库查询。

描述:SCP-CN-2032是发生于Site-CN-34及其附属设施的一系列异常现象的统称,目前尚未在其他地区发现该现象的发生。据推测SCP-CN-2032事件可能易于1以下时间段发生:

  • 周六等临近休息日的工作日。
  • 组织人员到岗加班的休息日。
  • 不属于上述时间段,但因工作任务原因需延长当日工作时间的工作日。

SCP-CN-2032的影响范围通常包括某一特定部门的所有员工工位所在的封闭或半封闭空间。当SCP-CN-2032事件发生时,所有通往受影响区域的门径将自动关闭,此时从外部人为开启受影响门径的行为被认为是无效或难度极大的2,而处于受影响区域内部的人员对上述门径的开启则是可行的。当受影响区域因门径的开启而与外部空间贯通时,SCP-CN-2032的异常效应将立即停止。

项目具有一定精神影响效应。位于受SCP-CN-2032影响区域内的智慧生命类人员将出现显著的温度感知错误,主要表现为与当前室温不相符的闷热感。

在通常情况下,受影响人员将试图忍耐上述效应引发的不适感,而非采取降温手段或是主动开启相关门径以中止异常效应。出现此现象的原因在于,项目具有另一种精神影响效应,即改变处于工作状态下的人员对工作的关注程度。据统计,在受到SCP-CN-2032影响的区域办公的人员中,约85%的人员在异常性质持续期间表现出了对工作任务的较高关注,仅约12%的人员对温度感知错乱产生的闷热进行抱怨,或出现脱去衣物、大幅调节空调温度等行为3。在个别极端案例中,受影响人员将进入强烈的焦虑状态并试图脱离受影响区域,该行为通常会导致SCP-CN-2032事件的提前结束,且在对SCP-CN-2032事件的记录中,出现了人员试图使用窗户、通风管道等门径离开,造成受伤或死亡的状况。

除精神影响效应外,在项目的异常性质持续期间,受影响区域内部的时间流将发生变化。通过对比放置于上述区域内外的监控设备得到的结果,受影响区域内部的时间流将膨胀至非异常区域的约4.53倍。

附录CN-2032-1:

记录时间:2020年8月1日

受访者:三级研究员Chris (以下简称Chirs研究员)

采访者:Seal特工


<记录开始>

(无关内容已省略)

Seal特工:好的,接下来我要开录制了。所以,关于上周的那次,也就是现在被编号为SCP-CN-2032的事件,作为亲历者,能和我们分享一下你当时的感受吗?

Chris研究员:好,有什么问题就问我吧。

Seal特工:那么第一个问题,你第一次察觉到异常是在什么时候?当时你正在做什么?

Chris研究员:很显然,我当时正在和任何一个员工一样,做着手头上的工作,准确来说,是整理有关SCP-CN-[已编辑]的文本资料。

Seal特工:嗯,然后呢?

Chris研究员:然后,然后那件事就发生了。你知道吗?那种危险悄然逼近,而除了你以外的所有人都毫无察觉的感觉,那简直就像是……

Seal特工:就像是?

Chris研究员:就像……一片抹了黄油的面包轻轻地贴上了你的背?

Seal特工:恕我无法理解你的比喻。你当时具体有哪些感觉?

Chris研究员:热,闷热。我的身上很快就出了一层汗,黏在我的衬衣上,让我感觉更难受,我看了一下坐在我附近的小伙子们,他们看起来也很热的样子,有两个甚至都把外套脱了。

Seal特工:这是不符合规定的行为,对吧?

Chris研究员:没错,所以当时我还打算张嘴呵斥那些贪凉的家伙,可是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

Seal特工:说不出话是吗?你能判断这是强迫性的还是非强迫性的吗?

Chris研究员:(思考了片刻)我觉得应该是非强迫性的,我发誓如果我一定要出声的话肯定是会出声的,但那个瞬间,我就是突然不想张开嘴了。

Seal特工:你要这么说的话,我反而觉得这个异常有一定强迫性呢,所以还是先不下定论好了。接下来呢?

Chris研究员:然后我就继续工作。虽然当时的我浑身不自在,但是那个时候,我的脑子里并没有想太多工作以外的事情,那时的我只想赶快完成今天的工作,好离开这个闷得要死的办公室,而令人惊讶的是,在这种浮躁的情绪下,我居然变得更加专注了。

Seal特工:头儿会乐于看到你们这样的。

Chris研究员:但是说实话,这并不是一次愉快的工作体验,因为当我完成一批任务时,下一批任务就接踵而来,而下班的钟声似乎永远不会响起。就像……

Seal特工:就像?

Chris研究员:就像是吊在驴子面前的胡萝卜。所以很快我就发现,困扰着我的并非是环境的闷热,而是精神上的煎熬,那种身陷无尽的工作中无法解脱的感觉,说是地狱也完全不为过。

Seal特工:所以,你就没有想过稍微休息一会儿,上个厕所什么的?

Chris研究员:没有,那种闷热的感觉让我完全没有余力去思考别的东西,再说了,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们是禁止在工作时间内上厕所的,我们都是用的尿不湿。

Seal特工:好吧,关于你个人的感受就先记录到这里,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件事想要和你确认,我看报告说在那场SCP-CN-2032事件里,你们办公室有人受伤,是吗?

Chris研究员:没错,那是一个刚来没多久的年轻人,因为他就坐在我斜对面,所以在忙于工作的同时我也能看得到他。说起来也挺奇怪的,在那样的环境下,他居然丝毫没有沉浸到工作里,而是想方设法给自己降温。

Seal特工:人在感到热的时候就得降温,这没什么不对的。

Chris研究员:不不不,工作效率更重要,只要我们完成了自己的工作,那我们自然就会凉快下来,这听起来是不是很蠢?但我当时就是这样想的。

Seal特工:呃……说回刚才的话题吧,于是那个人……他为了降温,脱光了衣服跑到空调面板前,把温度调到了最低的零下20℃,是吗?

Chris研究员:是的,那家伙马上就被冻僵了,而且这根本没有用,因为当我突然发觉自己指尖上的水汽凝结成霜的时候,我能够清楚地感觉到,那股闷热感没有丝毫减退。我不得不站起身来躲避这股寒流,可基金会的空调系统效率实在太高了,我们无处可逃。

Seal特工:不过我看报告上说你们一分钟之后就脱险了?

Chris研究员:是的,当我们以为自己要变成冰棍儿的时候,是

[段落已编辑]

Seal特工:好,我的问题大概就这些了。那么今天的访谈就到此为止吧,感谢你能提供这么多有用的信息。

Chris研究员:不用谢。哦对了,如果你能碰到Smith先生的话,麻烦替我向他说声谢谢,我们办公室的大家都很感谢他。

Seal特工:没问题,毕竟他最近的工作就是在各个办公室之间巡逻嘛。

<记录结束>

附录CN-2032-2:

2020年8月31日,Site-CN-34第3146号办公用折叠空间发生SCP-CN-2032事件,此次事件中出现了以往未记录的现象。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事件后,SCP-CN-2032事件的发生频率显著降低。


<21:27> 画面内一切正常,第3146号办公用折叠空间内的人员正在进行工作。

<21:30> 监控画面出现扰动,据推测SCP-CN-2032事件在该瞬间发生。

<21:41> 从画面中明显可观测到数名人员表现出大量出汗的状况,监控显示当前室温为25℃。

<22:08> 观测到二级研究员[已编辑]离开其座位,并开始在折叠空间内来回走动。其他员工并未对该现象做出反应。

<22:11> 上述人员尝试打开位于空间东侧的窗户,但由于SCP-CN-2032的特殊收容措施,该窗户已被站点管理系统锁死。

<22:15> 上述人员开始使用双手抓挠位于空间东南角的墙壁。其他员工并未对该现象做出反应。

<22:21> 观测到上述人员双手渗出血液。

<22:24> 受到上述人员抓挠的墙壁以未知方式破裂出一最大宽度约为110cm的不规则缝隙,缝隙内景观与该站点走廊一致。上述人员攀爬并越过该缝隙消失。同时,由于不满足SCP-CN-2032事件的持续条件,异常效应结束,缝隙消失,研究员[已编辑]被视为MIA。


笔记:
此次事件可能是SCP-CN-2032与我站使用的空间折叠技术意外交互的结果,看来还需要进行进一步的测试。

——Dr.黑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