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一封新邮件
评分: +20+x

DOS


我成为“隐形人”,已经有将近一年了。

在这段时间里,我通过实验确认了部分关于“隐形人”的性质。详细的过程如下:

1、主动进入基金会的收容间,结果没有人观察到我。

2、尝试停止进食与摄入水分1个月以上,并没有明显的异样,却产生了明显的饥饿感。

3、徒步1000km以上,没有产生任何任何劳累感。

4、尝试与SCP-███、SCP-CN-███等交互,失败。

其他的一切性质,将全部被我整理至附件的异常档案(初稿)中。

最为要紧的是,在对自身进行实验的过程中,我发现了其他的“隐形人”个体。通过交谈,我得知他们对人类具有强烈的敌意并发现其亦了解了“隐形人”的性质。我试图劝说它们,却收到了加入它们的邀请。我暂时借口思考以拖延时间。因此,无效化“隐形人”成为当务之急。

为了能让基金会收到这条本该被忽视的消息,我也不得不需要牺牲我自己了。别无他法。


UNO


SEI

CIN

以下是研究员Griffin随文档发送的诗歌,发送时未注明题目。后刊登于《基金会文学》2


山野花之盛,请君闻我心;

何故人相害,何因人互伤。

山野花之凛,请君视我思;

何故人不解,何因人无谅。

仲夏新雨后,青空映水泊。

归鸟低声语,野芳默无言。

溪云笼薄日,蛛网遗玉珠。

我欲解君意,却闻清泉吟:

人本无善恶,只求心无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