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07
评分: +21+x

项目编号:SCP-CN-207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07当前收容于Site-CN-893内的标准收容间。SCP-CN-207-A当前由AIAD“小明”-193充当,直至另行通知进行更换,该AIAD应备份保存于Site-CN-893专门安保数据库。

对SCP-CN-207的地球范围内测试需要中国分部站点指挥部书面批准。在进行测试时,“小明”-193将安装至专用机器人内进行操作。对涉及超维的测试内容,需交由基金会本部批准,当前原则上不予批准。

正在审议将SCP-CN-207安排为特殊旅行工具资产、用以紧急转移或秘密渗透非常规处所的申请。SCP-CN-207表现出的斯克兰顿准红型真空环境对基金会现实稳定技术有重大价值,已将其列入相关研究计划中。

描述:SCP-CN-207是一由中华异学会于公元███年左右(中国唐朝时期)发现的超常旅行工具,表现为一不规则立体区域及一些特定物件。据唐代异学会文件记载,该异常最初为当时的异学会组织发现于今中国河南省南阳市[已编辑],为“卧龙茧居之地也”1

唐代异学会对该异常的具体处置方式因后续资料遗失无从考证,此后对SCP-CN-207时代最近的记载出现在宋朝异学会古籍中。文中它被称作“陋室”,并模糊地与唐代文学家刘禹锡相联系起来2

在19██年异学会移交该异常至基金会时,SCP-CN-207曾经表现为一处中国古式书房,位于时任异学会成员、前清朝官员柳██的北京住宅内。经过基金会的仔细处置后,确认具有异常性质的并非整个房间,而是房间东南角约10立方米大小的一个角落区域:包括部分墙体、一张似乎为木制的书桌和书桌上的纸质书籍。柳██自供其住宅为曾祖父柳█所造,此人是异学会记录中的第十五任“室主”。

测定显示SCP-CN-207的整个空间实为稳定的斯克兰顿准红型现实真空3。这意味着,除非陷入ZK级现实崩溃环境,进入SCP-CN-207的人员实际可以极为稳定地躲避绝大部分外来自然、超自然不利影响,其生存和意识维系亦可在无物质给养的状况下得到长期保障。

与SCP-CN-207存在密切相关的一名对象(编为SCP-CN-207-A)被异学会称作“室主”。SCP-CN-207-A经由特定仪式过程选定,且对其本身的心理状况有一定要求。从已知实例和异学会记录上看,成为SCP-CN-207-A的人员必须能就座在SCP-CN-207的书桌前、阅读完桌上全部文书,期间无论自身或周边发生任何事件都不得中断该行为。

这份文书的内容以汉语写成,全长10万余字。其文本内容具烈性模因性质,轻微暴露之便会引起人类出现多种异常性冲动,测试对象一般在狂躁恍惚中宣称要“一飞冲霄游天河”“奇奔星云”,但对象并不知道如何实际执行这些冲动。无论如何这会使其停止阅读并离开座位。使用屏蔽模因影响的技术将导致文本不可读。

据推测,能成为SCP-CN-207-A的人员必须在林睦月模因抗性标准下得分7.0以上4。需注意的是,据异学会记载历代室主必须同时中国儒家和道教思想有及其深刻、丰富的学习了解,并被认为要在这个领域达到极高修养水平;这可能意味着异学会曾有人员掌握了人为提升林氏抗性能力的方法。20██年基金会中国分部以AIAD技术变相满足了此要求,然而截止目前基金会仍未发现任何满足此要求的自然人类。

若有对象通过了阅读仪式而成为SCP-CN-207-A,SCP-CN-207将配合该人员立即发生改变,其陈设、风格将重构为该人员印象中进行日常工作的办公场所,区域内的文书、书桌也可能变换为更先进的形式。在AIAD-CN“小明”-193成为新一任SCP-CN-207-A后,当前的SCP-CN-207表现为一张标准基金会金属电脑桌、一台存有上述文书资料的台式电脑,以及绘有基金会标志的墙体块。

通过SCP-CN-207-A的特定操作,SCP-CN-207可以在基准现实空间、平行宇宙、特定超维空间中进行瞬时跨空间旅行(异学会称之为“神游”),在异学会记载中,可辨明的基准现实旅行次数为3次,另有至少10次的明确平行宇宙/超维空间旅行记录。在小明-193掌握相关技术后,截止目前获准进行了3次基准现实旅行和3次外位面旅行。据小明-193的报告,SCP-CN-207内的文书内容实际包含了进行此种超空间、跨维度旅行的操作说明书。然而由于内容绝大部分和该文书一样具烈性模因性质,小明-193无法将其具体详情转达给基金会人类员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